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很好很强大
峨嵋2017-07-04 16:433,202

  宁禹疆随随便便地“哦”了一声,对白灵道:“时候不早了,我们回去吧,不然姨妈要担心了。”

  对尹曦她完全没有搭理的兴致,一个眼神都懒得施舍。

  尹曦仗着父亲身为长老的威望势力,在水族横行霸道惯了,而父亲一系拥护的是五夫人的公子,与水流觞一系向来不和。

  此刻看水流觞亲自带回来的娇客就这么一个娇美稚嫩的小女孩,冒犯了他之后竟然还一副不把他放在眼内的冷淡模样,怒气直往上冲道:“今天的事,不给个交代就想走?哼哼!当我尹曦是什么人?!”

  “别以为穿了一身衣服就可以装作是人。大街上横冲直撞不顾别人死活,你连当禽兽的资格都未必有!”宁禹疆不出口则已,一出口就能把人活活毒死。

  尹曦与一众侍卫都被宁禹疆毒辣的骂辞震住了,指着宁禹疆半饷,才恨声道:“大胆!臭丫头!别以为有族长和大夫人撑腰,本公子就怕了你!”

  宁禹疆笑着学他的口气道:“大胆!死禽兽!别以为有三长老撑腰,本小姐就怕了你!”

  其实她心里很想直接痛扁这个臭小子一顿的,但是按照上辈子的经验,一般先动手的都会比较理亏,为了不让姨妈难做,她决定撩拨对方先动手。

  她就怕这个家伙太有脑子,瞻前顾后不敢跟她打架。

  这些天看着无字天书,学了不少风族的法术,正想找人练拳。

  白灵也很不爽尹曦,但是想到万一小姐和他动手,这麻烦可不是一点两点!

  再说,这尹曦虽然没什么人品可言,可在水族的年轻一辈中,实力属于中上,现在手下还带了那么多人,万一小姐吃了他的亏,那可就惨了!

  偷偷扯扯宁禹疆的袖子,低声道:“小姐,这事还是回去禀报大夫人再说吧。”

  尹曦本来看宁禹疆有恃无恐的样子,还有些担心她是不是有什么帮手或后招,看白灵的表现,反而放下心来,冷笑一声道:“今日本公子就来领教一下风族的高招!”

  宁禹疆懒洋洋道:“你输了别到处哭诉就好。”

  尹曦被她气得七窍生烟,也不管什么风度,双臂一振,衣袖飘扬幻化出长达八尺黝黑水柱,鞭子一般向着宁禹疆抽来。

  白灵大声道:“是玄水鞭,小姐小心!”

  宁禹疆笑道:“原来会跳水袖舞呢。”一边说着身子随着水柱带起的劲风轻飘飘荡到一旁,两条水鞭抽空了,直接击打到地面上,啪一声脆响,留下两道半掌深的裂痕,要是抽打在人身上,怕不当场筋断骨碎!

  宁禹疆皱皱眉头,又笑开了!这家伙够狠的,那等下她就不用留手啦!

  两条“玄水鞭”仿佛有生命一般,向着宁禹疆一阵疯狂抽打,宁禹疆看似一点反击的意思都没有,只是一味闪躲,大街上的地面被抽得石屑激飞,片刻之间成了一片烂地。

  尹曦进攻了一阵不见宁禹疆还手,以为她是胆怯害怕,下手更不容情,手腕一抖,玄水鞭不再挥舞鞭打而是变成绳套一般向宁禹疆套去,一时间漫天乌黑水环,几乎遮天蔽日。

  但每次看着水环快要套上宁禹疆了,她却偏偏险之又险地闪了开去。

  不知这些水环威力如何?

  宁禹疆随手捡起地上一块拳头大的石头抛如其中一个水环中,只见水环瞬间收缩,噼里啪啦的一阵脆响,石头竟被水环压碎成数十块拇指大小的碎石。

  啧啧啧!水力很大嘛!

  白灵看着生生替宁禹疆捏了一把冷汗。

  旁边三长老的侍卫看自家少主威风凛凛地强攻猛打,而宁禹疆却只是闪躲,纷纷大声喝起彩来,有几个更大声起哄道:“臭丫头,乖乖给我们公子赔个不是,我们公子就饶过你这一回!不然把脸抽花了,可就没人要了!”

