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不再是孤家寡人
弦小思2017-08-18 01:032,867

  “嗳,你们听说了吗,前几天二少又被一群卫道士围攻了。”

  “为什么啊?”

  “好像是为了付氏百货的问题。”

  “那群老东西怎么回事啊,老是和我家二少作对?”

  “哎哟哟,二少什么时候成你家的了啊?”

  “不过他们都说二少是因为和三少的关系才进的公司,而且二少进来没多久,付氏的业绩就直线上飚,他们那就纯粹是妒忌,妒忌二少的惊天才华。”

  “二少立下军令状,如果达不到三少提出的三点,就自己承担责任,说不定就此退出瓯海集团。”

  许一诺本以为呆在厕所里会安静点,但是她忘记了,有女人的地方,就会有铺天盖地的八卦,不论任何地方。他们口中的二少,许一诺一听便知道说的是陆礼超。

  “那三少答应了吗?”

  “答应了,三少不答应的话,那群卫道士根本就不会放过二少的。”

  “对了,你们看见那个新来的总监助理了吗?”

  “看见了,身材像电线杆,脸像沼泽地,不仅坑洼,还泛着黑光。”

  这般言语引起一阵笑声,说话声音也越来越轻了。

  “你说她是不是被规则给潜了啊,不然怎么会轮到她呢?”

  “就是,多少人眼红这总监助理的位置,怎么好端端的就给了她了呢?”众人的议论声渐渐淡去,等人群都散去了,许一诺才从卫生间里出来。

  果然,这才过去没几天,流言已经变成这样了。

  许一诺无奈的摇摇头,但这样流言对于她来说,根本不构成任何伤害。因为她根本就不在乎。

  回到位置上,许一诺刚坐下,陆礼超头也不抬,就扔了份文件给一诺:“怎么这么久,女人上个厕所就是麻烦。你赶紧把这份文件核对校验下,没问题就送付总那签字。”

  许一诺点点头,接过文件仔细的检验起来。

  许一诺到瓯海集团快一周了,作为总监助理的她,陆礼超从未拿她当刚毕业的新人来对待,每天应接不暇的邮件和电话,简直让一诺手忙脚乱,每天几乎都加班到深夜。

  还好瓯海集团会为员工提供住宿,就在瓯海大厦的二十层之下。再加上她性格淡泊,不喜欢主动与人交流,也不会主动找别人帮忙,所以压力更大。

  好在许一诺不爱说话,但眼睛和耳朵很灵,有时候看陆礼超操作几次,听他与别人电话时说话的方式,一诺都暗暗记在心里,也开始慢慢的上了轨道,已经有些得心应手了。

  许一诺站在总裁专用电梯前,摁了下对讲按钮:“我是陆总监助理许一诺,有份文件需要付总签字。”

  一声甜美的“好的,稍等”之后,电梯门叮咚的打开,一诺看在电梯门渐渐的闭合,看着亮如镜子的电梯门上映出的自己,许是几日没有休息好,眼圈有些黑,唇有点白,身子骨也仿佛更瘦了,圆领T恤只露出浅浅的锁骨,身上没有任何的饰品,恍若清水芙蓉。

  她这样的装扮,在瓯海,反倒成了独树一帜,因为瓯海单身钻石王老五不少,尤其是瓯海总裁付辛白,那个脸上永远挂着比冰山雪莲还要冷的淡漠,偏偏这不食人间烟火的冷淡,迷倒万千女性。

  几乎每个女员工每日都精心打扮,上班前总在总裁电梯口徘徊,看见付总身子总会“不自觉”的摇晃,似乎下一刻就要昏过去,但每次付总都看也不看的进了自己的电梯,却让自己的贴身秘书邮件通知,总裁电梯周围一米处不得进入。

  暗叫霸道冷漠,却又控制不住不断的仰视,哪怕只是远远的也好。相比冷如寒渊的付辛白,陆礼超显得受欢迎的多,不仅帅,而且还亲和,每日嘻嘻哈哈,总愿意与人说笑。

  只是很奇怪,这两人到现在为止都还是单身,这就导致了一批接着一批的女性赴汤蹈火的在瓯海不断追逐着。

  在瓯海集团,流传着这样对话。

  “今天,你装了吗?”意指装昏,问这话,就是问今天见到付辛白了吗?

