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意外
绯心2017-07-20 07:171,890

  “去你的,都说了不是女朋友。”梁策瞪他一眼,随即又幽幽叹了口气,叹息道,“怎么所有的女人都被你用那些漂亮衣服给撩住了呢,就没个懂内涵的么……”

  说完,梁策斜眼懒洋洋地看了他一眼,比起出色的才华,更让人生气的是,——顾凡泽的长相和他的才华相比毫不逊色,漆黑规整的眉毛,亮如寒星的眸子,白皙俊秀的脸,淡漠疏离的笑容,就连穿个普通的运动装也能吸引一整个体育馆的女人的目光追随。

  听了梁策的抱怨,顾凡泽摇摇食指,纠正道:“此言差矣,我做衣服是为了美的艺术,不是为了撩妹,别把所有人都想得和你自己一样无耻。”

  认识顾凡泽已经多年的梁策,怎么会不了解他,他总是能一本正经的说出各种毒舌的话。

  梁策笑着呸了他一下,突然来了兴致:“以前读书的时候,是谁一有时间就拉着我在露天咖啡馆看美女呢,是谁啊?”

  顾凡泽不急也不恼,仍然云淡风轻道:“我看美女那是纯欣赏,是为了激发自己的创作灵感,就跟看名画是一样的心情,不像有些人一看见美女就兽性大发。”

  梁策哈哈大笑,笑骂他道:“什么兽性大发,埋汰人呢,你这嘴毒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改?”

  “我又没说错,为什么要改。”顾凡泽耸耸肩,又仰头喝了一口矿泉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梁策让他说得哭笑不得,气也不是,笑也不是。只能憋着所有的劲全用在下一局的对决中。

  这一局,梁策几乎用尽全力,不过,结果还是输在了一脸淡然的顾凡泽手里。

  这局一结束,梁策就累得直挺挺往地上一躺,汗如雨下,大口喘着粗气,球拍也脱手而出,全身唯一还能动弹的眼珠子正死不瞑目的怨念般盯着顾凡泽。

  两相对比,站在一旁擦汗的顾凡泽显得轻松很多,只是略微擦了擦汗,喝了口水,然后毫不在意地看了看躺在地上已经血槽清空、双目圆瞪盯着自己的好友,顾凡泽走近了,冲地上的人露出胜利者的淡定一笑,惹得躺在地上的梁策怨念更深。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月亮接替着太阳,过不多久,白天再赶走黑夜,阳光来了又去,日子也一天天如纸张般翻过……

  周日这天下午,曾美欣不在家,她也是今晚的“百年南大”活动顾凡泽个秀的其中一名走秀模特,徐爸也不在家,在工厂加班加点。吃过晚饭,洗好碗碟后,徐盼想着早点出发,免得路上遇到什么事耽误了时间。

  她刚擦完湿淋淋的手从厨房出来,曾红梅就笑眯眯地跟她说:“盼盼啊,你再做个宵夜给你姐姐送去,她走秀辛苦得很,刚刚打电话来说走完秀过后要跟朋友去吃烧烤,那怎么行呢,烧烤多不健康啊。”

  徐盼傻眼,为难且犹豫:”“可是,我怕赶不上看秀,要不这样吧,曾阿姨,我在路上给她买吧。”一面说,一面去拿自己放在沙发上的背包。

  “那不行!”曾红梅见徐盼竟敢违逆自己的意思,脸顿时垮了下来,黑着脸说:“路边摊的东西一点都不健康,油又多,又不卫生,她走秀那么辛苦,身体垮了可怎么办。”

  徐盼不说话,心中焦急万分,又听见曾红梅隐隐带着怒气说:“她是你姐姐,你怎么一点都不为她着想。”

  “呃,”徐盼挠挠头,一脸为难,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不是你亲妈就喊不动你了是吧!”曾红梅的脸更黑了,像是乌云压城似的朝徐盼头顶压来,她阴阳怪气地说:“你是不是仗着你爸爸疼你,就敢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曾阿姨,我真不是这个意思。”徐盼连连摆手,犹豫片刻过后,她勉为其难地答应道:“好好好,我马上就去做!”说着,她放下了刚刚抓起的背包,立马转身又回了厨房,马不停蹄地做起宵夜来。

  曾红梅见她乖乖听话去做的背影,这才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不发一下威,他们就不知道这个家谁说了算,看来,得找个时候,让大哥好好敲打徐宏志一番了,免得这对父女俩得意忘形。

  宵夜做好后,徐盼赶紧提着它下楼,骑上电动车风急火急的就往学校的方向赶过去,一路风驰电掣,只感觉耳旁的风呼啸而过,心里还不断安慰自己:赶得上的,没问题,能赶上!

  快要到学校时,在一个街道转弯处,因为赶得太急,车子速度本来就快,又突然间出现一个追着皮球跑出来的小男孩儿!

  “轰隆!”一声巨响,为了避让小孩儿,徐盼连人带车重重摔了一跤。小孩儿倒是没事,抱着皮球呆呆望着她,被跟过来的父母牵着走了。

  “嘶!”徐盼吃痛,她坐在地上微微皱眉,看见手肘擦破了一小块皮,正渗着鲜红血丝,保温饭盒也摔坏了,饭菜洒了一地,满地狼藉,不忍直视。

  她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周围路过的三五人群,见了她这副狼狈样子,立刻有人关切问她:“姑娘,你没事儿吧?”

  徐盼摇了摇头,试了试电动车,果然,电动车也发动不起来了,她心里一沉,感到无比郁闷。在周围人担忧的目光下,她只得一瘸一拐地推着电动车往不远处的学校走去。

继续阅读:第19章:他等的那个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王的高跟鞋掉了以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