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处处有恶少
峨嵋2018-04-03 16:403,185

  宁禹疆笑着挣开,问道:“你为什么会答应保管风环还要负责把我带回来?你可不像这么诚信重义的人。你跟……跟我母亲什么关系?”

  老头一愣,垂头丧气坐到凳子上,喃喃道:“族长,族长说她是我的……朋友,哎,女人对你好,果然不是好事情。算了算了,当我欠了她的吧。”

  看见老头这个沮丧的样子,宁禹疆反而真的有点不好意思了。

  这一路走来虽然有惊无险,但也见识了几大族无所不在的恐怖跟踪术,眼前这个据说是当年风族第一美男的老头子,这些年来带着风环东躲西藏的逃避各族截杀的日子,想必很不好过。

  “易形药的解药要怎么做?”忍住笑意,绷出一脸严肃地问。

  这个老童子看起来很在意自己的外貌,如果能让他恢复原状,也算是一种补偿。

  老头依然一副忧伤的模样,没有回答。

  “易形药每次炼制都是两颗,作用互为正反,吃下其中一颗,另外一颗就是解药,每次制作因为各种条件的轻微差异,药的成分都不一样,也就是说,所有易形药解药都只有一颗,丢了就变不回来了。”白灵在一边轻声地说。

  “啊?这样啊,除了解药没有别的办法吗?老……呃,毓秀童子,你的解药丢到哪里了?”宁禹疆实在头大了,这个世界怎么净是碰到不可逆转的事情,自己来了就回不去了,老头变老了也变不回来了,哎……

  “易形药是风族术士炼制的,也是在我逃出风族的时候丢的,我还是要潜回风族想办法。”老头忽然抬头说道。

  宁禹疆想了想,说:“你现在回去,不危险吗?”

  老头所用的字眼“逃”、“潜回”都显示风族之中似乎有人会对他不利。

  虽然自己已经回来,风环也成了没用的装饰品,但在旁人眼中,这个老头确确实实“帮助”了自己,风族现在的情况看着似乎有点诡异,当初没有出面保护这个老头子,放任他在外被人追杀,现在自己这个族长回来了也无声无息,老头这一回去,会发生什么事难以预料。

  尤其这个老头子一个胆小畏缩的样子,估计法力也很差劲,三两下就会被人灭了。

  老头子眼珠转转,忽然谄媚道:“族长说让你回来解决风族的事情,嘿嘿,你要成了新族长,我回去就不会有任何危险了。”

  “哇,童子先生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我可不是回来当山大王的,什么族长?我找到方法就要回去原来的世界了。”宁禹疆一口回绝,这趟浑水坚决不蹚。

  “你还不死心啊,都说你回不去了,你怎么不信?当族长很简单,你也不用亲自去,凭着你跟水族的关系,让水族拔刀相助啊,到时木族的人也不敢吭声的。”老头越想越觉得希望很大,人也兴奋起来。

  “少来,风族当初出事,也没见水族帮忙,现在凭什么出手?我现在回来了,也不见凤族的人出现,谁知到他们在搞什么鬼。你也不用废话了,反正你顶着这张老脸都过了一百年,不在乎多等几年,好好想个办法安全地把解药弄到手是真……你先安心地待着,我也回去找人问问。”

  宁禹疆说完不再理会老头不死心的热切眼神,挥挥手拖着白灵离开——不确定是不是能做到的事情还是不要随便承诺的好。

  路上发现白灵一直在偷偷打量自己,不禁有些奇怪,追问之下,白灵开口问:“小姐,你怎么知道少主不会帮你的忙?你们是……是……亲人。”

  “姨妈跟我母亲也是亲姐妹啊,这些年来不是一样没有办法?”这母亲是越说越顺口了。

  其实心里并不责怪姨妈对于亲姐妹出事袖手旁观,历史剧看多了都知道,和亲嫁出去的,碰上利益相关的大事,根本没有置喙的余地。

  “可,可是少主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不就是我的未婚夫吗?”

  “啊?你知道了?少主跟你说的?你跟少主一路上有没有……嘿嘿,有没有做什么?”白灵一脸八卦。

  “他是水族的,我是风族的对吧!那我们在一起除了吹水还能做什么?”

  “吹水?什么意思?”

  “闲聊打屁吹牛皮。”

  “闲聊?你说少主跟你闲聊?怎么可能?!”虽然打屁吹牛皮什么意思不懂,可闲聊她是懂的。

  “你也知道你家少主是个连闲聊都不会的家伙,你可以想象我跟他一起有多闷,我都快变成自闭儿童了!”

  “自闭儿童?”

