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斐帅与醉美人
蝶舞林海2017-07-03 16:444,051

  “宣武门大街xxx号忘情酒吧8号包厢。”安心急促地说了地址:”唐斐你快点过来,简兮喝醉了,我搞不定她。”<p>  今天也不知道是什么日子,每次上了车便是十万火急接二连三的撞红灯,幸运的是竟然没有被警察抓到。岳乐边开着车一边从后视镜中看着唐斐那张又急又恼的臭脸想着。<p>  当唐斐和岳乐一路撞红灯飙车来到忘情酒吧时,安心已经被醉熏熏的简兮折腾得狼狈不堪。“我没醉,服务生拿酒来!”简兮挣脱安心搂着她的手,笑嘻嘻地望着冲进包厢里的唐斐道:“帅哥你好帅呵,比那个可恶的唐扒皮还帅,来,陪我喝一杯!”<p>  唐斐看着桌上东倒西歪的几只空酒瓶,再看看满身酒气,醉得疯疯颠颠的简兮,想着自己和岳乐他们找了她一整天,他竟然在这里买醉,是因为陆周的离开吗?他气得说不出话来,好在这臭丫头呆的是包厢,不然明天丑闻不上头条才怪呢。<p>  唐斐脸色铁青地走过去,一把抱起简兮。简兮被吓了一跳,她挣扎着大叫:“你谁呀?快放我下来,男女授受不亲你不知道吗? 坏蛋!流氓!”<p>  “你还知道有坏蛋、有流氓?我恨不得掐死你这个欺诈犯!”唐斐咬牙彻齿地瞪着怀里挣扎不休的简兮。正在这时,昏暗的灯光忽然全熄灭了,酒吧里漆黑一片。外面有客人在高声嚷:“怎么停电了?什么破酒吧?”<p>  “安心,快走。”唐斐在黑暗中抱着不断嚷嚷着的简兮大步往外走,他上了停在外面的一辆白色马萨拉蒂轿车。岳乐钻进驾驶室,对愣在车旁的安心叫:“肉丸子你还不上车?傻了?<p>  “酒吧的电是你的杰作?”安心狐疑地瞪着他。岳乐向她抛了一个媚眼,“你说呢?”<p>  说话间,岳乐脚踩油门,白色的玛莎拉蒂飞驰而去。<p>  被唐斐抱在怀中的简兮忽然大叫:“大坏蛋,你们要带我去哪里?停车,放我下来,我要去找老师!”<p>  紧抱着酒气熏天的简兮,唐斐本来就气恼,气她为了别人竟然不知道爱惜自己,他隐隐约约感觉到简兮的酒醉与陆周的不辞而别有关。听到简兮在酒醉中还嚷着要去找老师,一股酸酸的情绪涌上心头,他的火气更大了,也不顾岳乐他们还在车里,他瞪着简合怒吼:“你在我面前少提你老师!我就不明白,你怎么那么相信他?你心里竟然连你男朋友都不相信!岂有此理!”他失控地吼着,一拳击在车门上。<p>  岳乐和安心极力忍住笑,调侃地道:“唐斐,轻点,你这可是玛莎拉蒂。”<p>  唐斐怒火腾腾地死盯着岳乐:“你想死吗?”<p>  这时,简兮也被惹恼了,她挥拳捶着唐斐的胸膛,“你谁呀?你管我?你凶什么凶?你什么都不知道?”简兮控诉地瞪着他,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岳乐和安心对视了一眼,他们默契地坐等欣赏斐帅智斗醉美人。<p>  唐斐被简兮的哭声吓了一跳,顿时,简兮脸上滚滚的泪珠把他满腔的怒火全浇熄了。他用力抱紧了怀中的人儿,温言软语的低声哄着:”乖,别哭呵。我不凶了,你说我什么都不知道,那你告诉我我不就知道了。”说着,低头疼惜地轻吻着她的额头。<p>  简兮的情绪像决堤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你们什么都不知道,老师是我的恩人,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是他收留了我做他的学生,在每个人都欺负我的时候,是他保护我,鼓励我,他教会我演戏,教会我坚强!在笑笑和左左嫁祸我投毒的时候,我已陷入绝境,是老师带着我找到了酒店大堂经理为我作证,为我洗刷了冤屈,老师教我做人要学会绝处逢生。