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矿洞生变
陈尧2017-07-04 16:143,519

  西门江城面色难堪,道:“打架?矿工们虽说中国、外国人都有,但相处也还马马虎虎,不至于凶残到了这种地步吧?”

  周何呵一笑,不置可否,道:“打架至于打得一个人都没了么?胖哥,我看你还不如推测这群家伙在这极地之境,吸收天地精华,成仙飞升了!”西门江城面色更白了,嘴角动了动,没说什么。

  乔下彬经常跟周何斗嘴,现在却没有兴致跟他贫,道:“进洞!”王博点头,领头正要迈步进洞,忽见一团白影从旁边的矿物堆里扑过,众人“啊”地悚然一惊。

  周何眼疾手快,倏然纵身向前,一伸手便将那东西逮在了手里,一看却是个肥大的北极兔,咧嘴笑道:“这畜生倒会吓人!虚惊一场。”

  周何露这一手,除乔下彬、周几之外,在场之人无不看得心中骇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须知兔子那一纵一跳是何等之快,竟也抓得住!

  那群冰岛人中,一路上有几个人一直颇为嚣张,此刻他们背上却惊出了一阵冷汗,心中暗自庆幸没惹到这中国佬,只想中国人果然都会功夫!

  洞口照明灯发着刺眼的昏黄亮光,入口风急,吹着灯晃来晃去,直令人心悸。众人头戴带灯的矿工帽,又打着手电筒,进了洞倒也看得极是明亮清楚。他们沿着血迹,一直往洞里走,走了三十米的样子,血迹便没了,唯有一堆污秽之物。

  王博蹲在地上看了半天没有说话,西门江城不耐烦道:“怎么了?”王博抬起头,面色已是铁青,干声道:“这、这是人的内脏……”

  听得懂中文的人尽皆哗然。周几抢过去一看,倒吸一口凉气,道:“不错,是一堆肠子跟半个肺……”周何叫道:“那其他的呢?”乔下彬倒沉得住气,道:“可能是野兽在捣鬼。大家准备好家伙,继续前进!西门,你让奥德松带几个人走前面。”

  奥德松便是乔下彬雇的二十个亡命之徒的头儿。他是个身材一米九,喜欢戴毛线帽,肌肉发达得吓人的冰岛佬,嘴里随时叼着根雪茄,却不点火,说话嗓门老高。西门江城对奥德松道:“奥德松,你能不能带几个兄弟走前面?”

  奥德松也早已看到那堆内脏,面不改色地轻蔑一笑,一副见惯世面的老成模样,他停步拍了拍手,他手下的人便都拿出了手枪、军刀、冲锋枪等武器。奥德松亲自带领九个人与王博走在最前面,全身心警戒。

  每隔十几米就有一站昏黄的照明灯,时明时暗,真是有灯还不如无灯,只会扰人心神。洞里湿润的空气较外面更为寒冷,那股他们初进矿场之时闻到的恶臭在这个地方渐渐浓烈起来,好在众人进洞久了适应了许多。

  走了几分钟,来到了一个直径宽十余米,深不见底的大洞边,也不知有多深,直看得人心中发怵。洞口有一架从美国买来的一流升降机,王博走到升降机旁边,抓住一个扳手扳了两下,升降机便“轰隆”运作起来了。

  王博喜道:“还可以用!大家从这儿下矿。”乔下彬做了个手势,道:“好,你带着奥德松他们继续前面开路。”

  奥德松将枪背上,也不多话,口咬电筒,身先士卒地正要下洞,忽听走在后面的几个人呜哩哇啦叫了起来。他们说的都是冰岛语,也没人听得懂,奥德松却是神情大变,冲过去一把提着其中一个伙计,大声叱问,那伙计只恐慌得直摇头。

  西门江城忙问奥德松怎么回事。奥德松冷冷道:“我的手下,小维格不见了。”小维格是个有点娘娘腔的瘦小子,大家印象都很深,他刚才走在最后。众人转头一看,果然不见小维格的踪影,心里不由都打起了鼓。

  一个人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奥德松把嘴里的雪茄烟仍在地上狠狠一踩,叫道:“你们在这里等一等,我去看看!”带了几个伙计沿路返回寻找。

  众人面面相觑。西门江城轻轻咳了一声,道:“真是邪门。乔总,我、我有个打算,不知当讲……”乔下彬摆了摆手,道:“有什么就直说,别婆婆妈妈。”西门江城道:“我看这洞里当真有点莫名其妙,不如就让王博带着奥德松他们进去,我们在外……”

  “你疯了吗?这是个黑矿,你又不是不知道!政府那边还全靠蒂姆兜着,这里面设施、打洞都有问题,让奥德松那老狐狸单独进去,万一被他瞧破了什么,先不说他会不会告发我们,他如果以此要挟,坐地要钱怎么办?”乔下彬不等西门江城说完,已压低声音大骂了起来。

  西门江城见老总竟然发这么大的火,额头竟一瞬之间在这寒冷的空气里冒出了冷汗,慌忙连连点头称是。他哪里知道面前这大腹便便的老家伙,曾经挖掘了数之不尽的古代王侯将相的大墓,在各种极端恶劣的环境里淘过金,什么古怪诡异的事情没遭遇过?这点破事在他看来屁都算不上!

