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守株待兔
弦小思2017-08-18 01:032,275

  简杰看到许一诺那倔强的神情,心里咒骂一声,但还是不带情绪的报出了地址:“艾戈华别墅区A幢。”

  不含情绪的声音自拐角处飘了过来,许一诺楞了楞,急忙在心中记下,起身而去。

  在他们都离去后许久许久,站在另一头角落的付辛白终于一拳砸向旁边的打印机,硬是把打印机给砸坏了。

  原本担心许一诺,知道她没吃晚饭,特意让司机点了份小吃想悄悄放他桌上,不想看到了许一诺和简杰热吻那一幕。

  他们吻的热血沸腾,付辛白在一旁看的咬牙切齿。若那个人不是简杰,他必定上前狠狠的给他一拳,可是,现在他只能躲在这个角落里,看着他们有多亲密。

  几天后上班,陆礼超刚进办公室,就看见许一诺面颊消瘦,眼窝凹陷,一下子就苍老了好几岁。

  “许一诺,怎么脸色不好啊。”

  许一诺摇摇头。

  “怎么上次活动之后,你就心事重重的?”

  许一诺仍旧摇摇头,陆礼超只得叹气作罢。

  简杰告诉许一诺那个人的地址之后,许一诺便一直坐在那幢别墅前等,除了别墅里的佣人过来询问过几句,说凌总不在家之后,一连两个晚上,都等不到他来。他白天必是要工作,晚上难道都不回家吗?许一诺拼命的喝着咖啡,抵抗那铺天盖地的睡意,又品名的咬牙或是戳自己,来减轻那一阵强过一阵的头痛。

  “既然晚上都等不到,那白天再去试下。”想到这里,许一诺和陆礼超请了个假,拿起包就匆匆往外走。

  “那个姑娘怎么又来了?”别墅里的张妈有些不忍道,“连着两天,我早晨出去买菜,都看见她还坐在那等。你说这天也有些凉了,可别生病了。”

  “她找姑爷有事吗?”

  “没问出来,只是一个劲的说找姑爷。”

  秋日里的阳光晒的人昏昏欲睡,许一诺抬起头,看着透过树叶层层渗透下来的阳光,撒在手心里,像极了他那双忽闪的眼睛。

  想起最初心动的那个午后,阳光比这时还要温暖,清晰的记得他牵起自己的手,深情的俯视着自己,柔声的问:“许一诺,你的爱情,只预约给我,好吗?你以后的人生,都预约给我一个人,就这样说好了哦。”

  想起也是那个午后,也是这样的阳光,他轻轻的亲吻着自己的唇,虽只是蜻蜓点水般,但让许一诺终生难忘。

  也想起还是那样的午后,他拉着自己跪在村头的香樟树前,举着手说:“我发誓,我林日宣今生只爱许许一诺,来日定娶之为妻。”

  午后的阳光晒的人昏昏欲睡,许一诺抬起头,看着透过树叶层层渗透下来的阳光,撒在手心里,像极了他那双忽闪的眼睛。

  “等会你先去公司,我今天身子有些不舒服,下午再过去。”

  “既然不舒服,就在家好好休息,公司有我,别操心了。”

  “我怕那几个老家伙又给你脸色看,有我在,他们还没那么放肆。”

  “知道老婆心疼我,可我也心疼老婆啊,放心吧,我会让你们信服的。”

  远处一男一女的说话声越来越近,偶尔还能听到只言片语,但更多的是可以听到那话语里的浓情蜜意。

  许一诺的心轰然坍塌,就仿佛在黑夜里行走久了,忽然看到一束期盼已久的光,却因为早已习惯了黑暗,而对突如其来的光束手无策一样。

  许一诺站起来,怔怔的看着眼前这一对璧人,男的儒雅倜傥,女的气质高贵典雅,挽着手站在许一诺面前,那女的微微蹙眉问道:“请问你找谁?”

  “我……我……”许一诺手扯着衣角,不知为何,眼前这人明明就是他,无数次幻想过找到他后两人会以什么样的身份来面对彼此。却怎么也没想到,他忘记了自己,而问自己的,竟然是他的妻子。

  凌暄细细的打量着许一诺,旁人看着仿佛在打量一个陌生人,但那眼底的讶然和激动,在还没表现出来的时候就被硬生生的压制了下去,随即也是友好的问道:“小姐,需要帮助吗?”

  那看在外人礼仪周到的问话,却瞬间激怒了许一诺。苦苦追寻十年,他竟然完全忘记了自己,挽着爱妻来问自己是谁,凭什么?

  “我找你。”许一诺底气也上来了,“我找的就是你,林轩。”

  宋紫瑜惊讶的看着凌暄,问道:“老公,你认识他吗?”

  凌暄摇摇头:“不认识,姑娘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许一诺冷笑一声:“别装的和真的一样。不就是你老婆在场,所以你不敢认我,果然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懦弱。”

  “这位姑娘,”宋紫瑜语气正色道,“我和我丈夫结婚将近十年,我老公是什么样的人,我最清楚。在还没搞清楚他到底是不是你要找的人之前,请你注意你的措辞。”

  “张妈。”宋紫瑜朝房屋方向叫唤了声,看到一中年妇女匆匆赶了过来,说道,“张妈,去把保安叫来,告诉保安,别把不相干的人放进来,眼睛擦擦亮。”

  话虽是对着张妈说的,但显然是怒气暗生了,凌暄搂过宋紫瑜,笑道:“何必呢,许是我和她要找的人很像吧,别生气了,回头再气着身体,得不偿失。”

  宋紫瑜看了许一诺一眼,就随凌暄进了房间,在进房间后回头看了一眼,那姑娘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瘦削的侧脸显得倔强和冷漠。那侧脸,似乎有些眼熟。宋紫瑜也不去深究,又继续和凌暄说着夫妻间的体己话。

  “上车。”

  一辆银灰色的保时捷停在许一诺身边,车上的人冷冷的抛下这两个字,许一诺抬起头却看到付辛白一脸阴沉的握着方向盘。

  许一诺正犹豫着要不要上车,付辛白却没了耐性,几乎是吼道:“让你上车你磨蹭什么。又不是让你上床。”

  许一诺的心仿佛被撕开了一道口子,当初那件最不光荣的事却在这一刻清晰无比的在她脑海里出现。那疯狂的一夜,那扔在她身上的钞票,让许一诺怒不可遏:“如果总裁需要上床,我也可以为你服务。”说完竟是不管不顾的大步走了。

  不管付辛白如何按喇叭,许一诺是越走越快,眼看就要拐个弯进了小道,付辛白气的从驾驶座上一跃而下,几步奔跑之间就抓住了许一诺。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 这是正常的反应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要偏不给:贪心总裁你走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