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卷土重来
陈尧2017-07-04 16:133,166

  周家兄弟虽然对这冰山里的奥秘有千个疑问、万个一探究竟的心,但这些比起二三十年老搭档的命来说就不算什么了,他们哪去理乔下彬的胡言乱语,一把背起他就走,任凭其叫唤。

  三人一溜烟爬出冰山,周几让周何试着将那动过的三颗圆子扭回原位,果不出他所料,那冰川之门便自动合上了。

  此时天空中正值数颗流星划过,紧接着一阵闪亮,竟出现了流星雨。三人却无心看这美景,正欲寻一块冰山旁的浮冰跳上去,“是谁?”周何忽然一声大喝,人已当先径自跃下了冰川,朝海里飘去。

  周几、乔下彬一惊,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周几脚下却也没慢,立马背着乔下彬跟了上去。周何脚在海面上的浮冰上点了几下,转眼间几个起落已到了对面的冰山上。

  一人跑,两人追,过了三座冰山,周何终于在一块大浮冰上停了下来,周几乔下彬已赶到。乔下彬莫名其妙道:“你干啥,羊癫疯发了么?”周何道:“我刚才好像看到这边的这座冰山上有个人探头出来看着我们,便追了过来……”

  周几、乔下彬相顾骇然,这北极不毛之地,竟会有人在茫茫黑暗中看着他们?两人下意识的左看右看一眼,不敢想信。乔下彬道:“你扯犊子吧?你的意思是有人在监视我们?老弟呀,这儿不仅仅是北极,这他娘的还是海上啊!”周几也满是疑惑地问道“你确定没看错?”

  周何却犹豫了一阵,道:“那人一闪即逝,我也没看清,但总觉得不会错……虽然在此情此景不大说得通……对了,说不定就是那座神秘冰宫的主人呢?他回来了恰巧碰到我们出来!”

  周几望着如星落般的点点浮冰,绵延至远方,四下死一般安静,飞禽走兽都不见一只,道:“但即便是有人,以你这轻功,当世除了我跟老乔,谁跑得过你?难道恰巧这个主人也像我们一样会轻功?说不定是你黑暗中看走眼了,别胡思乱想了,先回到陆地才是正事。”

  周何听周几这样一说,也觉有几分道理,一时拿不准是不是自己看花了眼,便没有再深究。

  此处离岸已不算远,浮冰密集,他们施展轻功,一阵纵跃腾挪已借浮冰之力回到了陆地上。四周一察看,发现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原来离矿场并不远,也不过一两公里路程。须知矿洞本身便靠近海岸线,不然也不可能直接通入了海底。

  三人径直来到了矿场外的停车处,老远便看到了半个脑袋横在悍马车的挡风玻璃前。三人一惊,上前将那脑袋转过来一看,竟是乔下彬吩咐守在洞口接应的那个伙计。

  “看来那伙计见势不对,逃到这里,还是被白皮怪追上了。”周何推测道。周几微微颔首,环顾着四周,道:“快上车!说不定周围还有潜伏的怪物。”

  一阵天昏地暗的厮杀逃命,又是下地又是入海,幸亏周何一直没将他背上的背包扔了,因为这个包里面就有车钥匙。三人爬上车,便是一路疾驰,径自驶出了北极。

  乔下彬伤势渐重,一路昏迷,到冰岛后,在当地医院住了两天,也没什么起色。周几毅然决定回国治疗,甚至做好了飞美国的准备。矿场之事,周几只透露了给蒂姆一人知晓,让其先做好善后的准备。

  所幸乔下彬回到北京,在医院躺了整整一个月后,病逝终于得到了控制,日渐康复。乔下彬静养,周家兄弟便一门心思为回北极做准备,置办各种工具。乔下彬出钱,他们出力。与之同时,二人也查阅了许多关于汉朝与科技界的野闻野史资料,看有没有关于北极的,但收获甚微。

  半年后的夏天,三人终于再度回到这个让他们日夜难眠的北极,只是这次不再是无尽无边的黑夜,而是不见日落的极昼。

  湛蓝的天空看不见半朵云彩,烈日光芒刺眼,却中看不中用,让人感觉不到半分温度。天边海鸥两三只,盘旋着,近了,又远了,说不出的自在悠远。

  皮筏乘风破浪,穿梭在沿岸浮冰间。三人上次离开那座神秘冰山之时是在夜晚,是以他们虽尽力谨记冰山位置,但此刻寻找起来仍颇费功夫,所幸的是此座冰山体积较大,不怕它被暗流带着飘移太远去。

  “在那儿!找了他妈两个多小时,终于找到了……”周何指着远方叫了起来。那座冰山在这一众冰山里,无疑算是鹤立鸡群的雄伟,分外耀眼。

  周几抬起头,望着静静伫立在那儿的冰山,心中忽然生出一股说不出的悲凉,心道:“我们没发现它之前,不知它已经在历史长河中沉睡了多久……若干年后,我们不在了,它却依旧伫立,不会改变一分一毫……”

  乔下彬此时肥脸却绽开了“肉花”,大笑道:“白玉宝贝儿,大爷们回来了!”

