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这样的碰面,何其尴尬
水烟萝2017-07-03 20:061,584

  电话是薛度云打来的。

  手机铃声一响,外面的声音也瞬间没了。

  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再装作里面没人也不可能了。

  我不知道薛度云打电话找我做什么,只能说这电话来得太巧,是一种天意,逼着我与他们在这种极致尴尬的场景下正面相对。

  我淡定地打开门,走出去的同时,接起了电话。

  “你在哪儿?”电话那头,薛度云问我。

  “我在仁德医院!”我简短地回完,便挂了电话。

  我的眼睛一直一瞬不瞬地盯着她们,故意让自己的眼神看起来淡定又平静。

  一对姦夫淫婦此刻的表情何其精彩,简直跟见鬼了似的。

  大概懵逼了好几秒,两个人才分开,何旭慌慌张张地提上裤子。

  季薇的脸很红,被人撞到这样的一幕,再厚脸皮的人也是尴尬的。

  更何况看到的不是别人,是我,何旭的正牌老婆。

  季薇像是恼羞成怒,从洗手池上跳下来,慢悠悠提裤子。

  “沈瑜,既然你已经看见了,也省得我们通知你,我跟旭在一起了,而且我有了,你趁早卷铺盖走人。”

  我一呆,一眼看向她还很平坦的小腹。

  怪不得他昨天急着处理掉我的孩子,原来小三也怀孕了。

  呵呵!呵呵呵!

  我瞪向何旭,“怀了孕还搞得那么激烈,简直下贱!”

  季薇哼了一声,挽住何旭,傲慢地看着我。

  “他就是喜欢跟我做,怎么,不服?拴不住自己的男人是你没本事,还赖得了别人?”

  见过不要脸的,可如此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人,还真是让我开了眼界了。

  我气笑了,“季薇,我确实没有你这闻着屎臭也能叫的本事。”

  季薇像是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扬手过来要打我,何旭抓住了她的手,对我说,“到我办公室来。”

  昨天刚出事儿的时候,我还挺怕与他面对面的,毕竟他不是人,是个禽兽。可这会儿我不怕了,因为人在绝望之后总是会变得更加勇敢。

  办公室门前等着很多人,何旭打开门后,我盯着他的背说,“何旭,有话就说,我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我说得挺大声,就是故意想给他难堪。

  何旭皱眉回头看了我一眼,伸手一把把我拉了进去,呯一声关上了门。

  他在办公桌后坐下,脸上的尴尬还没完全褪去,喝了半杯水才终于看向我,虚情假意地说,“你的情况不适合出来吹风。”

  我嘲讽地笑了好几声,还是忍不住心底的那份悲凉。

  “何旭,我没听错吧?你这是在关心我吗?关心即将被你扫地出门的原配,不合适吧,小三会怎么想?”

  长这么大,我说话从来没有这么刻薄过。

  曾经,何旭是我下定决心要一辈子温柔相待的男人,如今,我只当从前的温柔都喂了狗了,恨不得剖开他的心看看到底是有多黑。

  何旭的眉头皱得很深,双手撑在桌子上,十指交叉。

  “沈瑜,你冷静点,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我们离婚吧!”

  我猜这对贱人勾搭在一起不是一天两天了,而何旭以前一直都伪装得挺好,之所以突然撕下面具,就是急着要给怀了孕的季薇一个名份。

  可我偏不想称了他的意。

  “如果我说不呢?我沈瑜当初看上你是我眼瞎我认栽,要离婚不可能,你要真想娶她尽管娶,你有本事犯重婚罪我就能让你把牢底坐穿。”

  说到最后我几乎是控制不住情绪地吼了出来。

  何旭烦躁地扯了扯领口。

  “你现在太激动了,等你冷静了我们再谈。”

  崩了一会儿脸,他又站起来走近我,继续往我心上插刀。

  “不过我心已定,再谈也不会有转圜的余地,薇薇肚子里的孩子我们打算要。”

  他提到孩子,我又想起昨夜他离开时提在手上的那个黑色塑料袋,心口就剧烈地痛了起来。

  “都是你的种,她怀的就是个宝,我怀的就是根草?”

  何旭扯了下唇,“我们的结合本就是一场错误,沈瑜,有空回来把你的个人东西收拾收拾,好聚好散吧。”

  “好聚好散?”我惨兮兮地笑了。

  “你引掉我的孩子,把我伤得体无完肤,这叫好聚好散?我还就告诉你,何旭,你那么急着除旧迎新,我偏不让你称心如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二婚之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二婚之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