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第一章 背叛与理想【陆媛2】
罗莎蒙德2017-06-28 09:083,461

  【陆媛。】

  2。

  有一个笑话,一个人去移民局说他想要换个地方居住,移民局长官拿一个地球仪给他,选个你想去的地方。

  那个人拿着地球仪,看得很仔细,过了很久他问长官,能不能换一个地球仪?

  人都向往生活在别处,实际上有所选择,又会不知所措。我手上拿着李想的校牌,就是这种不知所措心情。

  还给他?如果他记得在广播室丢了校牌,还给他不是自投罗网,恰好告诉他我偷听他的秘密。不还?不符合我从小到大的教养。

  折中方案,第二天把校牌扔入传达室,失物招领处。

  由于角度问题,校牌在我转身后,掉落到地上。捡起它的人拥有一双漂亮的手,苏薇眯起眼睛笑的样子是我见过最美的,可惜,背对她走入学校的我并没看到。

  苏薇踩着铃声走入教室,匆匆回到座位,插肩而过时,我与她都没有看对方一眼。

  冷战开始。美国和苏联的冷战,长达半个多世纪直到苏联解体,很好奇我陆媛与苏薇之间,谁是先解体的俄罗斯。

  不可否认没有朋友以后,我忽然多出许多自由的时间。望着餐厅食堂长长的队伍,一点也不想把宝贵的午间一小时浪费在吃午餐上,随手拿起一个面包走上天台。

  冬日里北风呼啸,少有人会上天台。苏薇喜欢人静稀少的地方;而我,喜欢北风呼啸吹拂脸颊,清冷的气息,脑海瞬间清醒。

  推开门的手顿住,我显然忘了苏薇也喜欢,之后会出现的状况。

  不远处,天台上站着一对身影,女孩白皙消瘦的脸,高中生中少见的姣好样貌。苏薇身边的少年五官深邃轮廓分明,他总笑会让人错觉,他很温柔。而产生这种错觉的人还不在少数,李想给全校师生优秀温柔学长的形象,圆滑的方式来掩饰,他冷漠的本性。

  不觉想起昨天,一掌拍在桌子上,男生冷笑着说,我有个秘密要告诉你。鬼魅一般冷到骨子里的声音。我眼睛闪烁两下,这才是他的本性。

  并不能说他虚伪,只是人在潜意识里自我察觉本性并不讨喜,会巧妙的隐藏起来,是一种自我保护。好像变色龙变换肤色,来适应环境需要。

  苏薇拿出银色校牌递给李想,她笑着说,还给你。

  此时,我还是忍不住眉毛上扬,感觉很微妙。我应该庆幸李想怀疑的对象不是我,他眼眸里一闪而过的诧异。

  李想记得校牌丢在广播室。

  真是如此,苏薇危险……自嘲的笑了笑,我有什么好担心,她这么聪明,聪明到拿丢在传达室校牌去吸引李想。最后瞥了一眼低眉顺眼,笑得羞涩的苏薇,前所未有的陌生感让我拉上天台大门。

  一年前,开学典礼上帮我戴上紫色鸢尾的苏薇,她眼睛里张扬的笑容,侧头扬了一下胸口同样的紫色鸢尾。她好像在说,只有你才配做我朋友。

  韶华高中校花鸢尾,全年级前三才可以佩戴,是一种荣耀。我喜欢这种笑容,更喜欢拥有张扬笑容的苏薇,望着她我心跳格外平静,原本失去的东西回来了。

  从小时候开始我一直被保护,很少去在乎身边人的感受,却记起第一次与苏薇说话。

  她很敏感。

  江南有几个月常常出现连绵雨季。

  一次大雨下了三天,放学时校门口形成巨大水塘,幸运学生都有车子接送,放学就匆匆离开。

  有个女孩站在校门口很久,苏薇伸手房檐上水珠滴落她手上,她脱了鞋袜打算趟过去,我望向地下井盖里汹涌而出脏水,弥漫四周,打开车门对她说,顺路送你。

  车子缓缓行驶,她掏出书包里手帕先擦干净皮质坐垫上水渍,摊开的手帕微微搓着发梢,尽量不让水滴落下来,她好像小鹿般洁净的眼睛,望着拐角处白色公寓说。

  她到了。

  车子缓缓行驶,透过反光镜我看到苏薇并没走进白色公寓的大门,她匆匆翻过拐角,她走入一家孤儿院。

  反光镜里,她黝黑的长发上重新滴落水渍,我掏出背包里雨伞,喃喃自语,早知道该把伞送给她。

  她很敏感,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女生。拥有一张漂亮到有些张扬的脸,足够聪明的头脑,她是我的朋友。

  苏薇说,你根本不了解我。

  苏薇在一年前张扬的笑容和现在眼低眉顺眼羞涩的笑容重叠在我心里,没有一丝相似。唇边勾起一丝嘲讽,我的确不了解她,拉上天台门前苏薇落下的眼神,她说,她不想做替代品。

  短短几个字,我的心脏不住加速跳动。

  苏薇黯然的眼神告诉我,代替品很卑微。心脏剧烈颤动,我拿起抗衰竭药一股脑往嘴里灌。

  人在气愤的时候,通常会丧失理智。

  闯入无人的美术教室,我对着阿瑞斯的石膏像斥责。你不是战无不胜的战神,告诉我她宁可去讨好陌生人,也逃离我身边,我是洪水猛兽?!

