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真假胖子
陈尧2017-07-04 16:173,288

  “你是说那次我与你探讨古埃及与中国夏商王朝的一些联系时,乔胖子竟然在旁边听得饶有兴致,甚至插了两句嘴的那件事?”

  “对。你想,平时只要我们一说起这些东西,那乔胖子就嚷着听不懂,说我们在催他的眠。他一辈子字都认不全,眼里就是钱啊、女人啊、他的宝贝小儿子啊等等,唯独没有这些知识产物。他那次的表现实在是让我刮目相看,所以调侃了他几句。”

  “嗯,我就是从那时开始留心乔胖子的。他跟我们打伙这么多年来,平时绝不会对我们研究这些东西有半分兴趣,即便是他突然高兴有了兴致,以他豪爽的性格,一定大大方方直接过来跟我们掺和了,那畏畏缩缩的德性,绝不是他的作风!”

  “他现在咋变成这副德行了,是不是生病把脑子给整出问题了,性格都变了……”周何挠着头,万分郁闷。

  周几终于一字一顿说出了他最想说的话:“现在的他,总给我一种十分不坦诚陌生感,我又发现了阶梯上的脚印,不得不怀疑是他偷偷的回来过,至于他在打什么算盘……”周何突然咳嗽一声,对着周几身后笑道:“哟,乔大爷,您老人家这表情是吃了蟑螂么?这么难看!”

  周几转身见乔下彬面如土色,瞪大了眼睛,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奇道:“老乔你发现什么了?”乔下彬咽了口口水,道:“一个超级诡异的东西,你们快跟我来看……”转身快步往里走去。

  周家兄弟只得跟去,走了几步,周何忽然“啊”了声,叫道:“对了老乔,我突然想起个事情竟一直忘了给你说,实在不好意思。”

  “什么事情?”乔下彬回头问道。周何脸上涌起一阵羞愧之色,道:“你、你之前借给我的那块我拿去同学会撑场面劳力士手表被我搞丢了……不过你放心,我已经托人帮我在国外买了,保证货色不比你那个差!”

  乔下彬哈一笑,道:“就这点破事儿啊?我说老弟呀,你还跟我这么客气,不用赔了,那块表虽然名贵,但我们是多少年的交情了,还在意那些身外之物吗?”

  “你不是乔下彬!你到底是谁?”周何却面色一变,拉着周几往后退了两步,猛地喝道,声音中尽是骇然。乔下彬一愣,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道:“老弟,你开啥玩笑?老子不怕你现在说笑,等会进去看了那玩意儿我看你还笑不笑得出!”

  “你知道我刚才问那话是什么意思么?”周几不去理他,冷冷说道。乔下彬呵一笑,道:“我在上个月月初借给你的那块劳力士,还是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搞来的007詹姆斯邦德款,难道你以为我记不得了么?”

  “哈……”周何大笑起来,笑声充满了讽刺。周几表情突然变得紧张起来了,紧紧盯着乔下彬,因为他也知道这块劳力士表的事情,已然明白了周何的用意。

  一丝愠怒在乔下彬的眼睛里浮现,但一闪而过,他很快恢复了如常神色,道:“有什么好笑的?”

  “不错,乔下彬是把他心爱的詹姆斯邦德款劳力士给我了,却不是借给我的,而是跟我打赌输的,他当时给我时,讨我的口头便宜还说是送给我的生日礼物,但跟‘借’是沾不上半点关系的,没想到吧?”周何说着,脸已变得阴沉可怕,“你到底是谁?”

  乔下彬脸上的表情彻底凝固了,眼神转瞬间变得凌厉、毒辣,道:“你们为什么要怀疑我?我自认已是伪装得天衣无缝。”这浑厚低沉的声音已完全是换了一个人,听来比真正的乔下彬要年轻一些。

  即便是周几兄弟早有心理准备,听着这陌生的声音仍不免悚然一惊。

  “一个相处了十几年的人,突然换了另一个假扮他的人,无论化妆得如何神似,也总能感觉到一点不对的地方的,再加上我发现有人在我们来之前偷偷进过这冰宫,自然而然有点怀疑你了。小何不露声色地试探你,你果然很快就露了马脚。”周几很快恢复了沉稳、冷静。

  那人轻轻鼓掌,道:“周教授果真名不虚传,博学多才,心细如发,佩服佩服!”

  周何仍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乔下彬”,有些难以理解他的易容术为什么能精到控制面部表情的地步,因为要想完全变成另一个人的相貌,只能在面部化妆做手脚,难免会看起来十分木讷、冰冷。

  “你这狗日的易容术倒是神乎其技,连我这与乔下彬穿一条裤子这么多年的家伙,不经我哥提醒竟都没察觉!你到底是谁?你把乔下彬弄哪里去了?”周何一连串发问。

  “对于无用之人我从不会手下留情,我已经送他‘归位’了。”那人回答得干脆利落。周几兄弟都惊得“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周何与乔下彬感情甚笃,突闻噩耗,身子气得颤抖了起来,咬牙切齿道:“好好,你杀了他,那现在你是不是该偿命了?”

