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男神再次出手(2)
蝶舞林海2017-07-03 20:262,597

  自从媒体曝光了宫娱乐执行总裁齐文生的丑闻后,新闻媒体持续发酵,街头巷尾、互联网上到处都是关于宫娱乐的负面新闻,什么宫娱乐高层一手遮天,为了捧红董事长的女儿,不惜用卑劣手断摧毁刚斩露头角的新人,再从中赚取一票。新闻披露,在打压新人简兮的过程中,齐文生数次欺骗误导媒体,用闪烁其词的采访,有意无意的奥论引导,还找人炮制黑历史,目的是毁灭季晴的强劲竞争对手。因此,齐文生在业界和网络中得了一个“毒蝎子”;的美称。

  宫娱乐变成了人们心目中业界最黑暗的公司,这些负面新闻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股市大盘几天之间跌得惨不忍睹,宫娱乐面临破产的传闻,像一个浓重的阴影笼罩在宫娱乐所有演职员心中,他们纷纷为自己的前途担忧。

  在前几天的董事会上,齐文生直接被免职,并且承诺抛售自己在宫娱乐的所有股份,赔偿股东们的经济损失,但齐文生手中的股份抛售完还是资不抵债,他只好卖掉了房子和车子,还在银行贷了一大笔款来还债。

  过去刚愎自用、不可一世、一手遮天的齐文生现在是一文不名,臭名远扬,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更让宫娱乐雪上加霜的是,今天早上媒体又曝光一条惊天动地的丑闻,就是前两个月因爆炸案入狱的女演员沈嫣竞然是出卖色相依靠宫娱乐董事长季德生上位的,这条丑闻让季董灰头土脸,颜面扫地。

  在季董狼狈不堪的时候,他的女儿季晴也没好到哪去。网络上到处都是‘撕下伪女神季晴的面纱’的漫骂声,甚至不少偏激的网民在网上发出了:“毒蝎子齐文生、伪女神季晴滚出娱乐圈”的呼声。

  在简兮生病住院这几天,唐斐变得异常的忙碌,他带着岳乐经常一大早出门,晚上都是九点之后才回来。白天他都是把简合托付给安心照顾。但是,有点小洁癖的唐斐不论回来多晚,他都会回家洗澡换好衣服,然后清清爽爽来到医院换安心回家休息,而他自己留在医院照顾简兮,晚上就睡在简兮床边的沙发上。第二天早上七点半,安心都会准时来替换他。

  傍晚时分,唐斐独自赶完通告回到家。岳乐已经等在了家里。

  唐斐脱下外套递给岳乐,异常疲惫地窝进软软的沙发里:“怎么样?今天吃进了多少?”

  “接近一个亿!”岳乐打开电脑,启动打印机,唰唰地打出几页数据递给唐斐:“今天买进的这些股票有一部分是左刚导演他们这些小股东抛售的,其中大部分是齐文生抛售的。到今天为止,齐文生手上原来25%的持股已经抛售完。据小道消失透露,季晴的父亲季德生明天会抛售20%的持股。”

  唐斐沉吟着,转头看着岳乐问:“我帐户里还有多少可用资金?”

  “大约剩下一个亿。”岳乐答,吃惊地望着唐斐:“你不会明天还想继续收购吧?唐斐,这几天你已经购进了三个亿呀,这宫娱乐的股票现在别人拿着就象烫手山芋,丢都怕没人接手,你还不要命的买进?”

  唐斐气定神闲地一笑:“明天季德生真的抛售持股的话,你帮我把余下的资金全部买进,能买多少是多少!”

  “唐斐你这样不惜余力的操作,太危险了!你就不怕宫娱乐真的倒了,到时候你连给简兮一个盛大婚礼的钱都没有,我看你怎么办?”岳东苦口婆心地规劝着。

  “这叫置之死地而后生。”唐斐笑容更灿烂,他挑着眉用轻描淡写的口气道:“至于我和简兮将来办婚礼的钱吗?我都不操心你急什么?你放心吧,我决不会委屈我的女人的,大不了多赶几个通告呗!”

