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你还记得我吗
弦小思2017-08-18 01:033,245

  第二天,许一诺被手机闹钟吵醒,摁掉手机,头像灌了铅一样,又重又疼。躺在床上,将昨天晚上的事回忆了一遍,想起张老板那龌龊的表情和在自己腿上摸来摸去肮脏的手,许一诺泛起一阵阵的恶心。又想到付辛白冲进来后给张老板的无敌一脚,又觉得心里似乎有些暖,其实她还是蛮感谢付辛白的,若不是他出现的及时,只怕自己吃亏更大。

  强打起精神,许一诺收拾一番,梳妆的时候,这才注意到放在桌子上的早饭。很简单,就是一份普通早点,闻起来却特别的香,一张便签:吃点粥,熬了一夜,别浪费。

  那字迹有些熟悉,许一诺想起来了,和压在养乐多下面的纸条是出自同一人。难道昨日是付辛白送自己回来的?

  难道……

  许一诺不敢想,匆匆换了衣服出门去公司了。

  进了公司,许一诺发现所有人看向自己的眼神,明显就不对了。不知为何,许一诺觉得有些心虚,刚到自己位置上,就看到对面的文芬对自己挤眉弄眼,语气暧昧说道:“许一诺,快说,你什么时候和二少在一起的?”

  许一诺不明所以,沉默不语。

  文芬显然不满意许一诺的沉默,继续说道:“前几天二少为了你在大庭广众之下怒斥海伦,大家都说二少是一怒冲冠为红颜,而且第二天海伦就被调走了。”

  “那时候大家就觉得二少对你不一般,你们之间关系,不简单。”

  “今天……”文芬笑容更加暧昧,甚至看在许一诺眼里,有几分猥琐,“有不少人都看见了呢。”

  “看见什么了?”

  “二少一早从你公寓房间里出来啊,而且衬衫扣子都没扣呢。”

  许一诺的脸有些阴沉,难道昨晚上是陆礼超帮自己换的衣服?那他有没有做其他的事情?他看到我被张老板欺负也视而不见,果然是天下乌鸦一般黑。

  “小心祸从口出。”许一诺不愿解释,也不愿澄清,再说连她都不确定自己和陆礼超到底有没有发生事情,又何来澄清?

  总裁办公室。

  陆礼超斜斜的躺在沙发上,看起来疲惫极了,问道:“昨天为什么不自己送她回去?”

  付辛白沉默不语。他要怎么回答陆礼超?他能告诉陆礼超,他害怕自己靠他太近,就会忍不住做出出格的事吗?他能告诉陆礼超,他有多怀念许一诺的身体,有多怀念那个夜晚吗?

  “她就是当年那个女孩吗?”

  付辛白心下一个咯噔,似乎呼吸漏了半拍,他知道了?付辛白很好的掩饰住了语气里的一丝慌张,淡定问道:“当年的哪个女孩?”

  “就是你当年车祸的时候,舍身救你和你妈妈的那个。”

  付辛白如释重负,点点头:“是她。”

  “看来我果然猜对了。”陆礼超走到付辛白面前,一拳打在付辛白锁骨下方,“臭小子,既然是恩人,又何必这样藏着掖着。直接告诉她,你要报恩不就行了?”

  付辛白摇摇头,报恩?她不会接受的。她如果知道了自己做的那些事,只怕唯恐避之不及了。她舍身救了自己,自己却如此对她,她能原谅自己吗?

  “你不会对她有意思吧?”

  付辛白挑眉,一副有何不可的意思。

  “少来。”陆礼超警告付辛白,“她不是你的菜,你也不是她的。你若是觉得她的清纯吸引你,你大可以找那些学校里更清纯的女孩来满足你的需求。但你不要去招惹她。”

  陆礼超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对付辛白说这些话,他总觉得许一诺心里很苦,昨晚上听她酒后那些话,久经情场的他可以断定许一诺肯定受过不轻的情伤。付辛白是豪门中的豪门,根本不可能和许一诺有什么结果。既然这样,又何必开始呢?

  招惹她?难道她是现在才来招惹自己的吗?十几年前她就不该出现,那个晚上就不该发生!付辛白对着陆礼超玩味一笑:“怎么?你动心了?今天早上我可听说瓯海二少,可是和自己的助理,一夜风流呢。”

  陆礼超明显感觉到了付辛白语气里的威胁和怒意,他也不甘示弱:“是又如何?近水楼台先得月,再说是你让我送她回去,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你为我提供这个机会,让我们度过美妙的一晚,那感觉……”

  “滚!”付辛白怒吼一声,修长的身姿直挺挺的站在落地窗前,这一刻,他真的有踹陆礼超一脚的冲动。多年的兄弟,他自然知道陆礼超说的话只是为了气自己,但自己就是控制不了越来越浓的怒气。

  陆礼超不着痕迹的叹了口气,随手关门走了。

  “陆总。”许一诺终中规中矩的打了招呼。

  “你去哪?”

