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完美的妻子
枫叶流丹2017-06-25 23:252,945

  第二天白盈一打开门就看见坐在沙发上的聂明城,不觉又惊又喜,他可是很少会这个时间过来的。

  白盈飞奔着跑过去扑到他的怀里,娇声道:“你怎么现在来了?”

  聂明城漫不经心的笑笑,抚了一下她的头发,问:“上哪去玩了?”

  “没什么,就和玲子她们在街上逛了逛。对了,我买了件衣服。”说着她站起来,转了一圈给他看,“好不好看?”

  那是一件Balmain新款迷你裙,甜美风格的和她脸上的笑容相得益彰,合理的剪裁将她的身材包裹的更是玲珑有致,裙下露着两条白嫩无暇的长腿。

  聂明城想起裙子里的情形,下腹处不觉又有些微微发紧,心里不由暗叹一声:真是有些可惜了。

  他说:“白盈,这个房子你喜欢吗?”

  “嗯?很喜欢啊。”

  “我已经过户到了你名下了。”

  白盈眼里闪过一丝惊喜,正待说话,他接着说:“你的户头里我又存了200万。”

  白盈脸上的笑容慢慢隐去,她瞪大眼睛有些紧张地看着他。

  聂明城站起身来缓缓道:“白盈,今天是我最后一次到你这里来。”

  “为什么?城哥,我做错了什么事?”她扑过去抱住他的胳膊惊慌的问道。双目盈盈泫然欲滴。

  聂明城摇摇头,“没有。只不过迟早会有这一天,你跟我时就该明白这一点。我们早些分对你更好些。”

  她拼命地摇着头,眼泪珍珠般地一串串的滑落,“不要,不要这样,城哥……求求你别抛下我!我哪里做的不好你告诉我好不好?我、我再也不提结婚的事了……求求你……”

  看她哭得梨花带雨的脸,聂明城不禁微微有些头痛。

  她怎么那么爱哭呢?记得第一次见到白盈时她也是在哭。那时她还是医院里的一名实习护士。聂明城去那家医院看一个熟人,她正在给旁边床位的小孩子打点滴。小孩子血管细,一不小心就打漏了,孩子哇哇大哭起来,她在旁边手足无措的几乎也要哭出来。

  她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眼泪呢?有些女人就从来不哭。

  聂明城叹了口气,伸手替她擦去脸上的眼泪,柔声道:“白盈,你怎么还是那么爱哭?你要明白,有些时候眼泪是毫无用处的。乖,听话,不要惹我生气。”

  说着,他不容置疑地拉下白盈死死攥在自己胳膊上的手,抬步往外走去。

  白盈愣愣地呆在那里,直到看到他快要走出门口才突然反应过来,她奔上去,从后面紧紧抱住他,哭求道:“不要……城哥,我爱你,不要离开我,我再也不说结婚的事了,再也不去找她了,求你你不要走好不好……”

  话还没说完,他蓦然转过身来,目光冷厉地盯着她,“你去找过她了?”

  白盈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 “……是的。”

  他眼神一暗,“你对她说了什么?”

  看着他的眼神白盈不觉有些慌乱。其实白盈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有勇气去找那个女人,那个只在财经杂志上见到过的女人。

  这个社会说什么人人平等,其实财富、地位、权利无时无刻不把人分成三六九等,自己和她……相隔十万八千里。可是,作为女人,她们是平等的!都有争取爱情的权利!

  “我说我爱你,我想和你在一起!”白盈微微挺直身体大声说。

  “她怎么说?”聂明城逼问道。

  她怎么说……真没想到会是那个样子。

  白盈还清晰记得她当时的神情,那个女人坐在沙发上,微微蹙着眉头,平静的听着自己诉说着和明城之间的点点滴滴。神情好似很专注,又好像根本没听进去而是在思考着自己的什么问题。反正自始至终,她的表情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

  她凭什么这么轻视自己!白盈记得自己气极了,大声宣告说:“我爱他,他也爱我!我知道,城哥是个做大事的人,他可能永远不会为了我和你离婚。你们的婚姻有很多利益牵扯,不过……没关系,有他爱着我就足够了……”

  “他说过他爱你吗?”那个女人突然开口问道。

  白盈不禁有些心虚。是,他是从来没说过这句话……可是,他的行为已经证明了一切不是吗他待自己多好啊,武安也说过,除了自己,城哥从来没有过别的情人。要知道像他那样的男人,如果想要情人,需要多少就会有多少,可他居然只有自己一个!还有那些激烈的让人发颤和尖叫的夜晚……他肯定是爱自己的!

