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同窗之友
陈尧2017-07-04 16:173,218

  左右算是有所发现,周余弦稍稍长了些信心,便将书放在了旁边的大书桌上,继续往下查找。一路看完,周余弦眼睛都看绿了,却再无收获,他一屁股坐在书桌旁的椅子上,如一个泄了气的皮球。

  “短短不到十分钟就将房间整理得这么干净,很有可能是几个人一起干的……”周余弦眉头紧锁嘟嚷着,瞥眼忽然看到了桌上的鸡毛掸子,一下子跳了起来:“这么熟悉老练的探只手出来就拿到了鸡毛掸子,肯定已经是书房的常客了……”

  “可惜我猜到了又能怎么样……然并卵……”周余弦好不苦闷,又颓唐的倒在了椅子上。

  天已入秋,一连阴雨数日,天气已颇有凉意。房间里浓厚的书香味与淡淡的橡木家具味道混合在一起,产生了一股沁人心脾的芬芳,周余弦闻到这味道,烦躁、惊惧的心不觉中渐渐平静了下来。

  终于,周余弦放弃了寻找线索,静静的打量起了书房里的一事一物,希望能找到一丝爷爷在这个房间里留下的痕迹。

  突然,墙上那爷爷与奶奶年轻时的合影照彻底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周余弦站起身,走到了照片前,见相框里的黑白照片上,爷爷与奶奶手牵着手站在一株大杏树下,爷爷穿着白衬衣、留着浓密光亮的偏分头发,背挺得笔直,端正的看着镜头,似乎是因为照相有些紧张、有些羞涩;而奶奶一袭白裙,一手拿着垂在胸前的辫子,侧脸笑靥如花的看着爷爷,眼里充满了爱意。

  周余弦感觉那幸福甜蜜似乎要从相框里溢出了,伸手去轻轻抚摸着相框。他认得照片上的地方是青川大学的杏园,那是情侣们的幽会胜地,没想到在他爷爷那个年代便已是如此了,原来这还是一个良好的传统。

  他想到这会心的笑了,“一个英俊不凡,一个淑懿娇美,简直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改天我一定也要带慕雪到这个地方拍一张照!”

  周余弦陷入了无尽的遐想中,一时忘却了小偷之事。

  “对,爸爸好像从来没提起过奶奶,下次回家一定要让他们好好说说……”周余弦忽然想起,他爸只提到过奶奶在爷爷去世后伤心过度去世,但并未说过其事迹,甚至连她的名字都未说起。

  一番流连,周余弦见天色不早了,又在屋里仔细查看了一番,来到大门口,照着门上的小广告拨通了换锁师傅的号码,让师傅把大门跟书房的锁都换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他对那小偷的动机与身份一概不知,只能以这种方式来解决问题,最多再提醒下小区守门的大爷再对陌生人的出入查严一点吧。

  鼓捣一个多小时,周余弦把屋里“加固”了一番,放心不少,在紧紧关闭每一扇门窗后,便随手揣着那本《夜话历史》,启程回学校。

  一条笔直的河堤小公路,幽深得看不见尽头。路两旁的参天大树遮天蔽日,半红的树叶,悄悄地带来了秋的消息。

  青川大学的后门便坐落于此路中央路段处。

  梁慕雪此刻正坐在学校后门旁的一个奶茶店里靠窗的位置,右手大拇指与食指指尖不停的揉搓着杯子里的吸管,神色期盼,眼巴巴地盯着马路远处。

  她此刻的心情就如窗外阴郁的天气:糟透了。因为她忘了带钱,已经在这儿尴尬万分的坐了两个小时,虽早给周余弦打了电话,但周余弦在遇到路上堵车现在还未到。

  “同学,我可以坐在这儿么?”一个温和的、彬彬有礼的声音说道。梁慕雪仍是呆呆望着窗外,没有在意,直到这个声音说着同样的话又复述了一次,梁慕雪才微觉讶异,将一直凝视窗外的头转过来。

  只见面前站着一个穿着白衬衫的男生,他有一头深棕色的头发,光洁白皙的脸庞棱角分明,鼻梁高挺,薄厚适中的嘴唇满含笑意,那深邃迷人的眼睛正直直盯着自己。

  “你在对我说话么?噫,你不就是……”梁慕雪讶异道。

  “对,就是我。”那男生打断了她的话,“我叫乔昂,跟你一个班,军训的时候站你身后第三排第十二位的人。我可以坐在这里吗?”乔昂说着就坐了下来,却并没等梁慕雪点头同意。

  梁慕雪礼貌的说了句“你好”,沉默两秒,奇道:“你对自己军训站的位置记得这么清楚?”

