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深入骨髓的爱与恨
蝶舞林海2017-07-03 17:592,521

  看到这里,唐斐再也读不下去,他”啪”的一声合上日记本,仰起头深呼圾,再深呼吸,他努力平复着心中翻腾的情绪,一颗爱恨交加的心,一时心痛如绞,一时又怒火升腾。他心疼简兮这段时间所受的委屈和煎熬,他恨齐文生用如此残忍的手段伤害简兮,恨自己为什么迟迟看不透季晴伪善的嘴脸,更恨自己当初为什么鬼迷心窍和齐文生签下与季晴假扮CP的合约,如果他知道在此期间会遇到自己今生最爱的人,如果时光能够倒流,就是给他全世界他也不会签这份合约。

  “醒酒汤煎好啦!”岳乐手上端着汤碗进来,他笑嘻嘻地看看唐斐,又望望安心故意问:“肉丸子,是你喂简兮还是我喂?”

  安心心领神会地抛了个媚眼:“皮皮虾,我今天好累哦!”

  岳乐暧昧地回了她一个飞吻:“肉丸子,你先去客厅沙发上休息,简兮还是我来喂吧”说罢,缓缓地靠近了简兮床边。

  “岳乐你找死吗?”唐斐象一条喷火龙扑过来,他从岳乐手里接过醒酒汤,杀气腾腾地吼:“滚!”

  岳乐一吐舌头,做出一个我好害怕的表情退出门去。外面传来岳乐故意抬高的声音:“肉丸子,咱们俩口子成电灯泡了,别人好像嫌我们在这碍眼,我看咱们还是识相地回家洗洗睡吧!”

  “谁和你是两口子?”安心娇喝道:“皮皮虾你皮痒了吗?”接着是岳乐呼痛的声音和一声重重的关门声。

  唐斐听着岳乐二人的脚步声逐渐远去,忍不住微笑着摇摇头,他轻轻坐到床边,伸手抱起简兮的上半身,让她靠在胸前,轻柔的一勺一勺地喂简兮喝着醒酒汤。他紧盯着简兮可爱的睡颜,轻声低语:“欺诈犯,我这是第二次给你喂药了你知道吗?”

  唐斐想起上次给她喂药是大半年前的事了吧?记得那是拍《龙吉公主》的时候,那时候这个傻瓜做替身拍跳水的镜头,结果翻来覆去在水中折腾了无数遍,结果着凉感冒发烧了,他竟然傻瓜兮兮地给她买了好多的药,想起她睡在药堆里的样子不禁哑然失笑。

  喂完醒酒汤,唐斐便把简兮放回床上去。正当他要抽身的时候,简兮在睡梦中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唐斐别走!求你不要离开我!”她不安地躁动着,声音充满了脆弱和哀愁。

  这样脆弱无助的简兮是唐斐从来没有见过的,在他的印象中简兮总是倔强的,坚强的,不管遇到任何伤害和痛苦她都喜欢自己一个人默默扛着,小女孩的脆弱她都掩饰得很好,不了解她的人几乎看不出来。但这样的简兮他唐斐懂,十几年前的他又何尝不是这样?他经常远远的在她身后望着她孤独的身影心疼如绞。唐斐凝视着她婴儿般纯洁脆弱的睡容,整颗心都溶化了。他情不自禁地俯身轻吻着她的面颊低语:“欺诈犯,以后我不会再离开你,不会让你再受委屈,更不许任何人伤害你,除了死亡,没有任何力量能把我们分开。”

  简兮在睡梦中仿佛听懂了他的话,她拉紧了他的手软语呢喃:“唐斐,抱紧我!”

