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尚里(下)
宋莜2017-10-06 20:003,341

  忽然间,店外雪花飞舞,已然成冰雪天地,可这分明才七月,应是炎夏才对。冰雪从店门蔓延,室内的空气越发的寒冷。令雪看着一点一点被冰雪蔓延的地面,说:

  “这就是。”

  “是高等冰属魂兽,快走!”铭待本想拉着令雪的胳膊带她走,却不想令雪早就拉着尘夕从窗户跳出,居然抛下了他,铭待带着心中的愤恨追出,但等到铭待跳出,已经看不到令雪和尘夕的身影了。

  令雪自幼便被送到羽迹殿,体力自是比常人优胜,尘夕已经气喘吁吁,而令雪仍是面不改色。两人奔跑速度极快,后面的冰雪也是蔓延得越来越快。尘夕摔了一个跟头,却又一不小心,手肘碰到了被冰冻的地面,手肘的一块慢慢变成了碧蓝色。“快走!”尘夕被令雪拉了起来,继续奔跑。令雪抬头,目光锁定在了一个最高的树枝,将手伸向树枝方向,幻化出藤蔓,藤蔓延伸缠住树枝,拉着尘夕的手臂,借树枝之力荡向前方。

  落地时,两人才发现前方是一片湖泊,还望不见尽头,令雪回头,冰雪马上就要蔓延到两人身旁了,令雪将尘夕护在身后,用火系魂力将冰雪拦住,火系魂力并不是令雪的本系魂术,使得她非常吃力且耗法。一匹独角兽慢慢走了出来,它全身为碧蓝色,眼眸又为赤色,所走到之处冰雪又加厚了几分。

  “怎么是尚里?”令雪被断魂掌伤的太深,此时又复发了。令雪跪坐下来,“令雪!你怎么了?”尘夕看她表情很痛苦,挡在她前面:“你……你别过来啊!”这时铭待出现了,使出焰掌击退了尚里几步,令雪有些生气:“要你管!我连只尚里都对付不了吗?”令雪话音刚落便将手伸向尚里的方向,玥然剑从她的手掌中延伸出来,玥然剑散发着她独有的似月光般的素光,让人感到冰冷与恐惧。

  尚里被玥然剑逼得退了几步,令雪吃痛地捂住了胸口好像断魂掌在体内留下了伤又开始作祟,令雪拿着玥然剑的手开始颤抖,后来玥然剑直接掉落在了地上。

  玥然剑属性为冰,而音诺娜所使出的断魂掌属性为火。如此,玥然剑所发出的冰魂气对于令雪来说简直是雪上加霜。

  令雪跪坐在了地上,柳眉几乎都皱在了一起,脸色非常难看,铭待尘夕立马凑了上去,尘夕看了下尚里,却仿佛听到了些什么,它的声音有些嘶哑,而且很小,但它好像是在说:“救救我。”

  “你们……听到了些什么吗?”尘夕凝视着尚里,像是问令雪和铭待,又像是在问自己。令雪在铭待的搀扶下站起,这是尚里又开口了:“山笼殿的人……要害我……救命……”语罢,尚里缓缓闭上了赤色的眼睛,倒与地上。

  倒地的尚里慢慢缩小,最后变成了一直小独角兽。尘夕跑过去,蹲下将尚里抱起,站起时却看到了森林中一个黑影正朝他们奔来。尘夕立马跑到令雪铭待身边。

  “怎么,羽迹殿的人也对尚里感兴趣?”黑影已经奔到他们面前。

  “恐怕你们山笼殿感兴趣的并不是尚里,而是花灵杖吧?”令雪和山笼殿的一位尘司有仇,所以对山笼殿的人都非常反感,面对他们从来就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山笼殿四士九司,不知阁下是哪一位?”铭待将令雪和尘夕护在身后。

  那人将黑纱拿下,露出冷峻的面容,眼神很恐怖,令雪竟生出了几分恐惧之情。

  “你……你是山笼殿的六度恺士钧柏!”令雪心想:“糟了,且不提我身负重伤,连玥然剑都使不了,哪怕我今日安康,凭我个七度尘司,怎能敌得过钧柏这个六度恺士!况且铭待也退隐多年了,魂力自然不如当年,这可如何是好?”

  “不得不承认,令雪小姐如三年前羽笼之战一样,今日我发现,你还很聪明呢!”钧柏邪魅一笑,“不过,既然你们已经知道了我此行的目的,为了以防你们阻挠,只能杀人灭口了!”

