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魂断北极
陈尧2019-03-12 15:133,260

  “我的暗器也有毒!”周何的声音在正方体后响起。假乔下彬一听大惊色,慌忙察看自己的右腿,却见打在他腿上的是一只马丁靴,而不远处刚才被他用枪打落的东西也是只靴子。

  假乔下彬又惊又怒,知道中了计,自忖功力已经恢复了七八成,不再多做犹豫,倏然一跃朝雕像后扑过去,没等落地已连开了四枪护身,但一看,哪还有周家兄弟的影子。

  假乔下彬大慌,深怕再中暗算,举枪四望,但见不远处赤着脚的周何背着周几已经爬到了出口的梯子上。

  周何现在其实也已是强弩之末,强自憋着一口真气,步子虚浮,他右手扶着背上昏死的周几,左手抓阶梯,往梯子上爬了两步但觉头昏眼花,又滑了下来。他心中大急,一声大吼咬牙往上一纵,跃到了梯子中间,慌忙拼命地往上爬。

  眼见身子已爬出了出口的一半,只听下面两声枪响,几乎在同一时刻,他感到左腿上两下剧痛,仿佛听到了肉开花的声音。

  周何惨叫一声,往下滑去,幸好他的左手仍死命抓住阶梯、右手死死抓着周几,止住了下滑之势。黄豆般大的汗珠从周何额头上涔涔流下,他咬着牙关,头望出口不过近在咫尺了。

  假乔下彬在下面大笑道:“跑啊,怎么不跑了?你刚才给了我肩上、腿上两记‘大礼’,我现在回敬来了!来,还有‘买二送二’哦……”接着传来扳机扣动的声音。周何一阵绝望,索性闭上了眼,却迟迟未闻枪响。

  “他妈!这当头没子弹了……”假乔下彬苦叫了起来。

  周何听到他这话,狂喜下精神大振,知道再不冲出去就真的没有生机了,怒喝一声,左手猛地往上一提,同时他没有受伤的右脚同时在脚下阶梯上一蹬,身体中的潜能已被他强烈的求生欲望完全激发出来,瞬间已跃出了冰宫,摔在冰面上。

  这一出来,周何趴在地上,只觉筋疲力竭,但他不敢稍有松懈,略一喘气,便艰难地伸手去探周几的鼻息,却见周几突然猛地睁开了眼睛,一下子坐了起来。周何一惊,缩回手愕然地看着周几,着实吓了一大跳。

  周几看着周何吃惊的表情微微笑了笑,道:“别怕,我没有毒气攻心发疯。小何,我刚才一直伏在你背上潜运内功压制毒气,虽然情况凶险却也没来帮你,你别怪我……”

  周何大喜道:“你把毒逼出来了?”周几一跃而起,竟是身手如常的矫健,但他却苦笑道:“哪有这么容易好,我这是破釜沉舟,将毒气强行散入五脏六腑镇压住,只求暂时的手脚便利,一举击败那恶贼!”周何瞪大了眼睛,大惊道:“可是你这样做对身体……”

  周几一摆手,道:“你别说了,我们现在只求不择手段取胜,解毒那都是后话了……”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一下滑到冰宫入口处,伏在旁边。

  周何一看已然明白周几是要在假乔下彬出来时将其制服他,入口不过是个直径不到两米的圆形口子,他们又居上,地形实在是大大的有利。周何一理会得,也想依法伏在另一边,但一动身体才感觉实在没有半点力气了,加之腿上枪伤,根本动弹不得。周几向周何摆摆手,让他好好休息。

  等了许久,却不见假乔下彬上来,周几朝周何摇了摇头,那意思是“看来他也已经知道了地势不利,不敢贸然上来。”

  果不其然,又过了几分钟,只听假乔下彬在下面骂道:“操你娘的周狗兄弟,你以为老子不知道你们在打什么算盘?我才不会上当!”

  周几又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周何沉住气不要开口。假乔下彬在下面骂了两句,不听上面回答,有些奇怪,道:“两个老狐狸还在吗?你们他妈的就归西了吗?”周几兄弟当然仍没有回答。

  哪知假乔下彬也是个狡猾人物,骂了几句气话,反而冷静了下来,冷笑道:“你们别装了,省省吧!想必你们也清楚不先把我解决了,即使要逃也逃不远,那时候毒发了,被我逮到只有死路一条,二位必定还在上面吹冷风吧?”

