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神秘礼物
绯心2019-07-31 11:006,081

  徐盼的一只胖手轻轻拂过干净明亮的玻璃橱窗,眼里流露出陶醉神色。

  落地玻璃橱窗里的展台上放着一双漂亮非凡的银色高跟鞋。

  一个年轻的短发女售货员朝外面张望了一眼,见有个白皙圆润、微卷梨花头的胖女孩一动不动地站在百货公司的玻璃橱窗外失神,那女孩眼睛明亮清澈,但身材却实在太胖,让人不得不侧目。

  出于同情心,女售货员快步走到玻璃橱窗面前,她敲了敲玻璃,清脆的声音让徐盼回过神来,随后,她又用手指了指鞋子下面的展台。

  徐盼疑惑的眨了眨眼,这才注意到木质展台上的一行不起眼的黑色小字。

  上面写着:非卖品。

  徐盼会意,带着失望神色隔着玻璃的短发女销售员点了点头,恋恋不舍地又看了一眼那双美丽的高跟鞋。

  唉,早该知道的,全球经典限量款,当然是非卖品了……

  徐盼叹了口气,隐约听见背后有人呼喊自己的名字。

  “盼盼——”,小琪一路轻快跑过来,冲她呵呵一笑,苹果般可爱的脸颊上很是红润。

  她拉着徐盼的胳膊,这才想起正事,“对了,真真和颖妹刚才电话跟我说,春姿公司的招聘会要开始了,让咱们俩赶紧过去。”

  春姿是家大型服装企业,去面试的人很多,而最终录用名额只有一个。

  果不其然,满怀希望的徐盼倍受打击,她得到的回复也非常简短:“抱歉,您的条件和我们的招聘要求不符,我们希望找到更有经验的设计师助理。”

  更惨的是,全宿舍四个人齐齐落败,只得互相安慰取暖。

  一边往春姿公司的大厦外走去,真真一边用她沙哑的大嗓门发表感慨:“春姿这种大公司,我这辈子是进不去了。”

  内敛文静的颖妹也垂头丧气,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只有小琪最洒脱,她脚步轻盈,双手抱着后脑勺,发牢骚道:“无所谓啦,反正我也不想做服装设计,我准备去试试别的职业。”

  徐盼没说话,她一边认真翻找小本,口中喃喃自语:“下一家是……原心设计。”

  话未落音,几人突然听见旁边传来一声带着嘲讽的笑声,“就凭你们这些货色也好意思来应聘春姿这种大公司?”

  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娇俏可人的姑娘正环抱双臂斜眼瞧她们,她清秀的脸上流露讥讽的笑意,眼睛略过其他人,只盯着徐盼:“还说什么尖子生,年年拿第一呢,我看也不过如此嘛。”

  她叫庄可可,长着一张极其适合苦情戏女主的脸,是徐盼在南照大学服装设计系的同学,同时也是服设系“系花”。

  自古就有美女才女不相容的说法,庄可可很好地遵循了这一传统,每次一见到徐盼总要明里暗里地压徐盼一头,踩徐盼一脚。

  庄可可身后还跟着一个带着眼镜,白净斯文的男生。作为庄可可的追求者,谢时运带着歉意冲徐盼几人笑了笑。

  徐盼懒得理睬她的挑衅,心里还记挂着接下来的面试,于是淡淡说道:“如果你觉得我们碍眼,大可以闭上眼睛。”

  短发帅气的真真率先反讽,她扯着略微沙哑的嗓子,表情充满不屑,“我当是谁呢,这不是咱们服设系的系花么?咱们这些货色上不得台面,可人家春姿也不需要你这样的绣花枕头啊。得了吧,就你那设计水平,连我都不如呢,跟别提跟盼盼比了。”

  小琪也立马呛声反驳:“就是!乌鸦笑牛黑,自己不觉得,就跟你被录用了似的。”

  “你们!”庄可可气结,用手指着面前的几个人,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挽回面子。

  突然,庄可可又似乎想到什么,她款摆走到徐盼身旁,面带嘲讽笑意,“我是没被录用,可我有的是机会,不像某些人,大概没有哪家公司会要你吧……”

  什么意思?徐盼狐疑地望向庄可可,最终按捺不知心中疑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啊,难道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落选吗?”庄可可双手掩嘴,装作一脸惊奇的样子。见徐盼仍是一头雾水,她假装哀叹一声,恍然大悟般,“也对,你又没有熟人在春姿公司,哪能知道这些。”

  果然,徐盼投去了好奇的目光,静静等待着她的下文。

  “原因就是……”庄可可拖长声调,漫不经心地斜睨了她一眼,笑容带着轻蔑地挑衅意味,“——我突然又不想告诉你了。”

  “你这人有毛病啊?”还没等徐盼开口,一旁的小琪按捺不住跳出来替好友出头,“说话说半截,爱说说,不说滚蛋!”

