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喜事又变丧事
老婆的小三2017-07-04 16:213,145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胖老板看了我们一眼,最后目光落在了玛利亚身上。

  玛利亚马上就说道:“看我干什么?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

  “我们进去看看是怎么回事不就可以了!”我说完,就就要进入那户人家的院子里。可是没有想到,这个时候,迎亲队伍里却出来两个人,拦在了门口。不让我和胖老板他们进去,并说道:“诶诶诶,你们不能进去!”

  不但不能够进去不说。那两个人把我们拦了出来,竟然把院子门给关上了。跟本就不让我们看到里头的情景。我和老板更加奇怪了,这迎亲都弄的神神秘秘的,到底是怎么回事?胖老板就呵呵呵的说道:“嘿嘿嘿,大哥,我们看这里迎亲,所以想来恭贺一下新人,进去喝杯喜酒而已,为什么要拦我们啊?”

  “去去去,今天晚上迎亲不办喜酒。没有喜酒喝!”拦住他们的一个大哥挥挥手,用生硬的普通话说道。

  “这是什么话?这么大阵仗的迎亲,要是连喜酒都不摆,那也有些说不过去了吧?呵呵!你就让我们进去呗!”胖老板笑呵呵的说道。

  “都说了不摆喜酒,你们有看见,门上挂着大大的白花吗?”那个大哥指了指院门上挂着的大白布花说道。

  我和胖老板他们看了看那白花。这装饰,还真的是在办丧事啊!可是,刚才的花轿和喜乐又是怎么回事?一时更不明白了。于是我就说道:“那既然是办丧事,我们来吊唁一下亡人,也是可以的。让我们进去呗!”

  “不行,现在还不是时候!”那个大哥马上摇头说道,“走走走,不要再来纠缠了。不然的话,别怪我们不客气!”

  那大哥说这话的时候,明显有些烦了。指不定我们再说几句,他就有动手的意思。我赶紧拉着胖老板和那玛利亚到了一边说道:“看那个大哥的样子,我们再不走,还真的要跟我们动手啊!”

  “那现在怎么办?这家人办事,还真的让人奇怪。门口明明挂的是白布花办丧事。但是却用轿子去取新娘。还真的是奇了怪了。搞到我都心痒痒的,很想看清是怎么回事!”胖老板看了那家人的院子一眼,心痒痒的说道。

  “玛利亚,你说怎么回事?”我看着玛利亚一眼,“以前,你们村子有过这样的事情吗?本来是丧事的,突然就变成了办喜事了?”

  “没,没有啊!他们门前挂的是白布花,绝对是办的是丧事啊!而且我老爸让我敲锣,那样敲,绝对是办丧事的。这种锣声,不是想要敲就敲的。必须有人死了才敲。肯定事办丧事,但是为什么丧事变喜事,我,我真的不知道!”玛利亚说到最后,也有些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

  我看玛利亚说的也不像是说假话。虽然说,许多地方都有自己奇怪的风俗。但是,既然玛利亚长这么大了都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情。那么肯定有什么古怪。我对于这些稀奇古怪的事情,也是十分感兴趣的。非要一看究竟才肯罢休。于是就说:“走,那我们悄悄到另外一边的围墙上,看到右边上的那颗大树没有?只要爬上那颗大树,往里头看,就可以看到院子里头的情况了!”

  “嘿嘿,这个主意好!走,我们去看看!”胖老板看了看这院子的右边,果然是有一颗大树,顿时也兴奋起来。于是,三个人就悄悄的趁着黑暗,往那棵树潜去。院子里的喜乐还在继续。当我和胖老板和玛利亚来到了大树之下后,那喜乐突然就停了下来。我们三个赶紧往树上爬。

  作为男生,小时候爬树那是经常干的事情,以前还从树上摔下来过呢。但是玛利亚不会爬树,爬了几下都没有爬上去。我和胖老板在树上看到都着急。玛利亚也着急,在树下埋怨的说道:“喂,我说你们,怎么只顾着自己上去,也不帮人家一下啊?”

  我和胖老板对望一眼,胖老板推了推我,意思是让我去帮玛利亚。没有办法,他可是老板。于是我就下了树,让玛利亚往树上爬,而我就在下面把她往上托。一开始是用手抓住她的小蛮腰往上托。可是上了一些距离后,还差一些就抓到上面的一根横枝桠,只要抓住了那横枝桠,就容易爬上去了。

  我看玛利亚的小手抓了几次都抓不到,就急了。当时也没有多想。手一下子就托住了她的小屁屁。往上一托,说道:“你给我上去!”

