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冰镇陈醋
峨嵋2017-07-04 16:433,197

  宁禹疆想起自己在那个世界的家人,聚在一起时多么热闹快活啊,互相开玩笑,吵架斗嘴,打打闹闹,大家都很放松。

  平常人前都是一副君子淑女又或专业人士的模样,到了家人面前,那是无所顾忌了,纷纷“现出原形”,什么没形象的事情都敢做。想起家庭聚会迟到被罚跳兔子舞的大表哥,外表很贤惠实际是自由搏击冠军的暴力三表姐,自恋骚包的六表哥……

  水向天自然看到宁禹疆那一副神思不属的样子,温和地笑问:“小疆在想什么?”

  他对宁禹疆迁就得过分,连称呼都完全按照她的意愿。

  宁禹疆正在发呆什么都没听到,直到水流觞看不下去了,伸手推推她的手臂,她才惊醒过来。

  “怎么了?我没听清……”真是不好意思哪。

  水向天不以为忤,又重复问了一遍。

  “我……我想家,我想回去……”越想越委屈。

  风聆语心疼地把她搂进怀里。

  水向天默然片刻,走到厅前的水池边,举手一拂,水面的莲花仿佛有生命一样向两旁散开,露出大片明净的水面。

  宁禹疆三人走到池边,只见他手指向着水面连连点画,似乎在凌空描绘某种繁复的符咒,水面慢慢闪耀出连片光点,光点逐渐浓密扩大,水面上出现一片连绵清光。

  风聆语和水流觞看着他施法,脸色微变。

  水向天招手让宁禹疆过去,说道:“闭上眼睛想你最想念的人,默念到七,然后看水镜。”

  宁禹疆依言而行,张开眼睛后,竟看见水面上浮显出那个世界的家,客厅里外婆抓着自己的照片唉声叹气的,连电视都不愿意看,外公拄着拐杖在沙发后走来走去,嘴里骂骂咧咧,几个表哥表姐围在饭桌旁闷闷不乐。

  后来六表哥跳起来说了几句什么,大家似乎振作了一些,慢慢有了笑容,然后……水面一晃,所有画面都消失了。

  正在施法的水向天身形一晃,似乎这短短一阵的施法耗掉了他极多的精力,神色甚是疲惫,抬手擦去额角的冷汗,深吸一口气,转首看看一脸失望着急的宁禹疆,歉然道:“这是天心水镜,可以穿越时空,看到自己思念的人的情况,只是我修为有限,全力施为也只能支撑这么一阵。”

  宁禹疆大吃一惊,她曾经在白灵口中听说说这个传说中的法术,听说懂这个法术且能够施展的人水族数不满三个,而且一旦施展,施法者修为会大大折损,三个月内不能再使用任何法术!

  所以她虽然也想过身为水族第一人的水向天可能会“天心水镜”,但从没奢望对方会为了自己承担这么大的风险。

  宁禹疆心中感激,低声道:“水叔叔,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宁禹疆很清楚这个世界的人对自己的法力修为的珍惜重视程度。

  水向天身为权倾一方的仙族族长,却轻易为了自己的心事,耗费如此之多的法力,这份情义不是普通的大。

  水向天一笑,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伸手轻抚她的头发,柔声安慰道:“小疆不必伤心,至少知道了你牵挂的人并无大碍,你也该好好珍惜自己。”

  “嗯,看到他们都还好就不错了,有六表哥这个家伙在,大家应该会很快好起来。”说到在原来那个世界的家人,宁禹疆又高兴起来。

  “水叔叔,我有什么办法可以回到原来的世界去?”机会难得,既然人已经到了水族,宁禹疆决定好好问清楚。

  水向天与风聆语对视一眼,苦笑道:“你不能回去的,你毕竟不是那个世界的人,继续待在那里,你身上的法力会失去控制,会为那个世界带来灾难,甚至祸及你身边的人。”

  “我可以不要这些法力,我只想回去。”

  “傻孩子,你的法力与你的灵体是一体的,失去法力,你就会魂飞魄散而死了。”

  “既然注定要离开,当初为什么要把我送到那里!那里我有最爱的亲人和朋友!”宁禹疆忍不住哇一声哭起来。她不想相信水向天的说辞,但是印证这段日子的所见所闻,以及心里的奇怪感觉,她知道水向天并没有骗她。

  回不去了吗?真的回不去了吗?那我以后怎么办?再也见不到外公外婆、姑妈姑丈、还有表哥表姐,就剩下我一个人了……再也看不到外公外婆吵架争风了,听不到姑妈们自恋发花痴说废话,再也不能使唤表哥表姐做苦力长工了……越想越伤心,眼泪像开闸泄洪一样哗啦啦流个不停。

