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一章 背叛与理想【陆媛】
罗莎蒙德2017-12-18 16:303,670

  题记:每个人都有秘密,谎言是为了让我更好的活下去。

  【陆媛。】

  1。

  梦中,我回到14岁。

  天空布满海水般清澈的蓝色,学校天台,穿格子校服裙的女孩,拥有黝黑靓丽长发。她脸上黑色边框镜片,笨重得好像厚酸奶玻璃瓶底。她用那副眼镜,把自己和世界隔离。

  她说,有两个一模一样的她,她分不清那个才是自己。

  我说,很简单。处理掉一个,剩下那个就是你。我们来打赌,猜下一个进校门的是男是女?

  我猜是男,错的话我就从这里跳下去,反之你跳下去。

  我猜对了。

  她从高处被扔下,摔得四分五裂。

  醒来时,心跳加速。

  我睁开眼睛,努力拿过镜框里与女孩的合影,帖在胸口,心中汹涌而出的灼热,被镜框冰凉气息湮灭,手指拂过相片中女孩婴儿蓝色眼睛。

  我轻声说,你回来了。

  拿到身份证那天,我眯起眼睛,仔细看上面出生日期,四月一日。出生在愚人节的我,开始相信。

  谎言即是罪恶,偶尔又能创造奇迹。

  我望向镜子前,胸口那一道狭长伤痕。我所创造的奇迹,活过18岁,把制服上纽扣一颗颗扣好,围上围巾伤痕不见了。

  每个人都有秘密。

  谎言,为了让我更好的活下去。

  -

  翻开历史,会出现大约1100多亿人,曾降临过人世。地球活着68亿人,每年6千万人死去,平均每天死16万人。

  我们独自降世,孤独终老,尘世之物,皆为虚妄。

  说这话时,苏薇用一种神秘的眼神看着我。我暗笑,拿出做好的习题册递给她,苏薇经常用那些似是而非的话,来表达她另外一层意思。

  她知道我最近刚看完一本电影,少年乔治的烦恼,里面的乔治喜欢用神秘学的理论,逃避他最不想做的一件事。

  写作业。

  看完乔治的烦恼,苏薇得出的结论,写作业和抄作业她最后得到的东西是一样。就像少年乔治所说,交女友或没有女友是一样,无论结交多少女友。

  结果,尘世之物,皆为虚妄。

  神秘学告诉我们,结局早已注定,每个人都一样。奋力挣扎反而加速过程,结局注定是死亡,活着的意义又是什么?

  那是身体健康的人对未来的迷惘,手心附在胸口左边,每一次心跳都心怀感激的我来说,迷惘不存在。

  苏薇可有可无的把习题册扔回背包,在她看来这个动作无比帅气,是她对学生时代一种无声的反抗。她宁可在学校天台发呆也不想写作业,把写作业的烦恼丢给我,我为此训练一项技能,左右手都能写字。老师就不会察觉全年级第一、二名其实是一个人。

  冬日学校清晨格外冷清。

  雪花一点点落在苏薇鼻尖,她眯起眼睛擦掉雪花,我抬头,透过阳光望向苏薇那张漂亮到有些张扬的脸,她琥珀色瞳孔一闪而过一道耀眼金色光芒,有些恍惚,她和我心里那张明媚的脸重叠。

  她,是我的朋友。

  苏薇转头过来抱着我说,陆媛你冷么?

  我摇头,只要有她在,我一点也不冷。

  苏薇凝视我的外套一会,轻笑着放开我。风衣外套表面很普通,苏薇靠近我的时候望见里面一层深褐色的獭兔毛,不用看标签她也知道B字开头的衣服,足够她一年学费。苏薇冷淡瞥一眼学校拥堵的车,头也不回的走下天台。

  我一边收拾完书册,站在天台望向学校来往的各色车。掏出早就从风衣外套扯下来的标签,摊开掌心让它随风而逝。汽车是代步工具,多数人不会这么想,比较之下只剩下合资、进口、原装。简单点想成,方便、快捷,我们会进步五十年。

  我们生活在到处攀比的世界,就像这所Z城私立韶华高中,被Z城誉为江南的伊顿公学,伊顿公学曾培养出22位英国首相,是对韶华高中最高赞誉。

  每个城市都有一群天之骄子,他们享受着这个城市最好的教育、知识、医疗。文学点说他们是这个城市的希望,因为他们的父母,是支撑这个城市运转的巨人。

  踩着铃声进入二年SS班。

  金钱与权利是永远分不开,如果没有至少要依靠自己的本事创造,一个18岁的少男少女有什么本事?

