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第四章 生存与死亡【白然
罗莎蒙德2017-06-28 08:322,136

  题记:生存还是死亡是一个问题。

  默然忍受命运暴虐的毒箭,或是挺身反抗人世无涯的苦难,通过斗争把它们清扫,这两种行为,哪一种更高贵?--------威廉-莎士比亚

  【白然。】

  连放向同事说笑,他班上那个女生陆媛,想要转入三年SS班。

  费心点头,她不是二年级第一。连放晃动手上的试卷无奈叹息,那是三个月之前,现在是倒数第一,综合拿零分的怪胎。

  费心惊讶的抬头,看试卷说,综合拿零分怎么可能,综合有判断题,就算瞎选,选全错或全对的情况下都会是零分。

  有可能。

  我笑着说道,连放疑惑的视线转向我,我挠头指着试卷解释说,综合拿零分。

  陆媛知道全部正确的答案,就有可能。

  她故意选错的答案。

  连放沉默的表情告诉我,有些事情你们都知道,只有我不知道的感觉很不好。

  当我手上有把钥匙,迫不及待的打开那扇秘密大门,纵使我并不知道门里有什么。陆媛被支开,我锁上理事长室的大门,对姑姑白若雅说。

  程音的死,不是意外。

  简单八个字平静说完,姑姑僵硬的嘴角扯出不可思议的弧度,我等着她无法遮掩的苍白面色,重新恢复血色。

  人对自己组装的玩具,总是情有独钟。我将一块拼图交到他们手上,他们产生幻觉以为是自己努力拼出来的真相。手上的筹码虽然不多,我却可以逼迫两个人就范。

  姑姑和李想。

  同样的话,数个小时前我问过李想。

  程音的死,不是意外。李想难以遮掩一晃而过的震惊脱口而出,你…

  所有的话都淹没在‘你’字,他抿紧嘴巴,警惕的看着我。

  我眯起眼睛敲打桌子,抛出最后筹码说。

  和苏薇有关。

  我手上拼图并不完整,甚至算少得可怜。只是李想并不知道我有多少筹码,这种赌徒心理让我理所当然露出神秘的笑容。李想眼睑微微颤动,长久屏息沉声,你也看到了?

  你也看到了。

  短短五个字给我巨大信息。

  我脑海里出现一扇程音的房门,苏薇打开房门进入,出来时一脸仓皇失措的表情撞开李想,我在走廊尽头看到李想一闪而过的残影,是匆忙上前上追赶苏薇的李想。

  走进程音房间的人又多了一个,苏薇。

  李想说完话就后悔,他有些懊恼的抓头说,你其实什么都不知道,要不何必来恐吓我。

  我耸肩,对自己打肿脸充胖子的行为不做辩解。

  ‘程音的死,不是意外。’是鱼饵。

  每个人在程音死后,心里都会有一个一闪而过的‘怀疑’对象。并不是说一定是凶手。最先想到的人,一定和当事人所看到知道的一部分事实有关。

  陆媛看到我,我看到李想,李想看到苏薇。那么姑姑呢?

  “是他!白然我让你看紧他,果然还是出事了。”姑姑喃喃自语。

  我想起,父亲曾有一次问起。你有没有玩过藏娃娃的游戏,他小时候经常拖着姑姑玩,因为她总输。姑姑的眼睛总喜欢往藏娃娃的地方瞥,她急切想要隐藏的娃娃被自己给泄露出来。

  姑姑唯一让我看紧的人,‘他’是莫誉。

  姑姑说,韶华高中SS班和C班为什么是一批老师教导,你还看不懂?

  我挑眉,官方说法,C班家长们以最大贡献者为理由,强制学校共享SS精英班的资源。难道…

  反过来,老师是监视者。

  二战后朝鲜和韩国为什么分裂成两个?

  因为背后有美国和苏联两大集团的支持,从公立第一中学脱离出来,以文科为半壁江山的韶华高中,背后的支持者是…

  政府!

  C班contributor贡献者。他们的父母是支撑这个城市运行的巨人,而他们本身却是残次品,有不错的家底却没有相应头脑的贡献者,贡献修建学校体育场游泳池的费用。

  不,我想错了。他们不是残次品,而是。

  傀儡。

  经济构筑成的商业社会里,被父母暂时抵押给政府代理韶华高中的傀儡,为了防止近几年来频频出现,高官要员商人贪污受贿潜逃海外的一项措施,子女为抵押,这种好像古代质子派遣到朝廷的形式相似,只是更为隐秘掩藏于漆黑的夜幕。

  白然你眼见事情发生,你没有保护好学生,也没有保护韶华高中。姑姑这么说的时候,我瞥见窗外苏薇缓步离开的背影,她前方数百米开外一辆黑色迈巴赫缓缓靠近。

  迅速走下楼,抬头看到莫誉那张邪魅的脸,他笑着对苏薇说了一句‘当然’,车门被拉上,呼啸而过。

  ‘当然’这个词极为微妙,当然是,当然不,都可以用当然。

  我脑海里再次出现程音的房门,苏薇打开房门进入,她一脸愕然的看着倒在血泊中程音问他,程音的死和你有关?

  莫誉邪魅笑,当然。

  姑姑的脸替换成陆媛,她问,白然你眼见事情发生,你没有保护好苏薇。

  踩着学校自行车棚里借来的自行车,风从我眼前呼啸而过,两只轮子和四只轮子比,我一定是疯了。

  我不确定,自己是否有足够幸运能找到真相,却心知现在的我,是距离事实最近的人。

  倘若苏薇被带走,毫无疑问在未来的几天后,翻阅报纸很有可能看到她的脸。出现在某个名为,校园少女失踪的传闻里,少女的遗骸,在几年甚至十几年后被挖掘出来。

  拿出口袋里的手机对车牌拍照,不够。就算交到警署,也不足以让警方行动。

  几个急转后,那辆黑色迈巴赫停入一道门,犹豫一下把手机连带校牌一起塞入包里扔向不远处树丛,我苦笑一旦出事,等警方调查时会发现的几率百分之五十。

  把另一部手机塞入口袋,我走进废旧仓库,藏匿在隐秘的黑色角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差陷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差陷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