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墨子暗语
闫志洋2019-10-01 17:383,245

  大难不死的我们刚走到村口就碰见了父亲和大伯,他们的身后还跟着一群村里的青年,原来他们晚上见我们两个失踪之后就一直在到处寻找我们。最后大伯从村里的孩子口中得知我们进入了龙骨岭,随后便立刻召集人手准备进入龙骨岭寻找我们,没想到恰好遇见。

  后来我和弥勒将龙骨岭里的经历大略的说了一遍,父亲和大伯听得目瞪口呆,但是看得出来,他们在好奇之余更多的是关心。

  我和弥勒在爷爷家里睡了一上午,中午的时候我找到了大伯,大伯早已经将那个盒子放在了桌子上,他淡淡地说道:“我知道你经历了这件事一定会想通的!”

  我拿起盒子,点了点头,其实我现在最想的是把武伶修好,如果当时没有武伶的提示的话,我是永远也走不出龙骨岭的,而且经过这件事之后我的确对博大精深的机关术产生了一丝兴趣。

  虽然是大难不死,但是弥勒却一阵阵的扎心,他心心念念着被我们扔到深潭下面的那些银锭,实际上想起来我也觉得心疼,不过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可能那笔钱注定就不属于我们,又何必强求呢?

  不过让我始终牵挂的倒是那些无法解开的谜题,究竟是谁在哪里修建了那么巨大的机关局?那个机关局的作用是什么?如果说山洞里的机关“龙心”在深潭之中,那外面的机关局的“龙心”呢?是什么样的动力可以让整个机关局运作的?

  回来的路上我轻轻掀开大伯给我的盒子,只见里面平放着那本《十八残卷》,我小心翼翼地将那本书展开,里面的内容让我瞬间震惊了,倒不是因为里面藏着什么惊天动地的秘密,而是其中绝大部分内容我根本看不懂。

  那本残卷下六篇记载着机关术的部分是晦涩难懂的古文我勉强可以看懂,但是从中六篇开始就夹杂着诸多的诡异符号,那些符像是一个个的蝌蚪,杂乱无章,而上六篇更加玄乎了,一个字也没有,全部是那种怪异的蝌蚪文和图形。我立刻打电话询问了大伯,大伯告诉我,那些符号是墨子发明的暗语。因为这十八章的内容关系重大,如果落到心怀不轨的人手中必定会惹出不少麻烦,所以墨子将其中重要的部分以暗语的形式记录了下来,这种暗语是墨家传人口口相传的,别人根本无从知晓。不过大伯在最后告诉我,实际上这世界上还有一个人也懂墨家暗语,那就是武伶……

  我顿时有种受骗的感觉,这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死循环啊,懂得墨家暗语可以看懂《十八残卷》,看懂《十八残卷》可以修好武伶,但是只有武伶懂墨家暗语……

  弥勒一面开着车一面好奇地向我手中的残卷瞥了一眼,他瞬间皱起眉,说道:“哎,老铁,这种蝌蚪文我好像是在哪里见过?”

  我一脸茫然地望着眉头紧锁的弥勒,这家伙平日里也喜欢满嘴跑火车,不过看他此刻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于是问道:“你见过?不可能吧?”

  弥勒又看了一眼残卷上的蝌蚪文,轻轻拍了拍脑袋说道:“没错,我肯定见过!”

  “在什么地方?”我欣喜地问道。

  弥勒咬着嘴唇,摇了摇脑袋,说道:“这我倒一时想不起来了!”

  我有些失望地叹了一口气,这时弥勒笑着说道:“你让我好好想想,说不定能想起来,好像是很久很久之前见过一次!”

  我看了一眼弥勒,不知道这孙子的话里有几分真的几分假的,也权且当个笑话,没太往心里去。

  回到北京的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在做着同一个噩梦,总是感觉自己置身在那个冰冷的深潭之中,深潭里悬挂着一个八角铁塔,一个黑色的庞然大物张开血盆大口向我猛扑过来。后来弥勒也问过我当时有没有看清楚那怪物究竟长得什么鬼样子?我摇了摇头,不知为什么我对它的记忆有些恍惚,甚至怀疑那是否真实发生过。弥勒后来提议要不要再回去看一看,我立刻警告弥勒不要再提那件事,我发誓不管怎么样都不会再回到那个鬼地方了,可是很快我就违背了誓言,不过这是后话了。

  在那之后的一段时间我一边埋头苦心攻读下六篇和中六篇能看懂的内容,一面抽出时间去国家图书馆查阅文献,希望能够找到关于墨子暗语的记载,但是结果却让我大失所望,根据文献记载墨子确实曾经创立过一些暗号,类似于今天的旗语,可是关于眼前的蝌蚪形状的暗语却从未有过记录。

