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梧桐新雨
陈尧2017-07-04 16:173,266

  乔昂面上仍是那般潇洒,但很显然没压抑住自己眼中的喜悦光芒,待梁慕雪输入完毕将手机像揣宝贝一样好好揣在口袋里,道:“我可以叫你慕雪么?老是同学同学的叫也不大好听……”

  “慕雪……”这时真有一个声音叫着“慕雪”打断了乔昂的话,“路上堵惨了,让你等久……噫?这位是?”

  梁慕雪一听这声音眼睛已经亮了,马上转过身,来人除了周余弦还能有谁?

  此刻周余弦正看着乔昂,乔昂也看着周余弦。乔昂露出了他招牌式的亲切微笑,站起身道:“我叫乔昂,是慕雪的同班同学,不知这位哥们儿怎么称呼?”

  “慕雪?你倒是叫的亲热……”周余弦心中有些不快,但仍礼貌地答道:“我周余弦,是慕雪的……慕雪的老朋友。”他原想说男朋友,后面一想不妥,便改了口。

  乔昂似乎看透了什么,露出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笑容,道:“我还有点事先走了,你们慢聊。慕雪,回头见。”做了个“再见”的手势,一阵风似的去了。

  “这人真是奇怪,来的莫名其妙,去的也快,我之前都不认识他。”梁慕雪恐周余弦误会,轻描淡写的做了个解释。

  周余弦心领神会,哈一笑,道:“我看你们班古怪的人多得很,可惜我没能跟你分到一个班,唉……”梁慕雪嫣然道:“你又抱怨没跟我一个班了,好了,老大爷,您一天要念叨一二三四五六七次……快去结账吧,我看吧台那老板那眼神恨不得把我扔出去了!”

  “他敢?这么漂亮的大美女坐在他店里,他应该喜出望外,当菩萨一样供着才是吧?”周余弦笑着与梁慕雪一起过去结账。老板却用豆沙般的小眼睛扫了他二人一眼,道:“帐刚才出去那位帅哥已经结了,你们不晓得么?”

  “什么帅哥?”周、梁二人都愣住了,复又恍然大悟,想必那人就是乔昂。

  出了店,周余弦撑开伞,与梁慕雪同打一把伞肩并肩而行,因为刚才的事两人都觉得有些尴尬,没有说话,只能听见雨“噼里啪啦”打在雨伞上的声音。

  “看来有高富帅要来追你了……”沉默了许久,周余弦终于忍不住有些酸溜溜的说。梁慕雪瞪了周余弦一眼道:“你别乱嚼舌头,人家不过是看在同班,出于礼貌认识一下罢了。”

  周余弦冷哼一声,道:“是么?从高中到大学军训,追你的人都没断过,那些家伙打什么主意,我八百米开外扫他龟儿一眼心中就有数了……”

  梁慕雪扑哧一笑,停下脚步看着周余弦,道:“你是在吃醋么?”

  “哪……哪里啊?我是怕你被人拐走了,我回去不好向你父母交待……”周余弦神色不由有些忸怩起来,忙把头转向一边,不敢看梁慕雪。

  说来他也是个“奇葩”。初中的情窦初开之时,他不过还是个小屁孩,嘴上就说着爱梁慕雪爱得死去活来,后来长大了反而越来越不长进,再也不敢向梁慕雪说半个“喜欢、爱”之类的字。

  他纠结至此,更遑论对梁慕雪表白了,这么多年来,他最多也不过在两人独处时,口头上占点梁慕雪的便宜,偶尔牵一下她的手都算了不得了。

  梁慕雪有时也很苦恼……这人长大了咋就没把小时候的大胆留存一点的呢?她此刻听了周余弦的话,又开始苦恼了,嗔道:“懒得跟你胡说八道!”扭头到一边。

  周余弦嘿一笑,讪讪不好意思,说了两句笑话逗她开心,梁慕雪却仍是不理。周余弦见她是真生气了,有些莫名其妙,心想自己刚才只是开了个小小的玩笑,她平时绝不是这么小气的人,今天怎么这么容易便动怒了?

  雨水将校园里斑驳的梧桐路冲刷得很干净,路两旁的树叶在雨中绿得很鲜明。

  不时有打着伞或冒雨的同学骑着自行车,叫喊着从旁冲过,留下只属于青春年华的声音。

  周余弦很是喜欢这种与梁慕雪漫步在雨中的感觉,他偷瞄了一眼,见梁慕雪表情淡然,也不知气消了没有,不敢说话,继续沉默着。

  “我到了。”梁慕雪终于开口说话。周余弦抬头一看,才发现已到了女生宿舍楼下,忽然觉得原本偌大的青川大学变好小。周余弦道:“好,你进去吧,晚上到点我叫你一块儿吃饭。”

