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男神的报复
蝶舞林海2017-07-03 17:254,848

  岳乐和安心跨进病房,就被眼前唯美动人的画面震憾了。只见一个我见犹怜的睡美人侧卧在病床上,美丽的面庞挂着甜甜的微笑。睡美人的床边斜靠着一位帅得人神共愤的青年男子,这位美男子头靠在床上,面庞紧贴着睡美人的头,而身子却斜倚在床边。此时,美男子正安祥地熟睡着,他的手却紧握着睡美人的手,早晨的阳光从窗外照进屋内洒在这对金童玉女身上,他们仿佛披着一层金光。

  岳乐伸手敲敲病房的门,竟然没有惊醒梦中人。简兮一向睡得沉,岳乐倒是没什么奇怪的。让他感觉奇怪的是唐斐,唐斐一向浅眠,轻微的风吹草动都能惊醒他。可今天敲了两次门竟然没惊醒他,这可是十年来第一次遇到的奇事。

  “太不可思议了!”岳乐暗自嘀咕着。

  “你说什么不可思议?”安心不解地看着他。

  岳乐没有回答,想起唐斐喊简兮起床的绝招,脸上浮起一个恶作剧的微笑,提高嗓门喊了一声:“Crmera!”

  岳乐喊声刚落下,简兮“呼啦”的一声爬起来:“开拍啦?”

  唐斐同时也被惊醒了,他抛给岳乐一个恶狠狠的眼光,再回头看着简兮病态苍白的脸,没好气地瞪她:“病都没好,拍什么拍?,你有病啊?”

  “要你管?你凶什么凶?”简兮怒瞪回去。一阵晕眩袭来,她才感觉头隐隐作痛,整个人软绵绵轻飘飘的。她伸手揉着头嘟哝:“人家本来就有病。”

  唐兮看情况不对,急忙伸手把她拦腰抱起放回床上,无可奈何地瞪着她:“欺诈犯你都病成这样了还称什么能啊?你就不能好好躺着养病吗?”

  “胃病又不是什么绝症,值得你这样大惊小怪吗?”简兮看到唐斐这么在乎自己,心里早已经甜滋滋的了,但还是傲娇地给了他一个白眼,她就喜欢在唐斐面前死鸭子嘴硬:“我又不是什么高贵公主,没那么娇弱,更不会矫情。”说完,忽然用奇怪的眼神象看什么稀有动物似地盯着唐斐。

  唐斐一脸傲娇地挑眉:“看什么?没见过这么帅的男神啊?”

  “你是我遇到的第一个称自己男神的奇芭。”简兮调皮地歪着头笑:“不过今天这个男神感觉有点憔悴哦!而且好臭呵。”说完还故意苦着脸呼出一口气。

  “你竟敢说我臭?”唐斐怒了,喷火龙准备开始喷火。

  简兮装模作样地摇摇头,满脸无辜地看他:“你是真的臭嘛,一身的酒味。好恶心哦!”

  唐斐抬手闻闻自己的衣袖,的确是有浓重的酒味。他本来就有一点小洁癖,不由恶心地皱紧了眉头,咬牙切齿地指着简兮:“你个没良心的欺诈犯,你还好意思说?憔悴也好,臭酒也好,还不是你害的?一个女孩子,喝什么酒,自己有胃病还逞什么能?你就不会好好爱惜自己吗?你想气死我吗?”他愤怒的眼光像是燃烧着一团火,但声音却充满委屈:“一个人短短的一天时间,一会被你打下地狱,一会又被你抛上天堂,这样来回折腾,没脱一层皮就已经万幸了,憔悴算什么?”

  安心有点同情起唐斐来,她走到床边拍拍简兮的手:“简兮你不知道,昨天你真把我们吓坏了,又是酒醉又是胃出血的,唐斐被你吓得连死的心都有了。他可是守护了你一晚上。”

  简兮心里顿时涌起了负罪感,她愧疚地看着唐斐,清澈的眼睛可怜兮兮的:“对不起,我错了,以后保证不再犯。”小心翼翼地拉拉他的衣袖:”唐斐你别生气了嘛!”

  唐斐满腔的怒火顿时烟消云散,他看这臭丫头又变得伶牙利齿的,想来也没什么大碍了,他还有重要事情要办呢。转头叮嘱安心:“安心,今天简兮就交给你了,你要寸步不离地守着她。我和岳乐处理完事情回来换你。”

  说完,抛给简兮一个严厉的眼神:“你给我消停点,乖乖养病。”带着岳乐匆匆离去。

  岳乐一边开车,一边汇报着今天的行程安排:“十点之前的两个通告我已经帮你取消,现在先送你回家洗漱,换一身衣服。然后十点回宫娱乐开董事会。说到董事会,我想。从昨天到现在,你都没看新闻吧?”