  风聆语看了十分心痛,但是这又是她必须面对的现实,与其放任她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坚持下去,虚度光阴,不如让她早早认清事实,接受这个世界,重新开始好好生活。

  宁禹疆趴在风聆语怀里哭了好一阵,总算在两个新长辈的劝说下收住泪水。

  水向天对她完全没有族长的架子,纯粹就向一个亲近的男性长辈,为了逗宁禹疆开心,甚至故意说些这个世界有趣的风土人情去引她开怀。

  宁禹疆慢慢也想开了,抬头道:“既然一时回不去,那我就好好在这个世界玩一下,慢慢找回去的方法!”

  水向天与风聆语相对无言,很是无奈,这个小姑娘真是固执。

  水向天耗费法力太多,又说了这一阵子话,精力有些不济,便先回自己的寝殿休息。

  宁禹疆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担心地问:“水叔叔会不会有事?”

  “没事!不过损失三百年修为而已。”风聆语还未回答,旁边一直默不做声的水流觞冷冷插话。

  “觞儿!”风聆语喝止,这孩子怎么忽然变得这么……尖刻?

  “母亲晚安,孩儿告辞!”水流觞不争辩也不多说什么,行礼之后径直离去。

  “姨妈,杯……呃,他只是紧张水叔叔。我……对不起!”宁禹疆想了想又说,“他是不是……有点生气水叔叔对我这么好?”

  说到这个,宁禹疆自己也觉得奇怪,水叔叔对亲生儿子都没对自己亲热温和,难怪杯具男会吃醋。

  风聆语一听笑起来:“唉,也是,我总是忘了,觞儿还是个孩子呢。”

  那样一个早熟烂了的冰块模样,还孩子呢!一百多岁,在原来那里已经是老寿星了,宁禹疆偷偷在心里做鬼脸。

  要是家里忽然来了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人,外公外婆对他比对自己好,那自己也是一定会生气嫉妒的……这么一想,宁禹疆忍不住有些同情起杯具男。

  看他们父子的相处,哪里像父子,说是上司下属还差不多,如果这个世界的所谓仙人都这样,那也太没意思了。

  存着离开水族,寻找回家方法顺便四处游玩的心思,宁禹疆便不再放过任何了解这个世界的机会,不断向姨妈请教各种生活常识,同时努力修炼法术。

  在这个世界里,看来就是拳头大的说话声音响,一路上被追杀围剿的经历,让宁禹疆深深明白,以自己的风族小族长身份,如果要在这个世界活得开心畅快,就必须要好好提升自己的实力。

  风聆语对于她是毫无保留的,无论是什么疑难问题,总是有问必答。

  宁禹疆发现这位身居深院的姨妈,其实眼界广阔,才华出众,法力也非同小可。这个发现让她更加为姨妈惋惜,这样的好女子埋没在大宅院里跟一群女子小人终日相对,简直暴殄天物。

  说起这些水叔叔后宫里的女子小人,那可热闹了,跟外婆常看的古装电视剧差不多,整日闲着无聊就在那里明争暗斗。

  宁禹疆很好奇姨妈的态度,姨妈总是一个漫不经心的样子。由于水叔叔对姨妈明确的敬重维护态度,加上杯具男在水族年轻一辈中毫无疑问的超卓能力,正宫大夫人和少主的地位可谓牢不可破。

  只是,宁禹疆总觉得姨妈应该是并不爱水叔叔的——不然,看着自己喜欢的男人除了自己之外还老婆孩子一大堆,就算再怎么洒脱也会痛彻心肺。

  还能保持这个宠辱不惊的样子,应该说,就是因为并不在意了。

  虽然据说水向天从不偏宠哪个夫人,那些夫人们也是各族送来搞政治联姻的,可放在后宫不碰不理那是不可能的。

  不给那些夫人面子,也要给她们背后的家族势力面子,从这点上说,水叔叔当种马也是被逼无奈,要怪只能怪这万恶的社会啊!

  水向天连风聆语在内共有二十三位夫人,连杯具男在内,生有十三名子女,九男四女,开枝散叶工作开展得十分顺利。

  这些夫人中也有与风聆语身份相当的,例如一直没有见到过的五夫人就是土族族长的嫡女。

  据说这位五夫人血统高贵且美艳不可方物,本来可以嫁到火族去当第一夫人的,可是因为对水叔叔一见钟情不可自拔,于是不顾水叔叔已有四位夫人且正室第一夫人的位置已被占据,坚持要嫁过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暴力仙姬:横扫三界帅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暴力仙姬:横扫三界帅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