第二十章:荣耀和军威,不容侮辱!
悲伤的狗2019-11-06 11:334,189

  韩名依着车门慢慢入睡……

  轰!轰!轰隆隆!

  火车车轮滚动声渐渐在耳边淡去,也不知过了多久,韩名慢慢睁开眼睛,深吸一口气,脑子瞬间清醒起来。

  几声轰炸在远处响起,漆黑的夜色被几点炮火映亮,车厢跟着地面的震动微微晃动,一群新兵畏惧地看向窗外。

  唧!

  车轨与车轮之间发出**后的尖啸,火车在剧烈的颤动中停了下来,车厢门被人狠狠拽开,不远处呼啸落地的元晶炮弹爆炸时,那令人耳朵微微发聋的巨响,毫无征兆地传入车厢中。

  一群新兵被巨大的炮响震得耳膜刺痛,还没反应过来,紧跟着一束元晶强光灯照射而入,所有新兵一脸惊恐慌张地抬手遮挡强光。

  “快点出来,你们这群小娘们,躲躲藏藏在里面干什么,现在我开始念名字,念到名字的到我身后领取军衔,韩望!”一个粗旷的大嗓门冲着车厢怒吼,紧跟着车厢外的军士强拉硬扯地将车厢里的所有新兵往下拉。

  韩名自然也在此列,几乎所有新兵车厢都是这样的情况,顿时到处一片吵杂,不远处的炮鸣如啸,这边点名的军士极力提高嗓门大喊点名,总之一切都是乱糟糟的。

  “韩名!韩名!”军士连吼两声。

  “到!”这样的情况下,韩名还是保持住了内心的平静,慌张只会让事情更糟,他举手挤到点名的军士身旁。

  “后面!”军士看了韩名一眼,向身后勾了勾手掌,看着手中的名单继续点名。

  韩名快步走到军士身后,几个负责后勤的女兵在地面一摊银色的军徽中翻检,之后一个女兵拿着一枚军徽走到韩名面前,她将银色的军徽别在了韩名胸口,语速很快,“新兵,你的编制是血剑第六新兵团第七大队第三小队,编号007,明白么?”

  韩名右手陡然锤在左胸,左手握拳放在腰后,高声回答:“007,明白!”

  女兵没想到这么凌乱慌张的场面,这个新兵还能如此镇静,看着韩名目光微微一亮,而后指了指身后一大片正在等待出发各个小队,“现在先把徽章滴血,确认身份,然后找到自己的编制!”

  韩名没有迟疑,他咬破手指,将血液涂抹在了**的徽章上,白色的战兵徽章闪烁一下,将韩名的血液全部吸收,再无动静。

  他看了看四周,发现并没有分发新兵装备的,说不定是找到编制然后再分发装备。

  远处的夜色下,黑压压一片的人头。

  “新兵团第八大队第五小队,在这边!”

  “新兵团第九大队,第三小队,这里,新兵们听到就过来!”

  “新兵团第七大队,第六小队这边!”

  一个个战师小队长开始召集自己的新兵,很多小队长也是刚刚才提拔为战师军衔,血剑损失惨重,而新兵必须由老兵带着,所以造成了很多战师实力的老兵一夜之间升为战师军衔,拥有带领百人小队的资格。

  韩名先是闻声找到了第七大队,紧跟着找到了自己所在的第六小队,队长正在卖力地喊着:“新兵团第七大队第三小队!”

  韩名跑过去敬礼报告:“第七大队第三小队,007报道!”

  借着月光,韩名看清自己队长的面容,他一张国字脸,浓眉大眼,声音分外的粗旷豪放。

  “好!我叫刘国,欢迎你,007!”刘国也观察了下韩名,在这个新兵脸上找不到该有惶恐和迷茫,一双漆黑的眸子闪亮无比,心底暗暗道:“好苗子!”

  刘国拍了拍韩名的肩头,“你是第一个入列的,娘的,你前面序号的人都是聋子么?老子喊了这么久,就你一个过来报告的。”

  刘国咧嘴露出一口白牙,笑了笑道:“正好,你也开喊吧,把我们第三小队的新兵们先喊到一起。”

  韩名没想到自己新兵第一个任务竟然是喊人,但他还是努力点了点头,不过在此之前,他还是将心头的疑惑问出:“队长,新兵没有装备们?”

