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暴风雨
蝶舞林海2017-07-03 16:303,332

  陆周车祸受伤后昏迷了三天三夜才清醒,这几天都是简兮和浮生轮番照顾着他。这天早上,简兮像往常一样来到医院,想替换一下守护了陆周一整晚的浮生,可她推开病房门的一刹那,顿时被吓住了,病房里空无一人,陆周原来睡过的病床被子叠的整整齐齐的,一种不祥的念头涌上心头……

  “请问是简兮小姐吗?”一个经过的小护士问。

  简兮回过神来急问:“请问这个病房的病人去哪了?”

  “这个病房的病人昨晚上已经转院走了,走之前让我把这封信交给你。”小护士说完,掏出一封信塞到简兮手上。简兮急切地握住小护士的手:“你知道他转到哪个医院了吗?”

  小护士摇摇头转身走进了隔壁病房。

  简兮低头怔怔地看着手里的信,缓缓打开,只见信上只有简单的几行字:

  “简兮,很抱歉,你要的是玫瑰,我却送了百合。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转院离开了北京,不要找我,在你拿到凤凰奖最佳女主角之前我是不会再见你的。希望你把《玫瑰人生》好好演完,这是一部很好的作品。还有,要记得好好治病,保重!你的老师: 陆周 2015年5月15曰

  简兮把信一连看了几遍,最后,脸上浮上一个惨淡的笑,把手里的信揉成一团胡乱塞到包里,像个游魂似的慢慢走出医院。外面,耀眼的阳光刺得她睁不开眼,她机械的掏出一副大大的墨镜戴上,落寞地独自走在大街上,望着熙熙攘攘人来人往的人群和车流,她不知道自己该走向何处,去向何方。从小没有父母疼爱,刚成年又失去相依为命的老奶奶,妈妈不认自己。好不容易有幸遇到陆周,一个像父亲一样保护自己,并带着自己走上演艺之路的恩师,又遇到了自己今生最爱的人唐斐。她原以为以后有亦师亦父的陆周的扶持,有唐斐的爱为依靠,自己将会告别过去的苦难,走向幸福的明天。可是,事与愿违,唐斐的爱让她时刻充满不安,充满恐惧,他与前女友季晴暧昧不清的牵扯,像暗中侵袭花蕾的棉蛉、时刻齿啃着她伤痕累累的心。如今,在她心目中像父亲一样的恩师也离她而去,让她情何以堪?难道以后漫长的人生路,她又要打回原形,一个人独自面对未来的风风雨雨?

  简兮麻木地走过了无数条街道,穿过了无数条小巷,就这样漫无目的在外游荡了一整天,直到傍晚才感觉自己已经是全身疲乏至极,因为一整天没有进食,胃开始隐隐作痛。她抬头看到自己正独自站在一间富丽堂皇的酒吧门前,她盯着一闪一闪的霓虹灯招牌,一字一顿地念着店名:“忘情酒吧”,忽然笑了,这个酒吧竟然叫忘情?冲着这个名字她就该进去喝一杯,想着,她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

  侍应生见她进来,恭敬礼貌地迎上去:“欢迎光临,请问小姐是有约还是……”

  没等侍应生问完,简兮一挥手,笑嘻嘻地道:“给我一个包间,再来两瓶最好的酒!”

  而这两天,唐斐因为有好几个通告要赶拍,加上《玫瑰人生》因为简兮解除合约,剧组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女演员来代替简兮的女一号,所以,《玫瑰人生》的拍摄暂时搁浅。而唐斐又重新接下了左刚导演的一部新片《惊天阴谋》,这部大制作的影片,原来的男一号定的就是唐斐,女一号是左左。一个多月前,唐斐为了简兮的《玫瑰人生》里的魔术师顾长风这个角色,推掉了《惊天阴谋》的拍摄。而导演左刚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饰演男一号,所以,这部影片的拍摄也搁浅中。听说《玫瑰人生》因为简兮的离职而停拍,左导又找上了唐斐。因此,唐斐这几天特别忙,每天拍完通告回家的时候,已经是深更半夜了,守护了陆周一整天的简兮已经进入梦乡。但是,唐斐虽然身体极度疲乏,但还是忍不住要用自己留下的备用钥匙打开简兮住宅的大门,悄悄地坐在床前凝视熟睡的她好久,然后在她的额前留下一个深情的吻,才安心回楼上的家安歇。

  今天正是《惊天阴谋》开机的曰子,所以,唐斐带着岳乐很早就出门去外景地了。他在摄影基地连续拍了几个小时的戏,直到中午才有时间休息一下。他又饿又渴刚坐下,左左递给他一罐矿泉水和一个三明治,他客气地微微一笑:“谢谢。”

  唐斐还没有来得及填充一下饥肠辘辘的肚子,就见岳乐面色凝重地拿着笔记本电脑匆匆靠了过来:“唐斐,你看!”

