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尚里(上)
宋莜2017-10-06 19:313,207

  龙烟森林

  夜晚的龙烟森林,极为恐怖。

  急促的脚步,连连喘息。一如雾白纱着身少女被一黑麻衣着身,黑纱遮面之人追赶。黑衣之人变化出一块巨石拦住了少女的路,她缓缓转过身,清纯可爱的面容很招人喜欢。

  少女柳眉微皱:“你到底是何人?追了我那么久,有何目的?”她有些高傲地启口:“你不用知道,你只需要知道我要杀了你就好了。”少女看向黑衣之人脖子上的紫玉链:“你……你是音诺娜?林雾殿的四度尘司音诺娜?”她轻吼,“可你为什么要杀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羽……”“羽迹殿七度尘司令雪嘛!我知道,不过你是让我有些惊喜,你的魂身还真不愧是唯一的天山雪莲,真是极美啊!”音诺娜取下黑纱,“不过话说回来,我可是比你高了整整三个阶位哦!所以杀了你,这对我来说并不难,真是可惜了这可人儿。”

  “我不喜欢任务失败的感受,所以我们两个只能有一个人活着离开这片森林,而那个人应该不会是你!”音诺娜用法术将自己的左手割破,右手从左手伤口中抽出一根血条,用力往地上一打,顿时血珠四溅,又短又粗的血条瞬间变成了又长又细的长鞭。令雪皱起柳眉,思考了不过一秒的时间便将右手张开,一把软剑从她手掌中延伸出来。音诺娜轻启口:“来!”

  音诺娜将长鞭狠狠地向令雪甩去,令雪顺势用软剑将长鞭缠起后便腾空而起,本想反打回去却被音诺娜用力一拉,令雪就向着音诺娜飞去。此时长鞭与软剑已分离,音诺娜一个躲闪,令雪便摔在地上。

  音诺娜毫不心软,她将鞭子抽打在令雪身上,这是林雾殿的招数“冥鞭”,可伤心脉。令雪忍住没叫出声,可额头上已经出了些细汗。在第二鞭快落下之时,令雪一个翻身,躲开了那一鞭。

  重新站起后,她将软剑反抽回去,可音诺娜却瞬间消失了,令雪紧张起来,可是过了很久都不见音诺娜的踪影,可她刚刚放松,就被人从后面打了一掌。令雪倒在地上,吐了一口鲜血。那一掌下去,令雪算是半条命都没了,她一回头便看到了音诺娜居高临下的眼神和得意的笑容。

  “这不是林雾殿的法术。”令雪喃喃道。“不错,这是音氏家族的断魂掌。”音诺娜慢慢向令雪走去:“你不是我的对手,死之前还是多看看这个世界吧!”令雪冷笑一声之后,便是一声鸟鸣,一只白如雪的白羽鸟便向令雪和音诺娜中间冲去。音诺娜被这只鸟逼得连连后退,而令雪则直接跳上去:“久苍,走!”

  看着慢慢远去的背影,音诺娜有些困惑的皱起眉头:“怎么会是白羽?难道……情报有误。”

  令雪因心部的疼痛跪坐在了久苍身上,久苍鸣叫一身,令雪说道:“我没事久苍,去圣都吧!”

  * * * * * *

  青笼•圣都

  月尘小面

  月尘小面可以说是圣都最冷清的店之一,只因为这个店的食物难吃出了新天地,所以就算是店主尘夕的潘安面容也拯救不了这家店的惨淡生意。

  看!那个在桌上用手撑着脑袋的就是店主尘夕。一对剑眉增添好几分英气,桃花眼无风好似泪流,弯鼻富有诗意,梨涡为他又增添了几分诗意。

  这时,令雪狼狈地推开门走进店里,步履蹒跚,嘴唇已经失了些血色,她用颤抖的声音说道:“给我一杯热水。”之后便走向了靠窗的一张桌子。

  当尘夕端着水走到桌边时才发现她那毫无血色的脸庞,漂亮的脸蛋,却白的有些恐怖,尘夕有一点害怕地放下水杯:“你……你没事吧?”令雪没有回答他,只是拿出了一包不知是蓝色还是紫色的药粉倒入了热水中,尘夕提醒她:“水有些烫,小心……”未等尘夕说完,令雪就将滚烫的药水一口喝下,面不改色,喝完将水杯放下。令雪闭上眼,她全身便发出素色的光雾。

  尘夕瞪大了眼睛,心想:怎么会这样?难道她是尘司?