在每个人都看不起我的时候,是老师帮我争取了一个又一个的角色,没有老师,就没有今天的我。在我心目中,他不但是我的恩师,他还象是我再生的父亲。我能不相信他吗?” 简兮说着说着哭得更伤心了:“可是老师现在也不要我了,他走了!”<p>  听着简兮呜咽的哭诉,唐斐感觉原来梗在自己心中的一根刺不知不觉地溶化了,他如释重负地呼出一口气,更紧地拥着她低语:“你老师是觉得你长大了,可以独自面对这个世界了,所以,他走了,人总是要长大的。”说着,轻吻着她脸上的泪珠道:“就算老师走了,你还有男朋友啊!他会很爱你的。”<p>  “男朋友?相信他?我能相信他吗?”简兮突然止住了哭声,醉眼朦胧地望着唐兮笑了,笑着、笑着,串串泪珠随着咯咯的笑声滚落。她伸手指着唐斐道:“你这个朋友我交了,但是不准提男朋友三个字,听到这三个字我心痛。”<p>  看着她醉态可掬的样子,唐斐是百感交织,又无可奈何,暗自庆幸安心找到了她,不然遇到坏人可怎么得了?正在沉思的唐斐听到简兮最后两句话,像两记重锤敲在他心上,他不由皱紧了眉头,听她的口气她不满意他?难道自己什么地方做错了,让她伤心了?<p>  唐斐知道她现在醉得认不出自己,便沉吟着低声问道:“为什么提到男朋友会心痛?”<p>  躺在唐斐怀里的简兮忽然坐了起来,伤心欲绝地嚷着:”那个死唐扒皮,他口口声声说我是他女朋友,还说什么多么的爱我。可你知道他是怎么爱我的吗?他好可恶,在人前他从来不顾我的感受,他和那个季晴卿卿我我,搂搂抱抱,他对她柔情似水,照顾有加,对我竖目瞪眼,呼来喝去的。在他心目中,那个季晴是公主我却是垃圾。我有时候都搞不明白,我和季晴到底谁才是他女朋友!”简兮扯起唐斐昂贵的亚曼尼西装衣柚用力擦着泪痕狼藉的脸,咬牙彻齿地道:“那一次,他的变态粉丝劫持季晴的时候,季晴受伤了,我也受了伤,可是他看都不看我一眼,抱着季晴跑医院去了,他哪记得他受伤的女朋友没人管。我伤口感染发着烧,是我的经纪人安心照顾我,而我的男朋友却日夜在医院陪着另外一个女人。当我的经纪人带着我去看病的时候,却看到他推着那个女人在花园里散步,柔情万分地安慰着她。而我却独自一人带着病带着伤,抵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明枪暗箭。那时候我好心碎好心碎,在公主一样高贵美丽的季晴面前我好自卑好自卑,我都没有勇气再和她争,我只能伤心的退出,与其有一天被抛弃,不如我先说再见!”<p>  简兮抽泣看,呜咽着,一古脑儿倾泻着心中的积郁:“还有那次在网球场上,我发病了,腰痛得站都站不起来,季晴也受伤了,我所谓的男朋友却丢下我,又一次带着另外一个女人去医务室了。你不知道,当时我有多么崩溃,崩溃地哭倒在老师怀里。这就是我的男朋友,你说好笑不好笑?”<p>  简兮的每一句话都像刀子一样刺痛着唐斐的心,他眼眶湿了,泪眼模糊地看着简兮泪痕斑斑的面庞,心痛得无法呼吸,原来,自己虽然空活了三十二年,可感情上却幼稚得可笑更可悲。由于自己感情上的不成熟,导致自己不懂得怎样去爱,结果把自己心爱的人弄得伤痕累累。他痛苦地紧搂着怀中又哭又笑的简兮,把泪水纵横的脸深深地埋进简兮的颈窝里,心里不停地喊着:“简兮,对不起!对不起,我爱你,我要怎样来爱你,才能抚平你心里的伤!我总算明白了,你当初为什么要分手,因为我是一个大傻瓜!”<p>  这时,坐在驾驶室上的岳乐看到身旁的安心眼圈也红了,他伸出一只手安慰地握住了安心的手,头也不回地对唐斐道:”唐斐,我早就提醒过你,别老是欺负人家小姑娘,让你尽早解决和季晴的关系。你看,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吧?