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奇怪的丧事
老婆的小三2017-07-04 16:213,245

  嫌犯只感觉到了脖子一凉,心里一惊。这三更半夜的,谁会抓自己的脖子。而且手还这么冰冷?嫌犯感觉到毛骨悚然起来。现在他和一个姑娘在那个,不会是另外两个女孩在开玩笑吧?嫌犯看看两边的姑娘,只见他两边的姑娘正光着身子躺在两边,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的身后,就感觉不妙起来,赶紧一挣脱那个冰冷的手,转头一看。顿时就惊恐的叫了起来。

  只见一个长着獠牙,面目狰狞的人,就在他身后。身上穿着夜行衣。手上带着皮革手套。因为是皮革,山上晚上会有些凉,所以皮革手套也跟着冷,刚才就是这手掐住他的脖子的。虽然刚才他给吓的有些够呛,但是毕竟嫌犯也是一个杀过人的人。胆子够大,一看那个人,就知道是带着面具的人。不是什么鬼怪。于是大喝一声:“你他娘的,敢坏我好事?看我不教训你!”

  说完,就从床上跳了下去,对那个带着面具的人拳打脚踢起来。那个人也不弱,格挡闪躲。只见嫌犯一拳打过去,那个带面具的人用手一格,瞬间一种粉末从那个人的身上飘散开来。嫌犯吸入粉尘,呛了一下,咳了几声,手上的动作就慢了下来。最后给那个带面具的人长驱直入,一把就掐住了他的脖子。让嫌犯顿时有种窒息的感觉。

  “你给我滚!竟然敢碰我的女人?”带面具的人大吼一声。竟然一只手就把嫌犯给举了起来。一把就甩在了地上。

  “咳咳咳!”嫌犯又是咳了几声,站了起来,知道自己不是这个戴面具人的对手。当然赶紧要滚,可是他实在是不明白,他虽然不明白这三个女人是这面具人的什么人?是妻子,女儿还是什么,但是他已经糟蹋了这几个女的,为什么就这样放他走了。于是在走之前,嫌犯问道:“你,你难道不想杀了我?就让我这样走了?”

  “哼,就算我现在不杀你,你也活不了过久!”面具男冷冷的说道。

  嫌犯不明白是什么意思,还想再问的时候,面具男又是大吼一声‘滚’,语气里已经是恼火的样子。嫌犯当然不敢怠慢,赶紧就冲出了房门,冲出了庙门。往山林下面冲了出去。

  可是当要到林子外面的时候,马上就给警察发动的文莱村村子里的人发现了。于是就喊声四起,村里人纷纷的拿起了家伙,追赶过来。打了嫌犯一顿。打的他奄奄一息的时候。有警察来要押他回警车的时候,文莱村的村里人赶紧制止了那两个警察。并告诉了警察上了大伯公山太久的人,出来后,都活不过三年。

  那些警察不信,文莱村的人赶紧就让人带上了手套,把嫌犯的鞋子和袜子脱去。连嫌犯自己也都吓了一跳,没有想到,他的脚趾已经开始溃烂了。那些警察看到这样,顿时个个都像是瘟神一样离的嫌犯远远的,不敢碰嫌犯。

  最后文莱村人建议,让嫌犯留文莱村,村人用铁链把嫌犯铐住,铐在了后山的那间茅房里头。后来过了半年,嫌犯的脚已经溃烂的不能走动了。本来一周来看一次嫌犯的警察,后来也都没有来过文莱村,让嫌犯自生自灭起来。

  后来的日记,都是嫌犯每天枯燥无味的病情变化日记。无非是感叹一下人生,缅怀一下以前做的恶事。没有什么值得看的东西了。我把这日记一合。有些兴奋的说道:“根据这日记里的记载,没有想到,这大伯公山上,还真的有人在上面居住。既然上面的人不怕山上的诅咒和病毒。那么他们应该有抑制或者治疗这种诅咒和病毒的方法!看来,我们一定要上去看看!”

  “是啊,要是没有这个日记,我们还以为从那个巫师死了之后,这大伯公山上就没有人了呢!看来全不竟然啊!”胖老板也是兴奋的说道,“对了,你说,那几个美女是什么人?还有那个带面具的面具男,到底是怎么回事?难不成?”

  胖老板说到这里,看着我,和我对视了一眼说道:“难不成,那个面具男是哪个什么巫师的第某代徒孙?要是这样,他肯定有解除我们身上诅咒或者是病毒的方法。”

  “嗯,他们既然能够在山上生活,而且不怕山上的毒。那么,就一定有防范或者是解除的方法!”我也兴奋起来,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突然,脑海里闪过了乱葬岗里的踩到的那几具尸体。还有在满月楼遇到的那些活死人姑娘。顿时心又冷了半截,丧气的说道:“我看,就算我们上去,也不一定能够解除身上的诅咒!”