  乔昂一笑,道:“那是自然。我天天在后面看着你,只是你看不到我罢了!本来早想跟梁慕雪同学你交个朋友,无奈那教官实在是太残暴了,每次训练下来,搞得人精疲力倦,我也不好来打扰你。”

  想起军训有苦有乐的时光,梁慕雪也笑了,道:“原来你都知道我的名字了,嗯,乔昂同学,很高兴认识你。”乔昂道:“梁同学不用这么客套。我来自东北,在你们大四川,还得请你今后的四年里多多关照。”

  梁慕雪生性文静,不大善于与陌生人打交道,听乔昂如此说,只笑着点了点头,不知如何接话说下去。

  乔昂喝了口手中的奶茶,道:“梁同学,你是在等人么?”

  “你……怎么看出来的?”梁慕雪一愣,觉得面前这个人越来越有意思了。

  乔昂又露出了那迷人的笑容,道:“我一个小时前出来买东西,就透过窗看到你坐在这儿了,见你时不时的看向马路尽头,所以我会有这个猜测,没想到瞎蒙对了,哈……你,是在等你男朋友么?”

  梁慕雪一愣,脸上微微泛红,道:“没、没有……不是男朋友……”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撒这个慌。

  准确的说也不算撒谎,她与周余弦都未提出过做正式的男女朋友,周余弦初中小屁孩时的表白自然不能算,虽然两人的关系之亲密其实已不亚于情侣,但乔昂这个问题她还真的不知如何回答是好。

  乔昂笑得更灿烂了,道:“原来如此。我还以为军训的时候经常来找你那位同学是你男朋友……”

  梁慕雪冰雪聪明,一愣已经明白了对方的意图,心中立时不悦了:“我跟你才认识几分钟,就来套我话了?”她面色却不露声色,不置可否,岔开话题道:“听说负责我们专业课的那个老教授是宗尚,我以前读高中时也有听老师提起过,听说他个性孤僻,言行举止独立独行,很不好相处,想起来都有点小忐忑,乔同学,你了解他么?”

  乔昂一拍手,忙不迭咽下口中的珍珠奶茶,道:“嘿!这你还真问对人了……我之前在美国念高中,回来上大学就是冲着这宗尚老教授来的。我们高中的美术老师就是他的学生,听他说了宗教授的种种,我都要跪地膜拜了!从那时起就打定了念头一定要回国到他所任教的大学念书。”

  “没想到宗尚教授的大名都远播重洋了,难怪气势这么不一般……”梁慕雪若有所思,听乔昂在美国上大学,很想了解了解美国的教育方式,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毕竟自己跟这人才认识几分钟而已。

  乔昂却仿佛打开了话匣子,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宗尚教授是名副其实的独立独行,清高寡合。他从来不入什么艺术设计协会、搞什么艺术拍卖,高兴了最多办个艺术展。想当年红点设计奖邀他做评委,还有五洲设计协会请他做会长,他都双眼一翻,只说了两个字‘不去!’,简直酷毙了……想必也就是因为他低调,不爱在台面上走动,才会让全球学设计的莘莘学子,都为他感到疯狂!”

  梁慕雪点点头,道:“乔同学对艺术设计界这么了解,看来功底非凡,又在美国接受的西方教育,见识不是我们这种农村孩子能比的,以后还希望你多多指点。”说完喝了口杯中已快见底的果汁,又转头望向窗外,可还是没看到周余弦的身影。

  只听乔昂道:“梁同学真会拿我说笑,咱们班可没有谁像你这种以市状元考进来的吧?艺体生的状元!反正我不但没见过,连听都没听过!”

  梁慕雪一回头,双眼瞪大了,道“你、你怎么知道的……我没有那么厉害,只是高考的时候发挥得还不错……”她双颊微红,被他夸得有点不好意思了。

  乔昂双肩一耸,道:“这种并不是什么小事,想知道也不难。能认识你,我很荣幸,作为将要同窗四年并互相学习的好同学,你觉得是否应该将你的手机号留给我呢?”

  他脸上带着那股只有他特有的笑容,嘴角那微微上扬的线条好不迷人,说着径自递过来一个银白色的漂亮手机,是国外著名的高端电子品牌水果,价值不菲。

  梁慕雪是个美女,还是个心思细腻的聪明美女,乔昂此言此行,她自然知道他想干什么。

  不过,面对这种从外貌到身世到言行都颇为不凡的人,一个电话都舍不得给未免太不近人情了,更重要的是如他所说,二人将会同窗四年。梁慕雪实在找不到拒绝的理由,脑海中考虑没超过两秒就接过手机将自己的号码输了进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谜之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谜之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