  刘国听到韩名疑惑后,用沙哑的嗓子,艰难的回答:“有是有,但粮草军备前两天刚被敌人给截了,所以我们这边的新兵的装备武器都没有到位,不过也没关系,战场上遍地都是,随便从死人扒下来的都能用!”

  韩名沉着脸点了点头,没有战术装备就跟平民上了战场差不多,情况很恶劣,好歹他还有 一柄贪狼巨剑,很多新兵都是以为分发装备,所以什么武器都没带,相比之下,他要幸运地多。

  韩名开始扯着嗓子大喊,召集小队队员,一直磨蹭了四个小时,韩名和刘国喊得嗓子都开使冒烟了,第三小队才算到齐。

  刘国拿出水袋喝了一口,擦了擦嘴将水袋递给了韩名,韩名接过去猛灌两口,用沙哑的声音感谢道:“谢谢,队长。”

  “来,到这边的空地来,我们来说一下任务!”刘国搂着韩名的肩膀,领着所有新兵找了一处空地。

  当然这期间韩名自然受到了许多新兵不服气的嫉妒,凭什么一起到的,这家伙就能跟队长走这么近。

  刘国将元晶灯点亮,拿出一张残破的地图展开,手指指着一处明确标注的村落道:“我现在在这个位置,任务目标是前面敌人在老狼坡上扎着的两架远程元晶炮,找到它们并毁掉它们,有疑问么?”

  “队长,我们的武器怎么办?”一个脸色苍白的青年举了举手,他叫钱青也是流风城同批过来的世家小辈,虽然韩名可能不太熟悉他,但他可是将韩名记得清清楚楚。

  三年前意气风发的韩名在流风城中挑战各家小辈,这钱青也上了擂台和韩名比斗,却因为实力不济被打得很惨,最后吃了颗怒血丹誓要讨回颜面,没想到还是被韩名虐狗般踢下了擂台。

  对这件事钱青可是记得很清楚,所以后来听说韩名天赋全无,他欣喜若狂,誓要报仇,但韩名躲在了韩家闭门不出,他一直苦于没有机会,没想到竟然这么巧,两人分在一个新兵小队里。

  刘国皱了皱眉,“难道你过来的时候,我没有给你说明白么?”

  钱青嘴角掀起一丝不可察觉的狞笑,他指着韩名身后背着的贪狼巨剑道:“那他为什么带着武器?”

  不少新兵也都看到了韩名身后的武器,一个个都是眼馋的很,在战场没有武器,就像是大街上没穿衣服的大姑娘一眼,谁看见都想……

  韩名默然看了钱青一眼,钱青立马挑衅地瞪了过去,在大家都不熟悉的时候,只有表现出自己强势的一面才能收拢人心,其他新兵也都在心里纷纷支持钱青。

  “这是我在家族带过来的。”韩名皱了皱眉,语气平和地说道,毕竟大家之后就是并肩作战的同伴,犯不着一上来就闹堵。

  “现在大家都是新兵,武器就你一个带了,看在战友情谊,你也不要太小气,我看你这武器,大家轮流携带,公有如何?”钱青阴笑着看向韩名,他说的很无耻,却在这个人人想要自保的残酷战场上,三言两语借着战友名义,将所有新兵的矛头对准了韩名。

  刘国眯了眯眼睛看向挑事的钱青。

  韩名嘴角一掀,眸子带着戏虐地看着钱青,却一口应下道:“好啊,不过我也有个建议,如果你能接受,我这把剑也可以给大家轮流携带。”

  “什么建议?”钱青心头一喜,洋洋得意地问道。

  “看在战友情谊,大家又同出一个城市,你把自己功法还有武技都拿出来,和这里平民出身的兄弟们分享一下好了,既然大家都是战友,我相信你也不会这么小气的。”虽然记不起来名字,韩名还是能够隐隐记得这人应该是钱家的。

  “你!”钱青脸色一黑,怒气腾腾盯着韩名咆哮道:“老子的东西凭什么给别人分享?”