  周何再也忍不住,骂道:“操你娘的,你龟儿子不是想弄死老子吗?怎么在洞里面当缩头乌龟了?”只听假乔下彬阴笑一阵声道:“你两个异常滑溜,我自然要做好万全准备!放心,稍后老子自有办法收拾你们。”

  周几忽然想起一件事,道:“上回我们初进这冰宫出去时,小何发现黑暗中有人窥视我们,是不是就是你?”假乔下彬“唔”了一声,道:“事到临头,你倒全明白过来了,可也太晚了点!不过,那人是本组织上的高手,却不是我。”

  “你的组织?”周家兄弟大奇,同声问道。假乔下彬嘿一笑,道:“对付你们兄弟这等人物,还有乔下彬的一个集团,自然不可能是我一个人能完成的。”

  周何愕然道:“你那组织到底是个什么鬼东西?是我周家兄弟跟乔下彬哪得罪你们了还是坏了你们的利益?何必下这等毒手!”却听假乔下彬在下面呸了声,道:“唉,你两个家伙死到临头,问题未免太多了点……”

  周何道:“好,你不说便罢了!事已至此,你还戴着那狗屁面皮作甚?何不干干脆脆露个真面目上来让我们看看,也让我们兄弟知道是死在哪位高人的手下!”

  假乔下彬又是一阵狂笑,道:“周何啊周何,我刚才还佩服你才智卓绝呢,看来也不过如此!一个人带着人皮面具能控制表情么?能如此生动么?”

  周何一愣,这个问题他早想到过了,更大的疑惑涌上心来:“世上哪有如此相像之人,无论是相貌、身材,都几乎一模一样!你狗日的意思你还真是乔下彬了?”

  “你以为我想扮成这副模样么?那是为了组织的长远大计,不得不行此下策!我原来本就与那死胖子长得很像,为模仿他,先后做了六次整容手术,准备了整整四年!四年啊,你知道身为一个人,却不能做自己,整日学着另一个人的一举一动的生活是多么痛苦、恐怖、艰辛……”假乔下彬似乎受到了周何的刺激,语气变得癫狂起来。

  一个人为了成为另一个人,四年里无时不刻的模仿对方的表情、言语、动作,是多么变态的一件事?周几周何听着只觉不寒而栗,打了个冷颤,头皮发麻。

  周几小心翼翼地问道:“你们到底有什么计划?”假乔下彬冷哼一声,却不再说话,任凭他们冷嘲热讽,极尽挑衅、挖苦。

  “差不多了。”周几忽然凑到周何耳边小声说道。周何一愕:“什么差不多了?”周几指了指冰山下不远处的皮筏,道:“你以为我们在这一直不走是在跟乔下彬骂街么?不就为了套他的话!现在他既然咬紧了口风不说,那我们也少陪了。”周何恍然大悟,连连点头。

  刚才是周何背周几,现在却是反了过来,两兄弟说走便走,几个纵跃下了冰山,回到了皮筏上。就在这时,忽听远处海面上隐隐一阵轰鸣之声传来,似是船只发动机的声音。周家兄弟一惊,回首向海岸线处望去,只见远方三艘满载人的快艇飞快地往这边来了。

  周何恍然大悟道:“好啊,乔下彬原来一直在拖延时间,竟还留有伏兵!”周几连连拍掌击在海面上,催动皮筏往另一边的岸边漂去。周何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也想帮忙,无奈内劲无论如何也提不上来了。

  漂出了不过一海里左右,周几的毒气也渐渐发作,比上次来得更猛,他全身几乎不能动弹了,皮筏自然而然也随之慢了下来。对方的快艇毕竟是机动的,已追近了许多,离他们不过几百米的距离了。

  周几周何满心悲愤与绝望,知道在劫难逃,索性不再挣扎了,停下手,回头看着快艇近了,再近了。

  三艘快艇上的十几个人,形形色色,黄色、黑色、白色人种都有,俱是统一的身穿黑色大衣、头戴黑色礼帽,个个跟木头人似的,面无表情,直立着,就那样看着周家兄弟。

  周家兄弟也看着他们。不难猜想,这群人就是那假乔下彬口中的“组织”了。

  对峙一阵,终于,中间那个快艇上绑了个翘辫子的白人有了动作,他忽然一弯腰,猛然将一个硕大的“圆滚筒”扛在了肩上,周家兄弟定睛一看,竟发现那是具货真价实的“火箭筒”!

  死到临头,周几反觉心中平静,叹了口气,道:“我这做大哥的没照顾好你,是我失责了……想想这么多年来,我们即便是各自成家后也仍如少年时一样亲近,死后也绝不会分开!”

  “哥,我们兄弟还需要说这些吗?”周何紧紧握住周几的手,眼眶已经红了。周几大叫一声好,豪气干云的说道:“想我周家世代皆非凡之人,我二人身为周家子孙,即便是死,也绝不能死在这群小人手里!兄弟,我们走!”

  两人抱在一起,一起朝皮筏外那冰冷、深邃、幽暗的大海里跳去,几乎在同一时刻,火箭弹已打在了皮筏上,发出了震天的声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谜之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谜之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