  “没装,但我还是晕了。”这就说明,没见到付辛白,但是见到陆礼超了。

  “没装,也没晕,但是我吃了。”这就说明,没见到付辛白,也没见到陆礼超,但是见到了简桀,瓯海的运营总监。传闻他每日都在兜里放不少巧克力,遇到个女员工,便递上一颗巧克力,他说作为男人,有责任要让身边的女性时刻感觉到甜蜜蜜。

  咚一声,电梯没一会就到了。许一诺走出电梯,便看到付总的高级秘书林婉月正坐在电脑前,在噼里啪啦的敲打着键盘。林婉月是付总的得力助手,不仅气质高贵电典雅,在个人能力方面,放眼整个瓯海,几乎没人可以赶超她。

  “林秘书,这是陆总监给付总的文件。”一诺把文件递给林婉月,等着她接过去后递呈给付总。在瓯海,不论是谁,有文件需要给付总签字的,都是递给林婉月,由她转递给付总。

  林婉月头抬头对着一诺微微一笑,道:“你自己进去吧。”说罢已经低头继续做事。

  许一诺有些意外,不是说总裁办公室,非请勿入吗?签字不都是林秘书递交的吗?看林婉月那模样似乎也不会再和一诺多说什么。

  许一诺收回文件,继续往前走,按照墙壁上的指示牌,左拐到底便道了总裁办公室。一诺走在暗红色的地毯上,悄无声息,透过总裁办公室的窗户,可以看见付总正专心的在批阅文件。

  “进。”两声敲门声后,办公室内冷如寒冰的回应一个进字。

  许一诺轻手轻脚的推门而入,又小心翼翼的把门关上,又走猫步似的的小心的走了几步,才把文件递给付总。

  “付总,这是陆总监给您的文件,需要您签字。”

  付辛白放下手中的笔,抬头注视着许一诺,她脸颊有些微微凹陷,眼部挂着眼袋,看起来有些憔悴。

  付辛白不露痕迹的微微一皱眉,问道:“做陆总监的助理,很累?”

  “啊?什么?”许一诺没想到付辛白忽然这么一问,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啊了两声之后,忙摇头,“不累,陆总监教会我很多。”

  一诺听到付辛白的问话,才敢抬头看着付辛白。霎为好看的一双桃花眼,高挺的鼻梁,有些薄的嘴唇。一诺想起以前曾在树上看到过,说嘴唇薄的人,都是薄情之人。

  许一诺想起记忆中的他,也是薄嘴唇,果然都是薄情寡义之人,一诺的心情瞬间跌落低谷。

  虽然看似温和的在和自己说话,但是一诺还是感觉到那精致五官下,笼罩着的寒气和霸气。

  “那就好。对了,你……”话到一半,电话铃声响起,付辛白皱眉的接起电话。

  “付总,是陆总监的内线,找您有急事,要接过来吗?”

  “接。”

  许一诺不知道是该出去等,还是站在原地,有些犹豫着。但付辛白仿佛看懂了她的心思,修长的食指指了指旁边的沙发,一诺也就点点头往沙发走去。

  “一诺在你那层吗?”

  “在。”

  “我让她送个文件给你签字,怎么到现在还没回来。她是还没送到吗?”

  “在我办公室。”

  “啊。”电话那边,传来陆礼超不可思议的大叫,随后吼道,“我说少爷,你快把她还给我啊,我这里要忙死了。”

  付辛白眉峰一挑,刷的一下就把电话挂了,刷刷刷的在文件上签好字,刚坐下沙发的许一诺,赶忙又站起来接过文件,道句谢谢,便推门而出。

  付辛白看着一诺拐出走廊,双手插袋站在落地窗前。他的办公室在五十二层,瓯海大厦的最高层,居高临下的往下看,一切都变得如此渺小,有种睥睨众生的感觉。

  但陆礼超却很不喜欢这个办公室,说在这么高的地方,伸手就可以碰到云霄,简直就是孤家寡人,高处不胜寒啊。

  “孤家寡人?”付辛白喃喃道,“现在你来了,便不算是孤家寡人了。”

继续阅读:第五章 遇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要偏不给:贪心总裁你走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