  “哦,我忘记了,你唐斐这个巨星拍一个广告赚多少钱哪?拍一部连续剧多少钱哪?那可是按集数算的天价。”岳乐一拍脑袋:“我这个苦命的经纪人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唐斐笑着摇摇头起身往浴室走。岳乐突然叫道“唐斐,我忘记跟你说一件重要的事,这几天我发现还有一个人在大量收购宫娱乐股东们抛售的股票,按成交量计算,他手里的持股可能比你多。”

  唐斐停下脚步:“这个人是谁?”

  岳乐摇头:“我查了两天没查到,我在想是不是环宇?”

  唐斐面色凝重地陷入沉思中:“你明天再下点功夫好好查一查,一定要弄清楚这个人是谁?”

  在心达医院简兮的病房里,简兮怡然自得地吃着安心买回来的晚餐,而安心捧着笔记本电脑把当日新闻逐条地念给她听,看到齐文生、季晴那么狼狈,简兮想到自己当初被黑的时候那种生不如死的感受,不由唏嘘不己。

  一向嫉恶如仇的安心却是觉得痛快,她见简兮似乎起了同情之心,便用教训的口吻敲打着她:“简兮你太善良了,你不用同情他们,他们是咨由自处。要记住过分的善良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安心说得对,想想当初齐文生他们是怎样害你的?”刚进门的唐斐接住安心的话。他来到病床前,伸手揉着简兮的头发,语重心长:“记住,在这个圈子里混,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不可无。”

  安心看到跟进来的岳乐,脸色一沉,走到他身后飞起一脚,重重地踢在屁股上。毫无防备的岳乐惨叫一声,抚着疼痛的屁股吼:“你这个臭丸子,母老虎,你干嘛踢我?”

  “你这个臭皮皮虾,我想油炸了你!”安心抬起短短的小胖腿,作势又要踢过去。

  岳乐闪到一边火了:“死胖子,你疯啦?”

  “她没疯,只是气你几天不露面。”简兮忍不住吃吃地笑着提醒岳乐。

  岳乐恍然大悟望着安心讥笑:“我说肉丸子,你表达思念的方式也太暴力了吧?难怪老大一把年纪嫁不出去。”

  安心受伤地怒了,转身向岳乐扑过去:“皮皮虾,我今天要剥你的皮!”

  “肉丸子,你今天如果能抓到我,我这一身皮就送给你!”岳乐丢下一句话,转身往门外跑。

  “臭皮皮虾,有胆你别跑!”安心气哼哼地迈着小短腿追出去。

  “太好玩了!”简兮大笑。

  唐斐早已经见怪不怪他们之间的互动方式,只是淡淡一笑:“今天你还好吧?”

  “很好呢,医生说明天上午再做一次检查,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后天可以出院了。”

  说着,皱着眉头叹气:“住在医院的日子好无聊好难过。”

  “怎么会呢?白天有安心陪你,晚上有我给你暖床。”唐斐暧昧地轻笑着在她耳边呵气。

  “唐斐你不正经!”简兮脸红了,扭身转开头不理他。

  唐斐霸道地转过她的身子,在她唇上亲了一下,伸手凌空抱起她。简兮惊吓地赶忙抱住他脖子:“唐斐你干嘛?快放我下来!”

  唐斐仿若未闻,抱着她来到沙发边,把她放在腿上坐着。天知道他有多喜欢这样抱着她,和她耳厮鬓摩地轻言细语,他还可以随时在她唇上脖子上偷香。简兮这几天好像也习惯了他们之间的互动,她找到一个最舒服的角度窝进他怀里,她深吸一口气,闻着唐斐身上清雅的沐浴露香味,满足而甜蜜地笑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巅之上第三季之你是我的唯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