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又见韩傲
悲伤的狗2019-11-06 11:333,169

  一道娇艳的身影跃上山路,正是身穿一身淡绿衣裙,绑着一头利落马尾,秀眉冷煞的族长之女韩冰,她貌美的容颜上露出冰霜般冷艳,漠然的目光在韩越身上扫过,语气冰寒道:“家族中严禁私斗,你们不清楚么?韩越你还想用崩山掌对付韩名,你想杀了他么?这件事我要是告诉执法长老,你可知道后果如何?要打,就在年终大比光明正大地打,当着全族上下全部人的面前打!”

  韩冰本身也是韩家的修炼奇才,年龄也不过是十六岁已经九阶战兵,比之韩越的天赋还要强上一线,上一年大比要不是身体不适,险些就赢过韩越,其父亲更是韩家家主,族内上上下下都不敢得罪她。

  韩越看了一眼韩冰,压下心头怨毒,旋即目光放在了韩名身上,咧嘴露出森白的牙齿,冷笑道:“你放心,这事不算完,年终大比,我会当着所有人的面,把你彻彻底底地废掉,当时候你那颇有姿色的老娘,我也会找人好好照顾照顾!”

  韩越的话丝毫没有避让韩冰,毕竟亲弟气殿被废,他对韩名已经恨之入骨,所以提及韩名咬牙切齿,说到韩名母亲更是冷笑淫,邪。

  汹汹怒火直涌胸腔,母亲徐柔向来就是他的逆鳞,韩名双眼杀意凌然地盯着韩越,大吼一声:“韩越,今年大比,你我不死不休!”

  修炼禁锢已经消失,**还有伐天古字这等奇物,裂缝下的石洞还有十几株天材地宝,他超越韩越只是时间问题!

  “哈哈哈哈,不死不休?”韩越抱起昏死过去的韩旭,狂笑着转身离开,不过在离开之际,他脚步突然一顿,像是忽然想到什么般,转身头来,讥笑道:“你是不是忘了,你三年未参加大比,位列最低,要想挑战我,恐怕连第一轮都不过去,不过你放心,到时候,我会亲自邀你生死战,满足你自杀的愿望!”

  韩越说完就抱着韩旭,带着两个跟班离开。

  “唉,韩越今年年底恐怕必然晋升战师阶,你又怎么招惹上了他,还有那个韩旭昏死重伤怎么回事?”韩越走后,俏脸冰寒的韩冰脸色转变温煦下来,她微微颦眉注视着韩名,眼底深藏一丝担忧。

  三年前韩名天资绝众,就连一向沉稳严肃的爹爹都说韩名以后必然是韩家的脊梁骨,说不定韩名以后成长起来,还能带领整个韩家排入天河区一流世家。

  那时的韩名犹如太阳般耀目,整个人散发令人无法抗拒的自信魅力,也曾令豆蔻年华的她暗怀春心,只是后来韩名一夜之间身患怪病从此一蹶不振,三年来不是在家就是在韩家藏书阁,少有和别人接触。

  当然,别人也包括了韩冰,曾经对少年的情愫也被时间冲淡,化作一丝道不明说不清感觉,对于韩名,她也从未落井下石,反而希望韩名能够振作起来!

  韩名当然不知道韩冰心中所念,在他意识里,韩冰一向都是拒人千里之外,无论是三年前还是三年后,除了娘亲之外,恐怕也只有韩冰对他的态度始终如一,不因他天资绝众而巴结亲近,也不因他落魄如狗而嘲讽远离!

  想念至此,韩名咧嘴一笑,抱拳致谢,“和韩越兄弟两人的事情,实在说不清楚,不过这次要不是韩冰姐及时赶到,说不定我就凶多吉少了,多谢!”

  “不用谢我,当年族内小辈在城中被外族同龄人欺负,你不也一样冲在前面,为我们撑腰,只是时间久了,他们都忘了而已……你好自为之吧!”说到这里,韩冰看着韩名眼底闪过一丝莫名的情愫,但性格清冷的她没有再对韩名多说,脚尖点着山路凸起的石块,朝着山上而去。

  韩名盯着韩冰远离的背影,想到当年的自己,咧嘴露出一丝自嘲的笑意来,不过旋即他面色坚毅地紧了紧拳头,喃喃自语道:“不过忘了也好,因为新的我,又回来了!”