  “我这两天哪有时间去看新闻,你挑重点说说吧!”坐在后排闭目养神的唐斐眼也没抬。

  “自从昨天媒体曝光了齐文生以权谋私,打压陷害简兮和在去年凤凰奖评选中营私舞弊的真相后,宫娱乐影视传媒形象受损是勿容置疑的,最让人忧心的是宫娱乐大盘昨天跌停,经济损失估计上亿。今天还没开盘,情况未明,看样子今天大盘依然会绿成一片。股东们对齐文生一手遮天,不惜代价专捧季晴的行 事作风非常不满,一致要求撤销齐文生宫娱乐执行总裁的职务,大盘跌停造成的经济损失由齐文生陪偿,以此挽救宫娱乐股市中的不利局势。听说今天的懂事会讨论的就是这个问题。”!

  唐斐睁开寒光慑人的眼晴,嘴角泛起一个嘲讽的笑:“这回齐文生不但身败名裂,而且马上就要身无分文了!”

  岳乐淡淡一笑:“齐文生也是咎由自取,他为了一个季晴,耍尽手段,几乎把宫娱乐当成他一个人的了。他可能做梦都想不到会落得个倾家荡产、名誉尽毁的结果吧?”

  “还有,季晴的状况也好不到哪去,现在网络上攻击她的人太多了,简兮的粉丝和季晴的粉丝互相掐得好不热闹,自昨天媒体曝光季晴去年的凤凰奖最佳女主角奖是齐文生营私舞弊帮她拿到的后,她的粉丝一夜之转粉好几万。”

  唐斐冷冷一笑:“举头三尺有神明哪!”

  “不过唐斐,我一直很好奇,到底是谁曝料给新闻媒体的呢?”岳乐把车停在小区门前,好奇地转头问唐斐。“这个曝料者也太励害了,不出招而已,出招就制人如死地。这个人到底是谁呢?

  唐斐下车往楼上走,头也不回地丢下一句话:“动动脑子吧,有这种能力,手段又这么狠辣的人有几个?”

  “难道是他?”岳乐一愣,倒吸一口冷气!

  唐斐抬腿准备踢开齐文生办公室的门,里面传来的说话声让他缩回了腿。岳乐探头疑惑地看着他。唐斐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只听里面传来季晴的哭泣声。

  “自从简兮出现以后,她不但抢了我的女主角,就连唐斐也被她抢去了,我什么都没有了!”

  “齐文生,你对我承诺过,要帮我抢回女主角,抢回唐斐的。可是,《玫瑰人生》的女主角你没有帮我抢到,唐斐也成简兮的了,我好不甘心!还有,你为了我马上就要赔上所有身家财产,你甘心吗?你后悔吗?”

  齐文生疲惫的声音传来:“别哭了,季晴,我不后悔,我只是遗憾,没有帮你达成心愿,没有帮你把唐斐抢回来,对不起!”

  “齐文生,这不是你的错,错的是为什么有了我季晴,还要有个简兮,她一出场,就把所有人的目光吸引到了她身上。你知道吗?在拍《德齢和容龄》的时候,我们拍屋顶上谈心的那场戏,她差点就摔死了,是我一念之差拉了她一把,有时候我好后悔,当时我应该让她摔死的,这样就没有人和我抢唐斐了。如果没有她,唐斐肯定是我的。”

  唐斐脸色铁青,飞起一脚踢开了门,彷如一尊肃杀的天神一步一步走进来。他走到季晴面前停下来,冷冷地看着她:“上一次你们用卑鄙手段曝光简兮和展眉隐私的时候,我已经很明确地告诉过你,我不爱你,从来没有爱过你。现在我再更直白告诉你一次,就算这个世界上没有简兮,我也不会爱上你!如果没有简兮,我就是一个游戏人间的演员,也许会和你继续演戏吵CP,或者和其她人演一场都没有关系。演员吗,多一场和少一场都是逢场作戏,有什么关系呢?”

  季晴热泪纵横的摇头:“不,唐斐,我相信你不会这么无情”

  唐斐玩世不恭地看着她:“你别忘了,我和你演对手戏都演不出感情,为了这事,欧阳导演和《倾城之恋》的导演都很不满意。”

  “不可能,拍《董贤》的时候你不是发挥得很好吗?欧阳导演还夸你呢!”

  唐斐一拍额头:“老天呀,你不会真以为拍《董贤》的时候是我的正常发挥吧?”他讥嘲地笑了:“错!我是把对简兮的感觉代入到戏中了,我面对的是简兮,而不是你扮演的董贤。”

  季晴差不多崩溃了,眼泪流的更急:“你不是这样的,唐斐,你是故意这样说的吧?《倾城之恋》我们不是配合得很好吗?”