  我有哪点比不上李想。话脱口而出我不由愣了,做人太失败。女生的我对他产生嫉妒,原因还是为了她。苏薇不想再做替代,下定决心的方式是从我身边逃开跳入李想的怀抱,从陆媛的替代品变成李想的玩具,这种方式还真是可笑到极点。

  我伸手,抚摸阿瑞斯俊美眼眉,好笑的安慰自己,问一个和美惠女神阿芙洛狄忒搞不清楚关系的男人,这么深奥的问题,是我的错。会被父神下体幻化的阿芙洛狄忒迷恋,而神魂颠倒的阿瑞斯,该去问你的死对头,雅典娜才对。

  他失笑,从画架后面抬头:“别乱翻,雅典娜在仓库。”全开画板有半人多高,架起来刚好挡住坐着少年。

  他一直都在,只是我没有发现。

  “偷听别人说话,很有趣?”我瞥见他手上那本《人间失格》,对太宰治太过迷恋的人,不是变态就是非常变态,不奇怪他有偷听癖。

  他冷谈的扫视一眼,唇角勾起若有若无的浅笑:“她宁可去讨好陌生人,也逃离我身边,我有哪点比不上李想。为女生吃男生醋的女生,的确很有趣。”

  “会看‘我活着,真是对不起。’人的小说的人,也很难得,你想死么?”毫不犹豫的接口,我指着那本太宰治的《人间失格》,不甘示弱的笑。

  被人毫不留手的戳中软肋,他像鹦鹉一样学我说话的样子,真让人讨厌。

  “会为苏薇而嫉妒李想,你是百合么?”他冷漠的吐出残忍的话。

  没有理会他的话,我笑得不怀好意:“比起苏薇,我更喜欢三岛由纪夫。”换言之厌恶太宰治,同为东京大学里的学生,‘我讨厌太宰治!’是三岛由纪夫当着太宰治面说的。

  他眼神闪烁:“喜欢右翼武士道精神,发挥淋漓精致三岛由纪夫,想不到你有切腹的癖好。”

  我和白然第一见面。只能用四个字形容,针锋相对。

  很多年后回想起来,那场对话内容,恰好隐射我们的命运。就像太宰治与三岛由纪夫一样,三岛由纪夫毫不犹豫的说出‘我讨厌太宰治先生的作品。’太宰治的回答‘虽然三岛嘴上这么说,但我知道,他心里还是喜欢的。’吃瘪的三岛由纪夫没能如愿反驳的原因,数年后,太宰治死了。

  知道美术教室遇到少年名字,是在一个月之后。那天我如愿在排行榜尾单看到自己的名字,可以想象,不久之后学校传言里多出一条。陆媛是综合考零分的笨蛋。

  偶尔瞥见三年级榜单第一名750!750分意味全科满分,我眼睛划过一丝错愕,作文满分谁做到,视线向上望去一个名字落入眼中。

  白然。

  人一旦开始关注一个人,有关他的讯息变得异常繁多。

  白然三年来稳坐全校第一的宝座,而韶华高中的全校第一颇有分量的原因,它指的是平均成绩。无论大小考试期中期末摸底模拟,每次都必须保持前三才有机会,却是人人都挤破头也想的位置,全校第一的奖品是校方的推荐信,英格兰的金狮子正在呼唤他。

  中国国内持续的出国热潮,让大家有一种只要出得起经费,留学不是问题的错觉,留学不是问题进入殿堂般高级的学府才是问题,托二十一世纪以来欧洲联邦各国经济大萧条的福,老牌帝国主义不得不躬下身躯来讨好东方的新贵。

  比起白然眼中势在必得的剑桥推荐信,我很想告诉说话恶毒又喜欢太宰治的少年,耶拿才是他的归宿。曾在十九世纪哲学界创造黑格尔、费西特、莱茵霍尔德,相比起同时代的冯友兰先生对中国古代哲学体系的总结,黑格尔无疑创造新的思维方式,可是二战后德国的败落也预示着耶拿大学以最快的速度被世界忘记。

  提笔写完一段后,我才恍然惊觉竟然在作文比赛上开小差!

  连放出的作文题目是‘不能忘记的过去,跟时代一起改变。’一看就知道类似高中作文选题里随意拉来凑数的话。

  望着手表上所剩不多的时间,我举手示意拿张新作文纸,重新写过。

  在铃声敲响的前一分钟匆匆在心里默念一遍‘……历史所承载的过去是一面镜子,手里拿着镜子的我们终将改变这个时代。’中规中矩毫无趣味,写出来连我自己都不相信的文章,是作文不会跑题的精髓。

  跑步这么隐私的事情怎么能让别人看到,思想这么隐私的秘密怎么能让拿高中作文选题充数的班主任连放窥伺。

  随手碾碎那张多余的作文纸,扔入纸篓。高中生陆媛卑微而渺小的思想最后化为纸篓里的垃圾,与这个纸醉金迷的浮华时代一样,终将成为灰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差陷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差陷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