  读书的本事。知识是获取财富的唯一途径,对想要改变命运的人来说,韶华高中的理事长白诺雅,天使投资人之一。

  每个年级都有一个SS班,Super star明日之星,这个班除了学费没额外费用,例如赞助学校修建体育场游泳池的费用,四套相当于工薪层一年收入的校服费用。而第一名学费全免,因为第一名就是Z城的省状元。

  我一直保持二年SS班前三名,陆家需要这份荣耀,陆媛就必须做到,这是身为陆家子女的责任。享受天之骄子的待遇,应该有所承担,我甘之如饴。

  望见苏薇打开柜子一瞬间惊讶的眼神,米色的袋子里放着一件红色风衣,和我身上穿的是一样款型,颜色是苏薇最喜欢的红色。

  我竭尽全力去满足苏薇的需要,她想要我都会给她,只要我有。

  低头回到自己的位置,我最喜欢靠窗最后一排。班主任连放说第一名有优先选择座位权,陆媛一跃成为第一。

  一个作词人取了笔名 ‘林夕’,林加夕是梦字,作词是他的梦。 ‘林夕’里的陆媛希望得到,靠窗最后一排的位置。

  靠窗最后一排的位置,总给我一种迷离感。

  它正面,是黑板课堂老师学生,是我的生活。侧面,是天空上穿透树梢,流入洁白纸面上的浮光,春日飞落手心绯色樱花,严冬覆盖大地轻灵白雪,是我的‘林夕’。

  我会给自己定一些看得见的‘林夕’,靠窗最后一排的位置,用第一的成绩向母亲请求两件风衣。

  我的‘林夕’ 已经实现,都是看得见摸得到的东西,让我感觉安全。

  苏薇说,那些是目标。你没有梦想,你根本不了解我!

  她说这话是放学后,苏薇把米色的袋子摔在我头上,袋子很轻甩在我身上一点也不痛,只是在我捡起袋子的瞬间,掉下来的东西刺痛我的眼睛。

  一包烟,红色软壳包装的万宝路。

  韶华高中有监控摄像头,只在考试和放学后开启。苏薇算准时间,甩落纸袋,纸袋 ‘恰巧’砸到我头上,顺利划落那包红色的万宝路。一个高中生在学校里被查出带烟,意味被学籍处分。

  这是一场计谋。

  苏薇说的没错,我没有梦想,就算手上的东西我都无法握住。我不了解她,唯一能想到苏薇这么做的理由也很肤浅,因为我抢了她第一的位置?如果是,我会把她想要的还给她,却绝不是以这种下作的方式。

  匆匆拿起手上的演讲稿,我记得连放的办公室里有广播室钥匙。敲了三下门,打开办公室门的瞬间,连放用一种忐忑的眼神看我。

  他轻咳一声问,放学了怎么还没回家?

  我耸肩,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演讲稿向连放示意,需要广播室的钥匙。

  连放似乎想起什么,准备拿抽屉里钥匙的手微微一顿。

  我望见自己脚上的鞋带散了,向连放笑了笑,走到不起眼的角落蹲下来系鞋带。

  我耳力很好,没听错的话抽屉里传来的手机上说。‘比起年轻美丽什么的来说,即使折了腰,还能笔直而走的活下去才是更艰难的。这个东西,让灵魂保持美丽才是真正困难的事情。’坂田银时的台词。

  班主任连放喜欢动漫喜欢银魂,却羞于在学生面前承认,怕被学生笑话一个大男人还爱看动漫,很幼稚。而我却从母亲那里,听到另一种说法,训导主任过一年退休。三年系主任费心和二年级连放之间有场恶斗,连放小心翼翼掩藏兴趣不是没道理。

  每个人都有些难以启齿的小秘密,并不是秘密有多羞耻,只是有点不好意思承认,或者时机不对有所顾虑。这时我想,绝大多数人都会选择,纵使知道,也不表露出来,给彼此留有余地。

  就像我故意把鞋带弄散,换来连放眼眉一挑,彼此明明知道,却不会说什么。

  或许我的生活过于现实,总擅长给彼此留有余地。对苏薇莫名决绝感到不解。

  在寻找答案以前,我必须处理好学校监控视频,所带来的麻烦。

  广播室我很熟悉,却是第一次做洗视频这种偷鸡摸狗的事。心里难免有些忐忑,所以在广播室门突然被推开,我下意识的躲到桌台底下。

  “有些事你不说,是不是以为我永远不会发现?”男生声音从上方响起。

  男生穿着暗灰色苏格兰格校裤,随意放在旁边的包上绣着金色徽章,金色徽章是学生会标志,不用想也知道是三年级学长。

  我咬着嘴唇往桌台深处缩了缩,恨不得自己马上消失。我并不好奇学生会的隐私,但也不能现在被当作贼逮出来。

  啪!

  男生一掌拍在桌上,他冷笑说,我有个秘密要告诉你。

  他的话不是对我说的,我还是忍不住低头往柜子深处缩了缩,另一双暗灰色苏格兰格校裤学长从我眼前一闪而过,他头到尾都没说过一句话。

  一紧张就会有心里障碍……偶尔会耳鸣……

  男生越说越轻,傻子也明白意思,我不是傻子当然明白,那一刻我宁愿自己是傻子。

  偷窥别人秘密的代价很惨重,我有一种那个男生的烦恼被强加在我身上,莫名奇妙的成了他的共犯。

  门碰一声被关上,他们走了。

  我对无意间窥伺别人的秘密而感到尴尬,艰难的从桌子底下爬出来手碰到一块坚硬的东西,银色校牌在夕阳下镀上一层金色。

  苏薇对我说,陆媛你的一切都被安排好。你没有梦,也不需要梦。

  苏薇说到‘梦’字语气带着莫名上扬,追求的痴迷让我心惊,又莫名奇妙。白日梦睡醒就忘了,梦想是遥不可及,无论那种我都没有。

  翻转银色校牌上刻着的名字。

  李想。

  真讽刺,在被苏薇背叛的那天,我遇到理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差陷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差陷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