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声枪响(一)
弦小思2017-08-18 01:032,735

  窗外日出迷人,窗内也是景色迷人。

  雪白的大床上一男一女正在耳鬓厮磨。那男子身材修长健硕,古铜色的肌肤散发着让人意乱情迷的气息。

  “诺诺,你终于是我的了。”那男子一直在女子耳边说着反反复复说着这句话。

  那女子眼角带着喜悦的泪,呢喃着:“我从没离开过,一直都在。”

  男子听到这话分外激动,两人情深意浓时门外却有人说话了。

  “总裁。”门外响起敲门声,“您和许小姐的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

  “好。”

  那男子两指捏起女子瘦削的下巴,眼神柔情:“诺诺,属于我们的婚礼,马上就开始了。”

  那女子闭目含笑,仰头送上自己的香唇,而此时门外的敲门声又响了:“总裁,化妆师和礼服师都到楼下了,您定的吉时马上就到了。”

  两人这才恋恋不舍,各自准备去了。

  经过两个小时的奋战,一对新人准备就绪,盛大的婚礼开始了!

  随着神圣的《婚礼进行曲》,新娘漫步走在鲜红的地毯上,娇美的新娘手独自一人手捧着鲜花慢慢地走进神圣的殿堂,身后两位花童拖着洁白的长长的婚纱裙摆,所有人的目光注视着她,幸福洋溢在每个人的脸上,今天她会成为世界上最美的新娘。

  从教堂门口走到牧师面前,这条红毯路漫长而又短暂,似乎是从彼岸,用尽力气游到了对岸。她不怕辛苦,不怕伤痛,她只怕等自己游到对岸去,而对岸却没有人在等自己。还有,幸运如自己,那个他一直都在。

  新郎温柔的牵过新娘的手,蓄着白胡子的牧师慈爱的看着这对新人。

  牧师:“你愿意娶这个女人吗?爱她、忠诚于她,不论贫穷、疾病、困苦,都不离不弃,都一生相随,直至死亡。Doyou(你愿意吗)?”

  新郎:“Ido(我愿意)!”

  牧师:“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吗?爱他、忠诚于他,不论贫穷、疾病、困苦,都不离不弃,都一生相随,直至死亡。Doyou(你愿意吗)?”

  新娘:“Ido(我愿意)!”

  “我不同意!”

  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在座的人循声望去,之间一男子站在门口,阳光洒在他身上却还是抵挡不了身上散发出的冷漠和哀伤。

  “凌暄,你根本就没资格娶一诺。你口口声声说爱她,背地里又做了多少伤害她的事?”

  “你更没资格。”新郎不愿再和那男子废过多口舌,让保安拖走他。没想到那男子迅速奔跑到距离新郎两米远的地方,掏出一把枪对准新郎。

  “为了不让一诺受伤,你只能死。”说话扳动枪扣,砰在一声一枪打在新郎的胸口上,蹦出的鲜血全部溅到了新娘的脸上。

  “啊……”新娘一声尖叫,吓的昏了过去。

  “啊……”许一诺也一声尖叫的张开眼睛,看到自己还躺在床上,窗外的月光透过窗帘洒在地板上,斑驳叠影。

  原来一切都是梦。

  可这梦太过真实,许一诺的心一直扑通跳个不停,手心脚心全是冷汗,看看床头的闹钟才三点,又逼着自己闭眼再睡。

  迷迷糊糊到了六点却是再也躺不住了,起身洗漱一番,又站在阳台想了些事情,这才到楼下拿了新鲜的牛奶和今天早上的报纸。

  打开报纸,报纸上的头条却是让许一诺目瞪口呆!

  付辛白被抓,究竟谁主这S市商海沉浮?

