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盛夏年华
陈尧2018-09-17 12:183,325

  夕阳殷红,洒在这青山怀抱的乡村里。

  晚风浓烈了夏天的气息,竹涛阵阵,碧波拥翠。

  田野上的麦穗一片金黄,一条白玉带般的乡间公路穿过其中,去到了那令人向往、充满希望的远方。

  忽然,一阵“叮铃”的响声,一个满头大汗的少年骑着自行车从远处极速行来,打破了黄昏的宁静。

  这少年身穿一件黑色体恤,一头浓而密的黑发被汗水打湿了紧紧贴在额头上,白皙清瘦的脸上神采飞扬,喜悦之色溢于言表,连那大大的眼睛几乎都要笑出声来了。

  少年带着洋溢的热情,飞快地瞪着脚下踏板,朝远处的小村驶去了。

  穿过田野,穿过小河,终于,他在一幢白色小楼房前停了下来,只见这小楼楼高三层,建筑样式是农村再普通不过的了,楼前一块大水泥空地,这在四川乡下称之为“地坝”,一般用于晒粮食。

  少年抓过前面车篮里的两个封信,一下子跳下自行车,对着在地坝边择菜的妇女叫了声“张姨”,连车支架都没支起便往小楼里冲,自行车“啪嗒”一声摔倒在地。

  择菜的妇女惊了一跳,嗔怪道:“周余弦,你娃儿忙着做啥子喃?毛手毛脚的……”

  “我给慕雪送通知书来了!”那叫周余弦的少年回答道,声音已是从小楼的二楼传来。

  周余弦轻车熟路地到了三楼一个房门前,正准备敲门,房门忽然一下子打开了,露出了张秀美绝伦的瓜子脸,那张脸充满了期待、不安、紧张,还有喜悦。

  “慕雪,你听到我的声音了?”周余弦在见到这叫慕雪的女生那一刹那,脸上的喜悦之色却已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木然、阴沉。

  “怎、怎么……”慕雪看到周余弦这副模样,一下子紧张了起来,局促不安地问道。

  周余弦皮笑肉不笑,道:“你猜……不请我进去歇一歇吗?”

  慕雪忙称是,请周余弦进。周余弦走进房,径自在窗边的书桌旁坐了下来,闻着慕雪闺房中的香气,不由一时间有些心猿意马,虽然他以前也曾来过几次。

  慕雪端了杯水递给周余弦,想问又不敢问,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周余弦喝了口水,看着梁慕雪的样子,终于一个没忍住,不由扑哧一笑,道:“看把你紧张的!你这种大学霸,还需要担心一张区区青川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么……”双肩一耸,从肩上的书包里拿出了两个信封,递给了慕雪。

  “原来你装模作样的在骗我……”慕雪眼前一亮,大是嗔怪,喜不自胜地接了过去,当先便看到了信封上写着“梁慕雪收”,落款寄件地址是“青川大学”。

  她拿出信封中的录取通知书,看了看封面那郁郁葱葱的学校全景图案,却并未翻开,而是去打开了另一个信件,那里面的通知书跟她的一样,也是青川大学发出,写着周余弦同学被图像艺术系录取。

  至此,梁慕雪才禁不住舒了口气,笑靥如花,笑道:“不错嘛,你这昔日的逃学大王也算为自己正名了……”顿了一顿,梁慕雪白皙的脸突然微微泛红,“你以为我在害怕自己不被录取么?其实我是担心你,毕竟你的分数才刚刚跨过录取线……”

  周余弦一怔,“嗯”了声,脸上虽仍是那副心不在焉的调笑模样,心中却早就感动不已,很多话涌到了嘴边,想说却又不敢说。

  周余弦自幼丧母,他父亲周商忙于生计也无暇照管他,他自然而然,也就成了个调皮捣蛋爱打架的“坏学生”了,好好学习是从来不肯的。

  直到初二那年,梁慕雪一家搬来这里,二人同班,那时情窦初开的周余弦,便开始追求乖巧美丽的梁慕雪。这梁慕雪是个勤勤恳恳的三好学生,怎肯早恋?而且是与一个无一是处的坏学生早恋!

  周余弦是个心高气傲至极的人,被无情的拒绝后他沮丧了几天,越想越不服气,中二病大发,便跑去找到梁慕雪,信誓旦旦的许下诺言,说为了她一定要好好学习,将来一起上同一所高中、同一所大学。梁慕雪瞪大了眼睛,不置可否。

  出乎人意料的是,周余弦真的不再逃学,不过才过了半学期,成绩向来一般的他突飞猛进,一跃进了年级前五十名,让很多同学老师跌破了眼镜。不过,毕竟与梁慕雪稳居学校前三名学霸地位还相去甚远,后来梁慕雪上了本市最好的高中,周余弦考上了她隔壁的学校,也算不错。

