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无法原谅
弦小思2017-08-18 01:033,561

  付辛白一路风驰电掣的回了家。

  “少爷。”管家接过付辛白递过来的公文包,“夫人在书房等你。”

  付辛白点点头,径直走到书房,看到熟悉的身影,正在低头看相册,上前笑道:“怎么又看相册了?”

  那女子听到声音,抬起头仰望着付辛白:“又想看看你小时候的模样。”

  付辛白蹲了下来,轻轻拿过相册:“看多了你又想多了伤身。”

  “腿脚不便,也就不愿意出去。在家闲着也是没事,人老了都喜欢回忆。”她便是付辛白的母亲,白婷。

  白婷说的坦然,笑起来十分温和,虽说已有五十的年纪,但保养的好,一点也不显老,加上衣着华贵,更添了几分高雅气质,却偏偏没了双腿,坐在轮椅上十几年。

  年轻时候的白婷,也是众公子追逐的对象,不曾想她却偏偏选择了一无背景二无权势的愣头青付永建。婚后二人生活倒也甜蜜,付永建对白婷几乎是百依百顺,生下付辛白后,白婷便不管白氏集团业务,放手交予付永建,安心在家做全职太太。

  付永建也不辜负期望,将白氏集团经营的蒸蒸日上,以至后来大家甚至都有些不记得白老爷子和白婷,只知道付永建。一家人倒也是其乐无比,却不想一切都在付辛白十八岁那年旅游改变了。

  一家人原本高高兴兴出游,不曾想途中出了意外,付辛白只是手臂骨折,但白婷却是双腿都断了,此后每日与轮椅相依为命。

  事故后,付辛白和他父亲的关系,冷到了冰点,父子俩在家几乎不说话,一开口便是火山喷发。大学后付辛白便搬出来白氏老宅,并且完全依靠自己白手起家,一手打造了瓯海集团。

  听到自己母亲说腿脚不便,付辛白双眼一眯,不悦一闪而过,随即笑着推轮椅到沙发处:“妈妈,小张说您有事和我相商?”

  “找你自然是家事。”

  “相亲就免了。”付辛白仿佛猜到了自己母亲的想法,将想法扼杀在摇篮中。

  白婷无奈摇摇头,自己儿子太聪明,虽说筹办舞会表面上是公司年会,但重头戏还是为了给他寻觅合适的女子。

  白婷却是不放弃,好言相劝道:“白氏企业三十周年年会马上就要到了,你可不能再找借口躲开了。”

  付辛白似乎有些愠怒,但碍于母亲的面子,只是悻悻说道:“白氏集团与我毫无关系,我去不去都无关紧要。”

  “你这说的什么话。白氏是你外公一手创建的,你外公若是还在世,看到你如此轻视白氏集团,他该有多伤心?”

  付辛白沉默不语。

  白婷继续说道:“我知道你是不想见到他,可毕竟白氏集团除了他,还有我,还有很多老一辈看着你长大的叔伯们,就当是陪着我去叙叙旧,也不可以吗?”

  付辛白无奈一笑,只好说道:“是,白夫人。什么时候?”

  听到白夫人三个字,白婷还是心中不由黯然,但至少付辛白已经答应了,又喜笑颜开道:“下个月25号,我晚点让小张把邀请函给你。”

  付辛白又和母亲聊了几句便告别母亲而去。

  一道目光注视着付辛白渐渐消失在楼梯的身影,深深的叹了口气,双手搭在白婷肩膀上,却似带着浓浓的哀伤说道:“他还是恨我入骨。”

  白婷反手握上付永建的手,安稳道:“慢慢来。你刚刚不该躲在卫生间,应出来和他说几句。”

  “他一看到我,除了恶言相向便是冷战不语,躲着不见多好,至少他答应了出席年会。”付永建带着一副金丝镶边眼镜,双鬓灰白,眼睛微微凹陷,十分憔悴的模样。

  付永建走过来,蹲在白婷面前,脸贴在白婷的大腿上,神情有些放松,也有些释然:“说到底,当时是我对不起你们母子,也是我害的你这般。他要恨我,也是人之常情。你能原谅我,我已经很满足了。”

  白婷越过付永建头顶,看向远处,似乎是越过那面墙,又看到了当初那些不能对人言的生活,还有那场险些要了她命的车祸。许久回过神来,淡淡笑道:“在生死面前,所有的事,都不算是事。总有一天,儿子也会明白的。”

  第二日上班,许一诺刚进入办公室,就听到人声鼎沸,惊声连连。

  一诺从来不参与其他同事之间的讨论,自顾自的坐到位置上,打开抽屉放包的时候,发现抽屉里静静的躺着一排养乐多。

  一诺伸手摸了摸,还有点冰冰的温度,显然是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底下压着一张便签,上面写着:不够还有,注意消化。

  不够还有?一诺又翻了其他几个抽屉,但没找到,正疑惑着,只听到坐在自己对面的文芬对一诺兴奋的说着:“一诺,你怎么还坐着啊,还去厨房间拿养乐多啊。哇,你不知道,厨房的冰箱里,全部塞满了养乐多,不知道哪位土豪这么有爱心,无偿贡献这么多养乐多呢。”

  许一诺有些愕然,便签上说的不够还有,就是这个意思?会是谁呢?

