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栀子花开(一)
弦小思2017-08-18 01:032,763

  “一诺,你接下来准备打算怎么办?”冲杯子使劲吸了几口可乐,柯乐才有些担忧的侧看着许一诺。自己这么情真意切,可气的是,许一诺竟然一点反应也没有,柯乐掐了她一把,一诺才吐口气:“该怎么过就怎么过。”

  “喂,许一诺,你怎么和没事人一样啊。”柯乐十分不满,“我都急死了。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既然你不是皇上,我也不是太监。哈哈。”柯乐自娱自乐。

  “那我能怎么办?”许一诺白了柯乐一眼,“我抱着你痛哭一场,怨天怨地,然后就没事了?学校就会将毕业证就会发给我,我就能找份好工作,然后高枕无忧了?”

  柯乐哑口无言,又闷闷的拼命喝着杯里的可乐,直到喝光了,还不断的在空杯子里吸着空气,咕噜咕噜的声音,听在一诺耳里,似乎也是一种嘲笑。

  时近端午,空气里已经开始飘散着炎热的味道,家家户户都在门窗处悬挂着艾草,这也是个伤感的季节,艾草飘香,栀子花开,毕业已至。

  晚上的毕业晚会上,人来疯的柯乐已经和其他同学玩的快疯了。只剩许一诺安静的坐在下面,静静的看着台上幕起幕落。

  舞台上,不断变换的霓虹灯光,幕帘一收一放之间,已有不少人从舞台上飘然而至,又有很多人从帘布后匆匆退了下去,大家似乎都很忙碌,也都似乎找到了自己的出路,可是自己呢,又该何去何从?

  一夜狂欢,似乎原本有宿仇的人,都因为毕业这两个字而握手言和,仿佛谈笑间,恩仇灰飞烟灭了。第二天早上,毕业的人都已经相继离校,或泪眼婆娑,或兴高采烈,可是这都和一诺无关,许一诺就这样静静的站在阳台上,看着楼下上演着一场又一场的悲欢离合,依依惜别,直到一个电话打破了她的宁静。

  直到挂完电话,许一诺还愣愣的没有反应过来,仍旧有些不可置信。

  下午的面试,许一诺如约而至。

  “不好意思,翁经理。许”一诺微微有些皱眉,坐在一个穿着高端职业套装的女子面前,“我没有毕业证,等于大学四年白读了,您知道吗?”

  翁经理点点头。

  “那既然这样,您怎么不问我为何没有毕业证?您又为何会聘请我?”

  人事经理翁娜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坐在办公桌对面的许一诺,黑柔中长发衬映得她的脸如纤玉,眉色清秀,素颜脸上未涂抹任何胭脂,眼神清亮专注,身高约一百六十厘米,身着蓝色条纹简单连身裙,有些青葱生涩,但却有种独特淡雅的气度。

  翁娜微微一笑:“我们公司看重的是个人能力,所谓的毕业证书,也只是象征性的表示你读过大学而已,并不代表着什么。”

  许一诺有些不相信,最近这段时间,为了找工作,她都快跑断腿了,可是别的公司一听到她没有毕业证,不是微笑着说回去等消息后从此杳无音讯,便是立马瞪脸说不好意思,我们不需要这样的人。而现在面试的这家公司,自己印象中并没有投过简历。

  仿佛看穿了一诺的担忧,翁经理笑着说:“我们公司一直是你们学校最高奖学金的赞助者,任何获得过最高奖学金的学生,我们这都有记录,而且许小姐在校期间,不仅年年获得最高奖学金,而且一直表现良好。”

  不仅是许一诺郁闷不已,就是翁娜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按照一诺在校期间的表现,绝对可以给个优秀毕业生的称呼,结果却是毕业证也是压住不发。曾向校方打探过,只是隐晦的说是在考场上犯了错,其他的一概不详谈。

  许一诺沉吟了会,问道:“那我的职位是?”

