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残卷迷图
闫志洋2017-09-15 18:003,070

  回到地面上的时候,桌子上摆放着丰盛的菜肴,弥勒和阿润早已经回来了。弥勒狼吞虎咽地咀嚼着嘴里的食物,阿润却双手放在两膝之上,看着哥哥在静静的等着我。

  当我推开门的时候,弥勒一面往嘴里塞东西,一面拿着筷子向我招手说道:“你怎么才回来啊?饿死我们了,来来来,快来尝尝我妹子的手艺!”

  我看着他那副吃相笑了笑,这时候阿润已经站起身来,脸色微红的走到我面前,说道:“小拓哥,辛苦了!”

  “没事!”我摆了摆手说道。

  “怎么就你自己回来了?你女朋友呢?”弥勒疑惑地说道。

  “她还没回来吗?”我愣了一下,原本蒋明月是在我之前离开的云宫,而我在路上又走走停停想要弄清楚这些机关的构造,比进来的时候就要慢得多,怎么她还没有回来?难道出了什么意外?

  想到这里我忽然有些担忧,立刻转身向外走去,正在这时候只见蒋明月已经出现在了我的身后。我们四目相对,愣了几秒我才说道:“你干什么去了?怎么才回来?”

  蒋明月白了我一眼,没理会我,走过我身边的时候用力踩了一下我的脚,狠狠地说道:“坏人!”

  我“哎呦”一声,转过头说道:“你这人怎么这么小心眼啊?”

  蒋明月一脸得意的走进屋子,看着那桌子菜,不禁一脸惊讶地说道:“哇,没想到有这么多好吃的呢?”

  “快,快,快坐下,这都是我妹子的手艺,绝对顶级!”弥勒一面说一面挑起大拇指说道。

  蒋明月惊讶地望着阿润,拉过阿润的手说道:“没想到妹子有这么好的手艺,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教教我!”

  阿润被蒋明月拉住微微有些脸红地说道:“荒山野岭的,也没有什么好吃的,姐别嫌弃就好!”

  这时候蒋明月已经坐下了,拿着筷子看着哪个菜都不错,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从哪里下手了,最终夹起一筷子野猪肉大口的咀嚼了起来,口中连连称赞。这时我也坐了下来,看着蒋明月讥讽地说道:“真是个吃货!”

  “能吃是福,小拓哥找到蒋姐这样的女朋友真是福气啊!”阿润脸上微红,端过一锅汤放在旁边说道,“你们尝尝这个汤!”

  “好好好!”蒋明月立刻将碗递给了阿润,阿润盛完汤之后,我立刻抢了过来,喝了一口,这汤的味道着实不错,鲜而不腻,味道层次分明。

  “你……”蒋明月气急败坏地望着我。

  “姐别生气,这里还有!”阿润急忙拿过一个碗给蒋明月盛了一碗。

  蒋明月这才算是消气,弥勒此刻却看不下去了,骂道:“我说你们两个别这么赤裸裸的秀恩爱虐单身狗成吗?”

  我和蒋明月闻言异口同声道:“闭嘴!”随后我们两个白了对方一眼,继续吃饭。弥勒和阿润对视一眼,耸了耸肩接着吃饭。

  阿润一直坐在我们旁边帮我们端茶倒水,十分体贴,每每我们四目相对的时候,阿润的脸都会微微泛红。这时候蒋明月凑到我身边,用肩膀碰了碰我。我没好气地瞥了一眼蒋明月道:“干嘛?”

  “啧,你瞧你别那么小气嘛!”蒋明月笑着在我耳边说道:“你有没有发现小丫头对你有好感?”

  我愣了一下,瞥了一眼蒋明月,只见蒋明月正在偷看阿润。此时阿润背对着我们收拾着餐具,蒋明月笑着说道:“这小姑娘真好,不但人长得好看,而且做一手好菜啊!”

  “你准备娶回家?”我问道。

  “回头我帮你追追,万一追到手的话你到时候可要给我包个大红包啊!”蒋明月调皮地笑道。

  “您老人家歇着吧啊,用不着你那么操心!”我没好气地说道。

  “和你说正经的呢!”蒋明月低声说道。

  “你们两个嘀咕什么呢?”弥勒挺着肚子憨态可掬地四仰八叉的靠在椅子上问道。

  我瞥了一眼弥勒,说道:“对了,还没有问你们,我要的东西准备的怎么样了?”