  路旁远远围观的民众都为宁禹疆担心,但是却无人敢出头,只盼望宫里快些来人制止尹曦的暴行。

  宁禹疆看尹曦来来去去没什么新招,闹了这么一阵,估摸着很快会有人来劝架,再不扁他就来不及了,于是笑笑道:“你跳舞不好看,今天就跳到这里好了。”

  说完手一挥,漫天水影忽然全数失了章法,仿佛有形的水鞭被一阵凭空生出的龙卷风卷住盘旋着直向天空冲去。

  尹曦的玄水鞭早已修炼得与他的身体融为一体,承受不住龙卷风的拉力,惊呼一声人就被扯向龙卷风中。

  龙卷风风力极是强劲,风速又快,尹曦在风里被带着翻滚转圈,全无还手之力,几秒之间人就被卷到半空中。

  尹曦奋力想收回玄水鞭,挣扎脱离龙卷风的影响范围,可惜转圈太多人已经头昏脑胀,双臂发麻仿佛再不是自己的,玄水鞭在风中绞缠一阵,反将他自己缠成粽子一样。

  朦胧中听到有人大喝一声:“住手!”

  龙卷风忽然消失,身子不受控制地从半空中直往下掉。

  两名侍卫匆匆扑上来想把他接住,结果成了现成的肉垫,三个人倒成一堆瘫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开口喊停的人正是闻讯赶来的水流觞,他身边还站着的一名精神矍铄的老者。

  那老者头发花白,身形精瘦,整个人像标枪一般挺立在大队宫城侍卫之前,白灵以及尹曦的随从见了他纷纷下跪行礼,齐声道:“拜见三长老。”

  宁禹疆向两人点头为礼,心中暗笑:恶少的靠山来了!

  三长老看着宁禹疆,眼神冰冷,开口道:“风族小族长,好大的威风,好大的本事!不知小儿何处冒犯,要劳驾小族长亲自动手?”

  今日他带同儿子一起入宫去见水向天,儿子坐不住,去见过五夫人后就一个人先出宫回家。没想到人才走了一会儿,就有人来报说与风族小族长在宫门外大打出手!

  水向天当即吩咐他与水流觞出来看看究竟发生何事。

  本来三长老担心儿子不分轻重,万一把那小姑娘打伤了,虽然削了大夫人与水流觞的面子,但对水向天却很不好交代。

  怎知出来一看,竟然是自己儿子吃了大亏!

  他与大部分人一样,虽然听说了宁禹疆法力已经达到大成的境界,但是心里并不相信。

  水族有一个水流觞这样的天才已经万年难遇,没道理他的小未婚妻,一个在异界长大,没有修炼过法术又刚刚成年的小仙姬,也有这样的天分。

  所以一直以来五夫人、三长老这边的人都只认为这是大夫人与水流觞一系替自己作势的夸大说辞,并不怎么放在心上。

  否则,尹曦也不会冒冒然向宁禹疆挑战。

  宁禹疆现在只觉得尹曦太逊,她还有好多招数没使出来,他竟然就败下阵来,真是太没劲了!却不知道自己的实力在别人眼中已经到了不可思议的境界。

  面对三长老的质问,她坦然指指被侍从扶起的尹曦道:“他的马车横冲直撞,差点撞到路人,我为了救人只好把他的马车挪开,结果他就发火要打我,然后……就这样了……”

  尹曦受伤不重,但刚才在天上被甩了不知道几十几百个圈,头脑昏沉,根本说不出一个字辩解。

  儿子的个性,三长老十分清楚,再看儿子那些侍从们眼神闪烁,一副心虚模样,心知宁禹疆说的十九是真话,但是这样的亏要吃下去,让他如何甘心?

  “少主,今日的事,你如何说?”三长老阴恻恻对水流觞道。

  水流觞态度比他更冷:“此处见证之人甚多,一问便知真相。不过是同辈切磋技艺,三长老何必与小辈一般见识?”

  这话前半段暗指三长老理亏,后半段又送上台阶好让他下台。

  三长老这种人精自然知道话中之意,再纠缠下去只会更加难看,于是冷哼一声对扶着儿子的侍从道:“少爷身体不适,赶紧送回府中休养,还愣着做什么?少主,老夫家事缠身,请代向族长告退了。”

  阴阳怪气地说罢,向水流觞一拱手,转身带人离去。

  水流觞看了宁禹疆一眼,冷淡道:“回去吧。”

  宁禹疆看他那个德性就不爽,不过好歹他今天算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也就不去计较了。

  风族小族长宫门前单挑三长老公子的新闻,当天下午就传遍云梦泽,有人幸灾乐祸,有人高兴、有人愤怒、有人担忧……绝大多数人等着看下半场——三长老护短爱面子爱记仇那是出了名的,这一架仅仅是个开端,后面绝对好戏连场。

  风聆语知道后,一笑置之,并不放在心上,更没有责怪宁禹疆。

  不过其他人看她的眼光就从开始的看珍稀动物,变成了看怪物。白灵对她的崇拜是更上一层楼。

  水向天也是一个无所谓的样子,晚上到静风园与风宁两人见面时,对此事只字不提。

  随同水向天一起到静风园的还有水流觞,四个人围坐在一起说话,相敬如宾,说话跟外交会谈一样十分没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暴力仙姬:横扫三界帅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暴力仙姬:横扫三界帅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