  一诺脑海里闪过付辛白那张冷峻的脸,难道是他?自己昨晚上只是不经意间提到了吃撑要消化下,他就买了这么多养乐多?

  难道土豪都是这样撒钱的?

  但一诺还没细想,就被刚到办公室的陆礼超直接叫去开会了。

  两周后的执行会议上,几位股东和总监都围桌而坐,几乎都翘首以待,看着陆礼超如何出丑,有些幸灾乐祸的甚至已经想好了如何这个挽救计划在还没开始的时候,就扼杀在摇篮里的话,要怎么把陆礼超赶下台。

  付辛白刚踏入办公室,就闻到了那浓浓的硝烟味,看着几个脸带嘲讽的股东,付辛白心里一声冷笑。深紫色的衬衫让他多了份沉稳和霸气,付辛白刚坐下,便简洁而又似命令的说了开始两个字。

  陆礼超冲付辛白挑挑眉,随意的把笔记本电脑和会议桌中心的投影仪一连接,大大的白色屏幕上,淡蓝色的PPT占据着整个屏幕。

  “我们这次提出的是预约消费的概念。”陆礼超显得胸有成竹,“我们可以在付氏百货办理会员充值卡,预约消费。”

  “办理充值卡?”财务总监已是有些不屑,“这在付氏百货成立的时候,就已经在操作了,还需要你再来说一遍?”

  “就是,陆总,到底有没有新方案?没的话就散花,别浪费大家时间了。”其他人也纷纷附和着。

  陆礼超年少轻狂,行事乖张却又偏偏一身本事,早就惹得其他年长的董事成员和股东不满了。

  陆礼超也不和财务总监罗嗦,继续说道:“付氏百货只是瓯海集团的一个子公司,除了付氏百货之外,还有瓯海地产,星灿珠宝,X。S服装等多个领域的子公司,既然有这些充足资源,我们自然不能浪费。”

  “我们可以这样,会员充值多少金额,或是累计消费多少金额,可免费入住瓯海地产下新开盘的样品房。”

  这话一出,满堂哗然。

  入住样品房?这可从来没有过的事。众人窃窃私语,入住样品房了,清洁管理是一块,水电煤费用是一块,客户满意度是一块,还有其他杂事也是一大块。说说容易,但做起来,却没那么简单。

  “我们这次主要的作战计划,就是预约消费,入住样品房。房子是件个很浩大的购买工程,特别是对于平民百姓来说,一辈子都是为了房子而奋斗。所以在选购房子的时候,就十分的谨慎。但一些客户还是会受骗。因为售房人员在介绍房源的时候,往往夸大了,他们实际入住的情况,相差实在是大。”

  “如果我们在帕米花园实行预约入住的话,让有购买欲望的客户,先去帕米花园入住一段时间,亲身体会下,会比任何售楼人员天花乱坠的解说来的更有说服力。”

  “这个入住机会,只有去付氏百货充值会员或是累计消费后,才可以抽签获得。为了这入住机会,谁还会舍弃付氏百货,而去其他百货公司呢?”

  一诺眼睛一直专注的看着电脑屏幕,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的敲打着,耳边一直响着陆礼超的演讲。她不得不佩服陆礼超那强悍的说服力和天生的霸气。那日自己不过是在草稿纸上随意涂写着预约消费和一些观点,没想到陆礼超却能从中看到无限的契机。

  一诺看着手里自己的文案策划,虽是按照要求修正了几遍,但是现在陆礼超所阐述的观念,所想到的问题,已经问题的解决方案,都是她不曾预想过的,但陆礼超却一个不漏的都想好了。

  许一诺想,陆礼超之所以这个年纪就可以担任瓯海集团的销售总监,即便是和付辛白的私人关系起了点作用,但是他个人能力,无疑彰显着他的地位和名利,是应得的。

  “但入住后所带来的一系列问题,不知道陆总监是否想到了呢?”

  陆礼超似乎猜到会有这么一问,一副迷死人不偿命的模样,桃花眼挑着笑道:“在付氏百货消费后,符合条件的可参与抽取入住机会。若是入住后,在清洁管理等日常生活物业上都表现良好的,我们会在客户买帕米尔花园房源后,送装修大礼包。当然,这个是不对外公开的,是通过观察。这样,不仅提高帕米尔花园房客素质,还可以打下口碑。”

  “若是房客免费入住后不满意的话,其中产生的水电煤等费用自然是租客付,但管理费和清洁费,我相信大家都是商人,自然知道能从哪里再赚回来。”

  “除了帕米尔花园外,还可以给星灿珠宝的折扣券。但这些折扣券都是要预约才可以使用。比如客户拿到了星灿珠宝的折扣券,可提前在官网上看下是否有心仪的款式,如果有的话,即可打电话都门店,预约自己心仪的款式。这样既不会影响店铺平日的库存,也不会因为折扣券发放太多而导致门店来不及接待。”

继续阅读:第九章 受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要偏不给:贪心总裁你走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