  “销售助理。”翁经理又补充了一句,“销售总监的助理。”

  看着一诺转身而去,久经职场的翁经理吁了口气,别人听到这么好的事情,有份这好工作开心都来不及,这位姑娘的戒备心还真大。还好上头给的备稿,不然就要穿帮了。

  可是上面怎么知道这位小姐的心思呢?要不动声色让她答应,又不让对方产生任何怀疑,翁娜觉得从业以来,还没接过这么棘手的任务。

  回到寝室,正碰上狂欢回来的柯乐,许一诺简单的把面试说了下,惊的柯乐盯着熊猫眼吃惊不已。

  “哇塞。“柯乐一拍许一诺的肩膀,夸张的瞪大眼睛,”天啊。你竟然不动声色的就去了瓯海集团,果然是真人不露相啊,太猛了。”

  “对了,你什么时候投的简历,怎么都没听你说过?”

  “啊,还有,他们知道你没有毕业证吗?知道了还坚持要应聘你,不是你太美艳了,就是对方白内障,青光眼了。”

  许一诺若无其事的收拾着衣物,旁边的人却一直像苍蝇样,嗡嗡的唠叨个不停,一诺忍无可忍,拧可一瓶可乐,塞到柯乐嘴巴边:“你要是再多说一句,我就让你床底下的那几箱可乐全部都消失。”

  柯乐立马收声,咕咚咕咚的喝着可乐,翻着白眼连同着不满一并吞了下去。

  这突如其来的机会,也让许一诺有些不敢相信,这次幸运女神会眷顾她,尽管有些疑惑,有些不放心,可是她没有其他选择,为了自己,为了家,哪怕是火坑,她也只能闭着眼睛跳了。

  第二天一早,许一诺简单的梳妆了下就匆匆乘公交车赶往瓯海集团。昨天来的匆忙没细看,今天一诺下车后还特意在广场上呆了一会。

  阳光直射在喷泉上,喷出的水带着点点阳光,仿佛闪亮的钻片,煞是好看,却偏偏这般好看的场景,刺的一诺睁不开眼睛。

  是不是美好的事物,我连直视的勇气也没有了?一诺独自对着喷泉发了会呆,收回思绪,深呼吸下,便朝旋转门走去。眼前的五十二层大厦是瓯海集团的产业,坐落在最繁华的商业圈内。

  听八卦的柯乐说,这瓯海大厦,不仅是办公的地方,更是娱乐的好地方。在二到八层,咖啡厅,健身房,网球室等各种娱乐设施一应俱全,只凭瓯海的员工卡便可免费享受这待遇,所以很多人拼死都想进瓯海集团,哪怕只是做个最简单的前台文员,也为之引以为傲。

  瓯海集团靠房地产发家,现在已经涉及金融,保险,物流,通讯等多个行业,而瓯海集团的创始人付辛白一直是个传奇人物,刚进入大学,就依靠独特的眼光,利用家庭背景,买下了城西的一块地,却只是一直囤积在手。

  而在他大学毕业那年,忽然卖出这块地,买出的价值是买进的整整十倍,随即用这第一桶金干起了房地产,短短十年不到的时间,就一手创立了瓯海集团,短短几年后就在美国上市了,付辛白身家已经赶超几十亿,但对于他的了解,也仅仅局限于是商业生意。

  至于他的私下生活,几乎无人知道,只是每天都有不断的八卦每天飞,一会说他飞巴黎夜会嫩模,一会传出和某位富家千金动作亲昵,但随着时间流逝,也只剩下无聊人的茶余饭后谈资罢了。

  许一诺看着光滑的大理石面照着的自己,简单的白色T恤,洗的有点发白的牛仔裤,廉价的帆布鞋,和大厅里来来往往穿的光鲜亮丽的女孩子相比,显得那么的渺小。

  “一诺?”行政经里翁娜踩着高跷鞋停了下来,“怎么不进去?”

  许一诺收起带着迷茫的眼神,略略低头,轻声说了句“没事”后便不管翁娜,自己走向电梯。翁娜有些尴尬和不满,但碍于上面那位的面子,只得装作无事般的也走向电梯。

  旋转门口,一抹修长的身影一直伫立着这边,直到一诺上了电梯,才收回目光,缓缓走向自己原本要去的地方。

继续阅读:第三章 栀子花开(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要偏不给:贪心总裁你走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