  皮筏在离冰山一里开外停了下来,周何拿出激光探照灯,当先对着他们发现三角形影子的那面山进行来回探照。此时是白昼,没有上次的极光巧合,他们只得借用激光灯照看。开着皮筏绕着冰山,一连换了几个角度、位置探照,在第四次时,那山体终于显现出了一个淡褐色的三角图案,但角度已略有改变。乔下彬用相机拍了下来,三人便径直上山。

  依之前的法子,周几转动圆子轻而易举地打开了入口的机关门,那梯子升了起来,周何当先迫不及待地要下去,周几一把拉住他道:“小心驶得万年船。”将背上的背包取下来,朝里面扔去,等了一阵见无异样,才领头进去。

  才一下到里面,乔下彬一副猴急模样,径自往里间冲去,在经过那塑像时,周几忽然轻轻捅了周何一下,朝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等等。此时乔下彬已经奔到走廊那头了,回头见他们没来,招手道:“你们干啥呢?磨磨蹭蹭,快来啊……”

  周几却微微一笑,道:“你先四处看看吧,注意安全,别乱动东西。我两兄弟先研究下这个塑像!”乔下彬做了个无可奈何的手势,道:“好吧,谁让你老人家是研究历史的,净痴迷这些玩意儿。你们研究归研究,连个可悠着点儿啊,别把白玉搞坏了,我先去里面看看还有什么别的宝贝儿没有……”说着往里面走去了。

  但周何知道周几拉住他绝不是让他一起研究塑像的,奇道:“哥,到底怎么了?”周几神色凝重,道:“现在有两个问题。第一,这个冰山里在我们走后有人进来过……”

  “啊?”周何吃惊地看着周几。周几一把捂住了周何的嘴,紧张兮兮地道:“小声点。告诉你吧,上回在背着老乔出去的时候,我在入口梯子的第一级阶梯上做了个手脚,如果这冰宫的主人在我们走后回来过的话,那我们这次来肯定会发现的。那时你走在最前面,老乔伏在我背上,你们都不知道,因为这些都是很小的事情,我也没向你们提起过。”

  周何越听越惊:“你做了什么手脚?是发现这地方的主人回来了么?”周几道:“我见那阶梯是用金属包裹银箔制成,便用内力将第一级梯子震得松软了,我出去时却是没有踏那级梯子,而是跃出去的。这样一来,当再有人进来时,下梯子时必定会踩第一级阶梯,那就必定会留下一个浅浅的印记,这就是我做的手脚所在。刚才进来时,我之所以抢在第一个就是想看看第一级阶梯上有没有印记,结果发现……”

  “那上面有脚印?可是你为什么支开老乔啊?你、你不会是怀疑老乔……”周何也跟着紧张起来了。

  “是的,我发现了脚印。支开老乔的原因,又是我要说的第二个问题了……你有没有感觉乔胖子这一路来都有点不正常?”周几把嗓子压得更低了,用轻得站在身旁的周何几乎都听不清的声音说道。他冷不丁冒出这样一句话出来,周何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了一愣,才道:“你什么意思?”

  周几脸色严肃,没有一丝开玩笑的意思,道:“你想,他向来与你投缘,跟你一起的时候,一张嘴几乎不曾歇过,他这次一路来虽然开朗幽默的个性仍是不减,但说的话较他以往实在是少很多了,无论是对你,还是对我。”

  “你就因为这个怀疑他不正常么?也许人家公司或者家里遇到了什么不足为外人道的事,心中郁郁。”周何道。周几摇了摇头,道:“不,最重要的一点是我发现一路上在我们商讨研究这冰宫时,乔胖子表面虽一心干着自己的事情,一副毫无兴趣的样子,但他的眼睛总不时地往我们这边瞟,分明心思在我们这儿。”

  周何满脸疑惑,努力回想着乔下彬一路上来的种种言行举止,还真发现了些蹊跷的不正常情况,惊道:“哥,我想起来了一件事,那次我还调侃胖子了,你还记得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谜之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谜之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