  原来,乔下彬老家在东北农村,年少时是当地有名的地痞流氓,年近三十一事无成,一日无意中在一座大山深处发现了国民党一位大军阀囤积的财宝,看样子虽已被取走大半,所余不到一成,但对于当时的他算是极为可观了。

  乔下彬从此在村里扬眉吐气,尝到甜头的他,笼络了一帮人,开始在东北各省寻找类似的宝地,军阀的军饷没有找到,反倒觅得两座古墓,发掘出的文物亦在黑市卖得了高价,可谓无心插柳柳成荫,乔下彬一众人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随着发家,乔下彬的名望越来越高,他开了一家艺术文化公司,以便掩人耳目,他认识周家兄弟也是在此时。后来公司越做越大,涉及文化艺术、考古、矿产等领域,成为一个跨国的商业帝国,堪称九十年代中国商业的奇迹。

  乔下彬当着众人的对这个得力的手下发了一通火,看着西门江城惶恐不安的样子,气渐渐消了,觉得有点过意不去。他毕竟是个生意人,知道人心比什么都重要,便伸手拍了拍西门江城的肩膀,说道:“西门经理,你的良苦用心我能理会,你毕竟也是为我的安全着想嘛,我刚才一时心急的话你别往心里去。”

  “哎呀,乔总哪里的话,都是我没考虑周全,您看您这一说,更让我惭愧了……”西门江城慌忙说道,一副谄媚的样子。

  周几突然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轻声说道:“你们有没有感觉到这洞子里有其他东西?我总能听到些许细微的动静,不知道是不是生物发出的……”

  气氛一下变得有些紧张了起来,众人纷纷侧耳倾听。洞里一下安静了下来,但好像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声音,西门江城等人疑惑地看着周几满是不解。

  乔下彬听了一阵,却说道:“其实从进洞开始,我就有种异样的感觉,你这样一说,我似乎还真隐隐听到了一种类似‘滋’的声音。”周何一拍手,也叫了起来“不错!就是这种声音,我也听到了!”

  他三人身负深厚内功,自然能听到常人不能听见的细微一声,但西门江城等人听到他们这话就完全不知所云了,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冷战,打着手电,纷纷左顾右盼。

  周何笑道:“莫慌,我们这么多人,还配有一堆精良的武器,啥子老虎大熊都打死了!虚啥子嘛?”

  说话间,奥德松带着人回来了,乔下彬还没开口相询,奥德松便已摇了摇头。周何奇道:“这也太邪门了,一个人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我看那小维格从还没进洞就一直畏畏缩缩,指不定他身瘦胆儿也瘦,偷偷溜走了。”西门江城的助理小杨说道。

  这小杨为人处世,很是圆滑,特别一套“语言艺术”玩得出神入化,乔下彬向来十分欣赏他,听他如此说,点头道:“那也说不定……西门,你跟奥德松好好沟通一下,让他不要耽搁时间了,继续前进。”

  西门江城把奥德松拉到一边,说了几句,却似乎把奥德松激怒了,奥德松转头对着乔下彬咆哮道:“中国佬,如果你还想要我帮你,你得放尊重点,懂吗?我的兄弟不是那种人!”

  奥德松说的是英语,乔下彬听不懂,但看奥德松面色已猜到几分,淡淡道:“西门,你给大个儿说加两千美金。对了……还有,让他留一个人在洞口外,作为联络接应。”

  西门江城不由暗暗佩服这胖老板心思缜密,考虑得周祥,以前自己一直当他是个财运好的暴发户,可真是太过愚昧了。西门江城依言转告了,有钱果然好使,奥德松的嘴脸立马好看多了,二话不说,便跟王博带人进了升降梯。

  周几站在洞口,看见奥德松他们手中的灯光越来越小,骇然道:“这个洞打得有多深?”西门江城道:“这个洞子垂直的深度一千一百米,还不算里面纵向深度!”

  直到见奥德松他们在洞底晃手电,表示安全,乔下彬他们才下洞。到洞底一看,就是些机械、矿石,其他也没什么异样,但空气中始终弥漫着的那股难以言说的秽气更浓了,让人不敢吸进去,也呕不出来。

  众人沿着斜坡上的矿车轨道,慢慢向下走。

  洞,黑得很可怖,黑得很幽邃。在洞里的一个咳嗽声,一个稍微大点的响动,回响都经久不绝。

  走了一阵,忽隐隐听见一阵响动从洞里传了过来。众人都停下了脚步,因为声音实在太小,听不实在。很快,那声音越发的响亮,“咵哒、咵哒……”越来越近了。

  “诶!是辆矿车……”周何手电照着前方的轨道,叫了起来。只见一辆翻斗式矿车沿着铁轨,正“咵哒”着慢慢滑过来。不一会儿,那矿车已到了众人面前,站在前面的王博忽然一声大叫,软倒在地,惊道:“妈呀!矿车里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谜之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谜之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