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出路
悲伤的狗2019-11-06 11:313,181

  众人退让,韩傲恨恨地看着韩名一眼,不得不收手。

  只见一个一身灰黑长衫,国字脸一字浓眉的韩家家主韩辉大步走来,一双虎目颇有不怒自威的肃重,他沉着脸色扫了一眼所有人,在韩名身上多看了两眼。

  “谁能告诉我怎么回事?!”韩辉怒然大问,其实不用问,他就能猜出个七七八八。

  韩辉连任三届韩家家主,实力是全族最强的五阶战将,而且处事一向公正,执行家法从不手软偏袒,因此全族上下无不对其又敬又畏,所以韩辉怒然大问,一时间全场寂然,就连韩傲也不愿意去触怒家主韩辉。

  大长老感受到全场凝重的气氛,旋即尴尬地大笑起来,“没事,没事,不过是两个小辈之间的斗气,家主不必如此认真!”

  韩辉冷哼一声,丝毫没有顾及大长老的面子,喝声如雷:“家族禁止私斗,尤其是禁止同胞相残,要是让我知道,重罚不饶!”

  很明显韩辉是说给韩傲听,韩傲虽然是韩家现在的骄傲,他也非常欣赏,但原则问题上,他绝不会偏袒任何人!

  韩傲听完家主韩辉的话后,目光阴冷地瞟了一眼韩辉,大手一挥,带着众多面色的尴尬的长老离开,只是在离开之际,他背对韩名,却是留下了一句话:“韩名表弟,人要认清现实不是,不过,我这个战将的人和你起了纠纷,想想真是……算我对不起你了。”

  韩傲话语中满是不屑一顾,算是道歉,但所有人都能听出来这看似道歉,其实就是一种别样的讽刺。

  “你怕了么?”韩名慢慢直起腰来,他抬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冷笑道。

  仿佛被韩名说中心事般,韩傲的脚步微微一僵,他扬着笑意,转身看向韩名,“我怕什么?”

  韩名用黑漆漆的眸子冰冷地注视韩傲,话声因为不平静的心绪而颤动,“不怕,我们就来赌一赌,两年,两年之后,我会亲自去皇浦军校拜访你的!”

  “好,既然韩名表弟对自己的天赋有这般决心,不用你亲自拜访我,两年之后正好是天河区百族年会,我就在年会擂台上,等你挑战我好了!”韩傲特意将天赋二字咬得重重的,由他对夺灵阵法的了解,被夺灵者还真没有哪个先例能打破禁锢的。

  为了以防万一,他还用灵识悄然探查了下韩名的身体,却发现灵识进入韩名气殿内,犹如泥牛入海般毫无反应,继而得出一条结论,韩名的修为不但没有进步,反而倒退为零。

  怕?怕一个废物?!

  两年后,韩名若是真敢上台挑战,他便有了正当理由将韩名抹除,韩名若是不敢,这样连出口誓言都不能兑现的人,也不必忧心了。

  韩傲冷哼一声,在众多长老的簇拥下离开。

  “唉!”韩辉看着韩傲远离的背影长长叹息,喃喃自语道:“此子天赋虽好,但心胸秉性却是令人叹惋!”

  说罢,韩辉再看看紧握拳头咬牙不语的韩名,心头又是一叹:“此子倒是很好,但天赋……”

  当年韩辉已经把韩名作为族内最闪耀的明星培养,时不时还会带其到后山秘地私授修炼经验,可谓倾注了无数心血,就是为了韩名以后成长起来,能够带领韩家走得更远,但天不遂人愿!

  “多谢家主!”韩名抱拳向韩辉致敬,要知道失去天赋的第一年,家主韩辉可是带着韩名跑了无数地方,也没找到了一个能治疗他怪病的医师,当时韩名觉得家主韩辉的心情比他还要失落万分。

  这份情义,令韩名久久感动,虽然现在已经能够再次修炼,但在死敌韩傲离开韩家之前,绝不能暴漏,要不然韩傲必定会不惜一切代价灭绝后患,所以可以再次修炼的事情,就连家主韩辉也要暂时瞒住。

  “去吧,你也是命运不佳,不必太放在心上,就算不能修炼,将家族生意交托给你这样心性坚毅的家族小辈,我也放心。”韩辉安慰韩名道,经过三年的磨练,曾经因为天赋绝佳而自傲狂妄的韩名,心性犹如蜕变,现已坚毅不拔沉稳老练,就算他此生与修炼无缘,凭着这份心性,其他事情也一定能够成功。

  “嗯!”韩名点了点头,感激地看了一眼韩辉,却在心底发誓:“必然不会辜负家主的一片厚望!”