  玛利亚从来都没有给别人摸过她的小屁屁,这个时候给我一托。顿时就‘啊’的一声惊叫起来。俏脸发烫,红红的,从上面瞅了我一眼。我赶紧说道:“你看什么看?快抓住那个枝桠啊!我可托不了你太久。毕竟你也是有些重量的!”

  玛利亚看我没有一点轻薄她的意思。虽然脸红,也赶紧抓住了上面的枝桠,奋力的往上爬。最后她那小屁屁脱离我手掌心的时候,我这才回过神来。感觉刚才那手感,软软的,暖暖的。托着还真舒服。手不自觉的在空中抓了抓。

  看到玛利亚已经爬上去了,也没有再多想,马上就爬了上去。几个人分散在两个粗的枝桠上。胖老板是个重量级的人,当然是一个枝桠,我和玛利亚就在另外一个枝桠上。我在前面,玛利亚有些害怕,一只小手紧紧的抓着树上的枝桠,另一小手紧紧的抓着我的衣服。

  我们拨开树叶,往院子里头看。只见,院子里头,一些穿着道袍的南无先生已经是站在院子一侧,准备待命。除了南无先生,还有一些前来帮忙的人。玛利亚指着其中的一个人说道:“那,那不是我的老爸吗?”

  我和胖老板当然也看到了梁志兵。但是,轿子在外头,和新娘新娘却不在轿子里头。只听的从房子里头传来了一拜天地,二拜高堂,三夫妻对拜的声音。

  “这,这真的是在拜堂成亲啊!这,这是怎么回事?”胖老板和我还有玛利亚对望一眼,都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因为是在院子的右边,从侧面看不到院子中间大厅里的事情。虽然想看,但是也无可奈何。只能用听的。

  可是奇怪的是,当到了夫妻对拜,送入洞房之后。就过了一会没有声息。也没有喧闹声。最后,突然房间里头就传出了哀乐。然后哭声一片。喧闹之极。哀乐奏了三遍之后,就没有了声息。院子外头的南无先生开始敲锣打鼓。

  开始诵经念佛起来。之后,从中间的房子里头,就出来了一大票的人,头上都用白布缠头。走在前面的,还哭哭啼啼的。来到院子里头。在一个南无先生的带领下,围着一个火盆,一片哭一边转。有个人就在火盆旁边烧纸钱。一边烧纸,一边放声大哭和嘴里唱着歌谣。

  “这,这怎么回事?怎么喜事突然就又变成了丧事了?我,我这是在做奇怪的梦吧?”胖老板揉揉眼睛,十分的不解。这,这简直就是匪夷所思啊!

  “而,而且,那个火盆烧纸的那女的,也太过了吧?死人了,还唱歌?”胖老板十分费解的摇头说道。

  “这你就不懂了吧?张大哥,那个女的,我们这里就叫‘叹仙婆’,是一种职业。相当于你们国内农村里那些专门哭丧的那些女的。你们农村里头不是有一种专门去哭丧的职业人吗?其实这个‘叹仙婆’和哭丧的一样,都是一个职业。

  她那也不是唱歌,而是一种叫‘叹调’的调子,有些像是某些名族的山歌。后面的那个字都拖的很长。但是前面的就念的很快。像歌不是歌,但是也是以唱的形式表现出来。

  内容大概说的是这个主人的生平事迹,然后感叹他这么快就离开家人,家人舍不得什么的。唱的时候,会以主人的亲人的口吻来唱!”玛利亚马上就解释说道。

  我和胖老板听了听,果然是跟玛利亚说的一样,前面的字念得特别快,后面的那个字就拖的特别长。大概重复的就是那两三个调调。果然歌不是歌,调不是调的样子,但是又是用歌的形式表达出来。不过前面因为太快了,所以不仔细听,听着就好像是碎碎念一般,根本就听不清楚她说的是什么。

  这个一边念经,一边转圈的丧事一直持续。大概过了一个钟之后。我和胖老板他们就听‘啊’的一声,原本不让他们进去的院门,竟然打开来了。而转圈家属没有再转圈。而是站了起来,回到了中间的大厅里。那叹仙婆还在继续。

  但是,已经有热陆续来到了这里,进入院子,直奔大厅。进去吊唁了。看来,现在是个机会了!既然已经让人进去吊唁了,那么,我们也能够进去了。我顿时兴奋的说道:“走,我们进去看看!”

  说完,我们三个人就溜下的大树,往院门的方向走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活死人之巫墓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活死人之巫墓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