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第五章 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亦假来假亦真
罗莎蒙德2017-06-28 08:401,676

  【白然。】

  3。

  程音想死,她成功了。眼前有另一个’她’也想要死。

  陆媛对阮心离威胁,她敢跳下去,她陪她一起死。

  可惜,威胁失败。

  这是早已预料到的结果,不然无法解释阮心离的死。只是我没想到陆媛性格倔强,或者说她沉迷无止境的幻觉。

  阮心离眼眸宁静,身体微微屈伸,向后倒。数十米高的教学楼下是坚硬水泥地,厚重而冰冷。向后望了一眼,她唇边甚至带着一抹浅笑。

  陆媛跑过去,死命抓住她的手。她扶助陆媛脖子,在她耳边说,我不是……真是太好了。

  陆媛的手几乎要被阮心离拧断,阮心离尖锐的指甲戳入她皮肤,刮刬出无数道血痕,她几乎要被阮心离拖拽,一起摔入楼下。

  陆媛沉迷无止境的幻觉,她会死的!

  我急忙跑过去阻止她,陆媛好像发疯,她力气大的惊人,甚至一把甩开我。

  我意识到LSD是多么邪恶,致幻剂操控我们的意致,使我们堕入一场真实的梦境,以为可以挽回对过去的遗憾,实质造成更深刻的悲哀。

  因LSD而死的人,到死的那一刻都没有明白,这只是一场梦而已。

  我抬头,远处门边站着李想和苏薇,我是距离她最近的人。

  我不救她,又有谁来得及,去救她。

  随手拿过地上的美工刀,抽出尖锐锋利的刀片,我把刀尖没入陆媛胳膊,瞬间在她手上划出一道血痕,剧烈的疼痛让她蹙眉,却又不放手。

  叹气,我划开第二刀。

  这一刀很长,我甚至听到金属划开皮肤的声音,狭长伤口向外流淌出血液。

  醒过来。

  我说,陆媛,梦醒了。

  陆媛一怔,颤动手指微微一松,血液带来的滑腻感,让她想再次抓紧,与她指尖交错,阮心离已经落下去。

  阮心离落下去时,扯断陆媛脖子上悬挂的十字项链。

  从高空坠落,十字项链缺了一个角。

  理智被拉回,我想。

  阮心离为什么要扯断陆媛的项链?人在死前最想做什么,如果她不是自愿死,她最想告诉活着的人,凶手是谁。

  项链颇为眼熟,完整无缺那把曾在我这里。

  十字项链有两把,缺角那把是陆媛的,阮心离带着缺角的项链死,那她自己完整无缺那把在那里?

  程音。

  最先服下L。S.D是阮心离,逼她服用致幻剂的人是程音,所以程音手里十字项链完整无缺。

  所以,四季酒店里程音说,我怕你,会找人来救我。

  面对痛苦,有人坚持自虐的方式得到救赎,有人选择复仇。

  程音想要死,以此来洗清她内心的罪恶。莫誉所做的一切,都源自于复仇。

  我从未想过,正真要被救赎的人,躲藏在黑暗里。

  天台对面,一抹黑影独世而立。

  莫誉……

  想起刚才,阮心离附在陆媛耳边轻声说一些话,我听到不全。

  ……我不是……真是太好了。

  不是什么?太好什么?刨根理由,如果问莫誉大费周章给我们用L。S.D的原因,除了他想知道她的遗言,我想不出其他。

  微微皱眉,我问陆媛,阮心离究竟对你说了什么?

  陆媛视线望向远处,天台对面的教学楼,她看着莫誉跨过围栏,一步步走到天台,只要他想,脚下距离冰冷水泥只有数十米。

  陆媛抬头盯着莫誉一会。

  她说,我学过唇语,他说‘游戏结束’。

  所有的一切对莫誉来说只是一场游戏,现在游戏结束了。

  莫誉身上如深渊黑色气息,他嘴角忽闪而过一抹冷笑。

  我嘲讽说,别给他骗了。

  他擅长掩饰,绝对不会把内心的懦弱与敏感表现在脸上。明明嘴角已经扬起了残酷的笑,却手握成拳,他内心在止不住颤抖。残酷的笑意,他内心笃定;手握成拳,止不住泄露心里的紧张,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是多么不合理。唯一的解释。

  莫誉,他在害怕。

  莫誉曾想要‘结束游戏’,只可惜,我们没有给他机会。

  阮心离的遗言,‘我不是基督徒,真是太好了。’

  阮心离佩戴十字项链是基督徒,圣经里,自杀会堕入地狱。莫誉杀了程音,最后死去。他会堕入地狱,她就不用一个人孤独的在地狱。

  阮心离不是基督徒,莫誉就没有自杀的理由。望着楼下的警车,他可以在监狱里得到救赎。

  一切看似都已经解开。

  唯一的疑问。阮心离大可以直截了当,告诉陆媛凶手的名字。我不明白,为什么弄十字项链,这么复杂的谜题。

继续阅读:13第五章 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亦假来假亦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差陷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