  梁慕雪淡淡道:“不用了。”头也不回的进了宿舍,留下一愣一愣的周余弦,傻在了原地。

  其实,在周余弦心底深处也并不是不知道自己不敢对梁慕雪表白的原因,只是连他自己都不想承认,当然更不敢认真面对。

  那是源于周余弦的性格。他自幼丧母,院子的长辈、兄弟姐妹都宠着他,他后来稍微大点了成了村里的孩子王,同年的小伙伴也很听他的话,养成了他心高气傲的自负性格。

  在情窦初开的年纪,他自信满满地朝自己第一个喜欢、也是唯一喜欢的女生表白,竟然被无情的拒绝了,而且还被对方用言语“打击”得“体无完肤”!他自尊心所受的挫折之严重,恐怕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以至于后来每每想起是否该给梁慕雪表白,他都有点出于本能的逃避、为自己找理由,甚至是感到惶恐。

  而表白这事情拖到现今,他终于心安理得的找到了一个理由:以二人现在的关系完全没有必要说什么象征性的表白了,这样心照不宣的甜蜜着岂不更美好?

  可惜他不明白女孩子有时候就需要这样一个名分、一个承诺才更有安全感,更名正言顺。

  周余弦此刻打着伞漫步在校园里,脑子里萦绕的又是那个让他心安理得的理由,他瞬时觉得轻松了不少,哼着周杰伦的那首《七里香》往宿舍走去。

  哼起这首歌,他的嘴角已不自觉的浮现出了幸福的笑容,因为梁慕雪以前抱着吉他给他唱过这首歌,太优美了,他赞叹着后来也去学了吉他。

  经过学校中央大广场的时候,周余弦看到一个穿着灰色雨衣,身高超过一米八的瘦高个子杵在广场中央的塑像下,一动不动,活脱脱一个电线杆。

  周余弦觉得奇怪,就多看了两眼,发现那个人手里拿着画板,似乎是在作画。

  “嚯哟,哪个家伙这么勤奋,大雨天还出来画像!”周余弦感到有点意思,径自转向走过去,想一看究竟。

  一走近,竟发现那画画的人还是个老人,须发都已经花白,五官棱角分明,凸显出一股十分独特的冷傲气质,让他不由自主的产生出一股距离感。只见老人的手飞快的在画板上画着,精光四射的眼睛看了画板,又看画板,头时低时仰,并且身子同时不停地来会转动,行为很是奇怪。

  周余弦在一旁看得莫名其妙,足足看了半分钟后才发现这个老人有些面熟,他挠着头想了一会儿,叫出了声:“你、你是宗尚老教授!是吗?”那个传说中设计界的泰山北斗此刻竟就站在了他的面前,他不由有些紧张起来。

  却见老人瘦得皮包骨的脸上没有丝毫变化,只用那双内陷的眼睛瞟了周余弦一眼,没有说话,又转头去干自己的事儿了。

  周余弦有点尴尬,厚着脸走近了几步,见老人手中作画的是支圆珠笔,只是他身子不停地侧动,看不清楚到底在画什么。

  等了两分钟,这老人动作始终古古怪怪,周余弦有些不耐烦,心中对其十分的敬畏已有三分变作了玩世不恭的调侃,嘀咕道:“这老家伙真是奇怪,大雨天来这儿画雕像,画纸尽被雨水打湿了,画了有个毛用……”

  “你小娃儿嘀咕说些啥子喃?你哪个班的?”宗尚依旧自顾自的画着,说道。

  周余弦没料到他耳力如此惊人,慌道:“没、没什么。我叫周余弦,是老教授你新带的16级艺术六班的,虽然我们还没正式开课,但我在公布的课程表里面已经知道是你给我们授课。”

  “哦?是新生啊……那你怎么认识我?”宗尚仍是没有转身过来。周余弦道:“学校公告栏跟官网上都能看到你老人家的照片啊……”

  “原来如此。来,小娃儿,你看看我这画得怎么样?”宗尚过了半分钟才回答他,转过身,将画板拿给周余弦看。

  周余弦把伞伸过去遮住雨,见画纸几乎都已被淋湿,画的内容主体便是塑像。他看了两秒钟,忽然发现一个十分之奇妙之处,张大了嘴,半天合不拢。

  原来这幅画的阴暗面都是由雨水浸湿画纸构成的,而所有还干着的地方正是恰到好处的明亮面,整幅画只寥寥数十笔的线条构成,雨中塑像之景却已生动的跃然于纸上。不论那简洁有力、完美至极的画笔线条,如此干湿得当的把控简直是神乎其技!

  周余弦连声叫好,简直要跪倒在地对宗尚膜拜了,惊叹好一阵才道:“教授,你这在雨中作画的画法是自创的么?学生还是第一次见、第一次听说,真是大开眼界!这种宝贝,你快收起来吧,免得淋湿了……”抬头却见宗尚直勾勾的看着他,脸上表情古怪,目中的惊讶之色不亚于他看见这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谜之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谜之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