  “你不要跟鹦鹉一样重复我的话。”宁禹疆郁闷了,大家完全不是一个星球的,说个俏皮话都要解释来解释去的,不过至少白灵还是个能说话的对象,比又冷又闷的杯具男强多了。

  两人一路说说笑笑的,转眼到了宫城侧门。

  白灵亮出腰牌正要进去,忽然宫门一开一列队伍直冲出来,当先一辆马车速度飞快,完全是横冲直撞的驾驶方式。

  宁禹疆眼明手快拉了白灵闪到路旁,宫门外不远处就是繁华街道。街上的人见马车飞速驶来,惊慌之下往路两旁闪躲,路中间一个小女孩被人撞倒在地,哇哇大哭。

  那辆马车依然不避不让,直往前冲,眼看着马车再冲前几米,马蹄就要往小姑娘身上落下。

  宁禹疆见了又急又怒,意念一动,街中凭空卷起一道旋风,挡在了马车前进方向之上。

  牵引马车的两匹骏马闪避不及撞上旋风,齐齐被劲风刮向一侧,连带马车车厢也不受控制地吱一声在路面上甩过一个半弧,轰隆一声翻侧在路旁。

  车上两道人影一闪,车夫和车厢中的人幽灵般跃落车旁。

  宁禹疆看警报解除,心中一松,街心的旋风如出现时一般凭空消失。

  差点命丧马蹄之下的小女孩吓得连哭泣都忘记了,直到一名妇人惊慌失措地上前抱住她,才又哇哇哭起来。

  街上的行人也被这一幕吓住了,但显然对马车的主人很是忌惮,只敢远远站着观看。

  “大胆!什么人敢挡本少爷的路!”马车中跳出来的那人冷声喝道。

  这人长相甚是俊美,衣衫华贵,称得上是翩翩美少年一名,只是眼神阴鸷凶狠,看起来就让人不舒服。

  宁禹疆对这种不小心驾驶,不把别人的生命安全当回事的行为本就十分愤怒,看对方毫无悔意,还一副打算兴师问罪的口吻,心中更是不满。

  正要开口,忽然身后白灵轻轻拉拉她的衣袖,低声道:“这是水族三长老的公子,小姐……我们先回去再说吧。”

  原来是“高干子弟”啊,难怪这么牛!

  宁禹疆不想给姨妈添麻烦,想着既然已经掀翻了对方的马车,小女孩也没事,这里没人看得出来是自己出手,就无谓跟这种没品的垃圾纠缠不清浪费时间。

  但是对方明显并不这样想。

  那公子喝问之后见无人肯出来答话,自觉当众被人戏弄丢了面子,一旁的车夫看自家少主人怒气腾腾,举起手中的马鞭就向刚准备抱着小女孩离开的妇人抽去,口中骂道:“不长眼的贱民!敢挡我家少爷的车!”

  马鞭还没落到妇人身上,马夫忽然哎哟一声惨呼,扔下马鞭捂住双眼滚倒在地上——正是宁禹疆偷偷送了他的双目一对风箭,虽不致盲,但也足够他痛上半日,以教训他“不长眼”地到处欺压良民。

  白灵看他们恶霸至此也很生气,再看宁禹疆无声无息地施法救人惩恶,心中更是敬佩,偶像啊!早忘了应该劝小姐息事宁人,少惹是非。

  三长老的公子看到手下受伤,怒气更盛,但是究竟是如何受伤了,大家都没看清楚。

  跟在马车后尚有十多名三长老家中的侍卫,其中有人上前掰开马夫掩住眼睛的双手,只见眼球布满血丝,眼睛明显肿了起来,似是被人狠狠打了两拳,但是附近又并无“凶器”,知道是遇上了高手。

  一名年纪较长的侍卫站起身,忽然向宁禹疆这边看了一眼,然后凑到自家公子耳边轻声禀告了几句。

  那公子眉头一皱,就向宁禹疆走来,冷声道:“我道是谁,原来是风族的小族长啊?!”

  宁禹疆看那小女孩和妇人已经安然离去,本来打算走了,没想到对方竟然这么快就找上她,不由得大觉奇怪,她施法时又没有摆POSE也没有念咒,更加没有自报家门,这个恶少怎么知道是她呢?

  侧头向白灵抛去一个疑问的眼神,白灵苦笑着指指她的额头——你的标志都写在脑门上了,稍微懂行的都猜到是你了。

  宁禹疆恍然大悟,做好事不留名都这么难,什么世道?!

  白灵是水流觞身边的侍女,与这位三长老的公子见过多次,此刻不能假装没看到,只好躬身行礼,然后礼节性地向宁禹疆介绍道:“小姐,这位是三长老的公子尹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暴力仙姬:横扫三界帅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暴力仙姬:横扫三界帅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