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南彦
暖雨阁y2017-07-04 16:092,517

  第二天大清早,陆子颜就打算启程,灵一心答应了送自己,可是刚进了灵一心的小院就看到白伊坐在院中。白伊见陆子颜来了,赶忙站了起来娇声细语的解释道,“陆公子,昨夜一心姑娘转告我说今日有事,所以委托我来送你。”

  其实灵一心并没有事,是白伊自己找上门来请求灵一心的,最明白白伊对陆子颜的心思的人是鹿薙,而鹿薙在昨天有向灵一心提起过,所以灵一心就答应了,一大早便出去换白伊来到自己屋中,白伊过来时并未进屋,而是一直坐在院内一边赏着南山的清晨之景一边等待着陆子颜的到来。

  “也好,要是那家伙送我指不定路上还要揍我一顿。”陆子颜边说边望着南山,“说实话,这地方真美,要不是祸津神的出现,恐怕这里会成为我记忆中最美的景色。”

  白伊听到这话,明白了陆子颜对于文冉的死还是耿耿于怀,虽说当时谁都无力挽回,但是只要文冉不使用血祭,就有活下来的希望,可是没有但是,陆子颜也没有责怪白伊的意思,只是觉得造化弄人。

  陆子颜走近白伊,此时白伊内心仍有羞涩,但这或许就是最后一面,白伊微微仰起头直视着陆子颜,脸也变得红扑起来,而陆子颜并没有了与白伊初遇时的那份呆滞,或许是因为文冉喜欢白伊,也或许是因为回去后就要与程芊芊成亲。

  白伊唤出祥云自己先跳了上去,本想伸手去拉陆子颜,可是陆子颜自己却跳了上来,白伊对着陆子颜微微一笑,陆子颜点了点头,随即祥云升到了空中,朝北方飞去。

  一路上白伊一颦一笑都竭力地控制着自己的害羞,想要让陆子颜与自己多聊几句,可是陆子颜一直都是恭恭敬敬的。

  转眼间便到了铃平县的上空,陆子颜本想让白伊将自己放在城门口,可是他在空中注意到程府院中竟空无一人,按照以往这个时候,程府的人应该早已经开始奔走于各个院落忙上忙下,再仔细一看,所有的屋子都有被火烧过的痕迹。

  陆子颜心中一惊,忙对白伊说,“麻烦公主飞到那边那个大院中好吗?”

  见陆子颜一脸紧张的模样,白伊便赶紧驾云飞到了陆子颜所指的院子降落了下来。

  落地后,陆子颜急忙跳下祥云,眼前这一幕惊的陆子颜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程府被烧的面目全非,地上到处散落着血迹。白伊跟上前来赶忙扶起陆子颜,看着这府上一片狼藉,白伊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可没等白伊开口陆子颜就先问道,“你是公主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白伊想了想回答道,“我来雨阁前听说有个叫张佑的人来朝廷报案,说是边境有户人家私藏朝廷要犯之子。”

  陆子颜听到张佑二字便知道这边境人家指的定是程家,“那个要犯是谁?他的孩子又谁?”

  “那个要犯是好多年前的了,好像叫…。。陆羽!”当白伊念出这个名字时两人都呆住了。

  陆子颜虽然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但自幼被遗弃没有双亲的他似乎意识到了一件事情,这个名为陆羽的人不出意外应该就是自己的父亲,白伊看着陆子颜似乎也明白了此事。

  陆子颜突然想起了还有姑姑,对,还有姑姑,于是站起来冲出了程府径直朝自己家的方向跑去,白伊没办法置之不理也赶紧跟了上去。

  陆子颜推开家门看到安然无恙的陆姑坐在床上眼泪瞬间从眼中滚落了下来,冲上去一把抱住陆姑,陆姑见到是自己的颜儿回来了也是两行热泪,白伊站在门外也没敢惊动两人。

  陆子颜松开陆姑时情绪异常激动,“姑姑你没事吧,程府究竟发生了什么?”

  陆姑此时似乎更担心别的事,“颜儿,你进城时没有被人看到吧?”

  “没有,这究竟是怎么了?”

  “颜儿啊,张佑那混小子那日被程老爷训走后与他爹不知从哪得的信儿,两人就去天庸城告状说你是罪臣之子,朝廷很快就派人来程府搜查,可听说你死了,便带人走了,本想着没事,可当天晚上就来了一帮人把程府上上下下近百口人杀了个干净,之后放火烧了程府,就连县令和张佑那两个畜生也在那晚被杀了,姑姑猜测肯定是朝廷不相信程府所以来杀人灭口,真是宁可错杀一千也不可放过一个呐。”陆姑说完后便紧紧握住陆子颜的手,泣不成声。

  此时白伊突然走了进来讲道,“程家的人肯定不是朝廷杀的,夜晚杀人放火还将嫌疑推给朝廷,那是风涧的惯用手段,而且当年陆羽的案子也是风涧发起的。”

  陆姑被这突然进来的白伊吓了一跳,赶忙跑去关紧了门,问道,“颜儿,这姑娘是?”

  “姑姑你放心,是自己人。”

  陆姑听到是自己人算是送了一口气。

  天快黑的时候,陆子颜与白伊来到了铃平县外一处静僻的空地上。

  “麻烦公主帮我削出两块石碑可以吗?”

  白伊听后点了点头,拔出剑来“唰唰唰”几剑过去,瞬间将一块巨石砍成了两块棱角分明且光滑的石碑。陆子颜走到石碑跟前,拿出吸血剑,十分费劲的在两个碑上分别刻上了字,一个刻的是“程家之主程秦之墓”另一竟然刻的是“陆门程氏之墓”。

  “陆公子难道已经成亲了?”白伊有些慌张的问道。

  陆子颜叹了一口气,不禁潸然泪下,啜泣着回答道,“我与芊儿本有婚约,只是还没有成亲,如今是再也没有机会了,是我害了她。”陆子颜说完便“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朝两座墓碑连磕了好几个头。

  白伊听到陆子颜并没有真的成亲,一时间也不知自己在想些什么。这时陆子颜站了起来向白伊问道,“公主可知道家父陆羽当年犯下的是什么罪行?”

  “听父皇说,当年天庸城因为此事还闹得沸沸扬扬,很多大臣请奏说陆羽将军是被冤枉的,但风涧却一口咬定陆羽将军有罪,并且还要求发现后当场处死,只是再后来的事我就没有听说过了。”

  听完白伊的话,陆子颜斩钉截铁的说道,“我要去天庸城,去将此事调查清楚,公主先回南山吧。”

  白伊听到这话心凉了大半截,虽然他理解陆子颜此时的心情,但还是不能忍受陆子颜对她忽冷忽热,可也不能就这么放陆子颜一人去天庸城,“虽然朝廷认为你死了,但风涧生性多疑,肯定还是会将你的名字公布出来到处通缉你的,阁主的敌人也是风涧,不如我们一块回南山找阁主商议后再行动。”

  陆子颜冷静下来想了想白伊说的并不全无道理,于是答应了白伊。

  到了雨阁,陆子颜将事情告诉了鹿薙,鹿薙了解后也是颇为在意,答应了帮助陆子颜。

  从此,陆子颜化名为南彦。“南”是因为今后他打算为南山雨阁效力,而“彦”有才学之意,一直以来都是陆姑与程老爷对他的期盼,所以故名南彦,同时也是为了日后方便躲避风涧的通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南山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南山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