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魔君叫你们回家吃饭……
峨嵋2017-07-04 16:433,206

  大长老一招手,光影中的泉水就像有生命一样跃到他手中,他伸手在水云鳞额上一抹,眉间的图腾便显示了出来,微微凸起,像不太纯净的水晶,晶莹之中带了些黑絮。

  水向天肃容道:“云鳞,族中事务虽然重要,但日常修炼不可松懈,否则修为不进则退。”

  水云鳞此时哪里还有半分先前面对白灵时的骄矜态度,大气不敢喘一口道:“君父教训得是,云鳞回去一定努力,不教君父失望。”

  “二公子运气不错了,如果今年少主在,他更要被比到地底下去了。”白灵说起自家少主便忍不住得意。

  “你看起来不太喜欢水云鳞啊,刚才为什么对他那么恭敬?”

  “他毕竟是二公子啊。他平常最喜欢拿着鸡毛当令箭,仗着族长让他管理宫中内务,总是爱摆架子,别人对他的礼数稍微有点欠缺,就要千方百计找茬、给人使绊子。”白灵撇嘴道。

  敢情是因为水云鳞母亲身份不高,他怕被人看不起,所以才会特别执着礼仪,特别钟爱权力。宁禹疆想起她上小学时的小班长就是如此。

  “他的图腾这个样子,算是个什么级别啊?”宁禹疆对这个更感兴趣。

  “你看看后面的就知道了,听说少主回来的路上跟土族长老比试,你应该见过他的图腾样子啊。上次春雨节祭祀,少主的图腾已经成了淡淡的银色,那是水族冰凌境界的上层了呢。”

  “哦?那我头上这个印子算是什么级别?”

  “小姐,呃,那个那个……”白灵忽然脸红起来。

  “那个是哪个?”

  “小姐成亲之前,图腾都是这个样子的,看不出来法力深浅的……”白灵想了又想,终于想出一个比较委婉的说法。

  “成亲?跟成亲什么关系……哦,明白了。”切,原来这个印子的级别标识要在成人后才生效!

  水云鳞退下后,轮到三公子水影洛上前,宁禹疆一看他的形貌,忍不住吃惊道:“他……他是瞎子?”

  白灵道:“不是啦,不过他天生眼珠子就是白色的,所以……”

  应该说,这位三公子长得也很好看,一身黑色儒衫,黑亮如丝缎的长发垂在身后,五官清秀俊逸,隐约就是一名风度翩翩的绝世佳公子。

  可惜偏偏灵魂之窗上蒙着一条白色纱带,纱带很薄几乎与他白皙的肌肤融为一体,朦胧中赫然发现,他的眼球竟然是全白的,完全分不清眼瞳和眼白,这样一双眼嵌在那张出色的脸上,给人的感觉更加诡异。

  白灵对他的评价也不怎么好:“三公子法力只比二公子好一点,但是满肚子阴谋诡计,爱捉弄人,平时十分孤僻,连跟自己一母同胞的妹妹水潇寒都不太亲近的。”

  本来白灵虽然主人只有水流觞一个,但是也不该对水族的嫡系公子们说三道四,只是水向天曾经私下亲自交代过她,要尽量让宁禹疆了解水族各人的品性,免得无意中吃了暗亏,所以她也就放胆向宁禹疆大爆八卦了。

  换了别人,这些话她是绝对不敢宣之于口的。万一被人传出去了,她自己倒霉就算了,怕还会连累主人水流觞,落得个御下不严、目中无人的罪名。

  宁禹疆听了白灵的话,心中想到的是这些水族的公子们,在外边是高贵的公子少爷、仙家子弟,其实在自家里日子怕都不太好过,上面有光芒万丈的天才水流觞压着,兄弟之间又因为各自排名与利益并不亲近,甚至互相戒备敌视,实在没什么意思。

  水影洛刚刚跪下,忽然云梦泽宫城外传来一阵急速猛烈的水浪拍打声,宁禹疆等站在殿外的人纷纷回头向发声的方向看去。

  只见云梦泽外的大片湖面忽然像海啸一般掀起冲天巨浪,浪尖之上隐约似乎站了三个人。

  站在殿上的二长老三长老得了水向天的指示,双双走出大殿。

  足足有几十米高的巨浪忽然倾泻而下,直直向云梦泽的宫城冲刷下来,前来观礼的人群发出一声惊呼。

  若让这巨浪拍下来,这云梦泽里不知有多少宫殿要遭殃,更不知会造成多少仆从伤亡。

  然而巨浪落到宫城上方大约四五十米处,却像碰到了实质的阻碍,竟然斜斜地往宫城外流去,一滴都没有洒进城内。

  宁禹疆看得啧啧称奇:“这云梦泽上边好像盖了一个透明锅盖一样,水泼不进,好神奇!”

