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彼岸花开
闫志洋2017-09-19 18:003,166

  蒋明月伸出手指着我身后,我缓缓的转过头,只见此时窗子上映着五个高大的黑影。

  一个危险的念头从我的脑海中闪过——傀浮屠。几乎就在这个念头闪过的瞬间,一只箭以极快的速度向我们的方向飞了过来。我眼疾手快,立刻抱住蒋明月跳进了棺材之中。

  紧接着我们的耳边传来“轰隆”一声巨响,那扇木门应声倒地,扬起一片尘土,五个傀浮屠从门外走了进来。几秒钟之后便已经围在了棺材周围,这几个傀浮屠脸上画着巨大的傩面,面目狰狞可怖。几个傀浮屠站在我们周围,扬起手中的武器,那武器十分锋利,冒着微微的蓝光,看来应该是淬过毒的。

  “沈拓……”压在我身上的蒋明月惊呼道。

  我抬起头只见几把兵刃已经落下,我忙不迭的伸手按下了棺盖上的突起。瞬间棺盖被盖上了,接着我们耳边传来了一阵兵器砍在棺盖上所发出的顿挫的声音。棺材里一片漆黑,我和蒋明月紧紧抱在一起,她身上淡淡的香味冲进鼻孔,让我有点心猿意马。我急忙调整思绪,心想难道是我们搞错了?难道这个机关只是关上棺盖这么简单?耳边再次传来一阵兵器落在棺盖上的声音,这次的声音更大,如果这样下去的话,用不了多久,外面那五个家伙就能把这口棺材砸个稀巴烂,到时候我们就真的必死无疑了。正在这时候,棺材忽然微微颤抖了一下,紧接着开始向脚下倾斜,当它达到大概四十五度左右,忽然开始快速下坠,我和蒋明月不约而同的惊呼了起来……

  棺材滑动得越来越快,这感觉有些像是在坐过山车,忽上忽下,时而平稳,时而颠簸,最后棺材忽然高高飞起。我心道不妙,万一下面要是悬崖峭壁,这掉下去的话我们两个非粉身碎骨不可。正在这时候我感觉棺材开始下落,几秒钟之后棺材外面发出“砰”的一声巨响,一股冲力从后背冲了上来。我猛然抬起头和蒋明月的脑袋撞在了一起。这时候棺材终于不再动了,我伸手摸了摸棺材盖上面的凸起,棺材盖瞬间打开了,眼前瞬间亮了起来,接着一阵香味扑鼻而来。

  蒋明月一面揉着脑袋一面直起身子,说道:“撞死我了!”刚说完蒋明月却愣住了。

  我躺着里面也揉着额头,刚刚撞得这一下确实不轻。可话说回来,我除了被撞之外还当了肉垫呢,这我找谁去啊?我揉了一会脑袋,伸手轻轻拍了拍骑在我身上的蒋明月说道:“嘿,赶紧起来吧,小心骑上瘾!”

  蒋明月竟然没有理睬我,我抬起头刚要说话,只见此时蒋明月两眼出神,一脸花痴的样子

  我疑惑地伸手拍了拍蒋明月的腿说道:“喂,你怎么了?”

  蒋明月这才回过神来,欣喜地说道:“你看那尊雕像,实在是太美了!”

  “什么雕像?”我好奇地问道。

  “在那里!”蒋明月指着棺材外面,我无奈地说道,“姐姐,你这骑着我让我怎么看啊?”

  蒋明月这才意识到原来她一直在骑着我,脸刷的一下红了起来,急忙扶着棺材外延站起身来。我这时候才长出一口气,站起身顺着蒋明月手指的方向望去,顿时整个人都惊住了。

  只见在距离我们十几米的地方矗立着一尊十来米高,雕琢地精美华丽的水晶雕像。这尊水晶雕像是一个妙龄女子,这女子身披一袭烟翠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面如桃花,肌如凝脂,眼神中略带着浅浅的忧郁,却有种迷倒众生的魅力。在那水晶雕像的旁边开着一朵一朵晶莹剔透的花蕾,花瓣散发着幽蓝色的光。在那尊水晶雕像的后面则是一扇巨大的石门,石门敞开着,门上挂着锦幔。这宛如是一个巨大的地下宅院的后花园一般,而此时我们的位置正好处于后花园中的水塘之中。

  我们惊叹了几分钟之后,我低下头向棺材下面看了一眼,水塘中的水很浅清澈见底,能看见我们所在的棺材下面竟然有一条轨道,顺着轨道望去,只见这条轨道一直蔓延到这个密室东北方向的一个洞口,想必那正是通往“77”号屋子的。

  “走,下去看看!”我说着扶着棺材壁小心翼翼地跳进来水里,瞬间我皱了皱眉头倒吸了一口冷气。

  蒋明月紧张地望着我说道:“你怎么了?”