  那假乔下彬轻蔑地一声笑,悠悠道:“你们想要我偿命,我也想要你们死,就要看谁动作快了……”

  周几道:“哦?如此说来,你马上也要我们‘归位’了?”假乔下彬微笑不语,来了个默认。周何气得一张脸通红,双拳捏得格格作响,道:“手下见真……”一句话没说完,忽觉一阵眩晕,差点摔倒在地。周几一把扶住他,正要询问,也觉一阵恶心眩晕涌上来,大惊道:“我、我们中毒了?”

  两兄弟互相搀扶,几乎站立不住。周几虽然猜疑“乔下彬”行为反常,却哪知是他人假扮,更料想不到对方会下毒,不然也不致这般容易着了道。

  果见假乔下彬奸笑不止,道:“聪明啊,可惜明白得有点晚了。实话告诉你们吧,我从一个星期前就在你们饮用的矿泉水里下毒了,而且是无臭无味的慢性毒药!哈,任你们功力再强、心机再深也不可能有丝毫察觉,仔细算来今天恰是你们的毒发期。我本来想再让你们多活一会儿,留你们还有点用处,可现在……”

  “在”字才出口,他双掌倏然击出,分打周几周何,掌力雄浑,竟也是个武学高手!

  周家兄弟一见更是大惊。周几强慑心神,猛地推开周何,双掌一挥,“波”的声,与假乔下彬双掌相接,硬对了一招。假乔下彬一连退出六步方才稳住,周几却只晃了晃,显然功力高出一筹。但周几甫一站定,眩晕之感又袭上来,这次再也支撑不住,摔倒在地。周何叫了声“哥”,挣扎着过来扶他。

  “好!难怪杨理事说周家兄弟文武双全,乃当世一等一的人才,若能加入组织,于我们不啻于如虎添翼,此言果真不虚,可惜呀……”那假乔下彬见周家兄弟中毒,一个轻敌,却也没占着什么便宜,现在只觉心口热血上涌得厉害,手足麻痹。他靠着墙壁,唯恐周家兄弟情急拼命,所以尽力掩饰着自己的痛苦,装得若无其事的样子,侃侃而谈。

  可周何何等眼光、何等阅历,心知假乔下彬不在这最佳时机进攻反而罗里吧嗦起来,定然吃了他哥的亏。这就是反攻的好机会!

  周几刚才强行接下假乔下彬掌力,动了真气毒气攻心,几近昏迷。周何一鼓作气,强行压制下毒性,将周几拖入了雕像后,然后拔出了腰间随身带着的短剑,正待朝假乔下彬扑去,可才一闪出身,就陡然见到了对方从口袋里掏出了把铮亮的小手枪。周何一惊,忙又缩回了雕像后。

  “砰”连着三声枪响,假乔下彬开枪打在了雕像上,打得玉石削四处飞溅。好在那雕像甚大,足可作掩护,周何听着对方慢慢靠近的声音,抱着周几又转到了另一边。

  “周兄,何必还垂死挣扎呢?不消片刻,我恢复了功力,你们那时还能插翅飞了?”假乔下彬又笑了起来。

  周何冷哼一声,眼睛一转,已计上心头。他手拿匕首,猛然仰倒在地,头贴着地面伸了出去。这个角度绝妙,绝不致一伸头出去就被打成了筛子。果不其然,一直瞄准这边的假乔下彬见到周何探出头来,两枪仍是打了个空。

  周何暗叫一声好,知道机会来了,手中匕首已然掷出,直射对方胸口,去势奇疾。假乔下彬一个猝不及防,待要闪躲为时已晚,情急之下将手枪甩出,不偏不倚,正打在匕首上。可是那匕首上挟带的是周何拼了老命的十成功力,力道何等凌厉,手枪也只是将其准头打歪了几分,来势仍是不减,“噗”的一声,直插进了假乔下彬的左肩。

  假乔下彬一声惨叫,却也是剽悍,没去理会伤口,左脚伸出在地上的手枪一挑,又将手枪抓在了手中,没等握紧已一连开了六七枪,打得正想奔过来趁机来袭的周何连连后退,躲了回去。

  假乔下彬略得优势,不肯给周何喘息之机,一个箭步紧随其后,忽见一个黑色的事物从雕像后飞了出来,劲风呼,直打他门面,假乔下彬急忙对着那东西连开了几枪将其打落。

  可不等有所喘息,又一个东西贴地飞来,假乔下彬一惊,这次再无暇开枪,正待跃起时只觉右腿膝盖大痛,已然中招,一下子半跪在地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谜之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谜之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