  听了小琪的话,庄可可气得浑身如筛糠,刚想发作,却被身旁的谢时运一把拽住,这才悻悻地走了,临走前撂下一句狠话,“你们给我等着!”

  接下来的日子,徐盼跑了一家又一家服装设计公司,不知经过了多少招聘会,然而徐盼仍然没来等来属于她的机会……

  但得到的回复却相差无几:

  “抱歉,你不符合我公司的要求。”

  “抱歉,你没有相关工作经验。”

  “抱歉,你还没有正式毕业。”

  ……

  不知被拒了多少次,直到一家小设计公司的招聘现场,徐盼再一次吃了闭门羹。

  徐盼实在是想不通,她就读的南大是名牌设计大学,自己在学校的成绩也一直名列前茅。究竟有什么理由让这些大大小小的公司一次次拒绝自己。

  即使她再傻,也知道他们的拒绝一定另有它因,根本不是表面上说的这些莫须有的原因。

  她望着对面那个耿直憨厚的招聘专员,鼻子一酸,语气真诚,甚至带着恳切:“你能不能跟我说句实话,到底为什么不招我?”

  招聘员看了看徐盼溢满委屈的大眼睛,又打量了一番她肥圆的身材,心中实在不忍,小声跟她透了句实话:“其实吧,你设计实力还是很不错的,就是……”

  徐盼眼神殷切的望着他,身体略微前倾,急不可耐的等着下文。

  年轻憨直的男人似乎有些为难,支支吾吾着:“……就是你长得太胖了,形象不太好。”

  心中某处坚固的东西轰然倒塌,只剩下苦涩滋味,她低下头,看着满身肥肉,平生第一次痛恨起自己肥胖的身体。

  徐盼不记得自己是如何跌跌撞撞、失魂落魄地走出了招聘会,她一个人表情恹恹的游荡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

  街头转角处有个义卖气球的小丑,他戴着五颜六色的头套和红通通的鼻子,正在向走过的路人们卖气球以及卖萌筹集善款。红鼻子小丑见迎面走来的徐盼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他活蹦乱跳的蹦跶过来,二话不说就塞了个红色氢气球在她手里。

  徐盼一愣,还来得及接住,氢气球就拖着尾巴飞上了天,两人均是愣怔原地,气氛一时凝滞。

  仰头望向越飞越高的红色气球,看着那颗渐渐消失在碧蓝天空的红点,徐盼仿佛看见了自己的设计梦想也逐渐遥不可及,难以实现了,一时心下悲哀起来。

  红鼻子小丑拍了拍她的肩头,徐盼回过神,转头看向他,身材高大的小丑叉着腰,看起来气鼓鼓的,似乎对于气球飞走很不高兴。

  见徐盼疑惑不解,他指了指天空气球消失的方向,又将筹集善款的箱子抱过来,在纸箱上拍了拍,上面有红底黑字的大字:“为贫困山区儿童筹集善款。”

  徐盼点点头,明白了他的意思。从钱包里拿了唯一一张红色百元大钞对折好放了进去,小丑这才乐呵起来,冲徐盼竖起大拇指。

  徐盼勉强地扯出一丝笑容,还好已经到了月底,就快拿到下个月的生活费了。刚准备离开,突然她又想起了什么似的,犹豫了一下,鼓起勇气拉住小丑的衣服,认真地低声问道:“我,是不是真的很丑啊?”

  她一脸认真地凝视着小丑,等待答案的神情看起来甚至有点可怜巴巴。

  问完后,徐盼又不由有些可笑,为什么要问街头的陌生人这个尴尬的问题呢。更为可笑的是,她还真的心情忐忑地等待着小丑的回答。

  红鼻子小丑上下打量了她一眼,下一秒,硕大的头套摇得像拨浪鼓一样猛烈。随后,小丑又朝她竖起大拇指,鼓励似的拍了拍她的肩头。

  ——就是,手劲有点大。徐盼揉了揉被拍疼的肩膀,却无端感受到来自陌生人的善意和鼓励,她轻笑了笑,低声道了句:“谢谢你。”说完,她又慢腾腾地朝前方走去。

  望着街道尽头徐盼渐行渐远的肥胖背影,小丑缓缓摘下头套,里面是个黝黑阳光,眉目爽朗坦荡的青年。

  他抱着头套站在街头,看着徐盼远去的方向,突然灿烂一笑,犹如夏日阳光,轻声低语,“你其实一点都不丑,”认真想了想,他又琢磨着添了一句,“就是太胖了。”