  “韩名哥,不要紧,我也会多去后山给你找灵药,我相信韩名哥,一定能重回**的。”苏雨烟不知道韩名在想什么,她悄悄看一眼曾经那么遥远的少年近在咫尺,露出羞涩的笑意。

  韩名看着面前羞涩的少女,心底流过一阵暖流,若是母亲徐柔和韩冰对他态度始终如一的话,那么面前的这个少女却是恰恰相反。

  三年前看见他就红着脸低头不敢说话的她,现在却敢于表达心中纯真热切的想法,甚至韩名能够清楚感受到少女心中的情意。

  方才韩旭为难少女,但少女为了自己却死活不愿交出血溶叶,这份心意,恐怕这一辈子,他都会牢记在心。

  韩名眉头微微一皱,看似斥责,实则关心,道:“后山那么危险,你万一出点什么事情怎么办,不要冒险,现在的我也不需要那些灵药了。”

  苏雨烟长长的睫毛颤了颤,对于韩名的话有些听不明白,但她看到韩名脸上担忧的表情后,却是乖巧的点了点头,“知道了,以后不去了!”

  虽然答应,但苏雨烟还是会去后山看看,能否再寻得治疗韩名暗疾的灵药。

  “好!我们下山去!”韩名微微一笑,侧目看向苏雨烟。

  苏雨烟身子微微一颤,脸上飞起几朵红云,虽然觉得今天的韩名出奇的温柔和煦。

  两人一路愉快地下了后山,行至韩家中堂大道即将分开时,韩名的脚步却陡然停下,双目发红地瞪着左侧不远处,手指都在微微颤动。

  “韩名哥?韩名哥?”苏雨烟叫了两声,却发现韩名置若罔闻地瞪着左侧,她便顺着韩名的目光看去。

  只见不远处,身穿笔挺军装的韩傲双手负背,在一群家族长老的簇拥之下,沿着韩家中堂大路散步般漫步行进,他时不时说出一句不是很好笑的话语,却引来周旁长老一阵迎合的大笑。

  除此之外,不少韩家小辈都在不近不远地跟着韩傲身后,再次瞻仰帝国双色徽章战将风采,等到长老们拉完关系后,他们也好在韩傲面前露露脸攀攀亲。

  “哈哈哈哈,这次韩傲你准备在家里呆多久呢?”

  “估计明天就该启程了。”韩傲目光随意撒了一眼身旁簇拥的家族长老,心头畅快无比,嘴角一掀,漫不经心地回答道。

  “怎么这么快,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怎么不在家族中好好呆上一段时日!”二长老讨好般向比自己年龄小了一辈的韩傲询问,虽然两者年龄差距很大,应该尊卑有序,但无奈韩傲现在可是帝国双色徽章战将,毫不留情地说跺一跺脚,整个韩家都得震三震。

  韩傲露出无奈地神色,摇了摇头道:“城外还驻扎着一万人的兵团,这人吃马嚼的,都是耗费,这也是任务路经流风城,顺道回家,拖不得的。”

  “哦,哦,果然是我们韩家的骄傲啊,没想到升了战将就有一万人的兵团带着,就连家主韩辉曾经在军中也没有如此待遇吧。”

  韩傲听到此话,脸上掠过一丝尴尬,毕竟这个一万人的兵团并不是由他执掌,他只是暂时接管,顺道衣锦还乡,他目光掠及他处,突然看到了一道令他脸色陡然变化的身影。

  韩名!

  韩傲知道必然是刺客谎报了情况,这才令他在整个韩家最厌恶的人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

  韩名几次按压心头翻涌的怒火,深呼吸几次,目光仇恨地瞪了韩傲一眼,才声音低沉地和苏雨烟告辞:“雨烟,我先回去了。”

  “哦……哦。”苏雨烟看韩名脸色不好,以为韩名身体不舒服,目光稍稍失落后,便点了点头。

  韩名旋即转身离开,他知道自己现在实力低微,又是韩傲父子的眼中钉肉中刺不除不快,只能将所有的不甘和愤怒深压心底。

  韩傲看到韩名转身离开的背影,又看了看站在原地注视韩名离开的苏雨烟,嘴角扬起玩味的笑意,突然开口,声音带着一丝戏虐和轻佻地喊道:“哟,这不是苏雨烟妹子么?才三年不见,鼻涕虫就出落成了大美女喽。”

  韩名的脚步再次停下,他一双铁拳紧紧握住,咬着牙,忍着恨,压着怒。

  韩傲仿佛没看到韩名般,带着一众长老浩浩荡荡地走到了苏雨烟面前。

  苏雨烟小的时候确实是个不起眼的鼻涕虫,可越长越大,却是越来越漂亮,今年刚满十六,面如桃花眸如清泉,一叶樱唇让人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这也是为什么苏雨烟在族中老是被少年们围堵欺负,其实一大半的少年都是带着**的目的。

  苏雨烟性格**,还有些胆小,一时间被众多长老围住,脸蛋露出一丝害怕,不由自主地低下头来,双手捏住,放在身下,有些畏惧地低低叫了声:“韩傲哥……”

  韩傲斜着眼睛瞟了一眼停下脚步的韩名,笑意更加张扬放肆,他目光略带欣赏灼热地看了看少女,周旁的一众长老立马就明白了意思。

继续阅读:第七章:你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神大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