  于是她坚定的说:“当然,他说过很多次!”

  “她说,她不反对我们在一起。”白盈回答道。

  聂明城的瞳孔骤然紧缩,脸色徒然变得铁青冷峻,周围的空气仿佛也一下子稀薄到让人喘不过气。白盈从没见过他着个样子,不由怯声道:“城哥……”

  突然,他笑了,笑容轻松极了。

  他浑似毫不在意的道:“说的多好,这确实像我老婆说的话。”

  然后他眼睛都没瞟她一下的走出门去。

  ***

  聂明城将车一路狂飙地开向天亿公司。快到天亿总部时,他突然一个急刹停了下来。

  他死死盯着后视镜里双目如火的自己,良久,唇角方扬起一个冰冷自嘲的微笑。

  这么气势汹汹的去干嘛?兴师问罪?问她为什么这么宽洪大量、贤惠得体?

  别他妈身在福中不知福了!你小子不知攒了几辈子福气才摊上这么个完美无缺的老婆!

  是,完美无缺!只要……你不爱上她的话。

  他闭上了眼睛。是的,是的,承认吧,你一直爱着她,

  也许,从第一次见面时就开始……

  聂明城还清楚的记得那天的情形,那个混乱、迷离、放纵的夜晚。

  烈酒和狂欢,尖叫哭泣的女人,群情亢奋放肆哄笑的男人。

  然后,她出现了。

  多年以后,聂明城回想起她的凭空出现还有些天外来客的感觉。

  她就那么径直地朝自己走来,那个姿态就像一艘船向自己行驶过来,周围的人自动朝两边排开。

  她微笑着对自己说:“聂明城……我是杨云沁。”

  ***

  那天晚上,杨云沁正在房间里看着手中的资料考虑着明天的谈判。突然手机响了。电话里传来一个惊恐哭泣的声音:“……杨姐,救救我……”

  “小秋?这么了?”

  电话里传来呜呜的哭声:“我男朋友……他要我和他还有他的朋友……”说着她哭的说不出话来了。

  杨云沁皱皱眉,“你在哪里?”

  “滨江路的一个别墅,我不知道具体在哪里……他带我来的,周围好像有一个教堂……”

  这时电话那头隐隐传来踢门声和男人的骂声:“臭婊*子……快给老子开门……”

  小秋的声音更慌乱了:“杨姐,你快来救我,他们马上就要把门弄开了……”

  杨云沁镇定的说:“你别慌,我马上来,你先报警。如果他们进来了不要拼命反抗让自己受伤,尽量拖延些时间。”

  杨云沁挂断电话,快速查了一下,应该是这个: 滨江路39号,户主:聂明城。

  这个名字她曾经听说过,鼎越的二号人物,也是风头最劲的人物,最近几年鼎越的几次大生意都是由他出面主持。年纪不大但传言是个精明强悍、心狠手辣的角色。他和聂伯坤的关系一直是个谜,有人说他是聂伯坤的养子,有人说是他的私生子。不过无论如何,这两父子在B市的黑白两道都算是风光无限、呼风唤雨的人物。

  聂伯坤这个老狐狸她见过,他用的人应该不会是不识轻重、只知道逞强斗狠的角色。

  她沉吟片刻出了门。很快便到了别墅的门口。

  这里环境很幽静,周围几乎没有什么人,也没有警车要来的迹象。别墅内隐隐转来女人无助的哭泣声和男人放肆浪荡的笑声。

  杨云沁深吸一口气,打开自己的包:一个手机和一只大约10公分的迷你防狼喷雾。行,还不错,龙潭虎穴也勉强够闯闯了。

  2004年10月26日晚上10点,杨云沁犹豫片刻按响了滨江路39号别墅的门铃。

继续阅读:第三章 迷离之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情的背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