  “哦,差点忘记了,下午我和妹子去找了这里的工匠,工匠说你做的东西太复杂了,最快也要四天左右完成!”弥勒说道。

  “四天……”我面有难色地说道,“时间恐怕不够,你能不能催催他们尽量快一点,先给我打造出一副来,我要先到天衡下面看看!”

  “这个应该没问题,我一会儿去催催!”弥勒答道。

  “那就好!”弥勒的话让我稍微安心了一些。正在这时候我的耳边忽然想起了“隆隆”的响声,随后地面开始剧烈的颤抖了起来,震动越来越强烈,似乎整个屋子都在震动,蒋明月下意识地抓住我的手,说道“怎么了?”

  这时弥勒一激灵,豁地从椅子上弹起来,不由分说地向外跑,一面跑一面喊道:“妈的,地震了……”

  刚跑出两步脚下一个踉跄跌倒在地,阿润赶紧走过来扶住弥勒说道:“哥,别慌,不是地震!”

  震动持续了十几秒戛然而止,那“隆隆”的响声也随即消失。

  “可以松手了吗?”我白了蒋明月一眼说道。

  蒋明月这才意识到自己正紧紧地抓住我的手,她急忙缩回手说道:“谁稀罕啊!”

  我没有理她,站起身对阿润说道:“阿润妹子,刚刚究竟是怎么回事?”

  阿润脸上微红,语气温和地说道:“你们现在可以出去看看就知道了!”

  我愣了一下,缓步走到前面,推开眼前的那扇门,只见此时整个云居灯火通明,而且原本的街道中间竟然出现了一条一条的水道,宛若到了某个江南的水镇一般。而且街上的人越来越多,这些人就像是从地下钻出来的一样,街道上非常热闹。

  “我的乖乖,真是见了鬼了啊,这些人是哪来的?”弥勒一面揉着屁股,一面说道。

  “云居每天到了这个时候就会自动启动机关,变成这种模样,一旦这个机关启动之后,云居人就会都涌上街头,所以……”阿润笑着说道。

  “那我们可以去街上逛逛吗?”蒋明月也走了过来问道。

  “可以啊!”阿润说道,“我带你们去几个好玩的地方!”

  “太好了!”蒋明月拍手称快,弥勒也跃跃欲试,而我却没有那么好的兴致微微摆了摆手说道:“你们去吧,我还要想想关于天衡的事情!”

  “铁子,别那么扫兴嘛,再说了还有六天半的时间,也急不得啊!”弥勒劝说道。

  “你们去吧,我想起一件事!”说完我头也不回的回到了屋子里。弥勒和蒋明月对视一眼耸了耸肩,蒋明月倒是无所谓地说道:“不理他了,咱们去逛一逛!”

  外面人声鼎沸,很是热闹,我则将房门关闭,坐在椅子上静静地思索着。刚刚阿润的话让我忽然有些开窍,云居人白天生活在地下,晚上才上地面上活动,那应该是因为白天的机关屏障有故障,而晚上的机关屏障是完好的。所以那银龙天衡应该控制着夜晚的机关,金龙天衡控制着白天的机关。但是金龙天衡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故障呢?真的只是被东西卡住这么简单?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为什么百余年云居人都无法修缮?这太不合理了啊!还有那第三根无名天衡,难道真的是多余的吗?还是我记错了?

  我立刻从口袋里掏出那本《十八残卷》打开其中记录着八索悬天局的一章,仔细阅读着,起初只是粗略的看,而且漫无目的,多少有些走马观花,现在有的放矢,自然看起来就不一样了。我发现果然在《十八残卷》上只有两根天衡,这两根天衡一金一银,一水一火,相互联动,又相互制约,相生相克。那第三根无名天衡是做什么用的呢?我百思不得其解的继续翻阅着残卷,这时我下意识地拿过阿润放在桌子上的水喝了一口,那水实在是太烫,我感觉嘴里一阵疼,立刻张开嘴,水洒在了残卷上。我急忙放下水杯,找来纸巾贴在残卷上吸释落在上面的水。当残卷上的水被吸干之后,我将纸巾拿掉,顿时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

  原来在这残卷的字下面竟然还画着一副图,这幅图应该是用油脂类的东西画上去的,如果不是残卷上低落了水的话,根本发现不了。我仔细的观察着那副图,这幅图上面画着的是天衡和龙心。我皱着眉全神贯注地观察着这八索悬天局龙心和天衡的构造,半晌之后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此时我庆幸自己今天没有贸然进入天衡下面,不然恐怕此刻我早已经一命呜呼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家机关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家机关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