  唐斐忽然听到了自己狂乱的心跳,他柔情脉脉地吻上了她的唇,简兮张开双手搂住了他的脖子,唐斐跌倒在床上,正确说是跌在了简兮身上,他忽然发觉自己身上所有的jiqing因子都苏醒了,它们蠢蠢欲动地呐喊着在他身体里横冲直撞,唐斐口干舌燥地想脱离简兮的束缚,谁知她却把他楼得更紧了。

  唐斐无可奈何地哀嚎着:“欺诈犯,你是想考验我吗?看着面前的如花睡颜,他好想立刻就要了她,但他知道现在不能,这小丫头还在宿醉中,根本啥都不知道。于是,唐斐只好抱着她翻了一个身,换成了面对面侧卧的睡姿。他把手臂给简兮做枕头,让她安睡在他怀里。然后,嘴里反复数着一只羊、两只羊,数着数着困意开始袭来。

  唐斐刚合眼,就被简兮痛苦的呻吟声惊醒,只见简兮在他怀里身体已经缩成一团,脸上滚落着豆大的汗珠,她不停地低哼着,难过的小脸紧皱成一团·。唐斐被吓了一跳,迅速爬起来抓住她的手:“简兮你哪里不舒服?”

  “唐斐,我好痛!”简兮气若游丝地睁眼望着他:“我胃好痛,从来没有这么痛过,我是不是快死了?”

  “胡说!你不会死,我也不会让你死!”唐斐抓着简兮冰凉的手脸色异常难看:“不许胡思乱想,我带你去医院!”话音刚落,唐斐抓起汽车钥匙,抱着简兮冲出门外。

  好在是半夜时分,街道上车流很少。唐斐一路飙车把简兮送到了附近的心达医院,刚进急症室的大门,简兮开始翻江倒海的呕吐,看着简兮吐得死去活来的样子,医生还是不紧不慢地仔细询问着病情,唐斐又心疼又焦急恼火,真想一拳把这些蒙古大夫打昏。突然,简兮大叫一声,一口献血喷薄而出,一瞬间,急症室地上一滩耀眼的鲜红。

  唐斐失声叫道:“简兮你怎么啦?”他浑身颤抖地抓住简兮的手,声音充满了恐惧和悲苦:“欺诈犯,你别吓我!求你……”

  “快,把病人送进抢救室!”医生吩咐着。

  一个护士已经认出了唐斐和简兮,护士好心地提醒他:“唐先生,你想救她就赶紧闪一边去,别挡住我们的路。”

  唐斐如梦初醒放开了简兮的手,护士们飞快地把简兮送进了抢救室。

  深夜的医院,满室清冷。唐斐孤独地坐在抢救室外,他两眼紧盯着门上那三个不断闪烁的血红的字:“抢救中……”恐惧和心痛像块沉重的巨石压在他心上,让他喘不过气来,等待中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让他有度日如年的感觉。

  好不容易等到抢救室的灯灭了,两个护士一个医生推着简兮出来了。唐斐一把扯住医生的衣袖,紧张兮兮地问:“医生她怎样了?”

  医生摘下口罩望着唐斐摇摇头道:“胃出血!好在送来及时,再迟一点就危险了。”说着,医生责备地看着唐斐:“她有胃病,你怎么能让她喝酒呢?”

  唐斐满怀痛心地垂下头:“是我的疏忽。”

  唐斐靠在病床边,握着她的手,痴痴地看着昏睡的简兮,生怕一眨眼她就消失不见了。简兮睡得很不安宁,一会愁苦的紧皱眉头,一会又泫然欲泣。他鼻子发酸地问“欺诈犯,你梦到什么了?”

  忽然,简兮在梦中惊跳了一下倔强地嚷到:“齐文生,你别欺人太甚!”

  唐兮赶紧拥着她,安抚地轻拍着她:“乖,别怕,好好睡觉,我在这守着你,没人敢伤害你。”简兮抓着他的手,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安心地嘘了口气,又进入沉睡中。唐斐抬起头,寒光闪烁的眼眸望着窗外漆黑的夜空,英俊的脸上布满肃杀的戾气,

  “唐斐,你欠我一个解释。”简兮忧伤的呓语再次传入他耳中,唐斐低头酸楚地亲着她的纤纤玉指低语:“乖,你要快点好起来,等你好了,我会给你好多的解释。”

继续阅读:第五章:男神的报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巅之上第三季之你是我的唯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