  “这水实在是太凉了!”我咬着牙转过身拍了拍后背说道,“上来!”

  “啊?”蒋明月诧异地说道。

  “啊什么啊?快点吧,你脚上有伤,而且这水太冷……估计你受不了!”我说道。

  蒋明月双手扶着我的肩膀骑在我的后背上,这时我迈开步子缓慢向前行进,虽然棺材距离岸边只有几米的距离,可是每走一步都感觉一阵钻心的冷,就像是无数根细小的针直接穿过皮肤刺进了骨髓一般。

  “你怎么样?”蒋明月见我身体不停地颤抖着问道。

  “没事!”说完我加快步子,一口气来到岸边。蒋明月立刻从我背上下来,扶住我关切地说道:“你啊,不行就别逞能!”

  我瞪了蒋明月一眼,正在这时候我们身后的那口棺材忽然“啪”的一声合上了,我和蒋明月急忙扭过头向棺材的方向望去,只见那口棺材此时已经快速的沿着水下的那条隧道钻进了密室东北方向的洞口里。我和蒋明月面面相觑,这种设计简直让人叹为观止。

  我们两个顿了几秒钟,当我感觉体力渐渐恢复之后便向眼前那尊水晶雕像走了过去。站在那尊水晶雕像下面,顿时有种心旷神怡的感觉。眼前那尊绝美的水晶雕像上的人简直就是仙女下凡啊!

  “沈拓,你说这水晶塑像上面的人究竟是谁啊?”蒋明月痴痴地望着那尊雕像问道。

  “也许真的是天仙吧!”我咽了咽口水说道。

  蒋明月笑眯眯地看了我一眼,接着又将头转向那尊水晶雕像前面说道:“一个女人如果让男人着迷那不算是美,最可怕的是能让女人都为之着迷!”

  我瞥了一眼蒋明月,微微笑了笑,长出一口气说道:“所以这样的女人才叫仙女嘛!”

  “是啊!”蒋明月笑着点了点头,随即将目光移向了一旁的那些晶莹剔透的花瓣上,她微微皱了皱眉说道:“这些水晶花怎么会有香味?而且你发现没有,这些花居然没有叶子!”

  我顿时愣住了,是的,从棺盖打开的时候我们就闻到了那淡淡的香味,很浅很淡,却沁人心脾。这时候蒋明月柳眉微颦的皱着眉,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就在她的指尖碰到那些花瓣的时候,我急忙阻拦道:“等等……”

  蒋明月一愣,急忙缩回手,却不小心被花瓣划伤了手,一滴血滴在了花瓣上。一瞬间,眼前那朵原本晶莹剔透的花被染成了红色,色彩像是会传染一般在眼前这片花中流淌着。转眼之间,眼前的花全部变成了血红色,从远处看宛若是一片熊熊燃烧的烈火一般。

  我急忙走到蒋明月身前拉住她向后退了两步,眼前那片红色的“火焰”在熊熊燃烧。花香越来越清冽,浓郁了。我皱着眉站起身望着眼前那片水晶花说道:“真没想到这种花真的存在……”

  蒋明月疑惑地望着我说道:“你说的花是?”

  “彼岸花……”我一字一句地说道。

  “彼岸花?”蒋明月说完又躬下身警惕地观察着眼前那如火一般相互交错的花瓣说道,“这真是彼岸花?”

  “我想十有八九不会错!”我若有所思地说道,“彼岸花,又称之为幽冥花,冥界之花,花瓣和花叶两不相见生生相错。传说这种花生长在黄泉路的两旁,远远望去像是血铺成的地毯,红色像火一般,所以黄泉路又叫火照之路。而彼岸花则为灵魂指引道路,而且花香能够让人勾起前世的回忆。”

  “可是这些彼岸花怎么会长在这里呢?”蒋明月的眼中倒映着眼前那如火的彼岸花疑惑不解地问道。

  “是啊!”我若有所思地望着眼前那片红,又抬起头看着那尊水晶女神像,自言自语般地说道:“难道这尊雕像和这些彼岸花有什么联系吗?”

  这时蒋明月像是发现了什么一般,她快步走到那尊雕像前面,躬下身子轻轻将雕像下面的土拨开,瞬间蒋明月愣住了。

  “怎么了?”我望着呆住的蒋明月好奇地问道。

  蒋明月痴痴地望着正前方,半晌才说道:“这里有字!”

  我快步走上前去,只见在那尊水晶女神雕像的下面果然写着字: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在这行《江城子》下面的落款写着:夫君——墨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家机关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家机关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