  韩辉离开后,苏雨烟才敢走来向韩名致歉,少年为了保护她,连连与族内小辈起冲突,甚至连新晋战将韩傲和大长老都已得罪,她已经感动地无法言说,双手揪着衣角,**翕动,“谢谢……谢韩名哥。”

  韩名看到俏生生立在身旁的少女,不在意地摆了摆手,露出温煦的笑意:“别在意,别在意,好了,天色不早了,快回去吧,我也该回去了。”

  “嗯!”少女微微一笑,向韩名鞠了一躬,转身跑开,只是离开之际回身朝着韩名招手甜甜一笑。

  这一刻,微风吹拂少女的长发,明眸如月,笑靥如花。

  韩名心头莫名悸动,看着少女的背影离开后,才心中些许怅然地回到了家中。

  正巧母亲徐柔也在院外翘首以盼,她看着韩名安全回来,愁眉舒展,佯装斥责实则关心道:“你这孩子,让你早点回来的。”

  韩名犹如犯了错的孩子般,挠了挠头道:“去了藏书阁,入了迷就忘了时间。”

  “好了,饿了吧,快进来吃饭。”徐柔看着韩名,温柔地笑了笑,“今天娘做的,都是你爱吃的。”

  一向简单的晚饭,徐柔今天却准备了四菜一汤,这韩名倍感意外。

  他食指大动,却发现母亲徐柔目光哀愁,似乎有话要说,便大大咧咧地一笑,问道:“娘,你有什么话,就跟儿子说,别藏心里,咱们娘两相依为命这么多年,还有什么不能说出来商量的。”

  徐柔面露难色的笑了笑,轻轻一叹,目光温柔坚定地看着韩名道:“名儿,娘知道这三年来你受的委屈,所以娘托人打点好了,过完年,我们娘两出去住,放心,娘给你找个漂亮媳妇儿,就平平淡淡地过一辈子。”

  “娘!”韩名知道母亲是心疼自己,但一想到平平淡淡这四个字,心底就犹**燎,他目光明亮地看着自己母亲,道:“娘,不必忧心,这三年屈辱,未必不是对孩儿的一种磨练,再说,孩儿还想好好修炼,带着你去找我父亲呢。”

  “你。”徐柔看着儿子不知是喜是忧,但她一向是个贤德的母亲,架起韩名最爱吃的菜来放入了韩名的碗中,微微笑道:“好,好,都随你,快吃饭吧。”

  “嗯!”韩名早就饿得不行,埋头对付起桌上的菜肴。

  只是徐柔想到韩名的父亲,脸上露出悲色,三年前她曾想把韩名父亲的事情告诉韩名,但怕韩名年少**,也就**了心底没说,现在韩名修炼天赋全无,这种事情更是要牢牢藏在心中。

  韩名饱餐一顿,向徐柔告安后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开始了修炼,浪费了三年,现在的一分一秒对于他而言都是极其珍贵的。

  尤其是与韩越的约战就在六个月后的年终族比上,更关键的是,死敌韩傲和自己已有两年之约,无论是为了哪个约定,都必须要尽快增长实力,提升实力才是迫在眉睫!

  盘坐在床上,韩名自怀中拿出那枚鲜红如焰的灿烈果,闭上眼睛,一口将灿烈果服下。

  轰!

  **精纯的药力在他**爆发,这些精纯的药力一进入韩名**,他气殿内的噬字便黑光大震,瞬间这些药力杂质剔除,转化为温煦的能量。

  韩名只需稍稍运转,这些温煦的能量就会化作滚滚元气流入气殿,伐天古字也会趁机吞几口元气暗自吸收。

  虽然有了伐天古字,韩名现在的修炼速度远超三年前的天赋,但韩名还是觉得远远不够,因为他的敌人韩傲可是已经到达了战将阶,如今他的实力才仅仅七阶战兵而已。

  所以军队才是他最终的去处和超越韩傲的捷径,唯有在血腥混乱的前线才能迅速成长,而军队也是每一个军武大陆少年少女所向往的圣地。

  因为军武大陆的四个超级大国终年相互征伐,无数草根平民也因此得到参军的机会,不少人在战争中得到际遇,因此而大放异彩建功立业。

  一个个草根英雄的传奇故事在民间更是流传甚广,当然也有帝国的吹捧宣传,所以整个大陆都形成一种军者为贵的思想,无论男女无论老幼,在有生之年基本都会参军,为了进去各大军校而削尖了脑袋。

  所以参军不仅仅是为了击败韩傲,也是为了变得更强,触及更广阔的世界,三年冷暖,他深知平庸的可怕。

  不过现在只能安心修炼,一步一个脚印慢慢来。

  呼!

  韩名紧闭双眼,双手扣印,随着呼吸的节奏,整个人都被一层薄薄的白芒覆盖,一呼一吸间,气息慢慢壮大起来。

继续阅读:第九章:刻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神大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