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树梢夜话
陈尧2017-07-04 16:172,139

  “世界五大宗教派?”周余弦更吃惊了。王哑巴发觉失言,忙摆手:“这些不该让你知道的,你只要记得以后不在人前显露武功,就能远离这些纷纷扰扰之事……”

  “我晓得了,爷爷你又来了!你老人家只管放两百个心。不瞒你说,我小时候学武功只为了耍酷装帅,结果你说不能在别人面前用,我兴致就不是很大了……”周余弦笑着,打断了王哑巴。

  王哑巴提腿就在周余弦屁股上轻轻踢了一脚,“耍帅?我老头子才不管你娃娃有没有兴趣,入了我的门就要把功夫练好!”

  周余弦嘿一笑,忙道开玩笑。王哑巴便不再说,话锋转到卷云掌上,将刚才自己使的一十六式掌法一一详尽解释了,边说边演练。这门掌法周余弦已用了近一年的时间打基础,现在听王哑巴讲解精要,他很快便心领神会了。

  这一路传功,直到下半夜,两人才分别,约定第二晚继续。

  周余弦乘兴而归,正要进入周家院子竹林,忽见远处大河对面梁慕雪的房子还亮着微弱的灯光,在漆黑的夜里格外显眼。

  “难道慕雪还没睡?”周余弦心中一动,回想起下午二人四目相对的情景,心“噗通噗通”的跳了起来。

  “她肯定是因为收到通知书兴奋,所以睡不着……”周余弦想到此,脚下不由自主地展开了轻功往梁慕雪家奔去。

  夜色阑珊,夏意正浓。田野被月光披上了一件银色轻纱。夜风绕过几条田埂,留下了只属于夏夜的乡村才有的美妙声音。

  小楼房安静地伫立在马路边,房子侧面三楼的一个房间亮着白而柔的灯光,一个长发披肩的女孩正倚靠窗前,手托腮发着呆。

  “她果然没有睡……”周余弦站在不远处一颗亭亭如盖,差点就长到三楼窗户高的梧桐树下静静看着。

  他看着她,她看着星空。夜色中,她那张看不甚明了的脸在月光下美得出尘。

  过了许久,周余弦轻手轻脚地爬上了梧桐树,熟练、轻松的坐到了树顶一根粗壮的枝桠上,这根枝桠恰好离梁慕雪房间的窗户最近、视觉最好。发呆的梁慕雪目眺远方,竟未发觉周余弦。

  周余弦愉快地摆动着双脚,学了两声麻雀叽叽喳喳的叫声。

  梁慕雪一惊,随即脸上露出了喜悦之色,因为她每次听到这个叫声,往窗户对面的梧桐树看,准会看见周余弦坐在树干上。这次也没有错,她一转头就看到了周余弦微笑的脸。

  “你是个大麻雀么?干嘛每次都学麻雀叫。”梁慕雪也笑了,捋了捋鬓发。

  周余弦笑道:“这你就说错了,难道我没来的时候,就没有麻雀在你房间外面叫过么?你总有转头看不见我的时候。”

  “是啊,说来也奇怪,但我每次偏偏就能看见你……”梁慕雪认真的说道。周余弦心中微甜,“想知道我为什么每次都学麻雀叫么?”

  “想。”

  “还记得你刚搬来这里的那会儿么?那时我还不太喜欢说话,跟你也不熟,我们放学回家虽然顺路,但一路上说不上三句话,只听得到路两旁的麻雀叽叽喳喳,叫个没完没了。所以,后来我每次爬树来找你,总会学麻雀叫。”

  “哼,原来是这样。那时候你爱逃学捣蛋,即使你再会说话,我也嫌弃你的。”

  “我现在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了,所以你现在不嫌弃我了,反而喜欢我了是不是……”

  “脸皮比隔壁王伯伯家的牛皮子还厚,也不害臊,谁说我喜欢你了?”

  周余弦看着梁慕雪似嗔非嗔,似笑非笑的样子,心中一阵激荡,很想上去抱抱她、亲亲她,竟忘了说话。

  梁慕雪被他看得更不好意思了,岔开话题道:“你大半夜的不睡觉怎么到处乱跑?”

  周余弦坏笑一声,道:“我跟你心有灵犀,知道你今晚睡不着,就摸黑来陪你了,还浪费了我两块大肥肉。”

  “什么肥肉?莫名其妙……”梁慕雪不解。

  周余弦一本正经道:“你看你又忘了吧!我来的路上,必须要经过黑娃家,他家的狗晚上都是不栓,直接放着守院子的,你想……我不给它两块肉吃,还不被咬成了个瘸子,怎么爬树来看你……”

  “这样说来,你走的时候要先揣两块肥腻腻的大肉在口袋里咯?”梁慕雪“咯”笑了出来,她素来文静,除了父母,也只有在周余弦面前才会表现得如此活泼了。

  周余弦道:“那是自然。你以前不是说过你爷爷娶你奶奶的时候,你奶奶老爸不答应,他就带了两块肉半夜‘潜伏’进你奶奶家,解决掉门口的大BOSS黑狗后,就跟你奶奶生米煮成熟饭了,成功抱得美人归!我这不是效仿前辈成功之道嘛……”

  梁慕雪一听他这话才明白他在绕着弯儿占他便宜,大觉害羞,道:“你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对比……我说正经的呢,没和你开玩笑。”

  周余弦怕她生气,不再开玩笑,心想答应过王哑巴学武之事不能向任何人提起,只有连她也骗了,便道:“我今天收到通知书,高兴得睡不着觉咯……难道你不是么?”

  “不是。”梁慕雪摇了摇头。周余弦一直以为梁慕雪是因此兴奋难以入眠,她这一摇头倒大大出乎意料,奇道:“难道你还有其他心事么?”

  梁慕雪神色变得茫然,目光迷离,转头看着远方,半晌,摇了摇头,道:“没什么……”

  周余弦也不是傻子,当然看得出梁慕雪有心事,道:“怎么了?有什么心事就告诉我吧,说出来会好点……”

  “真的没什么,可能是因为感觉自己一下子长大了,出去上大学,就要真正的离开家独立了,突然有些感伤吧……”梁慕雪叹了口气,“都这么晚了,你快回去吧,我也要睡觉了。”

  梁慕雪向来多愁善感,周余弦倒没太过在意,又安慰了她两句,道声“晚安”,一滑溜下树,回家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谜之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谜之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