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春日和月光
枫叶流丹2017-06-26 17:122,588

  聂明城送云沁下了楼,此时春寒料峭,夜凉如水。聂明城突然脱了外套裹在云沁身上。

  杨云沁侧头无语地瞥着他,他倒是一副心满意足的模样,“老早就想这么做了。”

  “可这样真的很傻。”杨云沁看着身上大大挎挎的衣服无奈地说。

  聂明城点头同意,“是挺傻的,还挺肉麻。”

  杨云沁“噗”地笑了出来。

  走到停车处,杨云沁脱下衣服还给他,“快回去吧,天气很冷。”

  “你先上车,我看你走了我再回去。”

  “不要,我要等你走了再走。”她有些任性的说。

  “好吧,你快上车。”他亲亲她的脸颊,转身往回走。

  他走了几步,又回头,果然看见杨云沁坐在车里趴在车窗上含笑看着他呢。

  他对她做过个奇形怪状的鬼脸,她脸上的笑意更盛。

  他挥挥手转头快步跑开。

  他今年正好二十六,介于男人和男孩之间的年纪。杨云沁又想起那天晚上初次见到他的情行,当时任谁也无法想象那个属于黑夜的男人,现在会露出这样阳光的神情。

  他的身影渐渐远去,杨云沁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消失,她将头低下埋在方向盘上一动不动,仿佛再也无力抬起来。过了许久她缓缓直起身子,拨了个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清朗愉快的男声:“云沁,还没有睡?”

  她停顿了好一会,说:“……华瞻,我们分手吧。”

  * * *

  两个星期后,莫湖边的一个私家别墅前。

  聂明城问:“你觉得这房子怎么样?”

  杨云沁看着房子皱着眉没有说话。

  聂明城说:“怎么,不喜欢?我觉着不错啊。这里闹中取静,交通方便,离天亿的总部不到半个小时的车程。最重要的是环境很好,靠着梅山莫湖不说,别墅区里面就有四处景观园林。在这里,你可以春日桃园一梦,夏夜醉卧芰荷,秋赏枫叶流丹,冬来踏雪寻梅。听起来很不错嘛。”

  杨云沁“哼”了一声,“是不错,为了这几句话我多发了广告部那丫头10%的奖金。”

  “就是不知道广告说的漂亮,房子做的怎么样?”

  杨云沁瞪他,“说什么呢,我们天亿的房子,做的和吹的差不多。”

  聂明城忍着笑,满意的点点头说:“那就好。”然后一揽云沁的腰,“走,我们进去看看!”

  “你买了?”杨云沁看着他。

  “当然!”

  “没找我打个折?”

  “那哪行,老婆的事业一定要支持!”

  “你是说,我花自己的钱买自己的房子给自己结婚?”

  聂明城很高兴她说是“自己的钱”,低头亲亲她说:“物有所值嘛。”

  算是彻底服了他了。

  杨云沁在房子里转来转去悔之晚矣,“要早知道这个房子留给自己住,我就要特别设计了。”

  聂明城看着她这个样子简直心痒的不得了,恨不得现在就把她按到地上好好亲热一番。

  他不得不严肃告诫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已经超乎想象的好了,不许再贪心不足、急功冒进!

  好容易按捺住心里蠢蠢欲动的“凶兽”,他走过去拉住杨云沁,说:“明天我们一起买家具好不好?”

  “好啊。”她爽快的说。

  这两个人干起事情那是一雷厉风行,没几日,房子就被七七八八填满了。

  这天两人靠在新买回的沙发上试感觉。春日的阳光从大幅玻璃窗外照进来,正好照在他们身上,暖洋洋的舒服极了。

  杨云沁眯着眼几乎都要睡着了。

  明城拨弄着她的发梢问:“我们明天买什么呢?你还有什么想要的?”

  她闭目想着,嘴角慢慢勾起一抹微笑:“嗯……还要买一架钢琴。”

  “你会弹钢琴吗?”聂明城来了兴趣。

  “会一点点,弹得不好。不过,没准有一天,你会弹给我听。”

  “我?弹钢琴?”聂明城被她的奇思妙想逗笑了,真是不得不佩服她的想象力。

  云沁睁开眼睛,眼睛里有点生气:“为什么不行?”

  她拿起他的手,认真的比划给他看,“你看看你的手,又宽大又修长,轻轻松松跨个十度没问题!嗯,天生就是钢琴家的手!”

  “是吗?”明城瞅着自己的手蹙眉头,居然还有这功能?不过跨不跨得了什么十度的他不知道,轻轻松松握住她的胸部倒是肯定没问题。想到这里他又笑了。

  “当然,”她自顾自肯定的说,“你绝对是当钢琴家的料!不如现在就去学吧,学会了弹给我听,就弹那首我最喜欢的月光曲。”

  看着沉浸在异想天开里的云沁,聂明城叹了口气道:“好吧,总有一天,我会为你弹钢琴。”

  ——“不过是在你的身体上”,他在心里暗暗加了半句。

  听到他的回答她满意的笑了,伸出右手在他宽大的手掌上弹起来,仿佛他的手就是琴键,口里轻轻哼出熟悉悠扬的旋律——他,最爱的月光曲。

  ***

  结婚说着简单,其实复杂而琐碎,通常都要准备个半年到一年。聂明城却只想速战速决,再这么憋下去真的是会出问题的!

  说来也好笑,原本他还很有恒心打一场持久战,可事情越顺利他倒越急不可耐。他也搞不懂自己这是个什么心态。

  其实他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从来没有“先买票再上车”的观念,搁着以前他一准上了再说。不过,对于杨云沁,他却总是不由自主地想为她做到极致,希望能给她完美的一切。

  他遗憾的是自己能为她做的不多,不过没有关系,他们还有整整一辈子。

  可是就连聂明城也没有想到他们结婚的那一天来的这么快!

  那一天,他问她:“云沁,你喜欢中式婚礼还是西式的?”

  杨云沁沉默一会,说:“明城,其实我不喜欢那些繁琐的仪式,要不我们不要请客,旅行结婚怎么样?”

  聂明城愣了一下,说:“我倒无所谓,不过你们女孩子不是都希望有一个盛大的婚礼?一辈子只一次,你真的不想办?”

  “我不在意那些形式上的东西,只要我们两人好好的不就行了。”

  聂明城又看了她一会儿,说:“好吧,听你的。”

  她浅浅一笑,“对了,你明天有没有时间?我们把证领了吧。”

  聂明城又是一怔,“明天?”

  “嗯。”

  “可是我连你的家人都还没有见过,”说到这里他脸上一沉,拉住她认真的问:“云沁,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你家里的人反对?”

  肯定是这个原因,所以她才想这么匆忙的和自己定下来,先斩后奏!

  她的眼眸微垂着,沉默了一会,说:“也许会反对。他们都在国外,我没有告诉他们。”

  然后她抬起眼睛直视着他问道:“明城,你会因为他们的反对而放弃我吗?”

  “当然不会!”

  “那我们为什么还要浪费时间!”她坚定的说道。

  聂明城紧紧盯着她的眼睛,那里面一片掩饰不住的伤痛和决绝,他也说不清自己此时的感受,只是片刻之间,已有决断:“好,我们结婚!”

继续阅读:第九章 之墨,之墨(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情的背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