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原形初现
陈尧2017-07-04 16:173,534

  众人一惊,一起围上去,但见矿车里的矿装得半满,三具只剩上半截的尸体耷拉在上面,他们的头盖骨都破了,脑中空空如也,脑髓已被抽空,尸体肉身,也干瘪得只剩皮囊!看衣服还认得出这三人都是矿工。

  这景象实在太恐怖、太诡异了,饶是奥德松这种从不将人命放在心上的亡命之徒,周家兄弟、乔下彬这种满世界寻古探秘、见过无数奇异之事的人,都个个看得心惊肉跳,心提到嗓子眼了。

  奥德松与他的手下一直叫着:“噢!上帝呀……”西门江城双腿直打颤,喃喃道:“这、这洞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是魔鬼害人的手段呀……”

  那矿车却未作停留,在众目睽睽下依然不徐不疾地从他们身旁滑过,往洞外去了。乔下彬目送着那诡异的矿车消失在黑暗里,不禁大是担忧:“我六十多号人就这样没影儿了,难道真的都死绝了?”

  信念未已,矿洞里原本时明时暗的灯忽然一齐熄灭了,无边无尽、绝对看不见任何东西的纯粹黑暗瞬间笼罩下来,只剩下几束他们手中的照明灯光!事起突然,众人发一声喊,无不战栗,下意识地背靠背,未开灯的人也急忙打开了照明灯。

  乔下彬连声骂娘,问西门江城怎么回事,西门江城正自吓得腿软,自然更是一头雾水,只得问王博。王博吞了口口水,道:“矿洞里一共有三个总闸,分管不同,照明灯的总闸得再往里面走一段路。我们还、还要继续走吗……”

  “不走怎么办?六十多号人不见了,我作为一个老板能放手不管吗?他娘的,我活了快五十岁了,不信这毛都不长一根的地方还有鬼了不成!”乔下彬怒气冲冲的打断了王博的话,那股北方人特有的大胆豪气此时显露无遗。他打着手电,径直大步走到了最前面,后面的人只得慌忙跟上。

  沿路又见到了数具矿工的尸体,死相惨绝人寰、各不相同,有的甚至是挂在岩洞石壁上的,但绝无一具全尸,看得多了,众人都快麻木无感了。终于到了王博说的矿洞照明灯总闸处,却见闸刀已被砸得稀烂。

  乔下彬不由大叫道:“不好!”扬手让众人停下。周几手电扫着四周,沉声道:“灯是突然熄灭的,电闸没见烧毁的迹象,绝对是刚被人砸坏的!”

  “好啊,一定要把这捣鬼的东西揪出来!”乔下彬立刻下令,让奥德松带领手下搜寻四周,但不要走远,更不能走散,剩下的中国人留在原地。

  奥德松领命,带着手下走出了两步,他们之中忽然一阵骚乱,西门江城向前一问,原来不知在什么时候,这群冰岛人又少了一个!

  顿时炸开了锅,众人纷纷回头,见来时那条路上时明时暗,不时有损坏的电路迸发出四溅的火花,哪有半条人影?

  路,只有一条,他们手中的照明工具并不算暗了,又是近三十人挤在一起前进,这人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的失踪的?没人想得明白,包括学识渊博、机智百出的周几兄弟。

  难道那是一条会吞噬人的魔鬼之路?死亡的气息,渐渐蔓延开来。

  乔下彬心下也不如最初那般无所畏惧了,但他作为首脑,此时决不能表现出半分怯懦之态,他大步走到奥德松他们面前,怒道:“一个个壮得像头牛,胆量却小得像只老鼠,来都来了,怕有个鸟用?”

  冰岛人个个面面相觑,并不懂什么意思,西门江城慌忙翻译了。奥德松闻言大怒,对乔下彬也不再那般客气,用英文吼道:“这是我失踪的第二个伙计了!中国肥猪,你他妈的当然不急,他们都是我奥德松的兄弟,我虽拿了你的钱保护你们,但不代表可以随便牺牲我的人!”

  乔下彬心中烦躁,朝周几使了个眼色,他语言不通干脆直接让周几上前与其沟通,也懒得再让西门江城翻译。

  周几用一口流利地道的英语对奥德松道:“奥德松,我非常理解并同情你,但此时只顾着疑惑跟恐惧无济于事,何不让我们齐心协力,干点有用的事呢?你放心,你们的损失,包括不管找不找得回的同伴,该给的补偿不会少你们一分一毫!”

  奥德松听了这话,脸色稍缓,却也并没有放过漫天要价的机会,直截了当的说道:“你跟那肥猪说,这差事太危险了,我要他再加两万美金!少一分都不行!”

