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夜宵
弦小思2017-08-18 01:032,611

  陆礼超把手里的纸张递给一诺,眉目间抑制不住的兴奋,仿佛一头饿狼捕猎到了美味的食物一般:“这是你写的吗?”

  许一诺看着纸上几行凌乱的字,和随意的一个表格,这明明是自己放在桌子上的,怎么到他这了?一诺有些疑惑的点点头。

  “回去把它修改修改,扩展下,好好写个文案给我,这场仗能否打胜利,就靠它了。”

  许一诺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草稿纸,她涉世未深,不知道商场上哪些讯息可以力挽狂澜,但是看陆礼超这模样,心里也有些数了,当下点点头,转身赶文案去了。

  陆礼超晚上有事,下班到点吩咐了几句就赶着出公司里。仿佛是陆礼超一走,把人气也带走了,八点不到,平时都还人声鼎沸的办公室,只剩一诺一个人了。

  “十年之后,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一诺的手机铃声在这空旷的办公室里更显突兀,一诺看着显示屏上熟悉的电话,犹豫很久,终于在最后时刻接了起来。

  “喂,是许小姐吗?”

  “是。”

  “204房间的病患,晚上突发脑梗,现在还在手术室里抢救,您有空过来下吗?”

  “我人在外地。”一诺咬着下嘴唇,“过几日便抽空回来,麻烦帮我照顾下。”

  “好的。再见。”

  电话那边传来嘟嘟的挂断声音,许久后一诺才回过神来,哆嗦着手拨了柯乐的电话:“喂,乐乐。她……她动手术了。”

  “怎么回事?”

  “说是突发脑梗。”

  “我明天回去看看。反正我现在也没工作。”

  “谢谢。”所谓骨灰级闺蜜便是如此,你一开口,还没说道要领,她便闻一言而知心意,不用一诺开口已经将她难以启齿的话,自然而然的说了出来。

  “和我说谢谢,你脑子有病吧。不说了,我先定机票。”

  又是一阵嘟嘟的挂断音,一诺觉得那声音听着耳里,就是讽刺自己,讽刺自己是个没心没肺的白眼狼,她再有错,毕竟是血浓于水,又何苦这样呢?

  可是一想到就是因为她,原本幸福的一家,变得支离破碎,也是因为她,爸爸这么多年来没一天过过开心的日子,就是最后死的时候心里想的还是她,可她的心里眼里却只有另外一个男人。这一切的一切,一切的痛苦来源,都是因为她。

  想起过往种种,一诺忍不住潸然泪下。她许久未曾哭泣,这下反而像大坝打开了闸门,眼泪怎么也止不住。

  “留下来加班就是为了痛哭?”一道暗含愠怒和清冷的声音,从一诺背后响起。

  一诺被这声音一吓,没顾得及擦去脸上的眼泪和鼻涕转头望去,不曾想正对上付辛白那双能似乎能看透人间一切喜怒哀乐的眼睛。

  一诺收起眼泪,用尽量平静的语调说道:“付总裁说笑了。一诺想起昨晚上看的苦情戏,不由悲从中来,太过感伤。”

  “哦?”付辛白挑着那双迷人的桃花眼,显然不相信一诺所说,“什么苦情戏?下次倒是要推荐给想哭又哭不出来,却偏偏要用哭来博取同情之人。”

  一诺听在耳里,似乎说的就是自己,不由心生怒气,性子一上来,冷冷道:“付总裁高高在上,手握权柄,自然是笑傲人生,又怎会理解那些想哭又哭不出来,却偏偏要用哭来博取同情之人?悲伤的最高境界却是哀而无泪。”

  “那就是说你还没到悲伤的最高境界?”

  “付总裁不仅掌握着我的工作,难道连我的情绪和境界修为也要干预吗?”

  噌的一下,付辛白胸中腾起一股无名火,自己想来看看她,是不是还在加班,却不想听到她在哭。好言相劝,她的回答一句比一句无礼,一句比一句蛮横!

  可触及到一诺那已经哭肿了的双眼,付辛白的怒火又刷的一下,被浇灭了。他从裤子里陶出一块雪白的手绢,递给一诺,语气却是硬生生的:“哭的丑死了,拿去擦擦干净,别影响了公司的形象。”

  “不用,谢谢。”一诺绕过付辛白的手,抽了几张纸巾,自己的肚子咕噜噜的叫了起来,想起来了,自己还没吃晚饭。

  很显然,付辛白也听到了。

  “饿了?”

  “没有。”一诺依旧冷冰冰的,“付总裁如果没有其他吩咐,那我要做事了。”

  浇灭了的怒火,又再次燃料起来,比之前燃的更旺了。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她能和别人和气说话,就非要用这般敌对的语气和自己说话?

  付辛白上身俯下,黑影渐渐笼罩住一诺,付辛白挑起一诺的下巴,好整以暇道:“如果今晚是陆礼超在这,你还会用这样的语气和他说话?”

  一诺想后退,但付辛白的手劲很大,几乎捏的她要大呼好疼,她索性直视付辛白双眼,从他眼里,她看到了一个倔强的女孩:“日理万机的付总裁,也应该听到过语气比我还差的吧?权当是锻炼耳朵抵抗力好了。”

  原本腾腾的怒气,又浇灭了不少,付辛白收回手,直起身,压制住胸口的笑意,掏出手机走到一边低语几句,随后便一直依在墙壁那,不言不语。

  一直沉默不语,一诺以为付辛白走了,偷眼一看,付辛白一抹修长的身姿靠在墙壁上,下巴四五十度微微仰着,双眼闭着,双手插袋,明明是有些流气的动作,让他做来,反而多了几分迷人的气韵。

  “好看吗?”付辛白虽没睁开眼,却偏偏知道一诺一直在打量着他。

  “还不错,对得起秀色可餐四个字。”

  付辛白嘴角微微上扬,心情似乎瞬间好了很多,恰好看到司机张江提着东西来了。

  “老板,您要的东西。”

  “放茶水间桌上吧。”

  张江拎着东西进来茶水间,没一会又走了回来:“老板,都弄好了。我在车里等您。太太等您回去说有事相商。”张江是付辛白的司机,为人诚实憨厚。

  “知道了。”张江走了,又只剩下付辛白和一诺。

  “走吧,吃点东西再说。”

  一诺无动于衷。

  付辛白一把拉起一诺的手,直直的往茶水间走去。

  “好香。”一诺忍不住低呼一声,闻着香味肚子更饿了。

  “吃吧。”

  “可是……”一诺指着慢慢一桌子的烧烤,“这都是我们的吗?”

  付辛白显然很喜欢一诺用我们这个词,眉眼弯笑:“都是你的。”

  一诺也不客气,一串接着一串吃,和谁过不去,也不能和自己过不去。明明就要饿死了,又有一堆热气腾腾,香味扑鼻的烧烤摆在你面前,怎能放过?

  一诺一边吃着,一边含糊其辞:“你怎么……怎么知道,我喜欢吃烧烤?”

  付辛白低头不语,但却能感受到那散发出来的喜悦,他又怎么会告诉一诺,因为那天站在办公室,看到了她和陆礼超去吃烧烤了,而他不高兴,因为一诺没和他一起吃烧烤。

  所以今天他要给自己补偿下,即使自己不吃,看着她吃,也觉得心情愉悦。

  “呃。”一诺打了个饱嗝,喃喃了句,“吃太撑了,可惜没有酸奶,帮助消化下。”

  一诺再抬起头,付辛白已经不见了。一诺将残余收拾了下又回去继续开工了。

继续阅读:第八章 无法原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要偏不给:贪心总裁你走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