  不过《十八残卷》前面能让我看懂的部分就已经足以让人瞠目结舌了。下六篇的内容记载着一百零八种机关称之为一百零八戮,这一百零八戮机关又因其龙心的不同分为金木水火土五大类别。而中六篇的内容更是玄乎其玄,其中涉及到的六十四戮机关局,包括九龙迷踪局,九丘戮阴局,八索悬天局,奇门遁甲局等,这里的每一戮机关局不但设计的精巧绝乱,而且完美结合了五行风水,山川地理,进可溃敌千里之外,退可御敌寸步难行,唯一遗憾的是每每涉及到这些机关戮局的“龙心”等关键性问题的时候,总是以蝌蚪文代替,而上六篇更是玄妙了,几乎通篇都是蝌蚪文。可能正如大伯所言,这里的内容实在是干系重大,如果落入歹人之手那后果真的不堪设想,因此墨子老爷子留了个心眼,以墨家传人口传暗语秘此一节。

  然而遗憾的是,身为墨家传人的我对此也是束手无策,就在我对着那本天书一筹莫展的时候,事情忽然迎来了转机,而我万万没想到这个转机竟然与弥勒有关。

  自从弥勒和我从龙骨岭回来之后,这家伙就开始和我玩起了失踪,整天神神秘秘的,店里的生意也不照看,最夸张的是一周之前弥勒忽然给我打来一个电话告诉我准备回老家一趟,语气急促,我也没有阻拦。

  一周之后的一个下午,我正躺在床上拿着那本《十八残卷》犯愁,忽然接到了弥勒的电话,我慵懒地接通了电话,还未等说话,弥勒便气汹汹地说道:“铁子,你做什么呢?怎么不回我微信?”

  我这时才注意到原来可能是自己研究那本《十八残卷》太过于入迷,根本没有看见微信信息。我满怀歉意地说道:“抱歉,抱歉,一直在看书,没注意!”

  弥勒闻言这才消气,他开门见山地说道:“你先看一眼我给你发的东西!”

  “什么东西啊?神神秘秘的?”我打开微信,弥勒发来的是一张图片,图片上是一张黑白照片,照片看样子有些年头了,看的不太清楚。我将照片放大,照片里面站着一个铁路工人,这个工人三十岁左右的样子,国字脸,平头,浓眉大眼,脸上洋溢着笑容,这长脸和弥勒说不出来哪里还有那么几分神似。

  “照片上的人是谁啊?”我打着哈欠说道,这夏日午后的阳光很容易让人犯困。

  “我爸!”弥勒一字一句地说道。

  “你爸?”我纳闷地问道,“你爸不是在你小时候就失踪了吗?你让我看这张照片干什么?”

  “哎呀,照片上的人不是重点,你放大一点看背景!”弥勒着急地说道。

  我小心地将那张照片放大一倍,瞬间整个人都僵住了,只见弥勒父亲的背后是一块一间屋子大小的巨石,在那巨石上面刻着三五个奇形怪状的蝌蚪文。我急忙一面对照着上面的蝌蚪文在《十八残卷》上寻找相同的,一面问道:“弥勒,这张照片是在哪里拍摄的?”

  弥勒并未回答我的问题,说道:“你先看一看是不是和你手中那本书上面的墨家暗语一样?”

  “好,好!”我就像是被瞬间注入了一阵兴奋剂一般,刚刚的睡意顿消,我对照着照片上的蝌蚪文在《十八残卷》上翻阅片刻,在书上找到了与照片上刻在石头上一模一样的蝌蚪文。

  “怎么样?”弥勒等的有些着急地问道。

  “嗯,一模一样!”我放在书对弥勒说道:“这张照片是在什么地方拍摄的?那里怎么会有墨家暗语的?”

  电话那边的弥勒忽然沉默了下去。

  我焦急地追问道:“弥勒?怎么了?快点说啊!”

  “铁子,我怀疑我爸的失踪和墨家机关有关!”弥勒收起往日那种不着四六的语气,一字一句地说道。

  弥勒的话让我愣住了,半晌儿我才说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哎,一言难尽啊!”弥勒叹了口气,说道:“这张照片是我父亲失踪前寄给我母亲的,从那之后我父亲就要无音讯了,后来大概过了一个月,我父亲单位派人来我家里告知父亲和他的工作小组十来个人都失踪了!”

  “他们单位没有派人搜索吗?”我震惊地问道。

  “搜索了,据说在他们失踪之后,他们单位就派出几十人进山里搜索,可是足足半个月的时间依旧没有任何音信,而搜索的队伍又发生了几次意外,所以行动被迫中止……”

  “什么意外?”我好奇地问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家机关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家机关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