  许一诺拿着报纸的手不住的颤抖,急速的浏览下去,瓯海总裁付辛白涉嫌经济诈骗和商业倾销,已于昨晚在自己公寓内被商业调查科逮捕。由于涉案金额巨大,警方暂时不同意保释,这意味着在没定罪之前,付辛白必须一直呆在狱中。而瓯海的股价,在付辛白被逮捕后急速一路下降,到本报发行前已经跌到谷底。一代商业奇才,是就此陨落还是置之死地而后生?本报会继续跟进。

  许一诺扔掉手里的报纸,转身急速奔跑过几条街,在过一个路口的时候,迎面而来一辆灰色法拉利,在马上就要撞到许一诺的时候急急踩住了刹车,刺耳的刹车声让一诺看向法拉利的车。

  但很奇怪,已经是白天了,法拉利还开着前面的大灯,距离里的近几乎刺的一诺张不开眼睛,更看不清车里是谁。许一诺匆匆说句对不起就跑走了。

  法拉利车里的艳丽少女眼神恶狠狠的盯着许一诺离去的背影,自言自语着:“不远了,你也马上就要消失了。”

  跑了没多久,许一诺在艾华别墅区前停下。趁保安不注意,迅速跑了进去。

  许一诺找到二十三号,看到两个佣人在门口修建花草和打扫卫生,冲进门口,直喊“凌暄,你出来,凌暄!”

  “诺诺?”凌暄从二楼书房走出来,看到一诺站在楼下吃惊不已,“你不是说结婚前见面不吉利吗?怎么还跑过来了?太想我了?”

  许一诺蹬蹬的跑到二楼,劈面直问:“付辛白的事是不是你做的?”

  凌暄脸色顿时变了:“你大清早的跑过来就是为了问我这个?”

  “是还是不是?”

  “我做的?”凌暄掐掉手里的雪茄,像是听到这世上最好笑的笑话,“诺诺,这一切不是你做的吗?你怎么还跑来质问我?”

  “我做的?”

  “难道不是吗?合同不是你让他签的吗?保险不也是你推荐他买的吗?你提供的那些商业机密,就是足够的证据。”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许一诺简直不敢置信,“那些机密,你不是说只是影响利润,只是抢付辛白的生意吗?怎么会变成商业欺诈呢?”

  凌暄拉过许一诺的手,柔声说道:“你不是一向讨厌他吗?他这是咎由自取,你就别疑神疑鬼了。”

  “林轩哥哥,我知道你肯定可以帮他的,你这么神通广大,帮帮他好吗?”

  凌暄牵着一诺的手加重了几分力道:“你是不是爱上他了?”

  爱上他了?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得知他出事后,我的心很乱,很难过,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他不能坐牢,我一定要救他!许一诺在心里大声说着,话虽然没说出口,但是脸上的神情却出卖了她的心思。

  凌暄捏起许一诺的下巴,表情有些狰狞:“你爱上他了,对不对?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凌暄甩开许一诺的下巴,浑身散发着一股戾气:“你由始至终只能爱我一个,你不能爱上别人,不然我会让他死的更惨!”

  许一诺更慌了,拉着凌暄的袖子,几乎是哀求:“整个海诺都是你的,你也离婚了,恢复了自由身,我也马上就要和你结婚了的,你就当时为了我们和我们以后的孩子,积点阴德吧。”

  “我们和我们以后的孩子?”凌暄一把将许一诺推在地上,步步紧逼,“以后还会有孩子吗?不,不可能有了,我凌暄不可能有自己的孩子了。如果你有了,那肯定不会是我的。”

  “你……凌暄,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你……你到底什么意思?”许一诺仿佛不认识眼前的凌暄,怎能说出如此伤人的话。

  “什么意思?你连你的第一次都可以理直气壮的认为是给了我,”凌暄蹲在地上,直视着地上那脸带悲戚的女子,“那天只是在后巷看到被人欺负的你,而我不愿意你伤心,就承认头天晚上与你一夜欢愉的是我。谁知道你到时候会不会再让我做别人孩子的父亲?”

  凌暄话里的每一个字,就如是是一把锋利的匕首,一下一下的刺痛着许一诺的心,直到遍体鳞伤。

继续阅读:第一章 一声枪响(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要偏不给:贪心总裁你走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