  唐斐接过岳乐递过来的笔记本电脑,快速地扫了一遍屏幕上的内容,脸色马上变的凝重而阴冷。只见今曰几条bàozhà性的新闻占满了新闻头条,第一版新闻披露了去年第十五届电影凤凰奖最佳女主角评选内幕,报道中说,据某参与评选的业界大咖透露,去年的电影凤凰奖女主角的得主是《我的灵魂二十一公克》的扮演者简兮,就在颁奖的前一天晚上,宫娱乐高层某领导人宴请参与评选的委员们在某高级餐厅吃饭,然后第二天颁奖时最佳女主角易主。第二版揭露了从《董贤》女一号易主到《董贤》电影杀青青酒会上所谓的下毒案始末,再到沈嫣制造酒店门事件之后,齐文生收买媒体,在网络上大肆封杀展露头角的影视新秀简兮的种种卑劣行径。第三版披露了某伪女神发现自己有了强劲对手,无所不用及其的耍阴招三番五次去和影视新人争抢女一号的事实,文中还提到了齐文生利用媒体,曝光了简兮和展梅母女关系的个人隐私,并以此来给简兮施压胁迫她放弃《玫瑰人生》的演出。

  这三条超过原子弹威力的新闻一出来,短短半天的功夫,点击率超过千万,网上顿时沸腾了,网民们被激怒了,咒骂齐文生卑鄙无耻,伪女神季晴虚伪阴险,谩骂声遍布互联网每一个角落。宫娱乐在娱乐圈的良好形象也蒙上一层厚厚灰尘,一瞬间,公司股票狂跌如泻,绿油油的大盘一片狼藉。

  唐斐一目十行的看完,丢下手里的三明治,急忙掏出手机拨了简兮的电话,电话响了很久无人接听。唐斐不死心的继续拨打。一连打了几遍依然是盲音,他急得皱紧眉头,在心里怒骂着:“欺诈犯,你个死丫头,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你是打电话给简兮吗?”岳乐看唐斐脸色难看,焦躁的不停拨打着手机,便轻叹口气道:“单纯的简兮看到这些东西不知道有多难过呢。”

  “说不定这个小丫头现在又躲起来独自难过了呢。”唐斐嘀咕着,转头对岳乐道:“你赶紧打电话问问安心,简兮在干嘛?”

  在唐斐和岳乐说话间,左左和剧组人员也发现了网上的新闻,看到了宫娱乐绿油油的大盘,一时间,响起一遍议论声和感叹声,左导两眼紧盯着下跌的大盘指数,不由皱紧了双眉,他和展眉可是把所有的养老钱都押在宫娱乐了呢,千万不要血本无归呀!

  “唐斐,安心说今天她大半天都没见到简兮,打了几个电话也没有联系上。安心去了医院,医院说陆周昨晚上就转院走了,”岳乐忧心忡忡地告诉唐斐。

  唐斐心浮气躁地起身就走:“岳乐,你让左导下午先拍别人的镜头,告诉他我有急事走了。”说完,边走边拨通了安心的电话:“安心,拜托你帮我找找简兮,凡是她有可能去的地方都找找,我马上回去。”

  唐斐从外景地赶回来,他让岳乐回家找,他自己先回公司找,他知道陆周走了,培训班早就不上课了,但他还是下意识地逐个教室和练舞厅都跑去找了一遍,没见到简兮的影子。他心神不宁地再次拨打简兮手机,还是光听到铃声无人应答。

  这时岳乐打电话来了,告诉他简兮不在家里。她去哪了?唐斐感到胸口忽然堵得慌,一种快要窒息的感觉让他无法呼吸,一个念头跳出来,让他全身血液都凝固了,简兮不会找陆周去了吧?想着,他忽然转身,发疯似的转身冲出去。

  唐斐连撞了不知道几个红灯回到小区楼下,他对刚下楼的岳乐视而不见,脸色难看之极地往楼上冲。他来到五楼简兮的住宅,颤抖着手用备用钥匙打开门,一简房一间房的找了一遍,然后,迟疑地停在起居间的衣柜前,猛然拉开了衣柜门,只见衣柜里整整齐齐挂着一排简兮经常穿的衣裙。

  她没有离开!她没有离开!唐斐紧盯着衣柜里的衣裙,紧绷着的神经放松下来,他呼出一口气,无力地蹲在了地下。岳乐追着唐斐上来,看到他这样失常的表现,想笑又不敢笑。他拉起唐斐坐到沙发上,努力地安慰着他:“唐斐放轻松,简兮可能办什么事去了,忙着没有时间回电话,也可能电话调成静音没听到也不一定,咱们等等吧,她晚上要回来打扫煮晚餐呢。”

  唐斐沉默着,只是盯着手机屏幕发愣。

  夜幕不知不觉降了下来。

  唐斐家里的空气像是凝固了,气氛沉重得让人喘不过气来。突然,唐斐一直抓在手里的手机响了,是安心打来的。唐斐刚接通电话,就听见安心的声音:“唐斐,我找到简兮了。”

  “在哪?”唐斐从沙发上蹦起来,声音差点震破岳乐的耳膜。

继续阅读:第二章:斐帅与醉美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巅之上第三季之你是我的唯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