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不速之客
陈尧2017-07-04 17:563,145

  这修筑于上个世纪的小区,此刻在午后的雨中静谧而安详。

  房屋的墙上爬着不少绿意盎然的藤蔓,却还是没能掩盖不住岁月留下的痕迹。小区虽处市中心,但站在此间,隐隐有股森森幽然之意。

  这是周余弦第二次来到他爷爷周几的房子。上次是周商送他来成都上大学,顺便带他来看了看。说也奇怪,周余弦一进门,便产生出了一种莫名的亲切感,熟悉又陌生,像一个离家很久的游子回到故居的感受。特别是书房里各类稀奇古怪的化石、海量生僻的书籍,更是对他具有不可抗拒的诱惑力。

  今天刚军训会操表演完放假,周余弦便迫不及待来爷爷的房子看看,他原本想要邀梁慕雪一起,但想到他爸回老家临走时那强势的要求还是作罢了……

  “你在外面,要尽可能地不暴露自己是周几孙子的身份,晓得吗?”

  “为什么呀爸?你不是说你一直以爷爷为荣么?我现在也是啊,为什么就不能说了?况且,爷爷以前还是青川大学世界闻名的教授,难道学校不因此而骄傲?”

  “你年纪还小,有的人情世故你不懂得。你想你原本就是勉强考上青川大学的,如果你的同学知道你是周几的孙儿,难免有人乱嚼舌根,说你是走后门上的青川大学,一传十十传百,对你爷爷、对你的名声都是大为不益。再加上你爷爷当年性子刚正耿直,得罪过不少同事,爸怕你在学业上也受挤压。”

  “爸,即便以前真是这样,这都过去多少年了,你不觉得你这想法未免也太过……”

  “你这家伙!老子没跟你开半个字的玩笑,不管你高兴不高兴,这要求你必须要答应下来!”

  周余弦见周商说得严肃郑重,不敢再辩,只得答应了。

  周余弦走进那阴暗却还算干净的楼道,收了手中的伞,径往楼上爬,没法子,这种老房子都没有电梯。

  他爷爷的房子在顶楼六楼,房间号很有意思,与他在学校里的寝室一样是六零四。当周余弦爬到四楼的时候,已发现了一个更有意思的东西:

  他手中雨伞滴下的水产生了一条虚线,一路从楼底延伸上来,他看着那条线发现旁边也有一道快干的水迹线如他一样,从一楼一直延伸至此,两条水线一直“并肩同行”。

  “拿伞的人不知是谁,跟我还真是‘心有灵犀’啊……”周余弦在心里打趣,但当他走到了顶楼,站在六零四的房间门口时已经笑不出来了,取而代之的是吃惊!

  因为他竟然发现那道水迹也终结于此门前,这十分清楚的表明了……有人跟他一样,拿着伞来到了他爷爷的房子,并且时间并没有过去太久,因为水迹还未干透。

  “谁?是爸么?不应该呀,现在我都知道爷爷的事情了,他来成都也没必要瞒我……难道是小偷?”周余弦心里略过一丝不安,满是费解,想到小偷,警觉性提高了起来,臂夹雨伞,深吸了一口气定定神,拿出钥匙轻轻打开了门走进去。

  由于是老房子,光线一半都被小区附近的高楼大厦遮住了,加之阴雨天,屋内更是阴暗,不过也没见什么异样,桌椅、茶几、装饰物都一一如常的摆着。

  周余弦不敢放松警惕,没去开灯,而是轻轻关好大门,蹑手蹑脚地往里走,转过客厅他才踏出一步就愣住了……最里间的书房房门大开,光亮从里面透出来,在黑漆漆的屋里很是刺眼。

  周余弦心下暗惊:“上次走的时候,爸明明把书房门关得严严实实,连窗帘都拉了个密不透风,说这里面是爷爷一生的心血,要仔细的保管好……果然有小偷!”

  正自惊疑,此时忽见书房里猛然伸出了一只惨白惨白的手搭在门边的墙上,那手的手指细长,瘦骨嶙峋,干枯如枝,竟不似人手!

  周余弦瞪大了眼睛,身上的寒毛立时竖了起来,心似乎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一个字在他脑中闪过“……鬼!”。

  他小时候晚上调皮不睡觉,他二姑李碧蓝就讲鬼故事吓唬他,从小到大,可以说“鬼”这东西在他心底已经根深蒂固了,即便以他现在的知识水平,已然能判断鬼是不存在的。

  周余弦想往后退,双腿却不听使唤,仿佛死死钉在地板上了一般。只见那惨白的手在墙上摸索了几下,抓到了挂在墙上的鸡毛掸子拿进了房间。周余弦怔了两秒钟,恍然大悟这不是什么鬼手,而是一个人在房间里摆弄什么东西,需要拿鸡毛掸子打扫!