  “是啊,同样的道理,老子的东西凭什么听你做主?你算什么东西!”韩名冷笑一声,目光凌然地看着钱青。

  “韩名!今天无论你说什么,都给我拿过来!还不快给我!”钱青在钱家一向得**,丝毫没有将一旁的刘国放在眼里,又想报仇,所以一副老子就是找事的样子。

  而且韩名重回韩家大比第一的消息,这位钱少爷似乎并没有收到!

  钱青微微纰漏了一丝自己八阶战兵的气势,以他这个年龄到达八阶战兵,在那些毫无背景资源的平民子弟面前已经算是高手,他不可一世地伸出大手抓向韩名的胳膊。

  韩名冷哼一声,**元气微微流转,不过还不等他动手,就只听劲风呼啸,一个巴掌自韩名身侧飞出,凌厉准确地抽在了毫无防备的钱青脸上。

  啪!

  钱青整个人都被这个耳光,抽得连退三步。

  刘国雄厚的三阶战师气势令在场新兵心中皆是一抖,他压着眉头,走到了钱青面前,吼道:“你一个新兵蛋子,还没学会怎么杀敌,就给老子搞内讧!”

  这一声大吼顿时吸引来其他小队无数目光。

  钱青脸侧发麻,但围观目光却更让他无法接受,一时间怒火冲头,瞪着刘国怒吼道:“我去你娘的,老子不加入你们血剑军团了,一帮只会欺负新兵的窝囊废,被血日帝国打得这么惨,都是一群废物,你他娘有资格打老子么?”

  说完这句话,钱青忽然感到周围空气似乎都冷了几分,只见面前的刘国双眼不知为何红得吓人,老实憨厚的面容瞬间变得狰狞可怕,不仅仅是刘国,就连周围几个小队长听到钱青的话,也都是如此。

  钱青心底有些发冷,他畏惧地看着面前三阶战师的刘国。

  “你知道么?”刘国红着眼盯着钱青,指了指地面,声音嘶哑低沉:“就这片地,你知道雪豹团整整**一万人,打剩下了一个小队才夺回来的,你**知道不知道,雪豹团一个帝国双色军徽战将,一个刀剑临身眉头都不皱一下的汉子,在这里哭得跟煞笔一样,血剑打了这么年的仗,老子没见过血剑军里有谁是窝囊废的,你给我把话收回去!不然就算军法处置,老子也要宰了你!”

  刘国说着话,脚步轰然前踏一步,多年来征战沙场的血腥杀意流露而出,瞬间令钱青**开始发颤,而旁边围观的其他小队长也都双眼含着杀意地盯着钱青。

  “我……我错了!”钱青毕竟只是个没经历过风雨的世家少爷,瞬间就被吓住了,他畏惧地看着刘国,语气低微地承认错误。

  “娘的,怂蛋!”刘国看着钱青不屑地底骂一声,而后环视所有新兵,吼道:“急行军,掉队的人只能自己生存!”

  说完刘国也不理会周身一脸懵逼的新兵,转身快步跑向黑夜笼罩的浩大战场中,韩名瞥了一眼浑身瘫软跪倒在地的钱青,快步跟上刘国的身影,其他新兵也都同情地看了眼钱青,快步跟上韩名的身影。

  方才刘国的三阶战师气势确实吓住了一群新兵,没人再敢说个不字,也没人再敢嫉妒韩名,出手挑事,至于钱青,只是个没有眼力的可脸蛋。

  若是他不跟过来就是逃兵,逃兵在整个军武大陆上比乞丐的地位好不到哪里去,纵然钱家有权有势,也承担不住这骂名。

  所以钱青反应过来后,就犹如一条落水狗般,跟上了小队。

  冷冷的夜气扑面而来,韩名看了一眼黑哟哟的夜色,整个浩大的土地都是战场,他不是神,心头还是会有一丝惶恐和紧张,但更多的却还是对实力的渴望和为祖国而战的荣耀!

  “元晶炮铺盖,注意躲避!”这时,天空瞬间被无数道犹如彗星划空的白光映亮,刘国的脚步陡然停下,而后转身冲着所有小队成员惊恐地吼道。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神大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