  “为什么?你怎么了?刚才还高兴来着,怎么现在又愁眉苦脸的样子?”胖老板不解的问道。

  “你难道没有想到,这种活死人是谁制造的吗?谁能够制造吗?我看,在这南洋,会制造活死人的人,应该没有多少个吧?可能就只有一个!”我看着胖老板说道。

  胖老板顿时明白了过来说道:“你的意思是说?就只有那个面具男会?”

  “嗯,我想,给满月楼提供哪些活死人美女的幕后操纵者,就是那个带面具的面具男。如果真的是他,那么就算我们上山,找到了那个面具男,他也不一定会为我们解开身上的诅咒啊!”我皱着眉头说道。

  “他奶奶的,要是他真的不给我们解。反正都是一死,到时候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我看他还说不说?他不让我们通过满月楼的人找到他。就只不想惹麻烦。当然也不可能会想死,所以,到时候,他不跟我解也得解!哼!”胖子冷哼一声,一拳擂在桌子上愤慨的说道。

  “嗯,到时候,也只能这样了!不过,不到最后,我们千万不能够用这招。不然,惹恼了他。他指不定嘴巴上答应给我们解,但是却在解的过程中害了我们也不一定!”我叹了一口气说道。

  “这个我当然知道!”胖老板点了点头。

  胖老板的话刚说完,突然门‘呀’的一声,就给打了开来,只见玛利亚探了个头进来,大眼睛咕噜噜的转动了一下,狡黠的问道:“你们在聊什么呢?张大哥刚才说知道什么呢?”

  玛利亚说完,就笑着走了进来,看了我和胖老板一眼。我和胖老板当然不会把我们商量的事情告诉玛利亚,于是就笑了笑,连说没什么事。玛利亚把小嘴一嘟,有些不爽的说道:“哼,你们两个肯定事有事情,干嘛不告诉我?”

  “没有啦!哪里有!只是刚才你程大哥说你漂亮。我就说我当然知道啊!就这样!”胖老板顿时就像个弥勒佛一样,笑了起来。

  “真的?”玛利亚忽闪着两个大眼睛,神情可爱的问道。

  “当然!难道我们说错了吗?”我也笑呵呵呵的反问玛利亚说道。

  “当然没有说错啊!”玛利亚听到我们是在聊她赞她漂亮,顿时也开心了起来。我赶紧就扯开话题问道:“对了,玛利亚,你不用敲锣了吗?”

  “不用啦,我都敲了几个小时了,手都敲累了。如果敲了这么久,村里的亲戚还没有听到。那我也没有办法啦!”玛利亚甩甩自己的小手,笑着说道。

  “呵呵,真的是辛苦你了,那,我们现在可以去看看人家怎么办丧事了吗?”我问道。

  “还不行呢!要等到半丧事的家人放鞭炮这才开始让人前去吊唁的!”走,我们出走廊看看。玛利亚说完,就拉着我,走出了房门,站在走廊上,可以看的清楚村里的一切。现在村里的人听到了锣声,个个都亮起了灯来。而在办丧事的那家,灯火特别的明亮。玛利亚一边看,一边就跟我们解释,说这办丧事,要请人来诵经超度亡魂。在国内,那些叫南无先生。而在这里,因为是华裔的人多,所以也沿袭了这样的传统。

  只不过这里的南无先生不是太正中,吹吹打打之外,念的确不是国内传统的经文。国内南无先生的诵经经文更像是道家的。但是这里的,更趋向于佛家的。不过南无先生做法事的时候,穿的还是道袍。

  其他的,基本和国内没有什么差别。办丧事,当然是要准备很多的东西,纸钱,纸幡,白衣,白白布幔。得用白布装饰一个房间来停放灵柩,让人做法事,让人来吊唁。准备和布置的东西比较多,所以玛利亚的父亲这才赶过去帮忙的。

  我和胖老板他们等了好一会。突然就听到了一阵鞭炮声响,就看到丧家家里冒出了青烟。玛利亚顿时兴奋的说道:“走,张大哥,程大哥,你们不是想要去看看人家怎么办丧事的吗?现在可以去了!”

  玛利亚说完,就关好了房门,拉着我和胖老板,就往楼下而去。到了楼下,玛利亚一边走,一边兴奋的说道:“我跟你们说,等鞭炮声过后,就是做法事的时候,你就会听到敲锣打鼓吹唢呐,那些南无先生念经,嘴里呢呢喃喃的,可是就是听不出他们在念什么,很好玩呢!”

  玛利亚的话刚说完,果然是锣鼓声想了起来。可是我一听,瞬间感觉到不对劲起来,问道:“不对,这不是哀乐,怎么倒像是喜乐来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活死人之巫墓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活死人之巫墓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