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猎物入围
陈尧2019-03-12 15:153,430

  西门江城忙答道:“奥德松他、他说我们是猎物,有什么东西在打猎……”

  “啊?”乔下彬也懵了,一时理解不了。却见周几忽然将手中的电筒晃了几下,道:“我看情况大大不妙,不如先撤出去再从长计议!”

  乔下彬原本支持不去帮忙的做法,可一听要撤退,也忍不住一脸不甘心,不情愿道:“我们好不容易长途跋涉进来了北极,就这么放弃了?奥德松既然说是打猎,什么猎人比我们三个这一身的武功还厉害!老周,难道你就不想看看是什么鬼东西会在矿洞里打猎?”

  周几一跺脚,道:“哎呀,情况不可能如此简单,你看看那些矿工的死法,不管奥德松口中‘狩猎’的是人是野兽,是好对付的善茬么?这洞里又乌漆墨黑,他们在明我们在暗,老乔你他妈别逞英雄了!”

  周何也想透了其中的厉害,点头称是。乔下彬虽然终究心有不甘,但他素知周几几乎是从来不说脏话的人,现在竟然骂起了娘,可见事态严重,慌忙招呼所有人出洞。

  周家兄弟前面开路,健步如飞,带着大家往洞外狂奔。他二人紧绷了神经,眼睛睁得如牛眼一般,走得虽快,但每走一步,都会尽量把每个目力可及的地方看仔细。

  这来时感觉并不算长的隧道,仿佛陡然变得没有尽头,没跑几分钟,西门江城跟小杨等人已上气不接下气,连经常进出北极的王博都有些抵挡不住了。毕竟北极植被稀少空气较为稀薄,这番狂奔一般人都抵挡不住。

  周几正要催促众人快点,黑暗中忽然传来了“哗啦”一声响,颇似什么东西跳入水中的声音。众人大惊,停下脚步将背紧靠着岩壁,手电慌忙朝声响处照过去,只见左边十几米开外一堆矿石旁,积有一滩水,面积颇宽,水呈黄黑色,看不出有多深,那水面还有未平息的波浪,显然有什么东西在水里。

  “这应该是工程队施工时弄出的坑……但这么低的温度,怎么可能存在液态水……”王博喘着气,解释道。这个道理大家都懂,但都想不明白。乔下彬骂了声,“这些都不是重点……”猛地一把夺过一个伙计手里的枪。

  周几大惊,欲待阻止,却已不及。“突!”乔下彬已朝水里连开了三枪,还得意洋洋地笑道:“这才是重点!”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目不转睛的盯着水面上。过了四五秒钟,没见异样,离水坑最近的小杨当先松了口气,笑道:“看来是石块掉进……”他一句话没说完,忽听“哗”的一声,白影一闪,什么东西从水里跳出来,直扑向了小杨。那速度之快、跳跃之远,无不骇人!一眨眼,小杨发出的惨呼才叫到一半就没有了声息,甚至连小杨身边的人都没反应过来!

  大家大惊下都向旁边推开,乔下彬与周几兄弟却施展轻功,反向前跃出落在众人前面,只见一个身材硕大、浑身苍白的裸体人拖着小杨又跳上了积水潭旁边的矿堆,紧接着爬到了岩壁上,竟似壁虎一般,稳稳地粘在了上面!更奇的是这怪人拖着小杨,动作丝毫不受影响,动作迅捷无伦,这所有的动作前前后后不过在两三秒钟就完成了。

  “对对对!我刚才看到的就是这个东西!”西门江城大叫道。“突……”周几兄弟与乔下彬、王博四个人手里的家伙早已不要命地往那白皮人招呼过去了,而剩下的四个人都玩不来枪,在一旁吓傻了。

  那白皮人动作之快,不堪想象,这四杆枪竟尽数打空!片刻间,它拖着小杨已隐没在了黑暗里。乔下彬又惊又怒又怕,瞪大了眼睛叫道:“他妈的,这、这裸体的家伙是人么?难不成是北极修炼成精的妖怪?”

  “是不是妖怪我不晓得,我倒晓得现在该逃命了!”周几说着,脚下已迈开了大步。众人忙跟上。周几边跑便说道:“看来奥德松两个手下就是这样失踪的,这怪物行动悄无声息,快如闪电,被抓走时都没来得及发出声音!所以大家千万要小心四周了!”

  “这么说来,你这个堂堂青川大学的名教授也不知道那是个什么玩意儿了?”乔下彬仍没有放弃追问那白皮人的来源。周几哼了声,道:“你当我跟你开玩笑呢!”

  周何刚才被那白皮人也着实骇得不轻,但他生性开朗顽皮,如此情形下仍不忘打趣乔下彬,叫道:“乔胖子,你没想到我哥这‘行走的百科’也有不灵的时候吧?我觉得你老人家以后还是要少吃点肉,多读点书,不能老指望我哥啊!”