你的脚伤了倒是无所谓,关健是你让简兮受到的伤害太大了!”说着,他装模作样地叹气,调侃着唐斐:“唉,可怜的简兮小姑娘,你遇到斐帅可真是得受苦了!斐帅可是万人迷呀,谁爱上他谁倒楣。”<p>  “岳乐,你闭嘴。”唐斐用那种象要杀人的眼光狠狠瞪着他。<p>  岳乐不怕死地轻笑两声道:“俗话说,酒后吐真言哪!如果你不抓紧时间诱供,等简兮酒醒了,你可什么都问不出来了哦,到时候简兮被别人抢走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啊!”说罢,拍拍安心肉嘟嘟的手笑着,眼神仿佛在示意:“咱俩等着看好戏。”<p>  唐斐不吱声了,他心疼地低头看着怀里的简兮,发现她因为酒精的作用,已经靠着他的胸膛昏昏欲睡了。他想起岳乐刚才的话,急忙摇摇简兮问:“你男朋友这么坏,真欠揍!我帮你揍他一顿给你解解气可好?”<p>  简兮摇头呢喃:“不要,你不可以揍他,我会心痛的……”<p>  唐斐心一热,眼圈再次红了,他鼻音浓重地问:“为什么会心痛?”<p>  “因为我好爱他、好爱他,我不准别人伤害他。”简兮在唐斐怀里蠕动了一下,找到一个更舒服的位置,似睡非睡地低语:“爱他,就要让他幸福。”<p>  幸福和感动涌满了唐斐心头,他鼻子一阵酸楚,柔情地轻吻着简兮的面颊低语:“告诉我,你男朋友还有什么让你伤心的地方?”<p>  “有,我最伤心的是他在美国拍《倾城之恋》的时候,和那个季晴假戏真做了”说着,两串晶莹的泪珠顺着紧闭的角眼滑落?唐斐一楞,大脑突然处于缺氧状态?这是什么状况?他的心一紧,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他急忙追问:“谁告诉你他们假戏真做了?”<p>  “齐文生。当齐文生拿着照片和杂志给我的时候,我很震惊,我告诉自己要相信唐斐!”<p>  “那张照片还在吗?”<p>  “在,在我日记本里夹着呢!可是看着他们在一起我还是好心碎。后来、后来……”简兮低语着迷迷糊糊又睡着了。”<p>  唐斐望着简兮不安的睡容,咬了咬牙又摇晃着她的头不死心地问:“后来怎样了?”<p>  “讨厌,你好吵,人家好困了。”简兮烦躁地挥挥手又继续睡。唐斐无奈地苦笑着喊了一声:“Camera!”<p>  “开拍了吗?”简合条件反射似地跳起来,努力睁开眼睛,无奈她醉得太励害了,又一头栽倒在唐斐怀里。唐斐拍拍她的脸,轻声诱哄着:“齐文生给你照片后,后来又怎样了?”<p>  “后来,我很想问问唐斐,便忍不住打电话给他”简兮的睡容更加燥动不安,她的声音忽然充满了绝望:“那时美国时间正是零点,接电话的不是唐斐,是季晴,她说、她说……”简兮不吱声了,她已进入沉睡中。<p>  不知何时,岳乐已经把车停在了小区楼下,他们沉默着,谁都没有说话。在车里昏黄的灯光下,唐斐英俊的脸变得异常狰狞,发红的眼睛闪烁着缕缕寒光。这样的唐斐是岳乐十多年来从来没有见过的。<p>  而安心是震惊加上心寒,让她连大气都喘不过来。<p>  不怕死的岳乐沉重地叹息:“齐文生阴险是众所周知的,想不到平时一副女神样的季晴也城府那么深。唐斐,你混了十几年的江湖,还是在娱乐圈这片江湖里搁浅了!想必这就是我们从美国回来,简兮变了的原因,她不是不相信你,是不敢再相信你!”他摇摇头,同情地看着唐斐:“原来你们的误会这么深,简兮那么单纯,真难为她了。”

继续阅读:第三章:简兮的日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巅之上第三季之你是我的唯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