  “不错,我是羽迹殿的七度尘司,令雪。”令雪睁开眼眸,光雾慢慢消失,脸色也慢慢变好。“你是怎么……”“我是怎么听到你的心声?这是羽迹殿每一位尘司的基本能力。”

  “羽迹殿?那不是在天窒吗?”尘夕不知不觉坐到了令雪旁边的椅子上。“你听说过欧都的使教吗?”令雪握着杯子,感受杯上的余热。“听过,但是使教不是一千年前就被六国一起灭掉了吗?”“使教虽然被灭,但是却遗留了一件圣器,当初一度恺士使帝卡赠送给使教圣女维辛娅的花灵杖。花灵杖消失了一千年,可是最近却有人在圣都发现了花灵杖的踪迹,于是羽迹殿便在二到七度恺士和一到十二度尘司中选择了我。”

  “可是,你怎么会到我这里来呢?”

  “我在路上被林雾殿的四度尘司音诺娜追杀,伤了心脉。”尘夕在听完令雪下面一句话后才知道,她是个非常非常……耿直的人,“所以我需要个安静的地方。”

  就在两人沉默之时,又一人推门而入,那人身着碧色长衫,背着一个药箱,一脸冷漠,直径向着令雪和尘夕走去。

  他坐在了令雪对面的位置上,就在尘夕身边:“铭待?你不是那个……”尘夕话还没说完,就被令雪接了过去:“三年不见了啊!”铭待冷笑一声,并没有说话:“好好的羽迹殿二度尘司不当,非要跑到圣都当个医师。”“治病救人总比像你一样帮羽迹殿做那么多见不得光的事强!”铭待这句话彻底惹怒了令雪,她拍桌而起:“你!嘶!”令雪感到了心部的疼痛,忍不住叫出了声,脸又慢慢变白。“你没事吧?”尘夕问候了一句,令雪没有回应他,只是慢慢地坐下。

  铭待的双眼忽然泛起了些金色,他看向令雪,再眨了下眼,眼眸已经变为正常颜色,他启口:“你伤了心脉?”“关你什么事!”

  “你,去倒杯茶!”铭待看向尘夕,尘夕又看了看令雪便乖乖地沏茶去了。

  “你怎么受了冥鞭?你遇到了林雾殿的人?”

  “既已退出六殿,就别再管六殿之事!”令雪没理会铭待的关心,反而换了一种警告的口吻。

  铭待拿出一颗紫色的药丸,轻声道;“给。”令雪歪着脑袋,嘴角扬起一丝嘲笑:“珝心丸?呵,不稀罕!”“你不吃你会死的你信不信!”令雪什么都没说,只是站起来,往店门走去。

  铭待跟去,快速地拍上令雪的肩膀,令雪瞪眼,反手抓住,本想给他来个后肩摔,但铭待很了解令雪的招式,躲避了她的攻击还将她甩向空中,令雪反应很快,抓住了天花板上的吊灯并扯下扔向铭待,此时尘夕出来了却不正经的说了句:“嘿!那是我花了六十两银子的吊灯啊!”

  铭待使用了冰系魂术将吊灯冻结并在地上粉碎,令雪平安落地,眼神透露了她的愤怒:“喂!你到底想干嘛?”“我只是念着羽迹殿对我从小到大养育之恩!”铭待走到桌边,拿起珝心丸,“就算不为你自己,也至少要记得羽迹殿还需要你,况且你还有任务没完成呢!”令雪思索一番,道:“你怎么知道?”“羽迹殿一直事务繁忙,你怎么可能有空闲来这儿,也不可能是专门来看我的吧!”令雪接过珝心丸,重新坐回椅子上。

  尘夕端着水,一脸“丧气”地将水递给令雪,默默地说了一句:“吊灯六十两银子,你看……”令雪接过水,从布袋里拿出了一百两银子给尘夕,道:“不用找了。”铭待看着令雪吞下珝心丸,又拿出一盒珝心丸,道:“每四个时辰吃一粒。”令雪不言,只是冷静的将珝心丸放入自己的布袋中。

  “这次的任务是什么?”“有情报说花灵杖在圣都出现了,羽迹殿让我来拿。”铭待仿佛听到了个笑话:“你?且不说羽迹殿可是有六个恺士,花灵杖可是普律亚斯大陆四大神器之一!怎么会让你一个七度尘司来拿啊?”令雪听见这话柳眉又皱了起来:“你什么意思啊?”“我不是嘲讽你,花灵杖重现的消息只有羽迹殿的人知道吗?现在其它五殿肯定都派人到圣都了,他们派的人肯定都是恺士,你一个七度尘司你对付的了吗?”令雪沉默不语,“就算咱两加在一起,你觉得打得过一个七度恺士吗?”令雪撇过头去不看他,但却让铭待以为她在看尘夕:“别开玩笑了,他像是有魂力的人吗?连魂器魂兽都没有。”尘夕坐在椅子上挑眉,问:“魂兽是什么?魂器又是什么?”令雪以一种前辈的口吻对尘夕说:“魂兽是……”

  忽然间,店外雪花飞舞,已然成冰雪天地,可这分明才七月,应是炎夏才对。冰雪从店门蔓延,室内的空气越发的寒冷,还时不时有野兽的叫声。令雪看着一点一点被冰雪蔓延的地面,说:

  “这就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使教圣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使教圣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