  白灵洋洋得意道:“那是水族的天圆法阵,云梦泽是水族仙人的居所,哪有这么容易能攻进来?只要水族还在,什么邪魔外道都别想损伤宫城一分一毫。”

  那边二长老沉声道:“来者可是黑湖三妖!”

  声音中灌注了法力,如暮鼓晨钟,远远地传扬出去。

  宫城外的巨浪像水幕电影一样,浮现出三张苍老丑陋的面孔,怪笑声阵阵传来:“洛飞清你个老而不死的,还认得我兄弟三人,哈哈!今日我等奉黯日魔君之命前来送战书。”

  洛飞清正是二长老的姓名,听了对方明显不敬的言辞,二长老没有发火,只是淡淡道:“仙魔每百年一战,本来已经是成例,也只有你等魔物穷极无聊、多此一举地来送什么战书。有此空闲,不如回去多多修炼,免得到时一败涂地,无脸见人。”

  巨浪之上的三张脸孔齐齐显出怒容,冷哼一声:“洛飞清,你尽管缩在天圆龟壳里放大话,有胆出来与我兄弟一战!”

  “败军之将,还敢叫嚣!今日是我水族节日,本座懒得与你等魔物纠缠,一个月后仙魔大战之时,你等再来自寻短见罢。”二长老明显是个毒舌高手。

  黑泽三妖大怒,驱动法力,浪潮一阵一阵猛烈拍打在天圆法阵之上,水花激荡,声势惊人,无奈云梦泽中人都是不痛不痒,抬头看戏。

  正在此时,天空中忽然雷声隐隐,乌云密集,本来阳光灿烂的晴天不过一阵就变得如黑夜一般,一道闪电从浓云中一闪劈向天圆法阵,长长的电光仿佛将法阵透明的穹顶撕开一道裂痕。

  二长老、三长老脸色一变,只听云中传来一阵仿佛叹息的女声:“黑泽三妖,魔君叫你们回家吃饭……”

  宁禹疆听了这样一句无厘头的话,忍不住噗哧一声笑起来。

  黑泽三妖听了却是脸色一变,影像忽然从巨浪水幕之上隐去,失去法力支持的巨浪哗啦啦泻落湖中,本来隐约站在浪尖上的三个人影也消失不见了。

  两个长老对视一眼,二长老开口道:“是夜漪影,没想到那个魔女竟然这么快就出关了。”

  藏在云间的夜漪影却不再开口,天上的乌云如来时一样突然地散去,云梦泽外的湖面也恢复了平静,仿佛刚才的事情不曾发生过。

  因为妖魔的打搅,水族嫡系子弟的额头PK大赛被打断,大家的心思都被刚才妖魔出场的声势所慑,三公子的实力反倒没太多人关心了。

  直到四公子华丽登场,大家的注意力才稍稍拉回来一点。

  公平地说,四公子水成壁长得也是十分英俊,完全可以与水流觞媲美的,只是气质完全不同。

  水流觞像碧水深潭,清澈幽静又深不见底,寒气逼人,水成壁则像雪山下流淌的河流,同样给人一种冷意,却是激昂不羁,美丽中暗藏着危险——落入普通河流里,喝两口水运气好的救上岸来也没什么大问题,雪水河流虽然美丽,但是掉进去,几分钟之内,人就冻僵了,就算再如何善泳也是死路一条。

  此刻他一样是跪在圣泉之前,但是整个人的姿态却让人感觉不出来半丝恭敬,反而处处透出桀骜不驯的偏激风格。

  水向天和大长老显然已经很习惯他这一套,只是挑挑眉头,便按程序替他点额。

  水成壁的图腾是一种诡异的灰色,像没有光泽的水银,看上去竟然有点流动的感觉,殿上各人见了,惊叹之声此起彼伏,似乎看到了什么离奇的东西。

  宁禹疆疑惑地看向白灵,这算什么程度啊?

  白灵轻轻呼口气道:“这是冰凌境界的中层了,四公子的法力修为进展好快呢,估计再过几年也要达到上层了!”言下之意,跟水流觞还是有段距离。

  果然水向天似乎对儿子的进展颇为满意:“成壁进展很快,为父甚感安慰,日后戒骄戒躁,定可有一番成就。”

  宁禹疆看了一眼殿上惊奇赞叹的人们,又看了一眼被表扬的水成壁。

  他的脸上毫无得色,反而眼中带着几分不甘抑郁,唇边的笑容似是讥讽似是苦涩,完全不像一个成绩表现良好的优等生该有的表情,更像是名落孙山的倒霉鬼。

  听了父亲的赞赏,也没有令他展颜开怀,默然地低头敷衍行礼,起身退到一旁。

  水向天微微摇头,却没有开口责怪他,这个儿子向来以长兄水流觞为竞争目标,却从小到大在法力修为上都输了一头,难免心中郁结,这个心结只能等他自己想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暴力仙姬:横扫三界帅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暴力仙姬:横扫三界帅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