  “是谁!”周余弦不再犹豫,大吼一声为自己壮胆,猛地冲向了书房,用的却是一个高难度的姿势,只见他一个踏步跪倒在地,仰头用膝盖沿着地板滑进了屋内。他这样做的原因只为避免被门后的人偷袭。

  一滑进书房,偌大的书房满地散落的书籍就映入了周余弦的眼帘,他环顾四周,却并没有在房间里发现翻弄东西的人。周余弦很快就注意到了大开的窗户,一跃而起,奔到窗边往下探望,只见一个穿着黑色风衣,头戴连帽的瘦高男子疾步往小区大门的方向跑去,不一会儿,他的身影在雨中已模糊不清。

  此刻,周余弦心中的惊大于怒:“这家伙是怎么下去的?难不成他也会轻功?”探首出去看,见窗户旁是一根水管,一道划痕沿着水管直达地面,马上明白了这人是抓着水管滑下去的!

  “龟儿子好大的魄力、好敏捷的身手!”周余弦略一沉思,一跃出窗,也以此法滑落到地面,追了出去。出了小区,看着秋雨霏霏的街上人来车往,那灰色风衣人早已不知去向。

  “这家伙身手这么了得,真的仅仅是个小偷这么简单么?但爷爷生前不过是个教书的,并没有什么了不得的财富,遗下的就些学术方面的东西,这人到底来翻什么呢……”周余弦皱起眉,想到此飞快地往回赶,因为回去仔细察看那人翻阅的东西,说不定会有所发现。

  但当周余弦再次站在周几书房门口时,他足足愣了半分钟,一张脸惊得铁青,骇然不已!

  因为原本那个杂乱无比,满地散落书本的房间,此刻已被收拾得干干净净,书在书架上井然有序的摆放着,工工整整!

  周余弦揉了揉眼睛,确认自己没有看错,一股透心底的凉气、惊惧涌上来,他猛然一个转身,紧紧将背贴着墙,紧张得手微微颤抖:“那个人即便是在我走后折回,也绝不可能有整理书房的时间,这屋里还有其他的人……”

  周余弦的手开始发抖,但他慌张片刻,又幡然醒悟:“我不是身负武功么?就是屋里藏着什么人,又怕他龟儿干什么?王爷爷叮嘱我不能在人前显露武功,当然不能包括在情非得已的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

  周余弦想到这儿,顿时大是懊悔,只怪自己初时先入为主,老想着“鬼”,便一直畏畏缩缩、磨磨蹭蹭,在刚才冲入房间时还大喊了一声为自己壮胆,好似提醒那窃贼赶快逃走一般,以致错失大大的良机。

  他在屋里快速的扫视了一眼,不再多虑,以最快的速度窜入了客厅打开灯管总开关,霎时间整个房子亮了起来。紧接着,他在各个房间搜寻,连厕所、阳台都找遍了,但未见半个人影。

  周余弦大叫“古怪”,垂着头无可奈何地回到书房……看来只能找找那人整理书本时,有没有留下什么痕迹了。但看着这四十几个平房的大书房,足足有摆满两面墙的书架,估摸着少说也有上万册书,周余弦头就开始发疼。

  左面墙从天文地理到小说历史,再到各科工具用书,应有尽有。中间那面墙是许多稀奇古怪的生物化石,以及一些小的研究仪器。右面墙则是学术型的书籍与稿子,汇集了世界各地优秀大学的历史、生物、科学三方面的论文与学术期刊。

  周余弦强打着精神,沿着书架,上下一排一排的察看有可能被动过的地方,不看不说,一看他更泄气了,因为书架上的书整整齐齐,连分类都没有一点点错误。

  “他妈这家伙动作也太快了些吧……”周余弦大是气苦,骂出了声,边骂边耐着性子找,又看了两排,他眼前忽然一亮,“诶!这是……总算让我逮到了一个破绽!”

  此时,他的目光落在了一本名叫《夜话历史》的书上,只见这本书只塞进去了大半,尚余一小半在外边。看来那整理书房的人虽然动作极快,但到底时间紧急,无法每本书都做到尽善尽美。

  周余弦抽出这本书,见只薄薄的数十页,书皮古朴老旧,有些年头了。随手一翻,书里写的都是些从战国到宋朝期间的野史,用笔很幽默生动,但粗看下实在找不出有什么值得研究、甚至去盗窃的地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谜之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谜之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