  周几对乔下彬说了,乔下彬不假思索地做了个OK手势,奥德松与手下的愤愤之情才渐渐平息下来。奥德松道:“中国人,看你在这位胖老板的面前是位出谋划策的智者,那你说,现在该怎么办?”他得了钱,言语间对乔下彬也客气了许多,不再称其为“肥猪”。

  “你先带几个人按照我们老板的意思,在这附近搜寻刚才那砸烂电闸的东西,说不定他还走不远。你们剩下的人,就原路返回三百米寻找失踪的伙计,如果三百米之内没找到,必须马上返回,毕竟我们还有正事要干,你要理解。”周几早已想好对策。

  奥德松显然对周几这个还算顾及他手下的两全之策颇为满意,一口答应了,立马吩咐下去。临走时,周几又嘱咐道:“伙计们,你们最好背靠背前行,每人观察一个方位,连头顶都不要放过,这样才能确保安全!”众人答应着去了。

  余下的是矿产公司自己人,都来自中国,乔下彬让西门江城等人一起陪着其中一名技术人员去看看电闸能否修好,而他带着周几周何来到一旁,小声道:“周何老弟,你经常吹牛说你要研究物理能让爱因斯坦佩服得死而复生,那现在你给我分析分析,这旮旯到底有没有啥莫名其妙的东西?刚才我怕乱了人心一直忍着没说,你们想,两个大活人就在我们眼皮底下不声不响地就没了,没发出丝毫动静,这可能么?”

  周何噗嗤一声,强忍住没笑得太大声,道:“我说胖哥,你也会有害怕得怀疑超自然力量的时候啊……”

  乔下彬正色道:“我说正经的。这儿是挖的矿洞,跟那些墓地古迹不一样,在墙上地下绝不会有机关,那两个人遁土也得有个声儿啊!还有这洞里的尸体,那死相,唉……我都怀疑他妈的这鸟洞会吃人了!”

  周何道:“其实我刚进洞的时候便已经用仪器简单地测过了,这洞除了格外冷了点、黑了点,空气质量、岩壁成分那些都没什么问题,所以对这超自然的力量,胖哥你还是宽心吧。”

  乔下彬原来胆大之人,听他这样说也就放心了,便不再多说,“不是超自然的东西就不怕对付不了!”,他一向很有信心。

  等了几分钟,奥德松两队人还没见归来,西门江城拿出了水分给大家,坐下小憩。

  乔下彬又挨到周家兄弟面前,低声道:“可是我这矿场都开了将近一年了,为啥到现在才发生这怪事?”他终究还是有点纠结,百思不得其解。

  周几略一沉思,道:“只有一种解释……他们挖出了什么不该挖的东西!”周何一拍手,深表赞同。

  “但会是什么东西呢?能将这么多人一起吸干了!”乔下彬追问道。周几却摇了摇头,表示现在尚无法推测。

  三人正自忧心,忽听西门江城哇大叫了起来,一转头,只见他在不远处的地上,连滚带爬,狼狈不堪。众人立马提枪冲了过去。周何是个热性子,速度最快,一闪到了西门江城身边把他扶了起来,问道:“你他娘鬼叫啥子呢?撒个尿,老二被咬了么?”

  西门江城浑身战栗,一手提着裤子,一手指着头顶岩壁,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所有电筒齐刷地朝西门江城手指的地方照去,但那儿除了丑陋、坚硬的石壁,空空如也。乔下彬素知这个下属精细,如果没确实看到什么东西,决不会这副模样,道:“你到底看到了啥?”

  西门江城结结巴巴半天,才挤出一句话来:“人,人……一个浑身雪白的人爬在那儿,他、他他没有鼻子跟眼睛……”

  说话间,突然一个影子从众人头顶闪过,快若流星的速度,一闪即逝!但每个人都确确实实看得清清楚楚。大家都把手电筒照着头顶岩壁上,却只看见了岩壁。

  小杨揉揉眼道:“是我眼花了么?”西门江城用近似哀嚎的声音叫道:“不、不,不是眼花……就是那个白人……”

  周几道:“你不用说了,我相信你,因为我也看到了。”乔下彬舔了舔嘴唇,一字字道:“没有鼻子眼睛的白人?那是个啥东西?”

  这时,忽然从矿洞深处传来了一阵“啪”的声响,如寂夜中的霹雳,声音极大、极清脆,在洞内回转不绝,震得人耳膜发痛。乔下彬大惊道:“不好!是枪响!”

  “肯定是奥德松他们遇险了……”周几也叫道,他一边说一边拉住了要往洞里奔的周何,喝道:“你干什么?”

  周何一愣,道:“难道我们不去看看他们发生了什么事,好帮把手?”周几道:“你个二愣子,几乎所有的武器都在他们手里,他们都对付不了,我们虽然会武功,去了又能帮好大个忙?”

  一旁面如土色的西门江城跟小杨等人,连声附和。乔下彬也道:“老周的话有道理,我们先莫轻举妄动。”说着他拿出了对讲机,正要呼叫奥德松,却听对讲机里奥德松的声音伴随着一阵嘈杂已先传了过来:“猎物!我们都是猎物……他们在狩猎……利斯塔,这边这边,噢!啊……”

  伴随着一声尖锐的“啊”的叫声,奥德松的话声戛然而止,对讲机里只剩下了一片“滋”的盲声。

  所有人都惊呆了,没有人说话。剩下这群人中,听不懂英语的只乔下彬一个,他已急得额头上青筋暴起,叫道:“他娘的怎么了?你们倒是说话啊,奥德松那傻逼说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谜之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谜之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