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 实力写在额头上
峨嵋2017-07-04 16:433,209

  “五大族嫡系,从来只相互通婚,我们既然被送到水族,便不要再自抬身份了,说到底,我们的族人生活还是要靠五大族,不能不小心谨慎。你看迎娥不过说错一句话,惹得少主不喜,便被遣返狐族,今后还不知要如何自处,你我更该引以为戒。”旁边一个清秀文弱的女子插话提醒。

  提到被送走的迎娥,一群美人都不安地静下来。

  她们都是各自族里千挑万选的美人,送到水族成为少主的近侍便算是无上的荣耀,虽然没有机会成为正妃,但只要自身受宠,便可惠及全族,如能生下儿女,成年后送回族中,即使不成为族长,也备受尊重,因为身上的高等仙族血缘可以让他们拥有比一般族人强太多的法力。

  对于她们这些“贡品”来说,最严重的事情莫过于犯错被遣返回本族,不但会被族人埋怨鄙视,更会让亲人在族中抬不起头,如想再觅夫婿,那是不太可能了,不会有人要一个被仙族退货的女人,除非他想成为全部人的笑柄。

  宁禹疆正走到正殿侧门,想不引人注意地溜出去逛逛,却意外被人拦住。

  “你就是风族的小丫头?”轻蔑的话,从一名俊俏浪荡的黄衣少年嘴里吐出来。一双妖冶的桃花眼将宁禹疆从上到下溜了一眼,状极不屑。

  “见过四公子。”白灵伶俐的低首行礼,同时也提醒了宁禹疆来人的身份——正是那位五夫人与水向天所生的儿子水成壁。

  “你搞清楚我是谁再来找我说话。”这家伙忽然跳出来找茬,是为了前些天尹曦的事吗?

  “果然是个不知礼数的野丫头,看来传说风族小族长自大无礼也不是空穴来风啊。”水成壁冷笑道。

  什么东西啊?!宁禹疆理都不理,绕过他继续往外走。

  水成壁显然没有被这么当面忽视过,一愣之后又跟上来。

  “小丫头,不要以为君父为你做靠山,你就可以这么任性横行,如果不是看上你的血统,你以为水流觞会答应要你?!”

  宁禹疆忽然停下来转身正视他,水成壁挑眉笑对。

  “你的话说完了吗?搬弄是非挑拨离间是势弱者才会耍的手段,是男人就用实力光明正大的来,小鸡肚肠唧唧歪歪,烦腻!”

  “你!”水成壁脸上笑意消失得干干净净。

  “怎么?想找我打架?划下道来,我随时奉陪!”宁禹疆偷偷兴奋,又是土族那边的,送上门来的土地怪,正好舒展舒展筋骨,打架这种事也讲究熟能生巧的!

  “嘿嘿,难得看见四弟这么吃不开啊。”插话的是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一个白衣公子,同样俊美出色,唇薄鼻勾,眼光闪烁,一张脸看上去长得有些刻薄,平白输了一大截气度。

  “二哥见笑了,小弟还有些事情,先走一步。”水成壁脸色迅速恢复正常,像瞬间戴上了一个面具,连风流自赏的神气也收敛得干干净净,冷淡地转身离开。

  白衣痞子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水成壁傲然远去的背影,冷哼一声,随即换上一张自认风流倜傥的神态:“风小姐好本事,平常我这四弟自诩风流,今日难得看到他在女子手底下吃亏。”

  宁禹疆点点头,心里有些郁闷送到眼前的对手竟然这样就跑了。

  说品性,眼前这位也不见得比刚刚那个好。

  白灵走上前来恭敬行礼:“见过云鳞二公子。”

  “免礼。”直到白灵把躬身行完全礼,水族的这位二公子水云鳞才慢吞吞吐出这两个字。

  白灵直起身子退后两步,恭谦无比地站到宁禹疆身后不远的地方,无视宁禹疆投来疑问眼光,鼻观口口观心地假装自己是一件摆设。

  白灵个性活泼直爽,与宁禹疆相处的这几天虽然仍坚持礼数,但是举止间轻松随意了不少,忽然看她这么拘谨小心,好像是做给谁看的一样。

  “小姐在云梦泽可住得习惯?我奉君父之命主理各院日常用度,小姐有什么需要,尽可放心找我。”水云鳞似乎很有套近乎的兴趣,抓住宁禹疆扯起家常。

  “姨妈那里什么都不缺了,谢谢。”伸手不打笑面人,虽然他笑的其实有些猥琐。

  “云梦泽春雨节将有花会,不知是否有荣幸邀小姐同行共赏?”