  原来周几家世显赫,他的爷爷是清末有名大学者,其父亦是清华大学建校之初的数学系教授。周父认为理科才能真正强国,于是给他的两个儿子起名周几周何,只盼他们能继承自己理科事业。小儿子倒非常争气,子承父业,学了物理,这老大周几却大大的“忤逆”,越走越远,尽偏爱文科一路,因此周几没少受周父白眼。

  好在周几争气,考入了哈佛的历史与考古系,周父也终于息怒了。就在周几远渡重洋求学后,周父便在这六十年代爆发的人类史上罕见罕闻的大灾难中受到迫害去世。周几归来,因为没能见到父亲最后一面,几度伤心欲绝,深为自责。

  风波平息后,像周几这种有真才实学,又是从哈佛毕业的人,可谓国内少见,他名声渐起,后来又攻读了生物学,便一直担任其家乡的青川大学历史考古学、生物学两大专业的教授,他的学术研究亦是蜚声海内外。

  此刻却哪有人有心情来接周何的话茬?不一会儿,众人穿过了一小段湿漉漉的隧道,才出洞口,“看那儿……”乔下彬就叫出了声。

  众人一惊,顺着乔下彬手中的电筒光看去,只见不远处钢架上趴着一只跟刚才那一模一样的白皮人,还更为粗壮,它正恶狠狠地朝着众人发出“叽叽叽”这样刺耳的声音,听得人头皮直发麻。

  周几三人恍然明白他们最初在洞口听到的“滋”声并没有假,就是这种怪物发出的,只是他们将“叽叽”声听成了“滋”声。

  现在大家终于看清楚了这白皮怪人的样貌:它身形极为高大结实,恐怕有两米五高;形体跟人倒区别不大,双手双脚,只是皮肤白得晶莹,特别是手电光照过去,看起来如同透明,十分恶心。

  它的头非常小,约莫一个七八岁孩童的头大小;一张光滑的小脸上没有鼻子、眼睛,唯独一张泛紫小嘴巴长在脸正中央,小得只是一个凸起的小洞,这“小洞”一松一紧,对着众人所站的位置正不停地发出“叽叽”之声。

  所有人都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奇怪的人形怪物,不由都呆了一呆。周何奇道:“嘿!这白皮畜生没眼睛却能看到我们……”

  周几与乔下彬互换了个眼神,“突……”手里的枪突然朝那白皮人开火,欲来个攻其不备。却见白皮人反应奇快,身子往旁边一缩,尽数避开了。它嘶叫一声,跳到了钢架下的一个矿车兜里缩了进去。四人的枪子儿便不停地往矿车上招呼。

  那矿车被白皮人的力量带动着沿轨道滑了过来,不过几秒钟时间就到了众人面前,众人忙往旁边避开,白皮人猛地从车兜里暴跳起扑向了动作稍慢的西门江城。

  那速度实在太快!眼看白皮人就要抓到西门江城的头上,忽然白光一闪,那怪物瞬间软倒在地,从腹部断作了两断,蓝色的血液喷溅而出,喷得西门江城等几人满脸都是。

  “看来有时候冷兵器比现代高科技玩意儿更管用……”却见周何不知什么时候手里已多了把半米来长的短剑,剑上此时正滴着蓝血。那动作如电的怪物竟被他一剑轻松干掉了?西门江城与其他两个伙计都呆若木鸡,也不知是惊叹于周何那一招快剑,还是被吓傻了。

  乔下彬踢了西门江城一脚,道:“走了!愣着干嘛?”他左顾右盼,生怕四周还伏有白皮人。却见周几神经质地把头凑到刚回过神的西门江城身上嗅了嗅,道:“这血怎么不带一点味道的?西门先生,你没事吧?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没有?”

  西门江城仍是惊魂未定,慌忙道:“没没、没事……”乔下彬催促道:“哎呀,他妈的即便这血有毒,他也得出去才能治啊!”周几也不答话,反放下了背上的背包,要拿什么东西出来。周何知道周几“老毛病”又犯了,一看也慌了,忙按住周几的手叫道:“诶,哥,我的老哥……都啥子情况了,你还忘不了你搞学术研究的那套!”

  “我就装瓶血,很快……”周几挣开周何的手叫道,话才说到一半,忽听身后一个伙计“啊”的一声惨叫,众人一转身,只见隧道上方的岩壁上不知何时悄无声息地出现了个白皮人,那白皮人抓着那个惨呼的伙计已爬远了。不等他们开枪救人,忽又听身后一声惨呼,这次却是西门江城的声音。

  他们只得又回身过来,一看却不由都骇得大叫了一声,一连几个趔趄往后退去。原来前、左、右三个方位,都出现了那种白皮怪物,或高或矮,或大或小,密密麻麻,少说也有上百个,它们一点一点地聚拢。西门江城此刻就正被一个小白皮人拖过去。

  事态紧急,周几脚下一蹬,人如飞燕般扑出,抓住了西门江城的一只腿。可周几没料到那一只小白皮人的力气竟也是极骇人的,他手中使力不大,一个不防,人也被那小白皮人往怪物堆里带去。乔下彬见状,大叫“不好”,周何也叫道:“哥,快放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谜之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谜之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