  这已足够让梁慕雪对周余弦刮目相看了,她才渐渐感觉到,周余弦并非随口说说而已,随着两人经常一起上学,关系日渐亲密,虽未明言结为情侣,却胜似情侣。

  周余弦念着终不负当年诺言,激动不已,禁不住就想去握梁慕雪的手,忽听楼梯脚步声响,梁慕雪的妈妈张玲的声音响了起来:“你两个小家伙看到通知书了,也要赶快拿给我看看啊……不晓得我比你们还焦心吗?”说着走了进来。

  两人刚才都有些动情,此刻禁不住脸上一红,暗叫好险。张玲看着两人的表情有些不明所以,拉着梁慕雪的手,小心翼翼地问道:“咋子啦?考砸了?莫伤心,没的关系……”

  梁慕雪一笑,道:“妈,你看!”忙将录取通知书递过去。

  张玲一看,不由大笑出声,道:“你真是吓了妈一大跳……哟,余弦,看你娃儿以前个逃学大王,考得也不错嘛!我跟你梁叔前两天还在说,希望你两个能考到同一所大学,慕雪一个人出门在外,也好有个照应,我还专门去庙里拜了观世音菩萨,这下梦想成真了,你说是不是菩萨保佑嘛……”张玲说着笑着,嘴都要合不上了。

  周余弦听她提起“逃学大王”,讪讪有些不好意思,憨笑了两声。梁慕雪嗔道:“哎呀,妈,那都几百年前的事了,人家从上高中开始可就一直是好学生了。”

  “哎!不对,是从初二开始……”周余弦不服气的纠正道。张玲笑道:“好嘛好嘛,我开个玩笑。走,我给你们做好吃的!”

  周余弦却道:“不了,张姨、慕雪,我先回去了,我还得回去给我爸跟二姑报喜呢!”周余弦笑了笑,说声“拜拜”,飞快地下了楼,骑着他那破烂的自行车,向周家村去了。

  周家村位处大山山脚斜坡之上,是一个被丛丛竹林包围的院子,静谧幽深,雅致天然。院子内有十来户人家,都是周家本族之人,周余弦的家便在院内斜坡最上方。

  周余弦将通知书给周父周商、他二姑李碧蓝看了,二人都是喜不自胜,一个张罗着杀鸭宰鸡,一个奔走相告于院子里的人。

  晚上,周商放了一大团火炮庆祝,与众乡亲喝了个不醉不归。席间,周家诸位长辈,无不称赞周余弦出息了,但前面必定得带个“以前的逃学大王”,搞得周余弦极不好意思。

  夜深了,来客都已散去,喝得半醉的周商仍没有停杯的意思,拉着周余弦的手,话渐渐多了起来。须知在平日里,他是个沉默寡言,大多数时间都躲在家里摆弄瓶瓶罐罐的人。

  从小到大,父子俩关系就一直不大好,周余弦缺少关爱,极是叛逆,又遗传了周商的闷、犟,所以两父子吵架是家常便饭,就差动手了。周余弦从未见过父亲如此,知他为自己考上大学高兴,心中也有些感动,有一搭没一搭地陪着父亲聊着。

  “说实话,你妈因病去世得早,这么些年我又完全‘放养’你,我也知道你有些恼恨我这个当爸的,我更从没想过你个八九岁就敢跟老子对骂的叛逆小子,竟能考上青川大学。唉……你知道你爷爷是个什么样的人么?”周商忽然问道,用半睁的眼盯着周余弦。

  周余弦一愣,心想自己一出生就没见过爷爷,也几乎没从别人口中听到过有关他爷爷的事迹,只得摇了摇头。

  周商站起身来,面上露出一股难以言说的骄傲之色,道:“以前我从没跟你提起过,但你再过一段时间就要去青川大学念书了,迟早会知道的,我现在就告诉你吧,你的爷爷周几,是上个世纪史学界最享有盛誉的史学家之一,且身兼造诣不凡的生物学,他曾任青川大学历史考古学两大专业的教授!”

  周余弦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因为他从小便见父亲与泥土打交道,整天浑身脏兮兮的而不自觉,只知道雕刻着那些瓶瓶罐罐,然后在一个自制的小窑里烧成陶瓷,拉到市里去卖,即便是他后来长大了,知道父亲干的工作其实颇具艺术性,但在他看来,始终没觉得自家与其他乡下的普普通通的乡亲们有何区别,自然想不到自己家世如此不凡。

  周余弦道:“爸,爷爷的随便一件成就,都足够整个周家光宗耀祖了!你以前怎么几乎都不提及呢?你逗我……”

  周商叹了口气,拿出支五块五一包的廉价香烟点上,吞云吐雾一阵,说道:“九十年代初,他在一次去北极的考古过程中遇难,连尸首都未找到。这么多年来,我每次想起都觉心如刀割,深深自责做儿子未能尽半分孝道,没有法子让他老人家入土为安……唉,这种自责感令我愧疚将近二十年了,甚至都不敢向你提起你爷爷,只能把一切埋在心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谜之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谜之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