  钧柏奔向铭待,令雪及时喊道:“久苍!”久苍从天而降,洁白的羽翼充满震慑力。

  “休想!”钧柏连忙放出了泥箭,射向久苍,久苍鸣叫一声,腾空飞起。

  “快走!”铭待使用内力将令雪与尘夕推向久苍,两人成功的落在久苍的身上,令雪大声喊道:“铭待!”正准备跳下去,与铭待并肩作战,却被尘夕拉住:“你疯了啊!你打得过那个钧柏吗?”久苍可能是故意的,飞得更快了,“那铭待呢?他怎么办?他一个二度尘司怎么可能敌得过钧柏啊!”令雪非常激动,要挣脱尘夕,可尘夕又更用力地拉着她:“你下去能帮他什么啊?”“他会死的!”简直可以说是尖叫,令雪的语气中含有一丝哭腔,可再转头时,已看不到湖边的两人了,令雪无力地瘫坐在久苍身上。尘夕不知应该再说什么,只是静静地坐在令雪的身边,两人没有任何的交谈。

  * * * * * *

  今等崖

  音诺娜拖着长裙走向站在崖边的钧柏:“听说你捉住了前羽迹殿尘司铭待,打算怎么处置?”“他受了我的‘廷宇掌’,现在还没有醒。”钧柏看着远方,眼神自始至终没有落在音诺娜的身上。“令雪跑了。”“你伤到她了吗?”音诺娜眼中流露出她的伤心,想当初她中毒命悬一线,他却毫不关心,而现在却在问候一个将死之人。音诺娜咬了下唇,说道:“断魂掌,她活不过多久的!”

  两人沉默片刻,音诺娜启口:“种子从来没枯萎过……”铭待只是转身走开了。铭待哪知道,今天的音诺娜有多么的明艳动人,不只是今天,每当音诺娜要去见铭待都会花上好几个时辰去打扮,可铭待从不多看她一眼。渐渐地,面对铭待的冷淡,音诺娜也习惯了……

  青笼•半梓镇

  * * * * * *

  令雪和尘夕漫步在半梓镇的大街上,很多路人对他们指指点点:

  “你看那个人,怎么胳膊上有一块蓝色的啊?”

  “对呀!怎么回事儿啊?”

  “诶!那个女的穿的好奇怪啊?她是尘司吗?还是恺士啊?”

  “诶,那个,令雪啊!我胳膊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尘夕抱着尚里碰了碰令雪,“问它啊!问我有毛用!”令雪用下巴指了下尚里。尘夕皱了皱眉头:“能问我早问了,我怎么知道之前那么厉害的一个魂兽居然一直睡到现在,还像个宝宝一样变的那么小,我觉得它现在会不会说话都不一定。”“像尚里这样的高等魂兽可比你聪明多了。”令雪说得很随意,却又一不小心伤害到了尘夕幼小的心灵。

  “诶,那个……”“本姑娘有名有姓,谁叫‘诶’?你让他出来啊!看你叫他他理不理你,我告诉你,向你这种跟人说话都不叫别人名字的人,人缘不可能好到哪儿去的!就算人家现在站在你面前人家也不一定理你的。”令雪语速非常快,像个机关枪似的“咚咚咚”不停地对着尘夕的脑袋开枪。“好好好!令雪!你要把我带去哪儿啊?”尘夕有些微怒,但还是放平了语气,“什么叫我把你带去哪儿啊!尚里昏迷不醒,我身受重伤,就剩你一个汉子了,你还中毒了,少女儿童神经病哪一个能靠光合作用自我疗伤现在当然得去找个医馆叫个医师来瞧瞧啊!我一个天窒人在青笼人生地不熟,当然要靠你带路啊!不然怎么办,话说你要把我带去哪儿啊?”尘夕呆了,但很快恢复正常:“不是,要去医馆你早说啊!医馆在东半梓!”令雪停下脚步,看向尘夕:“那我们现在在哪儿?”“西半梓。”尘夕默默回了一句。

  “现在,过去要多久?”令雪的态度稍微放好了一些。

  “少则十天,多则半月吧!”尘夕仿佛已经放弃了和旁边的女孩正常沟通。果然,令雪在听到这句话后瞬间“爆炸”了:“什么?你再开玩笑吗?西半梓连个医馆都没有吗?而且半梓镇不是又小又穷的吗?怎么还要这么……唔唔!”尘夕捂住了令雪的嘴:“你再说下去你会引起群殴的!”令雪掰开了尘夕的手,一脸的气愤。

  “开玩笑的,我带你去就行了。”

  锦诺医馆

  锦诺医馆还挺有名的,全因馆内医师的医术高超,妙手回春,为青笼第一医馆。而且听闻馆主锦诺的容颜仅此于曾经的大陆第一美人使教圣女维辛娅,所以装病去看锦诺的人每天都是一大波一大波的,不过医馆的医师那么多,能真正看到锦诺的人其实并没有几个。

  有很多人在排队,而令雪却带着尘夕大摇大摆地走进医馆,接待的侍女对比他们两个可以说是非常优雅地走到他们的面前了:“你们好,请问是有预约吗?”尘夕酷酷地说:“没。”“那请问有指定的医师吗?”令雪走近了几步:“你把锦诺叫出来给我瞧瞧病。”令雪那样子,简直就像个地土匪。“那个,不好意思,我们馆主是不给病人看病的。”“你就跟她说‘令雪来打她了’,看她出不出来。”侍女顿时汗颜,只能说:“请稍等,我去通报一声。”

  两人稍微等了一下,侍女便回来了:“馆主说二楼相见,随我来吧!”

  上楼时,尘夕发问:“你认识锦诺呀?”“你猜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使教圣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使教圣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