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隔空斗法与液化实验
峨嵋2017-07-04 16:433,254

  “不爬树我怎么摘李子吃?我又不是长颈鹿!再说爬树怎么不讲礼仪了?!”

  白灵口中念念有辞,伸手一招,一束白光闪过,几个李子应声从树上掉下来,落到她手上,抬头再看宁禹疆,眼光就只有“鄙视”两个字。

  对哦!刚刚怎么没想到可以用风刃将李子削下来呢?宁禹疆忽然醒悟,其实也不能怪她,毕竟当了普通人十多年,很多习惯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变的。

  不过宁禹疆依然觉得白灵太过大惊小怪了。

  “吃个果子还要用法术,杀鸡用牛刀,无聊不无聊!再说树上风景好空气好,我爬上来吃觉得特别有味道,特别有感觉!不就爬个树,你激动什么?”边说边故意靠上树干,晃着双脚,吃得更加嚣张得意。

  “你这个没教养的女人,竟然是我们少主的未……未,表妹!”白灵激动得有些结巴了,话音竟然很有点悲愤的味道。

  怪人……不对,是怪兽!年纪轻轻的,就有学校训导主任那个变态道德先生的歇斯底里风格。

  可怜!明明长了个可爱小姑娘的模样。

  宁禹疆一边在树上嚣张大吃,一边心里暗暗摇头。等她终于吃饱了,爬到树下,白灵的脸色已经从红到青,从青到黑,从黑到白地转了一轮。

  “走吧!”宁禹疆才不理她什么表情,伸个懒腰,心情大好地往来路上走。

  路上白灵气鼓鼓地一言不发。

  宁禹疆暗自盘算,自己跟杯具男的关系恐怕不是表兄妹那么简单,老头和白灵的吞吞吐吐,白灵的激烈表现,按照连续剧和言情小说的思路,十之八九杯具男跟自己有婚约之类的东西……

  想到这个就不爽,虽然宁禹疆并不打算跟杯具男发展什么关系,可是杯具男明显的抗拒隐瞒态度,还是让她心里很不痛快——小女生也是有虚荣心的。

  “不对劲!”走在她身后的白灵忽然停了下来,一手拉住她。

  “怎么啦?”宁禹疆显然还没什么危机意识。

  “有人在这里施了法,我们走不出这片树林!”白灵回了一句,双手举到胸前,十指快速曲张成一个别致的姿势,一个白色的光球从指尖缓缓升起,光球不断增大,将两人罩在其中。

  宁禹疆在光球内四处张望,发现球外的林子里,不知何时升起了重重绿雾,绿雾蔓延之处,树木都成为了活体,张牙舞爪地伸展枝干狠狠地向光球砸下。

  盘绕在树间的藤蔓也如毒蛇一般向光球游来,着甩动藤条用力抽打光球。

  一时间星月无光,怪影憧憧,树林仿佛成为人间鬼域,枝叶狂躁的沙沙声,与藤蔓挥舞划破空气的尖啸声交织成一片。

  白灵的脸色有点不好看,光球虽然不断被攻击,但一时并没有受到什么损伤。

  “有没有办法反击啊,这么站着挨打,好没劲呢!”刚开始的震惊过去后,宁禹疆很快又恢复镇定,全拜从小受各种恐怖奇幻电影的“试炼”所赐,发现暂时不会有什么危险后,没吃过亏的小女生马上想到的就是以牙还牙。

  “对方的法力太强,我的灵识冲不出去找少主。不过少主看到我们一阵子没回去,肯定会来找我们的。”白灵试了好几次集中灵识外送均告失败,只好祷告自家无所不能的少主快点来找她们了、

  “你是说,我们只能在这里挨打干等?你的光球能支持多久?”

  “一个时辰没问题。”

  宁禹疆从来不是挨打不还手的软柿子。敢放化学武器是吧!脑中灵光一闪,将手贴上光球,引动意念……

  那边厢白灵试图驱动地下水脉带引光球离开树林再次失败,正在沮丧,忽然眼前的景色再现剧变。

  林子里的猛然狂风大作,而且风力不断旋转加大,本来集中向光球袭击的枝叶开始不受控制地疯狂摇摆,弥漫的绿雾像有生命的实体一样快速向一个方向纠集。不过一分多钟的时间,绿雾已经狂风卷到一处,缩小成大概有一个人高的球体。

  白灵目瞪口呆,看着狂暴的旋风肆虐范围随着绿雾的聚集缩小,树木不再受绿雾的影响,纷纷恢复正常静止。被旋风狂暴风力围困在半空中的绿雾,仿佛不甘心就此被压制,胡乱地左冲右突,然而最终还是被强劲的旋风所压制。

  绿雾团越缩越小,发出一阵阵嘶哑怪异的鸣叫声,绿得越见浓烈妖异。

  白灵转头望向身旁的宁禹疆,只见她身上宽松的衣衫无风轻扬,额上的风族图腾现出晴空般清澈的蓝光,俏丽的小脸竟产生一种无法言喻的清灵美感。

  宁禹疆的双手贴着光球内壁,并没有什么施法的动作,也没有念诵任何咒语口诀,却将光球外的旋风控制得如同掌心的面团一般,分寸拿捏轻松无比。

  虽然白灵不久之前还在心里唾弃这个所谓的风族嫡系,但现在却不得不承认,她的法力好厉害啊!