  “总裁让我去趟办公室。”

  陆礼超从电梯里出来,许一诺进了电梯。

  林婉月看见许一诺就没有好脸色,和付辛白打了内线电话后点点头,示意许一诺进去。

  许一诺一进去,就看到付辛白阴沉着一张脸,浑身散发着暴戾,许一诺低眉道:“总裁,您找我?”

  付辛白也不说话,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上面竟然还挂着一只十分可爱的狮子兔小玩偶,递给许一诺。

  许一诺没去接,反问道:“这是?”

  “二十八层公寓2801的钥匙,拿着。”

  许一诺还是没去接,有些意外:“总裁,公司已经有安排公寓给我,不需要这2801的公寓。”二十八层的公寓,都是为瓯海集团高层准备的,避免临时加班或是就近公司休息,虽说是单身公寓,但听说里面的装修和设施,却都是一流的。

  付辛白的脸更臭了,那个比卫生间还小的公寓,是人住的吗?今天管家送完粥回来,汇报情况的时候,他听到对这公寓的描述,简直是一刻都不能忍受,真想马上就让许一诺般到2801去。

  “不拿也可以,去人事部办离职手续吧。”

  许一诺不可思议的瞪着付辛白,竟然因为这个原因就让她离职?许一诺气急,简直是不可思议。许一诺的倔性也上来了,笑道:“既然总裁要我搬去,我搬去就是。还请总裁手下留情,给我留个饭碗,可别太赶尽杀绝。”

  “我赶尽杀绝?”付辛白气的一把扯过许一诺,双手捏住她的肩,语气冷冽,“你竟然说我对你赶尽杀绝?天下就没有你这样的白眼狼!”

  许一诺简直觉得眼前这人不可理喻,想挣脱付辛白的手,却不想付辛白死命的抓着,撕扯之间,竟是“嘶”的一下,又将衣服扯破,露出小麦肤色的肩膀。

  许一诺更是气恼,用尽力气挣脱掉付辛白双手的禁锢,不知为何眼睛竟是不争气的渐渐有了雾气,含恨盯着付辛白:“付总裁,难道瓯海的高层,都喜欢扯别人衣服吗?如果真这样,还请总裁提供服装费补贴,不然靠一诺这点薪水,怕还不够总裁撕的。”

  付辛白看着那双渐渐泛红,却是倔强里带着怒气和哀怨,付辛白不由轻轻抚上许一诺的脸颊,用手掌遮住一诺的眼睛,语气柔和许多:“别,别再用这样的眼神看我,我受不了。”另一只手将钥匙塞到一诺手心里,说了句你走吧,便转身不再看向一诺。

  “等等。”

  付辛白又把即将离去的一诺叫住,将自己的西装披在一诺肩膀上,吩咐道:“就直接回公寓吧,先换件衣服,我会和陆礼超说的。”

  “谢谢总裁。”语气里只有着客气和疏远。

  “一诺?”付辛白踌躇着,“你……你真的不记得或是说不知道我是谁吗?”

  许一诺抬头仔细看着付辛白,那面孔太精致,充满着魅惑,却唯独没在她的生命中出现过。

  许一诺摇摇头:“进瓯海之前,一诺怎会认识总裁这样的风云人物。”

  许一许转身而去,付辛白又恢复了阴沉的脸,暗自想道,我多希望你能记起我,却又害怕你记起我。

  住进二十八层公寓后,许一诺没少听过闲话,无非就是靠美色引诱了陆礼超,从而有如此好的待遇等等,一诺根本就无视,因为她完全不在乎。

  许一诺在瓯海的试用期也安然渡过,正式合同已经签好了,工资待遇却是远远要比试用期高上几倍,除去日常开销,一个月还能存下不少钱。

  这一日下着暴雨,柯乐冒雨进了瓯海大楼,打着电话催促道:“一诺,你快下来。我在你们公司一楼大厅等你。快!”

  背上被雨淋过,衣服粘在背上不舒服极了。柯乐撑起衣服,抖动几下,却不想胸前一松,低头一看,天那,内衣竟然松开了。

  柯乐满脸黑线,就知道特价产品不能买,价格是便宜了,质量却是大打折扣。柯乐缩着头环顾四周,似乎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却没一个人注意到她。柯乐稍微往边上站了站,两只手往后背伸去,却不知道是不是雨淋打湿的缘故,总是扣不上。

  “小姐,需要我帮忙吗?”一道突兀的声音,惊的柯乐手一抖,险些就要扣上的扣子又松开了。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 简直就是美男子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要偏不给:贪心总裁你走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