  回去学校的路上,这个不知名的陌生人的无声安慰总算让徐盼心里感觉好受了些。

  刚一推开寝室门,小琪就笑着要告诉徐盼一个好消息,说真真今天已经面试上了,接着又追问她今天面试的结果。

  徐盼勉强笑了笑,无奈的摇了摇头。

  见她脸色不太好,小琪立刻噤声,宿舍里三人面面相觑,气氛突然冷下来,宿舍里一片寂静沉默……

  “干嘛呀你们,不就是个工作,至于吗。”徐盼勉强笑了笑,假装并不在乎的样子。

  这时,她的手机叮叮咚咚地响了,屏幕上显示了来电人:曾美欣。

  曾美欣是徐盼的姐姐,不过两人既不同父也不同母,是继母带过来的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

  刚接起电话,徐盼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电话那头传来曾美欣颐指气使的声音:“徐盼,你在哪儿呢?你现在马上去百货公司把X牌新出的口红给我买回来。我朋友说那边好多人抢,你马上过去。现在!立刻!马上!”

  徐盼一边捂着耳朵,怕耳膜受损,一边连连点头,“美欣姐,我知道了,我马上去买——”

  随后,她又听见那边曾美欣连珠炮似的嚷叫:“赶紧的,我等着呢!没有它我化不好妆,化不好妆就没心情去相亲,你要是害我嫁不了豪门,我妈不会放过你的!”

  刚挂了催命电话,徐盼正准备要走,见小琪懒洋洋地靠在门边上,正噘着个嘴,不满地嘟囔:“那个曾狐狸又在使唤你了,真讨厌。”

  “哎——”徐盼叹口气,无奈地朝她一笑,“习惯了就好了。”说完,她急匆匆地背着包掩门而出。

  徐盼如一阵疾风般朝百货公司的方向飞驰着,扬起的风吹得徐盼的棉麻长裙不住翻飞。

  “吱——”一声急刹车!

  幸亏及时刹住了,徐盼看了看站在眼前十字路口不停招手的小姑娘,惊魂未定地拍了拍胸口。

  女孩大概十五六岁了,穿着一件宽大的灰色镶淡绿细边的女巫袍站在电动车望着她。

  见她打扮怪异,徐盼不禁心中暗暗称奇。还没来得及开口相问,小姑娘见她停下电动车,便动作迅速,飞快的跳上她的电动车后座。

  徐盼一时愣住了,片刻,她扭头惊讶地望着那个女孩儿,“喂,你干嘛呀?”

  “我在cosplay啊,你没看出来吗?”女孩答非所问,冲徐盼甜甜一笑,眼睛里闪着狡黠的灵气,整个人像是落入凡尘的山野精灵。

  见徐盼仍是一脸茫然,小姑娘撇撇嘴,耐心解释道:“哎呀,就是角色扮演啦,我扮的是女巫,像吧?”

  “像是挺像,”徐盼愣愣点了点头,可是跟你跳上我的车有什么关系?

  女孩不停催促徐盼:“赶紧的,再不去要赶不上cosplay大赛了!”

  见徐盼并没有要开车走的迹象,她哎呀了一声,眯着眼睛笑了笑,解释道:“我站在这里打了半天车,只有你停下了,所以你得送我一程。”

  说完,女孩抿紧了嘴唇,双手抓稳电动车的后座,看样子是不打算下去了。

  徐盼听了恍然大悟,以为女孩误会了什么,忙开口解释:“哦,你误会了,我不是做黑车生意的。”

  “我知道啊,”小姑娘笑得理直气壮,摊摊手坦然答道,“何况,我也根本没钱!”

  徐盼张了张嘴,目瞪口呆,不知该说什么才好,没钱你还站在这儿招手叫车。

  “拜托了,这对我很重要的,你就送我过去吧!”女孩双手合十,晶莹雪亮的眼眸恳切地望着徐盼,眨巴眨巴,似乎下一秒就要落下泪来,看得徐盼的心一下软了下来。

  “你别哭啊,”徐盼连忙手忙脚乱地安慰她,女孩见她态度动摇,越发假装哭得大声起来。

  徐盼无奈,只得点头同意。那小姑娘见状立刻欢喜不已,与刚才判若两人,变脸的速度之快堪比川剧变脸。

  “但我要先去一趟百货公司,去晚了东西就卖完了。”徐盼微微蹙眉,又想起曾美欣的耳提面命。

  坐在后座上的小姑娘并不在意,连连点头,“好呀。”