  “花会有什么特别的节目吗?”在水族这些天对美人美景已经审美疲劳。

  “花族少女会汇聚一堂选出今年的花魁向我族献礼,各家美人尽展所长,自然是极尽赏心悦目了。”

  “哦?这里也流行选超女啊,有没有选猛男草魁的?我对那个比较有兴趣。不知道水流觞与你们几位公子上去选能得第几名。”宁禹疆心中不耐,故意雷人。

  “……”水云鳞的脸色有点怪,说不清是震惊还是鄙视还是幸灾乐祸,或许还有其他。

  不过想到堂堂水族继承人,高高在上的水流觞大少爷,竟然要娶这样一个花痴又无礼的小丫头,估计还是幸灾乐祸居多吧。

  “没有吗?那就算了。”宁禹疆见目的达到,不管水云鳞与白灵的诡异脸色,耸耸肩打算离开。

  正在此时,听到正殿里传出礼官的唱礼乐声,水向天到了。

  水云鳞正尴尬不知如何接话,听了乐声连忙拱拱手逃一样赶回去。

  宁禹疆左右没事,也不想落单了被白灵啰嗦,便也过去看看热闹。

  正殿上的人整齐分作左右两边,中间让出笔直一条大道,水向天与风聆语联袂登场。

  不知从何处响起一阵飘渺乐声,清越空灵,阵阵荷香流溢满殿,众人齐齐跪倒在地道:“恭迎族长!”此时已经近午,逐渐猛烈的阳光层层折射,殿里光影迷离,美丽异常。

  宁禹疆早预料到这样的场面免不得又是一番跪拜,所以聪明地躲在殿外,看水向天主持春雨节的祭祀仪式。

  水族供奉的是五行水神,族中传统服饰以黑色为主,因为是重要节日的祭礼,除了族中水族嫡系及长老等重要人物,其他人都退到殿外。

  宁禹疆兴致勃勃地趴在窗台上看着满殿黑衣人动作划一,整齐庄严地跪拜,轮流祝祷,念诵赞词,大觉有趣。

  “等下族长就要派大长老请出圣泉让族人点额,那才叫好看呢!”白灵已经忘了宁禹疆刚才不得体的表现,在旁边得意地解说。

  “以往都是族长亲自请圣泉的,不知道为什么这次让大长老来请呢?”

  宁禹疆一听,想起当日水向天为她施法的事,知道是因为自己,所以他最近都无法施展法力,不由得心生愧疚。

  但这件事姨妈嘱咐不得外泄,怕有小人趁虚而入,于是转移话题道:“点额是什么意思?”

  “就是水族嫡系的年轻一辈用圣泉水沾湿额头,眉间的水族图腾会显示出来,看图腾变化的样子,就可以知道各个人的修行了。少爷公子们尤其重视今天呢。”

  “哦,那就是不用打架,PK一下额头就知道谁最厉害了?”

  “劈什么?”白灵又被新词打败了。

  “比比看意思。”

  就在这时,殿中的水向天对一旁老者点点头,那名老者应该就是白灵口中的大长老,只见他走到殿中挥一挥左手,一道白光冲向大殿正上方顶端的一块巨型水晶镜。

  明净清透的水晶霎时变得一片迷蒙,散出淡淡的烟雾,本身光线也逐渐亮起来,在下方的地板上投射出一轮玄色光影,水晶镜与这篇玄色光影之间被光柱链接,光柱从无形而逐渐变得清晰,可以看到层层水光潋滟。

  宁禹疆身在殿外也觉得阵阵清凉水汽逼人,全身仿佛浸泡在山泉之中,毛孔纷纷扩开,舒适无比。

  光柱很快变成了实体的水柱,地上的光影仿佛成了一个巨大的容器,将水柱中的泉水全数包容。

  大长老将左手收回,水柱便慢慢消失,只留下地上那片水波粼粼的光影。

  “觞儿这几天闭关修炼正到紧要关头,这次春雨节典礼不会来了。云鳞,这次由你先行点额。”坐在殿中的水向天扫视众人,平淡地吩咐。

  “族长,这……”三长老一脸的不满。

  “不必多说,按长幼之序便是。”水向天口气不容商量。

  “三长老是想让四公子先行点额呢。”白灵在一边轻声说。

  “这个先后有分别吗?”

  “当然,以往都是少主第一个的,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大家都觉得应该按尊卑顺序来的。族长的夫人除了大夫人,最尊贵的就是四公子的母亲五夫人。二公子虽然年长,可是他的母亲只是一个鱼族的贵族小姐,连鱼族族长家的边都沾不上。”白灵解释。

  “这有什么好争的。先上去的万一成绩不好,岂不是更显眼?”宁禹疆实事求是道。

  白灵皱皱眉头:“那也是,二公子修行在族里也只是中等,还好三公子也不怎么样。”

  身在场中的水云鳞可没空想这么多,受宠若惊地走上前来,恭敬跪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暴力仙姬:横扫三界帅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暴力仙姬:横扫三界帅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