  “你还好意思提《倾城之恋》?导演就是嫌弃我演感情戏太平淡才整晚讨论剧情,才让你有可趁之机在后面算计我。”唐斐的脸色越来越可怖,他冰冷的目光轻蔑地看着前面这个满脸泪水、楚楚可怜的女人。

  听了这番话,季晴忘记了哭泣,她一脸无辜地看着面前这个陌生的男人:“唐斐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误会?”唐斐冷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指指季晴,又指指齐文生问:”你们谁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季晴呆滞地看着照片,无言以对。

  唐斐的声音越来越冷:“我想,那天晚上的醉酒也是早就计划好的吧?而且,你的喝醉大概也是装的吧?”

  “唐斐,你不要太过分!”齐文生怒吼着冲过来!“你怎么能对季晴说这么过分的话?你难道没有怜香惜玉之心吗?”齐文生冲到唐斐身边,出手就是一拳。

  唐斐迅速转身一手抓住齐文生胸前的衣服,一手掐住了他的脖子狂笑:“齐文生,你是活腻了吧?论打架你会是我这个做过三年武替的人的对手吗?我告诉你,怜香惜玉几个字我只对我的女人用,别的女人关我屁事!”

  说着,唐斐飞起一拳打在齐文生的左眼上,齐文生跌倒在沙发上:“这一拳是为《董贤》女主角易主而打!”

  接着他从沙发上扯起齐文生,再挥出一拳打在他右眼上:“这一拳是沈嫣制造酒店门事件后你在背后黑简兮的代价!”两拳下来,齐文生两只青紫的眼晴肿成了国宝大熊猫的眼睛。

  “别打了,唐斐,你怎么这么暴力?”季晴惊恐地扑过来扯住唐斐又准备挥出的手:”唐斐你好恐怖,这不像你!不像你!”

  唐斐转头大笑:“这就是你没有见过的唐斐!这样的唐斐你还爱吗?”

  他收起笑容,盯着她突然问出一句:“那天晚上为什么偷接我电话?为什么要对简兮说那番误导她的话?你是不是以为耍手段拆散我们你就可以上位?”

  唐斐冷冷一笑:“你太天真了!我唐斐在娱乐圈混了十几年,和无数女演员闹过无数绯闻,你见我被谁得到过?我记得上次和你说过,对你们我就是一个合格的演员,我一直用一个假面具和你们在演戏!”

  唐斐逼视着她:“你偷接了我电话,我怎么没看到通话记录?是不是马上删除了?然后你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吧?”

  季晴瑟瑟发抖地瘫坐在地上,恐惧地望着他流泪。“对不起,我做的一切只是因为爱你!”

  唐斐怒吼:“你不要和我说爱字,你的爱,我无福消受!”

  “我知道,我很坏很坏。我原来不是这样的,自从简兮出现以后我才慢慢变成这样的。”季晴痛哭:“你不爱我,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温柔?你不知道男人的温柔是会让女人掉进陷井里去的吗?你不知道你这样做很残忍吗?”

  唐斐讥笑地看着被自己压在沙发上无法动弹的齐文生:“齐文生,难道你没有告诉她我们的合约吗?你没有告诉她我们只是在演戏,演一场互惠互利的商业戏码吗?哪有人演戏掉在戏里出不来的?我唐斐是一个敬业的好演员,但我从来分得清演戏和现实。”

  “唐斐你无耻!我早就警告过你,季晴爱上你了,你竟然无动于衷。”齐文生愤怒地瞪着唐斐。

  “她爱上我是她违反游戏规则,关我什么事?这些年来为了捧红自己而刻意和我炒绯闻的人又不是她一个,难不成我每一个都要接受吗?”

  唐斐回头望着季晴冷笑道:“我现在总算明白了,那一次我的变态粉丝闹事的时候,我和齐文生为了你的安全,在记者招待会上澄清和你的绯闻是子虚乌有的谣言,你却突然出现宣布我们所谓的恋情,冠冕堂皇的理由是引出隐藏的变态粉丝。我看你是故意为之吧?目的是利用媒体宣传,坐实我们的关系吧?”

  “住嘴!唐斐,你混蛋!”

  季晴还没开口,齐文生怒骂着,挣扎着用头朝唐斐撞过来。唐斐一拳打在齐文生嘴上,一颗门牙随着鲜血跌落在地板上。唐斐狠狠地把齐文生推倒在沙发上,转身就走。

  “唐斐你等等。”季晴大喊。

  唐斐停下脚步没有回头。

  “给媒体曝光的是不是你?”

  唐斐回头:“你说呢?”

  季晴迷茫的看着他:“我不知道所以才问你。”

  唐斐沉吟着道:“如果是两年前的我,我会做,而且会做得更彻底。但是,现在的我不会做!所以,不是我!”

  “为什么现在的你不会做?”季晴更加迷茫了。

  唐斐沉思着,神色变得越来越深沉:“因为一股清澈的山泉偶然淌过我尘封的心田,荡涤着我蒙尘的心,我的心正在被逐渐净化。唉,我和你说这些干嘛,说你也不懂。”说完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

继续阅读:第六章:男神再次出手(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巅之上第三季之你是我的唯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