  “少主的御水术从出生起修炼到90岁才真正突破咒诀法印之限,达到随心施法的大成境界,想不到她竟然也可以,看来她之前是装样子逗我们呢!她确实是配得起少主的人!”这么一想,白灵心中不禁对宁禹疆生出无限崇敬。

  宁禹疆看着不断悲鸣缩小的绿雾团,忽然有了做物理实验的冲动——不晓得能不能就这么压缩压缩,把绿雾给液化了,嘿嘿!

  百里之外的另一端,正在施法的木族术士窑也,可就没她这么轻松了。

  原本只是想以法术暂时封锁树林,以便于自己使用木族法术把传说中的风族新族长抢回来,没想到……

  窑也看着面前地上慢慢焦黑的木八卦,一口鲜血直喷而出,本来不停震颤的木八卦忽然着火,瞬间烧得连渣子都不剩。

  奶奶的,这个风族新族长明明应该只是个刚满百岁的小姑娘,哪来的这么强的法力?!

  早知道老子也不会托大跟她隔空斗法,白白损耗了得来不易的神木八卦,还无端受了一身内伤!

  窑也恨恨咒骂,却也无可奈何。

  宁禹疆正在兴致勃勃地做着液化试验,忽然绿雾“嘭”地爆出一团烈焰,把她吓了一跳,所幸爆炸之后并没有再发生什么异变,绿雾化作一缕黑烟,三两下消散不见。

  白灵看没事了,收回光球拉住宁禹疆快步跑出树林。

  林外湖边,水流觞悠然凝望湖水,若有所思,白精在一旁神色怪异地打量着从树林里跑出来的宁禹疆。

  “少主,刚刚在树林里有人施法袭击我们。”白灵一眼看见主人,马上上前告状。

  “我知道,应该是木族的术士,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跟上来了。”水流觞一副“一切尽在掌握的高冷神气。

  “少主……”白灵欲言又止,很奇怪少主既然知道,为什么不出手?让她白白虚惊一场。

  “凤姑娘法力惊人,自然无需我多事。”水流觞转头看了宁禹疆一眼,眼光颇有深意。

  宁禹疆回赠他一个大白眼,心里骂道:好啊!这个杯具男故意袖手旁观,探我的底来着!

  “只是不知你为何不直接用风刃,穿透法阵重创对方,而要费力压制消磨对方法阵呢?”水流觞看似随意地问道。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我是看绿雾太讨厌,试试能不能把它压成液体……”不懂装懂从来不是宁禹疆会做的事情。

  水流觞深深看了宁禹疆一眼,不再多说什么,示意准备出发。

  一行人正准备热身跳水,忽然……

  “哎呦!”

  “怎么了?”已经将宁禹疆添加入偶像名单的白灵,马上关心地问。

  “我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

  “刚才那些李子很好吃的,我忘记弄些带着路上吃了……”

  白灵目瞪口呆地看着一脸回味扼腕的宁禹疆,心里默念:她一定是故意假装成这样的……她其实是很圣洁很厉害的仙女……仙女又怎么会这么馋嘴贪吃?!

  按照正常的故事情节,亡命天涯的漫漫长路上,一般不会安然无事,总会有大大小小的波折意外点缀。

  所以在第二天中午,他们遇上了一路擅长用火攻击的追兵。

  当时大家正在宁禹疆的强烈要求下,在某处水源附近,找到一处普通人开的小茶棚吃午饭……

  吃饭的只有宁禹疆一个,就在她为重新吃上阔别两天的鸡肉青菜白米饭而感动不已的时候,追兵出现了。

  来的明显是几个刚出道的小角色。

  结果那顿饭,宁禹疆吃得十分开心,虽然饭菜味道不怎么样,但配上白精、白灵的精彩消防灭火表演,就不能不令人身心愉悦了。

  “看不出来,你们挺厉害的嘛!”宁禹疆酒足饭饱之余,不忘夸奖拼力演出的神兽两兄妹。

  白精还好,白灵得到偶像夸奖,一张小脸都笑开了,真是纯洁的小姑娘。

  “看来我们的行踪很多人都已经知道了,后面的高手很快会到,你们两个要事事小心,不是每次都能碰上这么好对付的。”水流觞果然尽得水族真传,习惯性一开口就泼冷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暴力仙姬:横扫三界帅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暴力仙姬:横扫三界帅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