  百货公司的专柜前,熙熙攘攘的的吵闹声不绝于耳,徐盼以体胖作为优势,好不容易从外面的人群里拼命挤到柜台前,累了个半死,终于买下了剩下不多的一支口红。

  从百货公司出来后,她顺着宽阔的街道走了一小会儿,阳光下的树影在微风中发出细微的沙沙声,那女孩正百无聊赖地靠在电动车旁边等着她。

  再次出发前,徐盼眼神不经意地飘向了街边那家叫做“泽尼服装旗舰店”的玻璃橱窗里,那双银色高跟鞋仍然放在木质展台上,美得那么耀眼。

  徐盼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一切却全部落在后座的小姑娘眼里。她托着腮若有所思,似乎想到什么好玩的事情,突然捂着嘴偷偷乐了一下。

  电动车一路乘着风左拐右弯,约莫过了十来分钟,到了会展中心的大门口。

  徐盼缓缓刹停电动车,后座上的女巫打扮的小姑娘仍是轻轻盈盈地跳下去。

  各式各样穿着奇装异服的人都往里走,大多是打扮成动漫角色,也有影视剧甚至小说游戏角色打扮。徐盼只认得其中一小部分,那个带草帽的是路飞,长着猫咪胡子的是鸣人,红头发的是樱木花道……

  然后,徐盼傻眼地看着断臂杨过和小龙女姑姑白衣飘飘地从她面前翩然而去……

  回过神来,徐盼转头微笑着朝女孩挥手告别:“好啦,小妹妹你快进去吧。”

  “我不叫小妹妹,”女孩儿立刻反驳,一脸严肃正经地昂然道:“请叫我女巫大人。”

  徐盼憋不住噗嗤笑出声,女孩随即微微红了脸,有些恼了,她精灵般的眼睛直视徐盼。

  在一种莫名的压力下,徐盼不得不敛去笑容,涨红着脸,支吾着憋了半天,喊出这个羞耻感爆棚的称呼:“女,女巫大人,那我走了啊,再见。”说完,她立刻调转了车头的方向。

  “哎,你等等!”

  小女巫喊住她,徐盼疑惑地回头,不解的看着女孩在自己宽松的巫师袍里不停摸索着什么。片刻,像变魔术一般,小女巫从袍子里端出一个长方形的银灰色盒子递过来交给徐盼,上面还扎着一朵水红色蝴蝶结。

  徐盼愣愣的看着手里的盒子,不敢置信地擦了擦眼睛,“你是魔术师吗?”

  “差不多吧,”小女巫敷衍地含混蒙过去,又朝她咯咯笑了几声,“礼尚往来,你送了我一程,这是我送你的礼物,收下吧。”

  徐盼这才反应过来,立刻将礼盒塞回女孩手里,连连推辞道:“举手之劳而已,不需要礼物的。”

  推来推去,小女巫恼了,非要塞在徐盼手里,盯着徐盼的的眼睛似乎也闪着奇异狡黠的光芒,她凑近了轻拍了拍徐盼的手,就像催眠一样幽幽说道:“收下它,相信我,你会喜欢的。”

  不知怎么的,徐盼的手渐渐松了劲,似乎受到什么蛊惑似的,顺从地将礼物盒子放进电动车的后备箱,小姑娘的嘴角随之勾起一个形如精魅的诡异笑容。

  这时,曾美欣的夺命催电话又来了,徐盼回过神来,接通电话后连忙应了几句,说马上回家。

  徐盼刚急忙骑上电动车,转身想跟小女巫告个别,四下一看,哪里还有那女孩的踪影,只有周围一些打扮怪异的人正络绎不绝地往会展中心里面走去。

  徐盼莫名其妙地挠了挠头,来不及细想,手脚麻利的带上头盔,打开引擎就疾驰离去。

  路过百货公司外的“泽尼服装旗舰店”时,徐盼不自觉地张望了一眼,谁知一看就愣住了,木头展台上空空荡荡的,那双鞋已经不知去处。

  徐盼一刹住车,急忙跑过去,走近了,她又揉了揉眼睛,整个人章鱼般趴在玻璃橱窗上,呼出的热气在窗明几净的玻璃上留下一层白蒙蒙的水雾,很快消失不见。

  但让她失望的是,展台上仍然空空如也。

  她心下失落,叹了口气,“不是说好了是非卖品么?”

继续阅读:第2章:试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王的高跟鞋掉了以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