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神秘哑巴
陈尧2018-09-17 12:182,242

  周余弦仍是将信将疑,但看着周商沉重的表情也跟着有点难受起来,道:“爸,爷爷将最后的生命献给了他热爱的事业,也算值得的……不过话说回来,我终于明白爸你为什么是在我们当地你们那一辈人中,少数的念过大学的人之一了,而且学的还是工艺设计!原来是有家庭原因的。”

  周商听着却冷笑两声,将烟蒂远远丢了出去,又喝了半杯酒,道:“你小娃儿啊……上个大学算啥子?我都还没告诉你,你曾祖是清华大学建校之初最早的一批数学教授之一!你难道没有发现我们家的人都是以数学术语命名的么?那就是源于你曾祖认为理科强国,期望子子孙孙都能攻研数学物理,说起来我们这些后代也有些不孝了……”说着说着,周商目望无垠的璀璨星空住了口,似是在想象着周家往日的光辉。

  周余弦越听越是心惊,心思却不由自主飞到另外一个地方去了,“以前老被二班的胖子取笑是农村来的穷土鳖,虽然最后揍了他一顿出气,但那龟儿到底是口服心不服,如果当时我把老祖宗这些光辉事迹说出来,那就大不一样了……”周余弦少年心性,未脱虚荣之心,何况还是被人戳脊梁骨地骂,这事他一直耿耿于怀。

  周余弦一想到胖子那鄙夷的表情就大为光火,维持一晚上的兴奋喜悦之情淡了几分,忽然间他发现了一个极为不合理地方:

  “不对呀爸,我们家又是名流又是教授的,从哪个角度看,我们都不可能生活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吧?而且我也从没听院子里其他的长辈提起过我们祖上的事啊?你是不是喝醉了,在吹牛呢……”

  周商眉毛上扬,回首瞪了周余弦一眼,道:“嘿!你这嘴巴越来越不得了,敢说我吹牛!‘鸟不拉屎’这种词你也能用来形容自己的家乡?我们这里山清水秀哪里不好了?”

  一旁收拾碗筷的李碧蓝听了他们的对话,不由扑哧一笑,道:“你这娃儿怎么这样跟你爸说话?他没有骗你,是真的。现在这个地方,其实是周家的老宅。你爷爷去世后,你爸在那边睹物思人,整天阴郁得很,刚好那时你爸搞瓷艺也需要这种环境,所以我劝他索性搬了。”

  周余弦恍然大悟,不再多心,仿佛看到大学的精彩生活、爷爷的昔日风采不久后就会一齐展现在周余弦的面前,一股迫不及待的冲动已在他心中涌起。

  明月在天,星星眨眼。

  夜色下的万物婆娑,迷离动人。空气中有一股淡淡的香气沁人心脾,那是已然饱满熟透的庄稼的味道。田野里蛙声一片,却并不显聒噪,反有悠远之意。

  忽然,月光下一道身影从周家院子的竹林里窜出,朝着东边那个王家村疾奔而去,身法快绝无伦,竟是上乘轻功!

  不过短短几分钟,那身影已到了王家村村口,在一座矮小的平房前停了下来。借着如水的月光,依稀能看清小房子墙上用红色的油漆写着“小卖部”三个不太美观的大字。

  “啊?”那身影甫一站定,小房子里就响起了两声苍老嘶哑的低沉叫声。那身影轻声说道:“王爷爷,是我。”赫然便是周余弦的声音。

  门“吱呀”声打开,一个驼着背,满脸长包,面相丑陋不堪的光头老人走了出来。

  光头老人看了一眼周余弦,又“啊”了两声,径自穿过门前的小公路,朝田野里走去,周余弦慌忙跟在后面。

  原来这老人是个哑巴,王家村人,当地人一直称其为小卖部王哑巴,其真名却早已被人忘却了。

  王哑巴人虽老,又是个重度驼背,在没有照明工具的情况下行走起来却一点也不含糊,周余弦须得使上轻功才能勉力跟上。月光下,两个身影,一个丑陋弯曲、悠闲踱步,一个笔直坚挺、奋起直追,一前一后,在田埂间穿梭,相映成趣。

  终于,两人在一块大草坪停了下来。王哑巴回过头来对周余弦打手语道:“今晚你怎么晚了这么久?”

  周余弦咧嘴一笑,道:“王爷爷,今晚我爸高兴,拉着我喝酒、吹牛,没完没了……告诉你个好消息,我今天收到了青川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王哑巴一听,神色仍是木然,但眼里仍露出了喜悦之色,打手语道:“青川大学?不得了、不得了……你学的什么专业?”周余弦一愣,心想:“他怎么会关心这个?”不过还是答道:“艺术设计。”

  王哑巴听了,似乎在思索着什么,半晌才道:“我以前就告诫过你,我传你武功只为让本派武学得以延续,你绝对不能在人前显露武功,晓得么?这次你去到外面读大学,更要牢记我的话,不可露出……”

  周余弦吐了吐舌头,打断了王哑巴的话:“不可露出一点会家子的样子是吧?哎呀!王爷爷,你最近越来越婆婆妈妈了,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嘱咐我一次,我记性好得很,用不着你无时不刻的提醒。”他说笑着,犹如孙子向年迈的爷爷撒娇一般。

  王哑巴神色郑重,打手势道:“你严肃点,我没跟你开玩笑。”老人望着苍茫夜色,出了一会儿神,才续道:“你考上大学是件好事,只是这一去要几个月甚至半年才能回家一次,我们见面的日子会越来越少了,也不知我这把老骨头还能活多久……”

  月色照在王哑巴略显落寞的脸上,说不出的凄凉。周余弦心中也生出一阵酸楚,从他十岁那年开始便与这老人亲密无间,一直将其当作爷爷看待,而这老人是个孤家寡人,一直一人独居,想必也早当他为亲孙子了。

  原来周余弦一身的武功便是这貌不惊人,畏畏缩缩的老人所授。

  这还要从八年前说起,周余弦那时才读小学,如往常一般,在这王哑巴的小卖部买零食,王哑巴忽然叫住了他,问他想不想看一样很有趣的东西。周余弦小孩心性,加之是个调皮大王,一听很有趣的东西,当然回答想看。

  王哑巴当即关了店,领着周余弦到了一处无人之地,正说笑间,王哑巴突然毫无征兆的一个纵身,跃上了旁边一颗大松树的树顶,接着几个转身,在树梢间来回飞跃,犹如一只潇洒翱翔的大鹏鸟,良久才缓缓飘然落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谜之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谜之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